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65 感情空虚

465 感情空虚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 】,

    把李治送到了洛阳宫门口后,李弘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龙爹一同前往贞观殿,在帮着龙爹藏小三儿、小四儿的同时,心里也有着对龙妈的一丝愧疚。

    而且,更让他心里感到有一丝丝嫉妒的,便是龙爹跟龙妈之间的真情实感,他相信以母后现在的地位,不会因为父皇纳两个外邦女子,而感到对她有任何威胁的,母后不高兴恐怕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平常夫妻般的吃醋吧。

    按理说大唐男女之风开放,何况更是帝王家,母后应该不会嫉妒父皇往后宫里纳妃的。

    但不知为何,李弘却觉得,母后今日跟父皇之间的感情,就像是普通百姓的夫妻感情似的,彼此对彼此充满了在意跟依赖,感情上有点儿光棍眼里不揉沙子的意味儿。

    他两人之间的情感,更像是上一世那般,在男女平等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有着浓厚占有欲色彩的情感。

    无论是感情上还是性格上,武媚强势、李治相对弱势,历史上生下太平公主后,两人便再也没有子嗣,也或许这与武媚的占有欲也有着一定的关联。

    如今在李弘九转十世身份的介入下,历史早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而且正在朝着一个就是李弘都措手不及的方向发展,李治与武媚在历史上原本就存有的感情,恐怕在李弘这个见证者的目睹下,比当初更要浓厚了很多。

    “我今日住乾元殿,你要去你母后那里就去吧,替我安慰你母后几句吧。”李治望了望乾元殿身后,已经没有几盏灯火的贞观殿,心忧的说道。

    “是,儿臣知道了。其实您去……。”

    “少废话,这事儿要不是你捅出来了,你母后至于伤心吗?就该你来补救。”李治不耐烦李弘的推诿,这个时候还往后退,皇后真是白疼你了。

    “得,您真是把儿臣豁的出去,为了您的皇后,您是真舍得把您的太子折进去,儿臣服了……儿臣这就去。”李弘快速避开李治飞踹过来的脚,嘿嘿笑了笑继续说道:“您也别往心里去,想当年,皇爷爷赐给梁国公房玄龄两个美女,但却被他夫人抗旨赶了出来,梁国公无奈之下,只好还给皇爷爷,皇爷爷震怒,把房玄龄的夫人召到朝堂之上质问,房夫人宁死不从,面对皇爷爷赐的“毒酒”,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于是便留下了“醋坛子”、“吃醋”,这样的典故。所以您不用担心母后,也不用想太多,知道母后对您的心思不就够了。”

    “朕的心事还用不着你来宽慰!后宫之事儿也是朕的事情,做好你太子的本分就足矣,那三百万两给你半年时间落实,还有……。”

    “您别还有了,既然是您自己的事情,那您自己亲自处理吧,儿臣告退了。”

    “李弘你是成心曲解朕的话是不是?信不信朕让你出不了这宫门。”

    李弘无语,这样的威胁都是跟龙妈学来的,这都是皇帝跟皇后该有的风范吗?怎么说着说着就以这么无赖的手段做威胁?

    母后也就算了,怎么着也是个女人,耍赖也就认了,一个皇帝如此算怎么回事儿。

    无奈的向李治挥挥手,头也不回的继续往贞观殿走去,面对李治担忧:有几成劝慰他母后的把握,李弘懒懒的声音在较为空旷的皇宫空地上响起:“九成吧。”

    花孟跟惊蛰都被李弘打发走了,满是金吾卫的皇宫内,李弘一个人缓缓的走在皇宫内的通道上,向着那还剩下几盏灯火的贞观殿坚实的走去。

    李弘是羡慕龙爹跟龙妈的,就像羡慕先帝跟长孙皇奶奶的感情一般,羡慕着他们这种真挚而又平等的感情,这没有参杂着任何身份高低贵贱的情感,是让他李弘最为动心的情感。

    而今他看似身边有着好几个女人,但是真正能够触碰到他内心柔软深处的,能够尽可能与他在感情上平等的,小雪她们根本算不上,而白纯最多只能算是半个。

    至于让他最为动心的裴婉莹,也许是因为其父的关系,在感觉上,他依然能够感觉到,裴婉莹对自己,无条件服从的时候多,像在蓝田县那般平等的时候就那么几天。

    而就是那几天,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境被激活了一般,仿佛感受到了那叫爱情的东西。在这之前,也只有在白纯前往安西时,自己曾经有过那种感觉。

