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89 官妓

489 官妓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杨雨看着裴婉莹蹙眉的样子,一双酒窝像是两个漩涡一样,在灯光的照耀下像是会动一般,移开自己的视线后,见无法让裴婉莹主动说出些什么来,只好选择主动出击。

    “可不是,这长安城太平这么多年了,从来未曾发生过那么大规模的厮杀,这一次可是死了不少人,官府都不敢轻易进入昌明坊呢。”杨雨缓缓的叹气说道。

    “啊?官府都不敢进入?那怎么可能,官府不进入,怎么阻止呢。”裴婉莹睁大了眼睛,显得对杨雨的说话很不可思议。

    “今日太子就没有跟你提及什么吗?”杨雨不答反问道,看裴婉莹的神情,显然是不知道那日是太子与沛王起冲突了。

    虽然此事儿如今并未在市坊之间流传开,但达官显贵、世家豪门等,都从不同的渠道,得知了大雨之日,乃是太子跟沛王在昌明坊冲突起来了。

    而这样的传言,如今也仅限于上层人物之间流传、猜测、谈论,至于坊间百姓之间,经过官府缉拿了几个突厥、吐蕃等外邦人后,开始倾向于相信是外邦人因为生意上的利益,所以在原本就外邦人多的昌明坊起了冲突,大规模厮杀起来了。

    太子没有找东宫官署要药方,反而是向裴婉莹要药方,杨雨原本以为,太子是不是在与沛王的冲突中受了伤,为了不被事情传开,所以从裴婉莹这里拿药方?

    是不是已经把裴婉莹当成了他自己的妃子,是不是当成了与那个白纯一样重要的女人,毕竟,从大雨之日到现在,据说那白纯一直就待在濮王府里,连东宫都没有去过。

    现在看到裴婉莹茫然不知的样子,杨雨原本提着的心在此刻才缓缓放了下来,自己到现在与太子都未曾见过一面,裴婉莹却已经变得隔三差五就被召进东宫,自己与她比起来,已经失去了先机。

    如果再让裴婉莹率先在太子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等到自己入宫后,岂不是要一直陷入被动之中,又如何能够让太子殿下只宠自己一个人呢。

    还有太子送她的几个花坊都知,可都是在红尘之臣摸爬滚打出来的,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旦都被太子召入宫内,自己哪怕是身为太子妃,在东宫面对裴婉莹,也不见得能够占到什么便宜,何况还有那么四个狐媚子帮衬着她。

    所以,自己一旦进宫,想要在势头上压倒裴婉莹,就必须分化她与花坊四大都知之间的关系,最起码也要拉拢两个到自己这边。

    想到此处,杨雨不由得问道:“对了,你那几个丫鬟呢,怎么没看见?还是不用伺候你,都先回房间睡下了?”

    “杜秋娘、薛楚楚跟霍小玉前些日子被皇后召进了宫里,干什么就不清楚……。”

    “那另外一个呢?昨日从你家门口路过还看见她来着。”杨雨心这下开始不断的往下沉,怎么竟然连皇后跟她们都有联系了还!怎么父亲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令宾今日留在东宫了,要侍奉太子殿下吧。”裴婉莹看着杨雨的脸色变得更加铁青,心里不由得偷笑起来。

    杨雨真是的,老是斤斤计较这些,你是准太子妃就准太子妃呗,老是隔三差五的上我这里来显摆,生怕我不知道似的。

    “为何太子要把她留下?还是你主动把她留下的?”杨雨此刻柳眉蹙紧,神色之间流动着一股威势,在裴婉莹看来,杨雨好像要走火入魔了,好像她现在就是太子妃似的。

    “小妹哪里敢?小妹可不敢跟太子如此说话的,太子让留下,小妹也只能是听从。”

    “那你……你……可知道他们……就是……。”杨雨也是个黄花大闺女,侍寝那种话最终还是无法说出口,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裴婉莹也是心里一紧,不过她一紧是因为,听着杨雨的话,好像鼻息之间又闻到了那坏人的身上的气味儿,仿佛自己此刻就在那人的怀里,正享受、抵触着那人对自己使坏,红唇也不自觉的感到有些发干。

    而红唇发干的此时不止她一人,颜令宾颤抖着身躯、紧紧的闭着眼睛,身上身下都是柔软滑腻的锦被锦辱,软绵绵的感觉,就像她与杜秋娘几人笑闹时,抚摸她们的皮肤那般。

    一阵重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颜令宾听着那脚步声,心脏噗通噗通的开始飞快的跳起来,紧闭着双唇的她,真怕下一刻心房会从嘴里跳出来。

