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54 《钱塘湖春行》

554 《钱塘湖春行》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纯依旧是不温不火,看着愤怒的杨季康,嘴角再次扯出一抹让人眼前惊艳的笑意,说道:“那这些兵士如何解释?如果不是你父亲,或者是你叔父的余荫,杭州刺史会借兵给你?还是说,折冲府内,有你通过你父亲举荐入仕之人?”

    “这乃是我私人之交,难道还要告诉白小姐吗?朝廷都不曾理会我私借兵士,你一个奴婢又有何资格质问我?”杨季康见台上台下的所有人,不再沉浸于刚才白纯抛出来的问题上,安下神来说道。

    “只是不愿意看到,我大唐饱读诗书的学子,成为我大唐江山的蛀虫罢了,你借兵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今日如约而来,只是不愿意让这两位公子受此牵连,所以,如果没事儿的话,我也该走了。”白纯看了看台下台上,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以及那些望着台上的文人装束的士人,突然感觉,这些人如果真如殿下所说,只懂吟诗作赋、风花雪月的话,那么对大唐来说,就是最大的悲哀了。

    “你以为你来了之后还能离开吗?不过也可以,除非等那位李公子过来找你,不然的话,你就别想离开。”杨季康眼神一紧,冷冷的说道。

    白纯以诧异的眼神望向了杨季康,在大唐,她虽然不说是能够像太子那般横行天下,但相当于半个太子似的,在杭州地界畅行无阻,那就跟玩儿似的。

    此时,有些莫名其妙跟疑惑的指了指周遭那几十个兵士,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要以他们留下我?”

    “不错。”杨季康肯定的说道:“你可以试试,让你的两个身手厉害的护卫试试,当着所有人的面,无端攻击大唐兵士,你可知道,这是谋反的重罪!”

    “杨兄不可,今日有话好好说如何?还希望杨兄以和为贵,在下沈君谅,与张翌兄作为今日斡旋之人,自然是不希望看到再次发生三日之前那一幕。攻击、殴打大唐兵士,白小姐自然是不会如此莽撞行事的,不如让白小姐以茶代酒,为杨兄赔罪如何?”沈君谅听到谋反两字,吓得差点儿把手里的茶杯扔到地上,急忙站起来紧张的说道。

    旁边的张翌也是一脸焦虑跟忧心,这个白小姐长得美若天仙,怎么就不聪明呢?她难道不知道,以今日之势,硬抗杨季康的话,只有吃亏的份儿?

    白纯看着杨季康嚣张狂妄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怒气冲冲,仗着杨执柔、杨思俭的影响,竟然还真作威作福、狐假虎威起来了,若是在长安,别说是杨执柔,就是杨思俭,不也是亲自往濮王府拜会自己,叫一声白小姐!

    于是白纯刚要说话,却被旁边的张翌拦住了:““白小姐,三日之前,您命您的护卫打人也不对,杨兄说话自然也是冒犯了一些,但……但……。”张翌不知道如何开口,在他们心里,没有人愿意把白纯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当作一个奴籍之人的。

    “所以我杨季康也不会难为美人,今日对你忍让在三,是因为我杨季康向来是怜香惜玉之人,是爱惜你的容颜。而你跟随的那位李公子,到现在连一个良籍身份都无法给你,你跟着他还有何意义呢?三日前,本公子就算是冒犯了你白小姐,但本公子也当着众人的面,在他的茶楼失了颜面,今日冲着张侯爷与茶楼掌柜沈兄的面子,我杨季康可以既往不咎。”杨季康的意思很明显了已经,如果真是不想难为李公子为难,可以,以后跟我,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把你的但是说出来吧。”白纯玉指纤纤,拨弄着垂到胸前的一缕秀发,淡淡的说道。

    “但是!”看着白纯毫不为意、镇定自若的样子,杨季康不知为何,心里却是有些发慌,沉了下心说道:“但如果你依然不识抬举,那么别说是你,就是你那李公子,我杨季康照样可以把他困在杭州,无法离开!你以为这三日我就没有派人盯梢你们吗?你以为我现在不知道那李公子去了哪里吗?”

    “你敢动他?”白纯两手捋着自己垂在胸前的秀发,有些挑衅的问道。

    “半个时辰之内,我把他带到我跟前,你信不信?”杨季康看着白纯绝美的容颜上的挑衅,不服气的说道。

    白纯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一般,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而其绝美的容颜在笑容绽放时,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心神荡漾,甚至就连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也没有想到,这个不会笑的女子,笑起来竟然如此美丽,真是如仙子般让人倾倒!

