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68 普通人的向往

468 普通人的向往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弘站在洛水岸边,静静的注视着洛水河中央那艘民船,岸边那一排排的杨柳树,早就失去了暖日的妩媚多姿、万种风情,在路边昏黄的火光下,已经完全变成了光秃秃的黑色枯枝,露出了一年之中最难看的一面,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无力、歪扭的屹立在洛水河岸边。

    那船上唯一的一盏烛火依然没有熄灭,整个船身在河中央微微晃荡,那一盏烛火也随着船身的晃荡,在李弘的视线中慢慢摇曳。

    李弘的声音很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身后有什么的利益集团,你管你有多雄心壮志,但请记住,这世间有些东西,该是谁的便是谁的,无论你用任何方法、任何方式都是拿不走的。如果再继续暗中作祟,那一箭便不是偏离了,而是正中目标。奉劝你们四个字:好自为之。”

    他相信船舱里的人完全能够听见你的说话,微风从背后掠过,带着自己的声音,缓缓从那被箭矢射穿的窗户飘进了船舱内。

    “噗通。”

    李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身后的房慕青,措不及防的一下子挤到了船舱壁上,发出咚一声闷响。

    “是是李弘。”李贤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松,虽然他连续、完整的说完了四个字,但短短四个字,却让他的语调充满了颤抖。

    “别出声,先听听他还会说什么?”房先忠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房慕青,房慕青此时正在费力的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

    但依然没有发觉自己靠在房慕青身上的李贤,如今也是一个小伙子了,就算是体重再不重,压在房慕青的侧面,也是让她难以起身。

    “沛王,臣扶您起来。”房先忠伸手拉住李贤冰凉的手,用力把他拽正。

    旁边的房慕青此时才费力的坐正,一边揉着自己小腿被撞疼的地方,一边有些担忧的看着李贤,轻声道:“应该没有发现是您吧,如果知道是您,太子如此做便有些不合乎常理了。”

    “他做事儿什么时候循规蹈矩、合乎常理了?我敢肯定,他一定是知道我在船上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专门把这一箭射向我这里。他疯了!他就是个疯子!”李贤低着头,脑海里全是李弘那高大、让他害怕又可恨的身型,恨恨的说道。

    “此事不尽然,沛王还是无需妄加揣测才是,如果知道您在船上,既然要警告您,完全可以上船来,或者杀了臣等人,但他为何不曾如此做?其中肯定有原因,如今我们不清楚今日纪王府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能够知晓,说不准便能猜测出太子刚才的行为。”

    “会不会是在皇宫被皇后训斥后,太子殿下来到河边发泄,不巧碰上了我们这条船?”许叔牙真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虽然他自己都不怎么信。

    但不代表他不信自己说的话,就没有信了,房先忠凝神沉思片刻,捋着刚才李弘说话时,一直在颤抖的胡须,坚定的说道:“有可能!”

    第二日一早,李贤在洛阳城的一家商铺的二楼,注视着太子李弘,两百个太子卫队,跟两辆马车,便缓缓驶出了洛阳城。

    李贤想要派人在途中刺杀李弘,但又怕这是李弘利用昨夜在洛水之上,故意给自己设下的陷阱,最终,李贤背着身后那面目阴冷的一个壮汉,默默的摇了摇头,放弃了在李弘回长安的途中刺杀他。

    花孟、惊蛰、猎豹、芒种四人,在车队出了洛阳城后,便突然间奔向了道路两旁枯黄的丛林后面。

    李弘坐在马车里,淡淡的望着四骑在田间地头扬起的烟尘,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扬武跟连铁过于小心谨慎了,非要让四人垫后,看看是不是沛王会有所行动。

    海东青在这一刻,也被扬武从手臂上放了出去,一阵急促的拍翅声响起,海东青便高高的飞到了天空之中,变成了人们眼里的一个小黑点。

    “你们这是白费心机,李贤有野心,但不代表他是一个莽撞之人,昨夜在洛水的警告,想来够让他琢磨好几天的了,他会以为这是我设置的陷阱呢,不会派人刺杀的。”李弘坐在马车里,看着连铁一直在紧张张望四周,好笑的说道。

    “殿下您还是小心点儿最好,就算是沛王不会下令,奴婢怕他约束不好自己的手下,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奴婢等人就为难了。”连铁神色警惕,郑重的说道。

    “那就随你们吧,告诉尉屠耆,保护好那架马车,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都得跟着他倒霉。”李弘在马车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两个从洛阳东宫被带来的宫女,作为这一路上侍奉自己一切的奴婢,正在小心翼翼的开始泡茶。