    不得不说,身为被世人尊崇的大唐太子,个人情感往往不存在于自己本身,每一个女子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从一条原本的平行线发展为相互纠结中,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着自己过于蛮横的态度,以及身份的威压,让原本性格鲜明的女子,在自己跟前失去了原有的美。

    白纯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该如何去让一个男人,为自己在其心中留有一点儿地方,也正是因为如此,白纯面对他时,不得不时常顶着巨大的太子威慑力,彰显着自己原有的性格。

    但也并不是能够完全如此,只是能够在偶尔的时候,做到完全展现她自己的魅力性格,大多时候,依然还是臣服于李弘的强势之下。

    情感上的不平等,对于一个男子来说,想来就是犯贱,没有什么越想得到什么,而拥有的东西,却往往会被忽略掉。

    李弘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事情,哪怕是在情感极度空虚中,哪怕是在漆黑的夜里独自一人舔伤时,但有些事情往往不由自己控制。

    每每在过于空旷的房间,内心深处的那一股柔情,就会被无限的放大着空虚的威力,让他不得不在独处时,去希望有一份真正的情感填补那一份空虚,那一份就该属于皇室太子、帝王的空虚。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比较也就没有了伤害。

    最是无情的帝王家,无论是先帝李世民,还是父皇李治,两代皇帝却都有着那一份填补空虚的温柔在侧。

    这一切,让李弘悲哀的发现,有时候自己不得不经常面对父皇跟母后撒的狗粮。

    面对武媚原本有些铁青的脸色,李弘老老实实的坐在下首,看着熟睡中的李令月,以低沉的语气,向他龙妈解析、坦诚着自己的内心。

    武媚无声的叹口气,思绪万千的望着那灯罩里摇曳不定的火烛,过了小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认为我是在生你父皇的气?还是你以为你母后小心眼儿到,不愿意看见你父皇往后宫纳入妃子?”

    “呃……好吧,其实我跟父皇都明白,这事儿不是您在生气,您是在意的是,儿臣跟父皇瞒着您了。”李弘挠了挠头,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千古女皇此时此刻,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丈夫的普通妻子,普通孩子的普通母亲,原本的一家人,却因为父子两人瞒着她干坏事儿,这让她要是不觉得堵心才是怪事儿了。

    武媚又是再一次的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问道:“你父皇与你一同回来,没跟你说什么吗?”

    “快别提了,他是坐马车回来的,我是跟着马车跑回来的,这一路上那有机会说话,累死我了都。”李弘没好气的看一眼龙妈,抱怨道。

    “呵呵,活该你就是,这主意也是你出的吧?”武媚灯火下,明亮眼中闪烁着母爱问道。

    李弘老老实实的承认道:“是,儿臣是怕母后堵心,所以就……选择了想要隐瞒母后。”

    武媚满意的点点头:“还好不是什么大事儿,如果你胆敢在什么大事儿上瞒着母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今日你父皇下朝后,跟我提及了朝堂之上的事情,原本想等你父皇跟你回来后,让你父皇去处理,不曾想,你父皇到底是又来让我拿主意了。”

    李弘皱了皱眉头,看着武媚眉宇间斗添的忧虑,问道:“是张文瓘打算告老还乡的事情吗?”

    “你知道?”武媚有些诧异的问道。

    “知道一些,儿臣毕竟好歹也是尚书省尚书令,自己的下属要是再不知道,那就真不配做尚书令了。”李弘点了点头,低沉着声音猜测道:“父皇是不是在犹豫……尚书右仆射之职该启用何人?”

    “那你有何打算?既然知道为何对此事却不过问?”武媚疑惑的问道。

    尚书右仆射的位置至关重要,与尚书左仆射分统六部其三,左仆射统辖:户部、吏部、吏部。右仆射统辖:工部、兵部、刑部。

    每每尚书省左右仆射的人选,也大都是从吏部、兵部、与工部三部为出,其余三部能够升迁仆射一职的,就要机会小了很多。

    吏部尚书新任不久,不可能提拔。兵部尚书任雅相如今也是年事渐高,再有两年也就差不多了,这些年兵部刘仁轨等人身兼兵部尚书,也因此让任雅相在处置兵部事务时,能够稍微轻松一些,所以其可能性也很小。

    工部房先忠也是任尚书之职不久,但今日在朝堂之上,却成了呼声最高的一位,所以这让李治在洞察到了李弘跟李贤的暗爭后,在其人选上就变得十分纠结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