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40 陈敬之的女儿

540 陈敬之的女儿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扬州码头,李弘向前来送行的李敬业等人挥了挥手,便带着白纯,在芒种与猎豹的护送下,再次登上了前往杭州的船只。

    江风徐徐,李敬业等人眼含不舍,望着渐渐离岸的五牙战舰,先是隔江行礼,而后又是奋力的挥手,这让站在甲板上享受着晨风的李弘,不由得自嘲道:“感觉他们在我离开后,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这挥手不像是惜别啊。”

    扭身往船舱里走去的李弘,身后响起白纯的声音:“那是什么?”

    “你不觉得像是巴不得我赶紧走吗?”李弘头也不回的说道。

    白纯扭头,码头上一众官员渐渐变成了小黑影,在李敬业的率领下,开始有序的往扬州城内行去。

    “英国公,殿下竟然自始自终都没有向您问起陈敬之的事儿,如此看来,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按计划,慢慢的施压陈敬之,直到他同意了?”杜求仁骑着一匹骏马,跟在李敬业的马车旁,趴伏在马背上低声说道。

    “那又如何,你派去的人,显然没有让陈敬之同意签字画押?”李敬业一张脸黑的像锅底,刚才面对太子殿下那春风送暖、依依惜别的神情,早就消失不见了,甚至是与之前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杜求仁有些敬畏的看着李敬业,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可又想说话,但看着那张黑脸,杜求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为手下的人辩解,于是只好问道:“英国公,难道那签字画押就那么重要吗?既然吏部您已经买通了人,虽然大理寺监正刘德威如今已死,无法为我们伪造证据、证词,以及五品以上官员刑场的文书,但沛王……。”

    “杜求仁,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一些?”李敬业斜了杜求仁一眼,随即又叹口气说道:“长安官场如果像你想的那般简单,我也就不用为此发愁了。”

    “英国公此话……怎……怎讲?”杜求仁竖起了耳朵,八卦的问道。

    长安官场,那是任何地方官员都向往的地方,只要想继续仕途,想要飞黄腾达、加官晋爵,没有比长安、洛阳两地官员升迁再快的地方了。

    所以,自然而然的,在地方官员的心中,长安、洛阳两地,就像是走入仕途后,每一个官员的圣地,甚至在他们“单纯”的思想里,甚至认为,只要吏部把自己调入长安或者洛阳,那么三年一升迁,九年一进爵,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如果自己在心思灵活一些,为人处事、接人待物做的圆滑一些,家境殷实一些,而且与五姓七望要是有点儿关系,那就更好了,基本上这一辈子做到三品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他哪里知道,自小跟随祖父英国公李勣在长安长大的李敬业,对于长安官场的尔虞我诈则是深有感触呢,哪里知道,在长安,别说是五品官,就是四品官,从三品的官,在长安、洛阳都是一抓一大把。

    加上勋贵豪门、拾遗补缺者、文武散官等等,在长安,一个四品官、哪怕是从三品的官员,可是狗屁都不是,谁知道你在长安晃一圈,会不会碰上的就是皇亲国戚,勋贵豪门的人。

    李敬业把思绪从早年前的长安拉回来,再次叹口气,低沉说道:“长安、洛阳两地,乃是我们这些地方官员的噩梦之地啊,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便是这个意思,好好的一方大员难道比不上一个长安、洛阳两都的官员吗?”

    杜求仁听的似是而非,眨动着眼睛,聚精会神的听李敬业继续说道:“如今长安朝堂之上,不再是像从前那般可以有诸多空子所钻了,大理寺、御史台、刑部,如今缺一不可,刘德威未死之前,能够把陈敬之拉下马,已经是极为苦难了,何况这里面大部分是裴炎的功劳。至于沛王……哼,我怕……如今因为太子殿下的打压,此刻正在长安城里打哆嗦呢,怕是没有胆子,再把手伸向朝堂其他官员了。”

    “英国公,就算是沛王不敢把手伸向朝堂之上了,但……但沛王向来与五姓七望之间的关系可是很亲密,这可不是太子殿下所能比拟的啊。”杜求仁见李敬业没说话,于是继续说道:“下官以为,通过沛王联系五姓七望,这样或许还能从刑部、吏部、大理寺找到合适我们的人选呢。不过也怪了,您说五姓七望影响力在我大唐如此之大,为何太子殿下就没有看到这一点儿呢,非要跟五姓七望之间,弄的剑拔弩张、势不两立的,这不是白白便宜了沛王捡了个现成吗。”

    “杜求仁,我觉得你很适合给太子殿下当个幕僚啊,扬州这地方看来有些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啊。”李敬业不痛不痒的突然间说道,而后把车帘摔了下来,示意马车加速离开。

    朝堂之上的政治斗争,如果连你杜求仁都看的明白,那么长安那些三品官,就不用活了,一个个撞墙死了算了!

