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661 动机

661 动机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而小雪跟随李弘多年,很不愿意利用李弘的关系,为他人行方便,但这一次,堂弟的到来,何况还是大唐官员,这就让她不得不顾及情面,开始请求殿下,是否能够见其一面了。 章节更新最快

    “叫苏味道。”白纯低着头,扭捏的说道。

    “什么?苏味道?”李弘吓了一跳,苏味道此名在后世,不说是如雷贯耳,但也绝对是有着一定的分量的。

    小雪也同样被李弘的反应吓了一跳,急忙从李弘的腿上起身,摆着手急急说道:“殿下息怒,如果您不愿意见就不见了,奴婢这就去回了他。”

    “你给我站住,谁说不见了。”李弘看着惊吓过度,小脸显得发白发慌的小雪,冷冷的说道。

    苏味道,九岁能文,生有四子,老大、老三、老四都子承父业的做了大唐的官员,但唯独苏家老二苏份,却是在眉山县娶妻生子,过起了普通百姓的生活。

    而就是这个苏份,在他第九代的子孙里,出了一个叫做苏洵的人,苏洵的二儿子叫苏轼,三儿子叫苏辙!

    这便是后世所谓的三苏,而他们也对他们的祖籍赵州栾城念念不忘,无论是其文章、诗词、书画上,经常能够看见他们署名赵郡苏辙、赵郡苏轼这样的题名。

    而小雪与苏味道、苏敬又乃是表亲,同样算是书香门第之后,所以在当初礼聘入宫后,被武媚一眼看上,先是留在身边,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同小雪一样,无论是半梅还是寻兰,或者是夏至,同样都是名门望族之后,虽然不如五姓七望那般为世人皆知,但在各自家乡一带,可都是名门望族。

    “那……您打算什么时候见?”小雪低着头,内心充满了忐忑,总感觉是自己在逼迫着殿下,做着殿下不愿意做的事情。

    李弘看着我见犹怜的小雪,无语的挠挠头,刚要说话,便听见书房的门响了起来,半梅出现在了门口,而身后竟然跟着一位李弘许久未见的颜令宾。

    “你怎么来了?”李弘奇怪的看着行礼的颜令宾跟半梅,而后再看看站在一旁的小雪,疑惑的问道。

    “奴婢求见殿下,是有事儿相求。”颜令宾的德行跟小雪差不多,低着头扭捏着身子低声说道。

    四大都知里,唯一被李弘推倒之人,因为此事儿,李弘没少被武媚训斥。

    一开始李弘以为,龙妈是责怪自己见了漂亮女子就给他推倒,还曾反驳说不曾把霍小玉、秦楚楚等人推倒啊。

    但后来在离开长安南下时,才知晓,颜令宾乃是颜昭甫之弟,颜敬仲的女儿,也就是颜昭甫的侄女儿!

    而颜令宾身为颜氏子孙,为何会被五姓七望郑氏跟卢氏培养成,花名满长安的花魁都知?

    这事儿还与李弘有着一定的关系,甚至可以说,如果当初不是李弘的话,颜令宾或许还不会成为长安的四大都知之一。

    颜令宾的父亲颜敬仲与其母亲柳氏,也就是当年被李弘治罪的中书令柳爽的妹妹,当年因为被牵扯进了废王立武的后宫斗争中,所以被贬为了庶人。

    而颜令宾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范阳卢氏从小收养,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四大都知之一。

    所以当颜令宾一开口,李弘便知道她的来意了,显然,她与小雪一样,都是为如今在崇文殿等候的颜昭甫、苏敬等人来求情的。

    李弘无奈的摇摇头,喃喃说道:“这五姓七望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非但能够请动国子监祭酒颜昭甫、弘文馆大学士苏敬为自己当说客,竟然还能够把东宫里的人请动当说客啊,足以想见,这些世家到底在民间还藏有多大的能量啊。”

    无论是颜令宾还是小雪,还是半梅,此刻都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书房内,低着头不说话,她们心中自然是也很清楚,这么多年,殿下与五姓七望之间的关系是怎样儿。

    当然,也更清楚这些年崇文馆与国子监、弘文馆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坏,而如今她们两人却迫于亲情的压力,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求殿下。

    李弘起身离开书桌,把颜令宾跟小雪(要不要改叫苏雪?这名字也不错,各位觉得呢?)二人推到书桌前,而后示意半梅給二人准备笔墨纸砚。

    “我念一首诗,你们两人各自写下来,送给找你们的人,如果能够悟出来的话,或许还有商量的余地,如果悟不出来,那么见与不见也没有任何意义。”李弘看着三女在书桌前开始忙活起来,淡淡的说道。

    说完后,明显能够看到颜令宾跟小雪两人大松了一口气,小手带着兴奋的颤抖,开始与半梅一起忙活起来,对于李弘的话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是跟小雪低头窃喜的互视一眼。

    “苏武在匈奴,十年持汉节。白雁上林飞,空传一书札。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渴饮月窟冰,饥餐天上雪。东还沙塞远,北怆河梁别。泣把李陵衣,相看泪成血。”武媚一字一句的念着这首刚刚从东宫里传出来不久的诗句,眉头却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这是又想干什么呢?为何拒不见五姓七望,却送上这么一首诗赋呢?”

