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692 权利

692 权利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长安漆黑的街道上,宵禁以后巡逻的城武卫,今夜里破天荒的放弃了骑在马背上巡逻,反而是好几个小队聚集在了同一条街道上,各个神情凝重茫然,望着前方缓缓前行。

    而在几十名城武卫的最前面,却是一个醉汉正在晃悠悠,大摇大摆的行走在街道的中央。

    随着醉汉的步伐,城武卫们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于接近,更不敢有人上前拘押这名醉汉,反而是隔着二十来步的距离,神情紧张的望着前面那名醉汉,任由醉汉把整条街道占据,不让其他人从此路过。

    眼看着醉汉快要接近皇城附近的濮王府,城武卫的首领神色非但没有更显凝重,反而是略微显的放松了一些。

    白纯慌慌张张的穿着睡衣,甚至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来不及,批了一件厚厚的皮裘便要往外跑,只是刚走两步,又神色慌张的跑了回来,拿起李弘在濮王府的皮裘,而后,与其他几名宫女,飞快的往濮王府门口奔去。

    “奴婢见过殿下。”白纯与身后几名宫女,望着站在濮王府门口,摇摇晃晃的李弘,一股刺鼻的酒味儿瞬间冲鼻而来。

    向来很少喝醉的殿下,今夜怎么了?竟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就这么醉醺醺的出现在了这里。

    花孟与猎豹从城武卫人群中走出来,看着白纯低声说道:“白小姐,殿下不让我等跟着,所以……看殿下往这边走来,便只好找来城武卫护送殿下,让人通知你接殿下。”

    “今天怎么了?”白纯想要过去扶李弘,但却被李弘一胳膊连同其他宫女一起甩开,而后便在冰凉的濮王府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具体不清楚。”花孟担忧的看着醉猫一样的太子,低声说道。

    “让他们散了吧,今日之事儿,任何人都不准说出口,否则……杀无赦!”白纯看着花孟,鲜有的面露杀气的说道。

    “这你放心吧。”花孟凝重的点点头,与猎豹便开始跟城武卫首领低声交代了几句,而后便看见众城武卫,如潮水般无声的从街道的两侧散去。

    “殿下今日见了什么人?”白纯想要把李弘拉起来,但某人却懒得起来,只是感觉很困,很想就此躺下睡会儿再起来打门找白纯。

    “今日与陈清菡小姐去了西市,而后……恰巧与皇后在西市碰面了。”花孟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

    “皇后?但……。”自己今日前往皇宫,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啊,为何就突然间喝多了呢?难道是皇后跟他说了什么?

    无论白纯如何想,她都想不透,向来与皇后感情很好的太子殿下,为何见完皇后后,会独自一人醉酒。

    把陈清菡送回了家,而后便要一个人前往濮王府,不让花孟跟猎豹跟着,然后喝醉了,走到了府门口!

    但发生了什么呢?白纯呆呆的望着窗外渐亮的天色,想了一宿,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而此时,旁边的男人依然还在熟睡中。

    安详的神情、棱角分明的脸颊,紧闭的双唇与双眼,长长的睫毛,笔挺的鼻子,浓黑的眉毛,古铜色的肌肤,组成了自己身旁这个男子,让她迷恋的面容。

    轻轻拿开男子放在自己柔滑的小腹上的手,白纯体贴的摸了摸李弘的额头,还好没有滚烫的感觉,昨夜敞胸露怀的吹了一夜寒风,到现在既然无事儿,那想必便是没事,只是单纯的醉酒罢了。

    “水。”李弘感觉后脑勺像是昨夜被人狠揍了一下似的,稍微一动立刻便是头痛欲裂的感觉,仿佛脑袋里有一个锤子,时刻准备着从里面敲打着脑袋。

    “昨天我喝了多少?你在哪找到我的?”一大杯水被他一饮而尽,而后被白纯扶着在床头做起来,望着白纯微微有些通红的眼睛,嗓子稍微好受了一些,便开口问道。

    白纯笑了笑,不理会睡衣缝隙里的春光被李弘一览无余,帮着李弘把身后的靠垫整理了下后,而后坐在旁边说道:“昨夜里您自己跑到濮王府的,您在哪里喝酒,奴婢也不知道。”

    “我自己跑过来的?看来我还认识家啊。”李弘揉着有些晕乎的脑袋,苦笑了一声。

    白纯脸上强忍着一丝笑意,心中却是因为李弘嘴里那一个家字,顿时充满了幸福感。

    而后突然扭身跪趴着从床边的案头上,拿过了两个让李弘似曾相识的酒杯在眼前晃悠道:“这是昨夜里给您沐浴时,从您的袖袋里翻出来的,不会是这家酒馆吧?”

