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90 书房

490 书房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颜令宾有些不敢与坐在她身边的李弘对视,目光望向前方墙壁上那一副名画,不时闪烁着两侧,一股浓厚的狂烈气息不知何时弥漫在她的鼻尖,由一开始的害怕再到开始习惯,再到觉得好闻,不过几息的时间,颜令宾便习惯了旁边的男人。

    莲藕一般的玉璧露出小半截在外,暖洋洋的丽正殿内,与外面寒冷的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感受着坐在自己身侧的男子,颜令宾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绪,迫使自己的注意力陷入进回忆当中,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奴婢以前见过他一次,曾经在环采阁与他谈论过诗赋。”

    “那你觉得他如何?”李弘拿起颜令宾莲藕一样,白玉无瑕的手臂,在手里抚摸着问道。

    一种异样又让颜令宾心底感到震颤的悸动,从小腹丹田处,像是元气一样,开始游走在四肢百骸中,整个娇躯变得有些燥热跟无力。

    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不放在那只像是会法术的手上,镇定着燥热、羞涩的情绪,极力稳住自己的声色,说道:“身兼狂傲,恃才放旷,且蔑视尘俗,志向高远、才华横溢,且……渴望功名,希望能够恃才济世,但……。”

    颜令宾心里开始有些慌乱,时不时看房门口,她怕这个时候万一小雪她们谁进来,若是撞见自己此刻软倒在太子的怀里,岂不是羞死人了。

    “你继续说。”李弘搂着颜令宾柔若无骨的香肩,睡衣的肩带已经被他划拉了下去,一只手像是在抚摸稀世珍宝般,轻轻的来回抚摸着颜令宾香肩的肌肤。

    “嗯,是……。”颜令宾被李弘的手抚摸的心慌意乱,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了。

    “你刚才说了他的一些优点儿,那就没有缺点吗此人?”李弘适时的提醒着,闻着秀发间的香味儿,淡淡的说道。

    “是,王勃此人希望能够恃才济世,但……奴婢只见过他一面,怕是看的不太准确,只是觉得他……处事疏阔,缺少谋略,虽然如今长安士子,或者是天下士子间流传着大唐四杰之盛名,并把他列在第一位,但……奴婢以为说的是他的才学,至于为人处事、接人待物,奴婢以为他就没办法与其他三人相比,像是不谙世事般。”颜令宾彻底放松了自己,歪着头梳理着自己对王勃的看法。

    “你说的不错,王福畴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华州司功参军,但掌官员、考课、礼乐、学府等事,可以说是位轻权重,在这样的家庭中培养出来,怕是对于为人处事等,就差一些了。”李弘手里拿着一缕颜令宾的秀发,把玩着说道。

    “王福畴?”颜令宾奇怪的转头,看向离她脸颊很近距离的太子说道。

    扑面而来的芳香让李弘心神一阵,顿觉心旷神怡之感,忍不住在颜令宾毫无防备下,在其有人的小嘴上亲了一下,满意的说道:“不错,王福畴乃是王勃的父亲,其自身才说普通,但一生心血与志向,都寄希望于王勃身上,希望他能够光宗耀祖、升官晋爵。”

    颜令宾明了的点点头,对于王勃的才情她倒是佩服的紧,当初自己出去迎接,就是因为此人才华横溢,没有人能够跟的上他的思维才情,所以自己被迫之下,只能出去应付,但即便如此,自己在诗赋一途上,也不过是勉为其难的能够与他交谈,切磋都是妄谈、妄想。

    但此人在为人处事之上,就要差他人很多了,或许正所谓是才华横溢,反而让人忽略了他其他的缺点儿,认为文人狂士当该如此才对。

    “你见过他几次?”李弘突然间问道。

    沉浸在往事当中的颜令宾,乖巧的躺靠在李弘的怀里,同样手捏着李弘一缕头发在指尖绕来绕去,下意识的说道:“只见过此人一面,其诗赋才华确实是常人难以企及,怕是也只有骆宾王、卢照邻跟杨炯,还有殿下您才能抗衡了,也不对,就算是骆宾王三人,跟王勃比起来,也是少了三分狂傲才是,如此一来,也就只有您可以胜于他了。”

    李弘笑了笑,抱着颜令宾在怀中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王勃功利心太重,当年帮着李贤书写斗鸡檄文,就已经说明此人功利之心过重,但此人又不是权谋之辈,又兼具了文人狂士的傲骨跟耿直,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伤人又伤己,毁自己仕途也坑自己父亲。

    淡淡的沉默之间,已经完全放松的颜令宾,此时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李弘那一双明亮的眸子,睡衣的裙摆不知不觉被提到了腰际之间,修长的玉腿在灯火下泛着迷人的光彩。

