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42 谢夫娄

442 谢夫娄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温君解身在空中,但眼前依然是刚才那大唐年轻将领一身杀气十足的身型,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与他旁边的四个人,对于骑兵冲锋更加的娴熟与勇猛。

    自己这一招屡试不爽,却不想跟人家还没有一个照面,半个照面下来,就被人家破了因自己年迈体弱,无法冲杀的这个计策。

    更让他感到心惊甚至绝望的是,大唐这几百人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对,就是天衣无缝到无可破解……砰,温君解感到整个身子一痛,像是要散架一般,然后在失去意识之前,率先闭上了眼睛。

    李弘马槊挑出温君解时,猎豹与芒种已经快速杀到了他的身旁,毕竟在快速的冲锋之中,自己挑起马槊扔出敌人时,自己胸前的门户已经大开。

    温君解身后的骑兵只要不是傻子,哪怕是再松散的骑兵阵型,都能够有时间抓住自己胸前的空档给自己致命一击。

    所以此时此刻,在惊蛰与花孟掀翻新罗那两个副将,无法及时抽身保护自己时,就得由身后的芒种与猎豹快速冲上来给自己提供掩护。

    马槊收回不等喘息,便需他飞快的再一次用力刺出去,骑阵冲锋,就像是一个人在一人高的草丛中奔跑一样,想要不被眼前的草丛阻挡视线、被绊倒,你就需要两手不停的拨弄眼前的草丛,同样还需要注意脚下是否有其他阻拦。

    而身在马背上冲锋,虽然少了脚下的顾虑,但手中的马槊去需要比两臂更加快速的来回刺出、格挡,甚至还要防备敌军不要命的在被你手中的马槊刺中后,死死抱着马槊不撒手的情况。

    这个时候,便需要自己第一时间抽出腰间的横刀,一手扶住马鞍侧避一旁,手里的横刀挥过前方,不管你是砍中了战马,还是马背上主人的腿,你都要在挥舞出第一刀立刻扭腰坐正于马背上。

    因为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你撒手的马槊还能够在一瞬间被你夺回!

    所以李弘不等整个身体完全在马背上坐正,像是脑顶有一双眼睛般,飞快的探出一只手凌空一抓,再一抽回,那刚刚撒开的马槊便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一手横刀一手马槊,加上惊蛰、花孟、猎豹、芒种四人在旁,三百人的骑队与他们五人的配合虽然不一样,但骑阵冲锋无怪乎就是同伴与同伴在信任之间,来回的在杀敌的同时,帮助同伴防守那出击时的漏洞。

    而这也就是温君解在飞向空中时,那刹那间一瞥时,感到绝望的原因。

    因为大唐的这些骑兵配合的太好了,每一个人的反应速度都超出了想象,在娴熟的配合之下,不等两队骑阵交锋到五十步的距离,整个新罗的千人骑阵,就被不到三百人的大唐骑兵彻底击溃了。

    熊渠被大部分的温君解所派遣的诱饵纠缠住,所以当他看到太子殿下放弃守城,而是主动出击之时,就已经有些心中大乱,甚至因为要兼顾太子殿下这边的战局,还受了一些伤。

    毕竟,如果不是他轻易的被温君解用饵缠住,那么温君解就不可能分散出兵力来攻城,也就不会让太子殿下迫不得已的出城应敌。

    就在他方寸大乱之时,而太子殿下竟然凭借那几百人,已经与温君解的骑阵硬碰硬,打骑阵冲锋了。

    熊渠任由一把长刀砍在后背的盔甲上,怒吼一声,正准备让身前的金吾卫与他一同救驾时,就看见温君解那老狐狸,被一杆马槊插在胸前扔了出去。

    策马往前冲了不到十来步的距离,就看见太子殿下跟前,已经形成了一大片的缓冲区,而因为此缓冲区的形成,加上新罗兵被箭矢射击冲的散乱的阵型,此时已经无法对太子殿下在短时间内形成有效的威胁。

    望着眼前的那一幕稍稍愣神之际,又是一杆长矛从腋下穿了过来,好在他反应快速,不过是盔甲被穿透,但即便是如此,也感到肋部一阵火辣辣的发烫。

    太子殿下没有了危险,熊渠自然就可以专注应敌,在分派了一小股部队驰援李弘之后,精神大振的熊渠怒吼一声,回身一刀便砍掉了那偷袭他的新罗兵士的头颅,头颅带着鲜血在空中翻腾,一阵血雨便哗啦一下子,从空中泼洒出来。

    战场之上,从来没有什么卑鄙无耻与光明正大,只要能够杀死敌人,只要能够比敌人多活哪怕几息的时间,这些都足够成为你用任何方法去杀死你的敌人的理由。

    战局中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铁与血的交织,道德与正义,公平与公正从来就不曾存在过,谁手中的横刀锋利,谁的骑术娴熟,谁的兵力强悍,那么谁就是正义,谁就是英雄。

    历史从来不会给失败者任何辩解的机会,也总是由胜利者与后来人书写。

    此时的战场形势,再次演变成了一场追逐般的屠杀,大批大批的新罗、百济兵士开始再次往死人堆里钻,大批大批的新罗、百济兵士,不顾长官的命令,哪怕是长官砍掉几个逃兵的脑袋,也无法震慑、阻止其他兵士的溃散。

    谢夫娄脸色惨然,这一战输的有些太过于莫名其妙了,本来以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且还是新罗一起联兵,加上各自的王上亲自督战,这一战就算是不能拿下柳京城,也能够给大唐一个警告。

    但现实与自己昨日的计划相去甚远,完全是背道而驰,望着那远处熟悉的身影冲自己厚道:“混账东西!还不赶紧放下兵器投降!你想本王被上国的军队砍掉……咳咳……立刻命令所有人放下兵器!”