    四天五夜的时间,按照正常的速度赶路、住宿,一路上无论是连铁他们几个,还是尉屠耆等人,可都是把心中那根弦绷的比在战场时还要紧张。

    众人之中,唯有李弘从一上路开始,便是神色轻松,悠然自在,甚至在赶路的时候,时不时调侃赶上来的花孟他们,过于神经紧张了。

    李弘倒是希望李贤敢派人刺杀自己呢,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跟他过多纠缠,以后也不用防备着他暗中加害自己了。

    毕竟,自己身后的马车上,可是坐着两个父皇的女人,如果他胆敢来刺杀自己,自己甚至可以杀掉张绿水跟金荣乞来嫁祸他。

    直到众人看见灞桥时,花孟他们等人的绷紧的心弦,此时才真正放松下来,甚至还心有余悸的望了望身后的路。

    “长安,终于回来了啊。”李弘走出马车,站在马车最前端,望着依然大冷天不少游灞桥的游人,高声的呼喊道。

    面对不少的文人士子、普通百姓,李弘依旧不顾他们诧异的目光,站在马车上向两边的人招手问好,惹得一阵一阵的白眼向他飞来。

    某人毫不为意,依旧我行我素,不顾花孟等人此时已经是面色通红,尴尬不已的样子,继续着自己的乖张行为。

    路过灞桥刚刚看见长安城的城门,只见门口一辆白色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不出所料的话,马车里必然是白纯那个妖精在等候自己。

    如李弘所料,待太子亲卫队还没接近马车,马车侧面的车门便缓缓打开,一袭白衣如雪、秀发如瀑、貌若天仙的女子便缓缓走下马车,如一个降临凡尘俗世的仙子般,明亮风情的眸子,静静的看着站在对面马车上,行为乖张的太子殿下。

    待马车来到白纯跟前,李弘率先跳下了马车,对着身后花孟说道:“去吧,把那两个人送到当年吴王李恪的府上好生安顿,嗯嗯嗯……花孟跟惊蛰留下侍奉着,内侍省应该也会有人过去的,到时候你们便宜行事,有什么需要就找内侍是、将作监。”

    “殿下,您……奴婢与芒种陪着您如何?”

    “路上不都说好了吗?我要一个人待会儿,不需要你们任何人陪同,这是长安城,又不是柳京城,能出什么事情儿?”李弘不耐烦的向他们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殿下,这样不合适吧?”白纯静静向前两步,没想到太子殿下让自己在城门口接他,竟然是只接他一人,连花孟等人都一个不带,他这刚回来,还没进城,又想折腾什么?

    “怎么?半年多不见,难道不愿意单独跟我相处一会儿?”李弘拉住白纯的小手握在手里,望着眼前这个岁月仿佛跟她无关的绝美女子。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是一点儿变化没有,绝美的脸颊、风情的眸子,淡若出尘的飘然味道,冷若冰霜的气质,高挑完美的身材,简直是让人看在眼里拔不出来。

    “但……您的安危……。”

    “长安城你都能大摇大摆的晃荡,我怎么就不行了?没那么多但是,今日就你陪我,为我接风洗尘。”李弘一边说一边拉着白纯的手,便匆匆上了马车,身后的那些人,连看一眼都没在看。

    待外面的马蹄声等等嘈杂的声音渐渐远去后,白纯这才吩咐马车前往长安城,至于去哪里,某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只是让她先进城再说。

    “殿下,您今日是怎么了?”白纯只有对着李弘时,才会露出她那价值连城的笑容。

    要她说她不喜欢跟李弘单独相处,那完全是骗人的,但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太子殿下不会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甚至都不是属于她一星半点儿的。

    “没怎么,就是想你了。”马车中,李弘轻轻把白纯拦在怀里,抚摸着怀中柔软的躯体,喃喃说道。

    “奴婢这些日子也很记挂您。”白纯轻轻抓着李弘抚摸着她脸颊的手,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的独处机会,柔声说道。

    “我想像普通百姓那样和你单独相处,虽然知道这是奢侈,但是不妨先试上一试,不去想那些朝堂之上的乱七八糟,也不用去应付臣子的迎来送往,不去理会东宫、六部的政务,不去想自己是大唐的太子,就当我们是一对普通的大唐百姓一般,过上这么半天的日子。”李弘在白纯诱人的红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道。

    “殿下,您是不是有心事儿?”

    “或许吧。”李弘望向车窗外熟悉的长安街景,如果不长大该有多好。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