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02 三十文

502 三十文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夜色缓缓降临,凌厉的寒风开始翩翩起舞,长安城的街道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并没有因为气温的降低,显得有一丝冷清,反而像是变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不带任何标示的普通马车,从豪门贵族的府宅后门处快速驶离,要么向着其他达官权贵的府邸后门,要么驶向世家豪门的府邸后门。

    行色匆匆、鬼鬼祟祟、一脸凝重,或是强颜欢笑,马车内的人下车时,脸上都带着不同的表情,但总体来看,凝重的多,高兴的少。

    今夜注定长安的夜会一反常态,百姓在冰冷的街道上游荡的越来越少,不带任何标示的马车、轿子,却像是约好了似的,出入的越来越多。

    城武卫仿佛也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气氛似的,这一夜破天荒的加强了巡逻强度,擦肩而过的马车、急急而行的轿子,在被城武卫例行拦截后,片刻间又被放行。

    长安城外的浮屠营内,刚刚从皇宫回来的李哲,便感受到了一丝丝的肃杀气氛,整个营地少了平日里的从容淡定,哪怕是在看见他回来后,都是恭敬的行礼,少了这些时日以来培养出来的随和。

    原本没有指望还能够在元日之前回到营地的他,没想到自己在浮屠营的历练,竟然得到了父皇跟母后的肯定跟赞许,于是他便再一次回到了,这个能让自己浑身上下感到舒泰的兵营内。

    无法无天的脸色跟往常倒是没有多大区别,只是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森严的冷酷跟铁血的杀气!

    走出营帐外的李哲,不由得仰头望向夜空,繁星点点的夜空没能给他什么启示,但他却觉得,是不是要变天了?还是有什么大事儿发生?今日在皇宫,没感觉到什么异样啊!

    无论是父皇、母后,老五还是老六,都很平和啊,除了李弘把一口茶水喷到李贤胸前,引起了李贤的怒目而视外,其他都很正常,每个人都是如往常般,就像是每一次一家子一同用膳时的氛围。

    想到此处,李哲不由得思索着从皇城出来后,李贤那有些焦急的神情,自己本以为是他着急回去,现在看来,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呢?那么李弘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李弘回到东宫时,裴行俭已经早早在等候了,他从皇宫出来的比李贤、李哲晚了一些,跟父皇在书房说了会儿话。

    “臣裴行俭见过大都护。”

    “免了免了,一年多没见了吧?没见老啊你,吐蕃的日子过的挺舒坦啊,枉我跟婉莹还天天为你提心吊胆呢。”某人不要脸的就把人家闺女跟他划分到了一起,也不管裴行俭脸上的错愕,跟心里是不是愿意把闺女嫁给他。

    “大都护说笑了,臣事事都会向您禀奏,吐蕃的形势,想来大都护您心里也很清楚不是?”裴行俭的样子,除了肤色稍微黑了一些,两腮多了一点儿高原红外,胡子显得茂密了一些外,倒是没有其他变化。

    “回长安了,就不要再大都护的叫了,免得人家那这说事儿。”李弘笑着说道。

    在小雪等人的恭迎下,李弘领着裴行俭走进了丽正殿内的一间书房内,随着两杯茶水放下后,整个书房便剩下了他们两人。

    “可有去向我父皇禀报你已经回来了?”李弘示意他在对面坐下,问道。

    “昨日臣与其他同僚一同前往灞桥迎驾了,夜里又被陛下单独召见,问了一些关于吐蕃的事情。”

    “没有其他吧?”

    “没有。”裴行俭含笑说道。

    接下来继续闲谈了几句后,两人的话题便转移到了裴婉莹的身上,而后又是没几句话,在裴行俭的无奈之下,两人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中。

    “召你回来另有重用,当初跟我在安西四年多,想来如今最能体会我心思的便是你跟马载了,右仆射的人选一直未曾确定,从张文瓘有了告老之意后,很多人已经开始为这个位置抢破了头,就如给你的密信异样,我希望你能够担任右仆射一职。”李弘终于正色的言归正传。

    “臣回来不过三四天的时间,远离朝堂多年,如果殿下您把臣置于如此要职,臣怕一时无法掌控全局,朝堂之上,不比吐蕃、安西,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臣非是对皇室不敬,而是这朝堂尔虞我诈、阴谋阳谋横行无忌,臣臣觉得是不是应该过一些时日?等臣对朝堂的脉络有一定的了解后,再任。”

    “不行,来不及了。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事等人的,只有人等事儿。吏部想来也已经找过你了吧?中书、门下的折子,我也已经命令吏部递上去了,但明日朝堂之上,怕是中书省很难批复,可能会是留中不发,但这些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自己要有野心!”

    裴行俭没有立刻回答,他在心里思索,自己有没有能力,真的走马上任这个右仆射的位置!还有,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是不是能够坐的稳固!

    右仆射的位置,说句是权倾朝野的职位都不为过,这比一方大员的位置都要来的重要!如果裴行俭不心动,那自然是不可能,但在朝堂之上,做官首先要做的是保命,有了命才有官做,如果自己一味只盯着右仆射的职位,就算是到时候,在殿下的支持下坐上了,能不能长久还是一回事儿呢。

    “臣愿为殿下赴汤蹈火,不管明日如何。”

    “裴炎找过你?”李弘看着裴行俭思索的神情,跟说话的意思,突然问道。

    裴行俭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说道:“是,臣当日到达长安后,就接到了他的名刺,当日便在平康坊私人设宴,邀请了臣参加。但不知殿下是如何看出来的?”

    从开始的瞬间一愣到说完话,裴行俭的脸上一直都保持着从容淡定的神情,像是并不认为这些没有告诉殿下,有何不妥。

    “看出毛线,我不在长安,不代表你闺女也不在长安,你回来干什么了,我想不知道都难。他既然刺探了你是否有意右仆射的位置,那么明日他必定会在朝堂之上刁难于你,甚至明日朝堂之上,我都要受到很多攻讦,所以你要准备的充足一些,在明日朝堂之上。”

    “这个自然,裴炎身为中书令,又有沛王。”裴行俭老脸有些不好看,好歹当着她爹的面,不要老把人家闺女挂在嘴边行不行。

    “现在唯一的不确定便是李贤啊,今夜很难熬啊,如果今夜他来找我,那么一切就迎刃而解,如果不来,明日想要把裴炎从中书令的位置上拉下来,怕是需要废一番周折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