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27 衣冠冢

527 衣冠冢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在李贤跟李哲,甚至是白纯都目瞪口呆的情况下,李弘跟文成公主神色平静的,像是在讨论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般。

    “我死后我要求把我葬到吐蕃,与松赞干布同穴合葬。”文成伸出玉手,雪花悄然飘落在手心,接着便是李弘递过来的一粒药丸。

    “这东西无痛苦,很短暂,不会让你感觉到什么的,而且入口即化。至于你要求葬到吐蕃,我答应你,按照吐蕃最高的礼节厚葬你,包括大唐,我都会请求父皇为你安排葬礼,礼制自然是以大唐公主的礼制,给你立一座衣冠冢!”李弘含笑收回手,看着文成公主盯着白皙的手掌心中,那一粒小指指甲大小的黑色药丸。

    文成公主收回手,捏着那粒药丸问道:“芒松芒赞可不可以不死?”

    “不能,你一条命无法换来吐蕃百姓的安危,哦,对了,还有他们,你带来的这些吐蕃人,你希望他们护送你的灵柩回吐蕃,还是希望他们陪葬你回吐蕃?”李弘如同高原上最残忍的头狼一般,残酷的笑着说道。

    “吐蕃真的就这么完了吗?李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文成颤抖着再次摊开手掌,看着那粒药丸,恨声说道。

    “你不死,吐蕃百姓做鬼也不会放过的,恐怕就不止我一个了,芒松芒赞不死,吐蕃百姓也难以安稳,我提着的心也不能放下不是?所以为了吐蕃百姓,为了我,你们两个都得死!”李弘的笑容在纷纷雪花的夜里,越来越妖艳,加上一脸已经快要凝固了的鲜血,整个人呈现一种修罗式的残忍!

    “记住你说的话!”文成一扬手,嘴一张,李弘眼睁睁看着那粒黑色的药丸,进入了文成公主的嘴里。

    嘴角没有一丝鲜血溢出,脸上的表情平静、安详,双目微微闭着,雪花继续飘落,落在一动不动的睫毛上,落在脸上、眼帘上,鼻尖上,甚至是嘴唇上,就像是生命一样,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慢慢融化,慢慢变成了一点点晶莹的水滴。

    李弘看着软倒在自己怀里的文成公主,直到完全失去了生命迹象,才把文成交给了迅速赶过来的宗楚客等人。

    “立刻送入宗正寺,好生安置。”李弘走到没有被鲜血染成褐色的积雪跟前,双手抓起一团团的积雪,开始往脸上抹去,清冷的积雪混合着脸上的血腥味儿,直冲鼻间。

    哈出一口热气后,扭身看着还剩下的几十个吐蕃人,李弘淡淡的对尉屠耆说道:“一个不留,杀。”

    “是,殿下。”

    “殿下……。”

    “闭嘴!”

    宗楚客看着李弘揽着白纯的腰肢,沛王与英王跟在身后两侧,四人缓缓向马车走去。

    “老五,今日这一切是不是都是计算好的?”李贤不死心,到现在他还没有搞明白,今日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都在李弘的算计之中。

    “不是。”李弘简单的回道。

    “那白纯怎么知道来这里救咱们?”李哲是心直口快,并不代表他傻。

    “因为我的背后,早就交给了白纯了,所以如果有一天有人从背后暗算了我,那么就是白纯的失职了。”李弘扶着白纯先上了马车,而后在李哲就要往马车上爬去时,拽住裤腿直接给拽了下来。

    “你、你。”李弘指着李贤跟李哲,说道:“一边一个驾车。

    “凭什么我驾车啊?”

    “就是,凭什么你跟白纯坐在马车里。”

    “因为来时你俩坐在马车里的,我可是一个人驾车过来的。”

    “切……现在去哪里?”

    “安定坊,接老八,那货竟然还在睡觉呢,我的手下又不敢打扰他,只好守在门口,等他醒了。”马车里,传来李弘稍显落寞、疲惫的声音。

    “这么说来,其实今夜最舒服的,岂不是一直在睡觉的老八了?咱们在这又打又杀,拼尽了老命,可老八竟然是睡了一宿?”李哲觉得是不是有点儿太吃亏了!