    “我觉得你可以试上一试,把他半个时辰带到这里。”白纯美目流转,从台下转到台上,而后蔑视似的扫了杨季康一眼。

    张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起身,走到杨季康身旁,躬身在其耳边说道:“杨兄,既然你爱慕白小姐的姿色,但你不以自己的才华夺取其芳心,而是陷入到了好勇斗狠中,这岂不是下下策?何况,既然你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行踪,又何必强自留人呢?只要他们不出杭州城,那不就是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张翌此番话,只想帮白纯度过今日的危机,毕竟,不光山门有大唐兵士,就是这高台处,也是围满了大唐兵士,纵是白小姐的三个护卫,连同山门处的十个护卫加起来是三头六臂,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但面对大唐兵士,不也是螳臂当车?

    何况,难道真要与这些兵士动手?真要做实这谋反的罪名吗?这样一来,岂不是如了杨季康之意?岂不是把白小姐陷入到了更加困难的境地?

    “好啊,既然你愿意此时赋诗一首,我也不好驳了张侯爷的面子不是?那么就请张侯爷赋诗一首!”杨季康看了一眼在自己耳边低语的张翌,朗声对众人说道。

    话音刚落,顿时台上台下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附和声,一个个的嚷嚷着,让张翌这个胸无点墨,只知舞刀弄枪的侯爷,赋诗一首。

    张翌被杨季康的一番话弄了个满面通红,他自己本身就是武将之后,这诗词歌赋,本身就不怎么样,何况他自己,从来就没有赋诗过。

    刚才的话,只是为了替白纯解燃眉之急,不过是缓兵之计,不想杨季康真如沈君谅所说,此时已经连他一起恨上了,当着众人的面,把自己的话说出来后,还要让自己赋诗,这不就是让自己当着所有人的面难堪吗?

    沈君谅从商多年,早年苦读的诗书,也早就被抛到脑后了,如今看到张翌束手无策、不知所措的样子,只能是爱莫能助的叹息一声。

    早就不让你管此闲事儿,你就是不听,如今倒好,非但得罪了唯一能够让你进入试图的杨季康,而且还让人家给了你一个难堪,当着众人的面下不来台。

    就在沈君谅跟张翌,被杨季康挤兑的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下台时,白纯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如果做出来的话,你又该如何?也赋诗一首?还是对他两人既往不咎?”

    白纯的话语,让张翌跟沈君谅一愣!就是杨季康跟台上台下之人,也是瞬间一静!难道这个非是良人户籍的女子,会吟诗作赋不成?

    杨季康看着悠然自在的白纯轻松的神情,心里没来由的又是一紧,冷哼一声说道:“无论是白小姐你,还是他们两人,只要作出一首像样的诗赋,我便也做一首就是!但如果做不出来呢?”

    “做不出来?”白纯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裴婉莹歪头卖萌的习性,顿时这一萌态,看的杨季康是心跳加速,恨不得下一刻就拥美人于怀中。

    但当他还陷入白纯的纯美之中无法自拔时,只听见白纯说道:“没想过做不出来。但如果你做的诗赋不如我的时,那么你便要任由我们三人离开,敢赌吗?”

    白纯看着此时这么多人,就算是想要诈出杨季康什么私人秘密,官商勾结还是买官卖官的事情,都是不可能了,只能是回去之后,再做其他打算了,所以此时此刻,也就没有了继续跟这些人无聊纠缠下去的心思了。

    张翌跟沈君谅却像是石化了一样,两人还以为今日会表演一番英雄救美的桥段,但不想,到最后,竟然是美人帮他们解决难堪的事情。

    但两人心中此时也是七上八下,大唐女子能够熟读诗书的本就不多,能够自己作诗赋的更是少之又少,就是杨季康旁边那位,被称作花魁的画舫女子,也不过是会唱他人的诗赋罢了,作诗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言为定。”杨季康看着白纯对他不屑的目光,冷哼一声,坚定的说道。

    “那你听好了:‘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接下来该你了。”白纯很自信,这首诗词,绝对符合于此时此情此景,而且又是殿下所做,想来绝对会如从前一般成为佳作。

    而台上台下的反应,也如她所料一般,在她吟诵第一句时,就变得寂静无声,等她念完了整首诗,台上台下依然是寂静一片,每个人都不时的望向自己的北面,而后看看不远处的不高青草,回味着这一首应景的诗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