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36 探敌营

436 探敌营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人对于什么最为恐惧?恐怕无怪乎就是未知跟未来。而相对于能听能看见的战争厮杀场面,只有厮杀声却没有看得见的厮杀景象,也是能够让人在心里产生一番恐惧的。

    自己给厮杀声脑补的厮杀画面,往往都是自己内心深处最为害怕、最为血腥惨烈的画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时代的夜战不多,因为夜战对于敌我双方的心理意志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考量。

    新罗、百济的三千败军,便是在夜幕下被温君解与谢夫娄射杀,而这个时候,柳京城城楼上,原本为大唐军队欢呼雀跃的高句丽青壮劳力,在听到看不见的厮杀声时,脸色瞬间便吓得面无人色,噤若寒蝉了。

    身为金吾卫左将军的刘祥,面对那些能够听到厮杀声,却看不见厮杀场面的高句丽强壮劳力,手里的马槊飞快的从他们的背上扫过,在得到李弘的命令后,在城墙上边吼边走:“听见了吗!那便是新罗、百济在射杀他们临阵退缩的胆小鬼!他们对自己人都是心狠手辣,铁石心肠!如果你们不打起精神,拿出勇气来镇守你们的王城,城破时,不光是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孩子,都会被新罗、百济无情的嗜杀!如今有我大唐军队为你们做最坚固的盾牌,同样,今日白天也为镇守你们的王城,全歼了新罗、百济联军!这便是告诉你们,他们的力量很弱小!只要我们坚守城池这座堡垒,完全能够轻易的把他们拒之城外!另外,我在此警告你们,如果敌人攻城时,如被发现临阵退缩、只是一味躲避者,老子便第一时间把你从城墙上扔下去!”

    不大会儿的功夫,这一段话便在柳京城城墙上此起彼伏的响起来,一遍唐话一遍舌人的翻译,震慑、稳定着城墙上高句丽青壮劳力那对新罗、百济大军胆怯的心。

    大唐如今军事实力的强悍,不再是单纯的唐兵战斗力强大,而是整个系统的强大,以后勤等等补给,包括医护营的建立,才是整个大唐军事实力强大的最大保证。

    如今在辽东,特别是安西四镇对医护营等后勤的重视,越发使得整个大唐对于除了军队战斗力以外,其他环节的重视。

    这种先进的战略编制,虽然是沿袭了时代的‘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主旨思想,但在细化区分上,还是让整个军事实力有了质的提升,领先了这个时代对军事的认知程度,从而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大唐军队这几年的伤亡率直线下降。

    一万金吾卫与三千浮屠营在这一战并没有付出大的代价,特别是三千浮屠营在这一战,不单是让李治与文臣刮目相看,就是原本一直对浮屠营抱有轻视态度的金吾卫左将军刘祥,以及右将军熊渠,也在这一战之后,对浮屠营的态度改观了不少。

    特别是右将军熊渠,今日可是亲自率领金吾卫上阵杀敌,对于浮屠营的战力更是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印象,甚至他暗地里都有些怀疑,这些浮屠营的兵士,是不是已经在战斗力上超过了他们金吾卫!

    李弘站在城楼上,刚刚安排完了金吾卫的换防,今日出城迎敌的一万人与未出城的一万人换防,给予他们一夜的时间来休整。

    草草在城墙上吃完饭,刚刚抹完嘴,尉屠耆就跑了上来,低声说道:“殿下,您看城外。”

    “怎么了?”李弘疑惑的从城楼内走到城墙上,顺着尉屠耆的手指方向,望向城外远处,火光照耀下,那影影绰绰的一片简易的帐篷。

    尉屠耆把望远镜递给了李弘,脸上露出一股嗜血的神情,低声说道:“殿下,您看火光最盛处,那些被真的帐篷包围的地方,是不是各有一顶疑似王帐的帐篷?”

    李弘拿过望远镜,瞬间眼前原本模糊不清、看不真切的城外火光最盛处,确实是一左一右有着两顶王帐存在,四周自然是还有巡逻的兵士持戟徘徊。

    而在远离王帐处,那些新罗、百济兵士扎营的地方,那些所谓的帐篷,一些是牧民一类的帐篷,而更多的则是以兵士盔甲等等临时搭建,凑在一起做的挡风的幕墙罢了。

    细细观察了一番后,李弘敢肯定,那两顶王帐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王帐,绝对不是虚张声势的王帐,看着在王帐门口进出的将领神色,便知道这不太可能是敌军的疑兵之计。

    但为了保险起见,李弘还不能现在就下判断,飞快的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道:“召猎豹、惊蛰速速过来。”