    刘祥站在在战场上仿佛悠然漫步般的马车上面,手中的横刀架在百济王夫余丰的脖子上,身后站着好几名大唐兵士,以防有人偷袭救主。

    马车的速度很慢,因为马车的前方聚集了很多百济的兵士,不过,此时此刻,在谢夫娄的注目下,所有的兵士被夫余丰一顿呵斥之后,都乖乖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自觉的在唐军马槊的拍打下,排成了一长排,耷拉着脑袋,瘸着腿等等,各式各样的姿势,艰难的跟在马车后面往前行。

    谢夫娄神色变得更加苍白,望着一个个残兵败将,心中更是充满了绝望跟不甘,马车两边的百济臣子,步伐踉跄、神情呆滞颓废,闷头走在充满了尸首的战场之上,不时的冲谢夫娄大声而又无力的喊着放下武器。

    望着那些平时对他唯唯诺诺,此时竟然敢命令自己的大臣,谢夫娄此时心中不知道该怒还是该听从他们的话语。

    “混账谢夫娄,快放下武器,王上的性命难道你也不顾了了,你这个不忠不孝的混账,枉王上一直以来如此信任你!”

    “大人,是谢夫娄一意孤行,并不关王上与臣等的事情,王上与臣都是被他胁迫至此的。”

    “上国大人,谢夫娄暗中勾结新罗金法敏,他们企图挑战上国的威望,王上劝阻无效,谢夫娄竟然变本加厉,把王上与臣等人劫持到了这里。”

    谢夫娄看着对面不到百步距离马车上,冲自己的怒发冲冠的王上,原本要放下的兵器再次紧握在手里。

    那些原本的同僚,看着他准备放下武器时,脸上神情一松,都已经做好了继续弹劾、污蔑他的准备,这样一来,最起码能够在上国问罪时,保住自己跟王上的性命。

    谢夫娄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些臣子跟王上对自己如此大呼小叫,不外乎就是希望挑战上国尊严的罪名由自己来背,如此也才能保的王上与他们的性命。

    现在不管自己投不投降,最后的下场,同样是被他们诬陷为挑战上国尊严的始作俑者,他们为了王上……不,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绝对会把一切罪名都安插在自己头上的。

    刘祥站在马车上,看着谢夫娄再次握紧手里的兵器,便知道此人恐怕不是容易投降之人,加上夫余丰与其他人的众口铄金,显然这个百济将领,也知道自己无论是投降还是不投降,到头来都会是死路一条。

    刘祥自然不相信夫余丰与其他人的众口一词,一个武将要是能够胁迫所有人到达战场,挑战大唐的尊严,那么这个武将,应该会是在挑战大唐之前,首先是谋权篡位才对,绝不可能带着他们这些扰乱军心之人来挑战大唐的威严。

    此时此刻,此人非但没有投降,而表情也变得越发坦然,大有一股英勇就义的愤慨之情,同样身为武将的刘祥,自然比其他人更了解,一个统领全军的武将,被自己的王上与同僚出卖的心情。

    “看在你颇有风骨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自刎的机会,让你的亲兵放下武器投降,他们是无辜的,不应该跟着你去送死!”刘祥站在马车上,向着对面的谢夫娄带着一丝尊敬语气说道。

    谢夫娄看着屹立在王上马车上的唐军将领,稍微愣了一下后,脸上突然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用唐话说道:“好,我会让他们放下武器,但我有一个要求。”

    刘祥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悦,自己如此已经是违背权利范围了,要不是自己看他颇有几分忠诚之气,早就命令弓弩射杀他们几百人了。

    谢夫娄再次笑了笑,朗声说道:“将军误会了,在下谢夫娄,身为败军之将,自然是知晓此时提要求有些无礼,不过我的要求很简单,也不会为难将军。我只想请将军告诉在下,他是谁?”

    说完后,谢夫娄手指一指不远处,一个高大身型的唐军年轻武将,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正在肥胖的金法敏身后,像是踢球一样的踹着金法敏往这边行来。

    刘祥举目望去,便看见太子殿下在熊渠、刘仁轨、尉屠耆的等人的簇拥下,押解……呃……踢着一个球?似的人往这边走来。

    “我大唐的太子殿下。”刘祥冷冷的说道。

    “此战可是由他全权指挥?”

    “是。”

    “多谢将军。”谢夫娄坦然一笑,然后对着夫余丰说道:“王上,臣虽然颇有野心,希望能够成为我百济的三军统帅,但臣对于百济,没有丝毫背叛之心,臣在朝堂之上拉帮结派、打击同僚,不外乎是要踢开他们阻挡臣升迁的道路罢了。王上保重,各位同僚,在下谢夫娄,化作厉鬼也不会让你们安枕的,哈哈……。”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