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09 朝堂

509 朝堂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待百官尽入殿内,待礼官听闻钟声响起,于是便以太监独有的尖嗓门朗声喊道:“上朝。”

    随之而来的便是众臣行礼,太子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候皇帝与皇后来到朝堂之上。

    仪仗、翅屏、宫女、太监、雅乐配合默契,在同一时间内从屏风后方面缓缓走出来,一切就像是拍电影般经过多次的走位跟配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朝堂之上该有的礼制。

    众臣按照官品大小手持不同勿板,李弘则是空空两手自然下垂,跟着众臣一同向皇帝与皇后行礼,因为今日基本上乃是元日前最后一个朝会,加上此次朝会以庆典为主、兼以听政、议事为辅,所以皇后的出现,并没有让众臣觉得逾越礼制。

    何况,在陛下跟太子征战辽东时,再有太子征安西时,陛下龙体欠安时,皇后已经多次主持朝政,因此,今日皇后的出现,对于朝堂之上的臣子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了。

    与大朝会不同的是,今日的朝会更像是一个工作报告会,中书令上奏地方各奏章,尚书令总结整个大唐一年的情况,总之,今日以工作庆典为主,听政议事为辅。

    从而便少了元日该有的黄门侍郎奏祥瑞吉兆,户部尚书奏各州贡献之物,礼部尚书奏各番邦、外国的进贡之物。

    条风开献节,灰律动初阳。百蛮奉遐赆,万国朝未央。虽无舜禹迹,幸欣天地康。车轨同八表,书混四方。赫奕俨冠尽,纷纶盛服章。羽旄飞驰道,钟鼓震岩廊。组练辉霞色,霜戟耀朝光。晨宵怀至理,终愧抚遐荒。

    裴炎以先帝李世民的《正日临朝》为开端,经过接近半个时辰、铿锵有力的表述,把大唐一年的情况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请尚书令陈词言训……。”礼官的声音再次在宣政殿大殿内响起。

    李弘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今日的太子殿下,与往日里朝堂之上的行为有着很大的区别,每一个人包括李治、武媚,都感受到了李弘的不同以往。

    今日的他表面上看起来与平日里无两样,但一双深邃的眼睛闪烁着沉静,让人看不透的光芒,让人无法看透那如深渊的眼睛中,到底掩藏了什么秘密。

    “启禀父皇、母后,众朝臣,儿臣因与父皇亲征辽东,半年间未在朝堂之上,因此,今日尚书省则有左仆射催元综汇总。”李弘面色平静,看着一脸好奇的李治。

    而武媚则是如同刚才坐在椅子上的李弘一样,耷拉着眼帘平静如坐定老僧般,不言不语。

    “准。”李治暗暗的瞪了李弘一眼。

    李弘无任何表示的继续坐回椅子上,催元综缓缓从群臣中走出来,向李治、武媚、李弘三人行礼后,而后开始了简短的尚书省总章奏折。

    随着催元综的奏章进入尾声,裴炎把眼神望向了房先忠,但房先忠在察觉的情况下,竟然忽视了裴炎的眼神问询。

    今日一切平静的反常,接下来,怕是就是太子发难的时候了吧。

    但从始自终,李弘就一直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随着催元综的奏章表述完,随着礼官尖亮的嗓音再起,群臣之中,房先忠第一个站了出来:“启禀陛下,臣请罪。”

    “请罪?中书令裴炎、左仆射在向朕陈述大唐一年的兴盛、安泰,而你却要以工部尚书之名请罪?”李治好奇的扫视了一眼朝堂,没想到竟然是房先忠主动认罪了。

    “回陛下,臣自知罪责难逃,但实则臣乃是迫于无奈,陛下命臣元日之后立刻开工重建吴王府,但如今臣掌管的工部,却无法拿出银子重建吴王府,还请陛下治罪。”房先忠望了一眼李弘,见李弘依然是毫无反应,只好低头等候陛下责问。

    “那银子呢?”李治也不生气,随意的扫视了一眼李弘,然后便再次看向房先忠。

    房先忠再次望了李弘一眼,李弘依然是看都不看他,心中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嘀咕,自己如此做,难道真的能保住性命吗?