    李治望着窗外零散飘落的雪花儿,惬意的说道:“如果要不是这么玻璃,我们还真没有办法坐在温暖如春的室内,赏看这自天上飘零的雪花啊。”

    “这么说来陛下知道他想干什么了?”武媚放下那首诗赋,揉着手腕说道。

    “少玩会儿麻将吧,今日坐了大半天,就赢了百两银子,划不来。”李治舒服的坐在躺椅上,看着外面渐渐变密集的雪花,叮嘱着武媚。

    如今玩起麻将来,在少了新城等几个富婆,以及那个富太子后,他们的赌注就变得越来越小了,甚至有时候激烈的打了好几圈,回过头却发现,四个人没输没赢,平手!

    “征安西时,他说的最多的四个字便是亡国灭文、传播教义,难道要让五姓七望效仿苏武?”武媚半蹲在李治的身边,扶着李治腿上的毛毯问道。

    “说不好,现在不比以前了,人家有城府了,连你都猜不透他的用意的话,我就更差点儿了。”李治望着窗外的雪花,感觉这一辈子,就这个时候最为惬意了。

    不用操心朝堂上乱七八糟的群臣争斗,也不用担心朝臣结党营私,不用担心皇子们在争权夺位,也不用担心后宫嫔妃暗斗,更不用担心天下黎民百姓面对雪天,能否安然度冬。

    每天只要打打麻将、下下象棋,天气好了打会儿马球,研究研究自己如今倾心的舞曲,或者是在宫里实在烦闷了,就去皇城外的长安城转一转,要么就去萧淑妃那里坐一坐,看看那三人,而后趁着夜色再回宫,多么惬意、随心的生活啊。

    和当皇帝的时候比起来,简直是身处人间仙境、妙不可言啊。

    武媚无奈的白了此刻有些返老还童、轻松悠闲、胸无大志的大唐皇帝李治一眼,自从以龙体有恙为由,命太子监国以来,陛下整个人是变得越来越轻松了,就是那前段时间隔三差五就会犯的眩晕症,距离上一次都已经快要半个月了,这可是在这两年,时间相隔最长的一次了。

    “效仿苏武干什么?五姓七望还是国子监、弘文馆……学堂!”武媚扶着李治的膝盖站起来,望着外面的雪花,突然间说道:“他是想要让五姓七望效仿戴至徳,跑到边地传播我大唐儒学文化。”

    “嗯,我看也是如此,吐蕃都护府这个成功的例子,显然给了他极大的信心,让他感觉这样的策略,能够为我大唐带来利益以及深远的影响力,但……五姓七望会答应吗?又去哪里呢?”李治一只手有节奏的拍着躺椅扶手,嘴里开始轻松的哼着小曲儿。

    武媚皱着眉头,仔细聆听着大唐皇帝嘴里哼着的曲子,不由得问道:“您不是说这太平歌词不入流吗?怎么还哼上了?”

    李治无语的撇撇嘴,有些遗憾的说道:“快别提了,昨日里让李弘去看了看我编制的舞曲,而后就看见他拿出这叫快板的东西,教颜令宾等人,这快板在他的两手上,打起来还挺有板有眼的,清脆悦耳,所以不知不觉的就哼上了。”

    “您这还真是没立场啊,不知不觉就被人家带偏了。”武媚叹口气,在旁边一个绵软的美人榻上坐下说道。

    李治好像听不出好赖话,听不出武媚是在讽刺他,竟然还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而后在武媚的目瞪口呆下,从怀里摸出了两块竹板,一手各拿一副,神情兴奋的说道:“我打给你听听?你还别说,这玩意儿还不是那么好打,弄不好光夹的手疼,打不出那种韵味来。”

    “呵呵,妾身可没有这个耳福听,您还是出皇城,去外面打給别人听吧。”武媚仰着高傲的下巴,留下手拿快板的皇帝,而后往外走去,听着身后快板皇帝的问话,头也不回的说道:“带李令月去东宫吃火锅去。”

    “我也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