    太子殿下为何跟五姓七望闹的不可开交、势不两立,这些在勋贵豪门、世家大族间,早就不是秘密了。

    谁都知道,自从陛下李治跟皇后武媚瓦解了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集团后,太子把手伸向五姓七望,分化、瓦解他们的势力,不就是皇帝、皇后、太子三人在联手,加强他们皇家对于朝堂的权利。

    何况,太子殿下如今身为尚书令,六部全部控制在手,想要再让五姓七望的势力安插进去,则是难上加难。

    而且随着裴炎大势已去,如今中书令一职,又被多年跟随太子殿下的裴行俭所夺,朝堂如今已经有一半控制在太子殿下手里了。

    剩下的一半不是在陛下手里,就是在皇后手里,而五姓七望跟沛王,能够利用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了,已经快要被挤出朝堂之上了。

    所以如果以杜求仁的计策,此时请沛王帮忙,无异于自掘坟墓,不光是自己找死,很可能还会把扬州这些年经营下来的所有都搭上。

    杜求仁草包一个,连这点儿都看不出来,显然也就是只能做个长吏的官员了,再往上,恐怕他连自己怎么死都不会知道的。

    杜求仁望着马车突然加速离去,思索了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无意中提到了一个太子殿下未曾看出来的秘密,那就是对五姓七望的争取啊。

    唉……难怪英国公摔帘子走了,刚才自己这番话,要是被太子的亲信听到,这不是明显提醒太子殿下嘛!

    以后万一太子殿下要是跟五姓七望搞好关系,那岂不是英国公的大业就毁于一旦了嘛。

    杜求仁望着马车,不由得给了自己一个轻轻的耳光:“让你以后再多嘴,聪明人是看出来不说出来,你是聪明人,但你说出来就不是聪明人了!以后得注意了。”

    五牙战舰渐渐驶向了航道,李弘今早还在满江园时,已经从无法无天嘴里知道了,昨夜他们探听到的消息,此时又把无法无天叫到了跟前,把昨夜的事情,再详细的问了一遍。

    包括扬州城内、城外的城防,折冲府的折冲都尉有多少明着在扬州等等,都问了一遍。

    毕竟,如果李敬业真打算对自己不利的话,暗里的折冲府都尉,一定不会让自己查清楚的。

    因为裴炎跟文成公主在长安一事儿,耽误了李弘往这里安插精卫的人,所以如今到达江南后,李弘说不上是两眼一抹黑吧,但是也算是一个独眼龙,不能完全清晰、明了的看清楚扬州里里外外的局势。

    不过庆幸的是,自己前往杭州,为五艘巨舰命名,加上再在杭州逗留一段时间,足以给白纯的精卫,争取下不少在扬州蛰伏的时间了。

    “您为何今日不暗着警告下李敬业呢?您就不怕李敬业在您离开后,把陈敬之绳之以法?”白纯端庄的在李弘跟前坐下说道。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如果不是可以搂着李弘睡觉,白纯都觉得晚上睡觉时,自己的身子在床上不由自主的摇晃,就像这些天在船上的日子似的。

    但今日再登船,感觉却发生了变化,走路也比以前稳当了很多,甚至不觉得坐船是一种折磨了,而今都可以有心情看看两岸的风景了。

    “无论是明着还是暗着警告李敬业,都只会让陈敬之死的更快,而且……显然如今李敬业在扬州已经经营多年,已经经营出了很大的势力了,所以让他面对陈敬之这种硬骨头时,面对要跟他鱼死网破的态度时,他反而因为势力过大,要维护自己多年经营的成果,不敢跟陈敬之似的,破罐子破摔……。”

    “什么叫破罐子破摔,说的那么难听,那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白纯蹙眉纠正道。

    李弘笑而不语的看着纠正他用词的白纯,直到看的白纯有些心慌意乱,还以为江风吹乱了衣服,于是低头打量自己的衣服,都很整齐啊,他干嘛这么看着自己?

    李弘这才说道:“你不就是担心陈敬之的女儿,会不会被李敬业送到花坊或者充入官妓吗?我看啊……。”

    “哼,我已经通知精卫了,到达扬州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他女儿的下落,然后解救出来,我绝对不会让李敬业得逞。”白纯冷冷的说道。

    李弘无奈的摇了摇头,白纯这是因为陈敬之的事情,又联想到她自己了,要不然的话,她绝对不会对陈敬之的女儿这么关心的。

    (ps:陈敬之的女儿,该叫什么?没想好名字,大家帮个忙吧,集思广益,要求好听、诗意、大方、优雅、知性、纯洁、美丽、高贵……。书评区留言即可,看上了我会用,谢谢啦,要快!)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