    李弘的手从颜令宾的膝盖处来回抚摸,在嘴唇印上颜令宾红唇的同时,那手也开始继续往上游走,滑过柔软饱满的玉腿直达腰间,束带听话的被他轻轻一拉,佳人的玉体横陈,丝滑的睡衣在绸缎般的肌肤上稍作停留,而后识相的滑落在地。

    “殿下……灯……。”

    “嗯……。”

    漆黑的书房里,颜令宾只感到自己突然间被太子抱起,轻哼一声的她,急忙抱紧埋在她胸前的头颅,随着太子走动几步,耳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而后便感觉自己往下一沉,背后感觉到一阵坚硬跟一丝的冰凉,脑海中羞涩的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在殿下的书房里,自己正玉体横陈在殿下平日里处政的书桌上。”

    艰难而又羞涩的从嘴里发出吱呀声,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殿下的攻击下变得愈发滚烫、火热,一股说不清道不明,充满期盼、热烈渴望的心底欲望,让她放弃了最后一丝羞涩,任由太子驰骋在她的玉体上。

    随着一阵疼痛袭来,颜令宾原本的羞涩再次回神,适应了黑夜的眸子,迷醉朦胧的睁开一丝缝隙,无处可放的双手紧扣着书桌的一面。

    脑海里却是不有自主的再次响起:“这是太子殿下处理政事的地方,是不是明日太子殿下处理政事时,也会想起来自己曾经躺在这里任他处置。”

    像是心有灵犀般,李弘带着热气的嘴唇凑到了颜令宾的耳边:“以后这书桌说什么也不能丢了,每天看着书桌都能想起你。”

    “呃……。”再次传来的冲击,让颜令宾尽力的仰起修长白皙的脖颈,雪白的玉体在黑夜里散发着诱人的光芒,任由太子殿下欣赏、爱惜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阳光折射进眼帘,颜令宾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见旁边传来一声轻笑声,急忙回头,只见小雪已经站在了卧室内,俏皮的看着她行礼道:“奴婢小雪见过颜小姐,给小姐行礼了。”

    “你……啊。”颜令宾刚要起身赶冲她挤眉弄眼、取笑她的小雪,那丝滑的被子却从身上滑下,露出了雪白饱满的上身,于是随着尖叫声,颜令宾再次躲回了被窝里,而下方也在此时传来隐隐的疼痛。

    早就已经迷失在了黑夜的迷离中,只记得太子殿下还在自己身体里疯狂,然后就那样被太子抱着回到了卧室之内,至于激情后的缠绵,颜令宾心里除了满满的幸福外,却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人已经不在房间,却换成了一早就来取笑她的小雪。

    “要不你再睡一会儿吧,昨夜里楼梯里发出的响声,让人听起来……。”

    “死小雪,你还说……看我……。”颜令宾羞愤难耐,只能两手拉着被角抗议道。

    东宫后花园内,白纯竟然出现在了李弘身边,身上与头发在清冷的早晨,还冒着热气的某人,接过白纯温柔给他披在肩上的皮裘,说道:“昨夜里颜令宾在东宫侍寝的。”

    “嗯。”白纯淡淡的应了一声,想了下说道:“杨雨昨夜在裴婉莹家里停留了很晚才回去的,今日一早,花孟跟惊蛰在等候婉莹时,杨思俭家里的下人便在一旁窥视。”

    “就没有好消息吗?你父亲安置的怎么样了?其他人呢?”李弘喘着粗气,淡淡的问道。

    “好消息……他们都被我送回龟兹了,至于如何安置,安置军中如何?”

    “军中?他们乐意?你到底怎么想的?没有那么严重,你非要他们一个个都死在沙场才行?你难道不知道,就算是再有军功,有你在,他们也无法能够在军中取得一席之地的。”李弘停下脚步,有些着急的数落道。

    这家伙还在自己跟自己置气,钻进牛角尖里拔不出来了,为什么就非得让她的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都死了才罢休呢。

    “如果不是他们胁迫,父亲想来也不会这么大岁数还想着复国,既然父亲死了,这仇自然要报!没有把他们陪葬就已经是仁慈了。”白纯一张绝美的容颜,比这清冷的早晨还要冷上几分。

    “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但仅此一次,以后绝不会由着性子来,这东宫还没有主人呢,就已经有人要明争暗斗了,以后你得管着点儿、压着点儿,东宫不能出问题。”李弘看着倔强的白纯,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恐怕她那几个哥哥,很难活着回到龟兹了,只要她犟起来,自己也没折。

    何况,以她手里掌控的精卫,想要让那几个人死,简直是太轻松了。

    “我一个奴婢,掌管东宫太子妃跟其他妃子?”

    “那你自己给你自己封一个官职。”

    “不……。”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