    “是,殿下。”尉屠耆精神一震,今日一战他还没有打过瘾呢,虽然受了一点儿轻伤,但对他来讲,那根本就不叫事儿。

    白小姐从那个裴小姐处为亲卫队亲自要的创伤药,如今可是浮屠营跟太子卫队的标准配置,就是医护营也用了这些药,其效果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钱什么的他就不清楚了,反正白小姐叮嘱过,此药需省着点儿用,但也不能因为舍不得用而延误了伤势。

    自然,这些都是不用白小姐叮嘱的,从军之人都知道,如果有好药,自然是第一次受伤就开始用,没有说是留到命快没了的时候用。

    何况好药就是命,用好药的本意就是希望最大限度的保障小命在战场上,能够最大可能的握在自己手里。所以他们上了战场后,从来是不会珍惜这些好的创伤药的,毕竟珍惜跟舍不得用好药,那是拿命在博,这药跟命孰轻孰重,他们心里还是知道的。

    惊蛰、猎豹两人还没有到来,倒是李治再一次跑到了城头上,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穿着便服,反而是穿了一身乌黑的盔甲,把他那套烧包的金色盔甲总算是没有再穿上了。

    身后跟着的自然是金吾卫的精兵强将,格希元、史藏诘等文臣,此时都换上了盔甲,但在城墙昏暗的火光照耀下,李弘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冰冷坚硬的盔甲被那些文臣穿在身上后,是有多么的难受了。

    一个个的眉头紧皱、脸色通红,厚重的铠甲像是让他们身上长了虱子般,一个个小幅度的扭动着身体各个部位,显然是很不适应这盔甲在身。

    “儿臣见过父皇。您此时应该好好在王宫歇息才是,这里有儿臣足够应付了。”李弘陪同李治站在城墙上,望着城外远处的火光说道。

    今日的胜仗,算是给了李治一剂良药,那眩晕症只是短暂的发作了一会儿便好了,在王宫里心神不安的待了不到一个多时辰,便匆匆命扬武、连铁给他换上盔甲,跑到城墙上来了。

    李治如今给李弘有一种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感觉,那身上睿智、淡然的气质比以前好像精炼了不少。

    抚摸着手中的横刀刀鞘,含笑说道:“当年你与你母后前往翠微宫遇到暗杀一事儿时,你可知道,父皇对你当日的表现可是赞誉有加跟感动至极啊,而当时在形势危急的情形下,不管是你母后还是你,都没有撇下彼此独自逃避,如今朕与你被困柳京,难道父皇就不能像你母后一般,一直陪在你旁边吗?”

    李弘苦笑一声,今日这是怎么了,父皇怎么变得更加有人味儿了?那孤家寡人的味道,好像彻底从他身上消失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更加不像是一个皇帝跟太子说话,也不像是父皇与皇子说话,倒像是平常的父子一般说话了。

    “当时情势所迫,儿臣倒是想把那些贼人引开,给母后逃路的机会呢,但儿臣那时尚小,无法觅得良机,如今儿臣能够坚守城池,并且为您创造撤退的机会,不能与当日的情形比较。”李弘有些脑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两句话,说没说明白自己想要说的话。

    何况,当年与母后在翠微宫遇刺,自己当时的心境到底是怎么想的,想怎么样儿自己都不清楚,情势之下,自己也没办法、也没时间作出更多的选择,只能是护卫着母后且战且退。

    “不管形势所迫还是真心所致,当年你与你母后共患难,父皇可是羡慕了很久啊,如今能够与你共患难,父皇心下只有高兴并无担忧。所以,你可不能让父皇失望,这城池可不能丢了,那样的话,父皇跟你可就是要被俘了。”李治神情更加显得从容,神色之间也是更显睿智之势,也越发给人一种宁静致远似的感觉。

    猎豹与惊蛰在李弘张望间刚刚探出身形,李弘却发现,父皇的身边好像少了一个人,扬武与连铁寸步不离的跟在父皇身后,但他的贴身太监花吉哪去了?

    不过此时李弘还没有时间去追问,倒是需要先让猎豹跟惊蛰两人,去尽可能的靠近城外新罗、百济扎营的地方,探一探那两顶王帐,是不是真的住着新罗跟百济的王。

    毕竟,以惊蛰跟猎豹的轻身功夫,以及潜藏的身手,是最为可能探到地方那两顶营帐的虚实的。

    李治在旁边听到李弘对猎豹与惊蛰的命令后,顿时睁大了眼睛,眼神中有欣喜,也有一些失落。

    (ps:好吧,厚着脸皮求下月票,因为再不求,恐怕月票榜前十不保了,奖励恐怕也就不翼而飞了,所以求下还有保底月票的大大,不妨把月票给我吧!)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