    脑海里依然还是白纯刚才撅起"qiao tun"的模样儿,听着白纯对自己的打趣,再看看那酒杯上的字,李弘有些不相信的问道:“我自己竟然跑那么远?跑到西域商人聚集的地方喝酒去了?然后还顺走了人家两个酒杯?”

    白纯再次把酒杯放在了案头上,只是一不留神,就被某人在丰臀上拍了一巴掌,而后急忙扭转身子,嗔了李弘一眼。

    “这家酒馆在西市算是其中知名的几家之一了,奴婢想不透的是,您怎么会有心情,又跑到内城西市喝酒呢?奴婢觉得,怕是不只酒杯,说不准还有酒瓶呢,只不过被您半路上喝完后,被您随手就扔了吧。”白纯乖巧的倚偎在李弘怀里,倾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说道。

    “我也想不通啊,竟然还顺走了人家的酒杯。”李弘的手刚伸进白纯的睡衣内,便被白纯拿了出来。

    “您醉酒刚醒,还是身子要紧。”白纯吐气如兰的在李弘唇边说道。

    有些事儿白纯从不会主动去问,就像李弘昨夜为何喝醉酒,为何被几十个城武卫护送着,占据了长安一条街道的跑到了这里。

    最终还是被身体虚弱的李弘,在床上、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驰骋一番后,白纯才真正有心思与李弘一起好好说话,不然的话,某人的魔爪老是趁你不备,在你浑身上下四处游走。

    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得到了满足的某人,很想念上一世那尼古丁的味道,如果能够在与白纯春宵一度后,点燃一颗香烟,岂不是更加美哉?

    “李淳风很快要回来了。”搂着被窝里"chi luo"的白纯,李弘突然开口说道。

    明显能够感觉到被窝里"chi luo"的白纯身体一僵,而后趴在他胸口认真的问道:“真的假的?有消息了?”

    “嗯,估计元日之后就能赶到长安,如今应该是快要抵达泉州了。”李弘含笑看着白纯说道。

    白纯丝毫不在意,身为精卫的自己,为何在此消息上,知道的比太子殿下竟然还晚,甚至是如果太子殿下不说,她还是毫不知情。

    但不管如何,在她心里,只有无条件的信任他,哪怕是有一天他亲手杀了她,她也会信任她的。

    就像近一年的时间,看似精卫还是被自己掌管在手,但实质上,太子李弘,已经完全有能力跨过自己,給精卫哪怕是对底层的人下达准确的命令了。

    自从陛下与皇后这两年多没在长安,整个大唐的权利便被集中到了太子李弘一人之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整个大唐,特别是朝廷的所有衙署,八九成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以前的李弘,在处理任何朝政之上,还需要顾及陛下与皇后的意见,还要顾及朝臣以及元老,或者王公贵族的势力,但现在,李弘对整个大唐的所有衙署,都已经掌控到了如臂使指般的灵活控制上。

    然而任何事物都不会是一面性的,有利便有弊,有得便有失,这两年多的时间,权利完完全全的集中在手,让李弘真正感受到了手握天下苍生在手的感觉。

    这种感觉,如果不是亲自体会,哪怕是你转世一百次,只要没有登上过权利的巅峰,你便永远不会懂得这种身临其境、为所欲为的感觉。

    就像从他一开始出生帝王家,到成为太子到如今这一步,每一步的踏出,都是一个全新人生的开启。

    隔行如隔山,何况还是这种帝王的权利在握,何况还是从皇子、太子一路走来,加上从小便担任户部尚书,以及九转十世的先进文化与技术,这才让他能够脱颖而出。

    看似一切的顺风顺水,如今则是走到了最为艰难的一步,继承皇位还是过两年再继承皇位?这便让李弘开始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享受到了至高无上、掌控天下苍生的权利带来的快感后,让他再回到监国太子的时期,显然,这让李弘很难做到跟适应。

    但让他逼迫父皇禅位?李弘情感上根本不愿意去这么做!

    但如何能够在父皇与母后在长安时,自己还能够如这两年般,对朝廷、对大唐如臂使指般的掌控?

    那么就只有把所有的后患都去除的干干净净,那么,就像其他帝王一样,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帝王格言。

    所以,李弘这近一年的时间变了,变得开始对权利充满了贪婪,开始变得对任何人都疑心疑鬼,所以,他集中了所有的权利在手。

    加上朝堂上下如今不时有传闻,李淳风当年在太子殿下的支持下,进行的所谓的大航海,不过就是如秦时期的徐福一样,借着寻找长生不老丹药的名号,逃亡到海外不回来了。

    这些,也给了李弘很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