    虽然她身处四大花坊,但这些年因为自己的姿色以及才学,自己只是在花坊之间舞文弄墨,碰见学问高深的文人雅士、或者是豪门显贵时,才会让自己出去镇压场面,平时自己总是读书写字、画画抚琴,对于男女之事,说白了根本就不懂。

    不过也会偶尔从花坊那些姐妹的言谈中,听到一些不太懂的话语,但每次看她们眉目含俏、舞弄春风,陶醉般的说着一些男女之事儿时,自己却是一直无法理解她们言谈之中,对于情事的那般魅惑。

    李弘的脚步声缓缓走进来,坐在床头看着颜令宾精致美丽的容颜,长长睫毛随着紧闭的眼睛轻微颤抖着,如玉的脸颊悄悄攀上了一丝丝的红晕,额头同样有些红,鼻息急促混乱,樱桃小嘴紧紧闭着,却不知不觉的像那长长的睫毛一样,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伸手抚摸着那白皙精美的脸颊,李弘能够感受到,被窝里的娇躯随着自己的手抚摸着那脸颊,正在一阵阵的颤抖。

    手指温柔的在精美绝伦的脸上摩挲,而后指尖轻轻滑过颜令宾修长白皙的玉颈,在肩胛处的锁骨处停了下来,手指来回摸索着那细嫩的锁骨处,触手之处一片柔然细腻,显然被子下面,是一副绝美曼妙的裸体。

    感受着指尖隐隐约约传来的一阵颤抖,李弘收回手,轻轻的在颜令宾脸上拍了一下,轻声说道:“起来陪我坐一会儿,我在楼下书房等你。”

    颜令宾紧闭着双眼,听到太子的声音后,差点儿晕厥过去,待听明白让她起来在书房陪他坐一会儿时,躲在被窝里玉体颤抖的颜令宾,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只感觉身边一轻,显然是太子起身已经离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睁开眼睛,灯火通明、辉煌豪奢的卧室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看了看身边小雪给准备的睡衣,颜令宾环顾四周,见无人后,才伸出一只粉嫩的莲藕般的玉璧,把睡衣拉过来,在被窝里穿在了身上。

    缓缓从楼上走下来的颜令宾,看见小雪的身形刚刚匆匆走进太子的书房,站在外面愣了一下后,最终还是迈起莲步,款款向太子的书房走去。

    刚一进去,就看见太子微笑的看着她,含笑说道:“现在那边坐一会儿,一会儿夏至会送一些点心过来。”

    “是是,殿下。”颜令宾还是有些颤抖,紧张的回道。

    听到颜令宾语气里的紧张,原本背对她的小雪突然扭过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微笑中有安慰,也有一丝丝今日里那调戏的成分。

    面对小雪的微笑,颜令宾也同样报以微笑,不知不觉间,紧张的心情便变的开始有些安宁了。

    “爷,这是刚刚送来的,您过目。”小雪扭过头,看向李弘,刚才面对颜令宾时的调皮跟温柔消失不见,语气中反而透露着一股谨慎跟严肃。

    “杀死藏匿的官妓?”李弘看着信笺上的标记,赫然是精卫急送。

    “在哪里杀死的?卢照邻可知晓?人现在在何处?是否被关押?”李弘一连串的问句,小雪脸上倒是没有紧张神色,颜令宾却是听到这些话,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

    官妓她可是知晓的,不同于她们这些民间花魁跟民间"ji nv",她们是只供于大唐官员狎玩,只存于教坊司,其境遇也是各有不同。

    其中有既有被官员争相恩宠、争风吃醋而打得不可开交的,自然也有从这一个官员手里被送入另一个官员手里的,有些官妓被官员恩宠,一辈子养在府里,甚至生下了孩子,其日后的地位也得到了一丝的改变,但这些都是极其少数。

    更多的则是悲惨的在官员之间被流传、狎玩,最后不知道流落哪家,而后再回到教坊司,风韵不在、苍老凄凉的混吃等死,其后半生的命运,比起民间"ji nv"来,甚至是更是悲惨一些。

    “在涿县杀人,在涿县被押,卢照邻此时应该已经赶过去了。”小雪静静的说道。

    李弘想了想,最后把信笺还给了小雪,顿了下说道:“派人即可送给李贤,就说是我的意思,留还是不留,不留便关押论罪,留,我给他一个人情,把人还给他。”

    “是,殿下,奴婢这就去安排。”小雪点了点头,拿起信笺再次封好,匆匆走出了书房,留下了颜令宾跟李弘两人,一个正襟危坐,一个却是若有所思。

    “你有见过沛王府的王勃吗?其人如何?”李弘起身,走到沙发前,看着穿着一身雪白丝绸睡衣,把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衬托的如雪一样白皙无暇的颜令宾问道。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