    “文成姑姑走了,你心里的大石是不是终于落地了?还是心里有一丝落寞呢?”李贤若无其事的问道,手里的马鞭帮前面同样雪白的骏马,划拉着身上的雪花。

    “不知道,其实文成姑姑大可不必如此的,只是为了她的夫君松赞干布临死前的重托,才会这样把自己的命搭上了。”李弘唏嘘道。

    “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挺佩服她的。为了一句承诺,愿意用生命为代价去实现,把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抛到脑后,只为了当初那一句承诺。”白纯掀开窗帘,坐在马车里摇晃着,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又如何?逆天改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笨蛋是什么?还佩服,脑袋秀逗了吧你。”李弘不解风情的反驳道。

    白纯扭过头,嗔怒的瞪了一眼不解风情的某人,而后再次扭过头,望着马车车窗玻璃上,自己若隐若现的绝美脸颊,以及那偶外面那匆匆掠过,但又没有什么区别的雪白一片,喃喃道:“这叫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李弘捏了捏李旦肉乎乎的脸蛋,但老八却是哼唧一声,翻了个身,继续呼呼的睡了过去。

    最后没办法,只好抱起死沉死沉的李旦,带着那两名宫女,把李旦塞到了马车里,由白纯看管,驾着马车回到了东宫。

    而回到东宫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只是那鹅毛大的雪花,依然还在不知疲倦的下着。

    李贤、李哲府里的人早早就已经等候在东宫的门口了,所以在马车到达后,兄弟三人默默的看了彼此一眼,就各自回自己的府里了。

    小胖子李旦自然是被李弘带回到了东宫之内,交给了他自己的宫女侍奉,而后便带着白纯回到了自己的丽正殿内。

    搂着白纯睡的迷迷糊糊的李弘,便被小雪急促的叫醒了,惺忪着睁开眼睛,小雪却是一脸着急,急急说道:“皇后请您立刻进宫!”

    “啊……说什么事儿了吗?”李弘一手在白纯胸前摩挲着,一边问道。

    被窝里的白纯不住的把李弘讨厌的手拿掉,但人家是锲而不舍,拿掉再放上来,拿掉再放上来。

    一旁的小雪,自然是知道那暖暖的锦被之下,此时正发生着什么,而且她敢肯定,此刻的白纯一定是一丝不挂的窝在殿下的怀里的。

    “没说,不过奴婢倒是看见沛王跟英王的马车,已经疾驰进宫了。”小雪拿着衣服,看着李弘说道。

    “李旦呢?”李弘示意小雪在床边坐下,另外一只手搂着小雪的腰肢,作势就要往怀里拉。

    “殷王已经回宫了,是被皇后派人叫回去的,就是昨天禀奏您殷王丢了的那个宫女。”小雪死死按住那只往自己衣服里钻的手,脸颊快速的爬上了红晕,急急说道。

    “那就再睡一会儿再说。”李弘感觉着白纯开始在被窝里使坏,紧张了一夜的情绪,正好也需要一个发泄口,于是小雪再一次因为喊殿下起床而遭殃。

    随着一声惊叫,整个人便被殿下搂进了怀里,而不等她再次催促,自己的樱唇就被殿下的嘴印在了上面。

    “啊……。”小雪两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往那里放,放在旁边又怕压到白纯。

    但不等她想好,太子殿下已经把她的上身放在了白纯刚才躺过的地方,只是白纯却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

    小雪双手环保着李弘的脖子,任由李弘的嘴唇侵占着她纤细、雪白的脖颈处,余光之处,只见殿下的下身处隆起,显然是白纯已经滑溜到了那里。

    衣服渐渐被李弘的魔爪一件一件的剥落在了地毯上,雪白如绵羊般的小雪,双手紧紧遮住羞处,嘴里发出渴望的低吟声,在李弘的怀里扭动着。

    楼下等了半天的汪楼,神色焦急的看了看一旁太子殿下的另外一个侍女半梅,央求着说道:“半梅小娘子,看在咱们曾一同侍奉在皇后身边的份儿上,您去催催殿下如何?”

    半梅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脸上没来由的多了一丝红晕,坚决的向汪楼摇头道:“奴婢此刻不敢上去,您还是再稍等一会儿吧。”

    “你为什么不敢上来?”楼梯口出现了太子殿下的身形,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有些羞红的半梅,淡淡的问道。

    “奴婢见过太子殿下,皇后请您立即进宫,有要事儿相商。”汪楼不等半梅回话,急急上前两步说道。

    “是为了昨夜里的事情吗?对了,朝堂之上今日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李弘走到楼下膳食房,对紧紧跟在身后的汪楼问道。

    “这……这……。”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吞吞吐吐干什么?”李弘坐在餐桌上,等候着自己的吃食,示意汪楼在一旁坐下。

    “殿下,您这是难为奴婢……好吧,今日一早,大理寺狄大人在朝堂之上,包括下朝后,也像皇后禀奏了,裴炎、薛元超、高智周昨夜里竟然无声无息的死了!”

    “哦?查出原因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弘放下手中的牛奶,惊奇的问道。

    “这个奴婢不清楚,所以皇后让奴婢即可请您进宫。”

    “这是大理寺、刑部的事儿啊,找我何用?我又不懂的……算了,我先吃饭。”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