    但已经到了朝堂之上,也由不得他退缩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回陛下,工部的银两被太子殿下私自挪用,拨付给了兵部,而这些银子的去向,却是给了泉州船坞。”

    “启禀陛下,房大人所言不错,但太子殿下并不是私自挪用,而是在工部银两富余之时挪用,今年黄河沿岸的灾情治理,太子曾经率领房大人前往视察,那时候,工部的银两还很富余,而且在这之前,太子殿下已经挪用完毕工部的银两。”兵部尚书任雅相站了出来,说道。

    “启禀陛下,臣以为太子殿下身为尚书省尚书令,也不该随意挪用各部原有的银两,而是应该说清楚为何挪用银两前往泉州。”大理寺卿狄仁杰在被李治看了一眼后,站出来说道。

    而武媚自始自终,都没有抬起头看向朝堂之上,仿佛这些都与她无关,只是朝堂之上的普通臣子争斗,没有涉及到太子一般。

    礼部尚书看了一眼狄仁杰,淡淡说道:“狄大人,既然房大人向陛下请罪,那么是不是应该先让房大人说明,工部为何会亏空如此之多?任大人已经说了,在太子挪用后,工部的银两依然还是富余的。”

    狄仁杰从容不迫,笑着道:“无论是太子殿下先还是工部尚书后,总之,工部的银子都要说清楚去向,至于谁先谁后,太子殿下身为我大唐储君,率先说清楚之后,再由房大人言述其他银两的去向也不迟不是?”

    御史台李峤含笑站在群臣之间,淡淡说道:“狄大人所言差异,既然房大人请罪,那么自然是由房大人率先言述自己的罪责,至于太子殿下挪用银两前往泉州,无论如何也不是用度到了东宫里,所以我认为,不妨就让房大人先言罪如何?”

    “房先忠,五百万两白银的用度,你知道我用到了哪里,可对?”李弘见狄仁杰正要说话,摆了摆手,打断了狄仁杰的说话。

    朝堂之上,明言支持你的人自然是支持你,明着不支持你的人,并不一定就是不支持你的人。

    对于狄仁杰的反应,李弘并不认为狄仁杰是不支持自己,相反,他很想知道,昨夜里他跟母后谈了些什么?

    如今他的举动,看似为房先忠解围,实则是替自己测探房先忠是不是能够信任。

    “是,臣知道您的银子用度,但工部五百万两白银,加上户部、兵部您先后挪用的银两,总值超过了一千万两,但泉州能够出海的,不过是五艘巨舰,而且在此之前,先后有三艘同样的巨舰在下海五至七天,都沉没在了大海里,第三艘也不过撑了十天,便也步了前两艘巨舰的后尘,彻底沉没在了大海里。如此算来,八艘巨舰,却花去了超过千万两白银,臣认为其中必然有贪墨存在,毕竟,臣身为工部尚书,不是水军都督崔知辨,但臣精通运河,五牙战舰,也不过十几万两便能造一艘装饰豪奢的巨舰,泉州巨舰显然每一艘的价值也不过十几万两,其余的银子不知道殿下用度向了何处。”房先忠眼睛紧紧看着地面,但一双脚却缓缓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额头上的汗随着那双脚离自己越来越近,也是越来越多,甚至已经眯缝进了眼睛中,苦涩难受的感觉,让他也不敢伸手去擦拭一下,只好低着头使劲眨巴着眼睛。

    “你说的没错,但实际上是沉了四艘,而不是三艘,而这四艘的造价,甚至比现今能够航行的五艘都还要贵出不止一倍的价钱。但你知道为什么这么贵吗?”李弘拍了拍房先忠的肩膀,吓得房先忠浑身一颤,差点儿软倒在地上。

    “臣不知道,所以臣希望殿下能够给臣一个合理的解释。”房先忠继续低着头,感受到李弘的手指,节奏的怕打着他的肩膀。

    “行,我给你解释没问题,但我解释完了,你能给我解释吗?”李弘再次面对房先忠,示意房先忠抬起头看向自己。

    房先忠想要从李弘的眼睛里看见交易的迹象,但那双深邃的眼睛,像是一个无尽的漩涡般,非但看不清楚其意图,反而是让自己更加的心慌意乱。

    裴炎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房先忠昨日曾前往狄仁杰的府上,虽然都不曾被狄仁杰邀请入府叙事,但在门口长达半柱香的时间,也足以够两人做成交易了。

    今日狄仁杰在朝堂之上的一番话语,显然明显是偏袒着房先忠,看来昨日狄仁杰与房先忠达成了一致,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在这个时候推波助澜一番,让太子殿下一千多万两白银说不清楚呢?

    想到此处,裴炎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下李治跟武媚的神色,见两人的注意力都在李弘身上,于是在心中确认了下向前两步说道:“启禀陛下,正所谓‘王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臣认为,无论太子殿下出于何种目的挪用工部、户部、兵部的银两造巨舰,显然都无法说明,太子殿下此举乃是为我大唐所考量,显然是太子殿下另有私心。”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