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409 抛石车 床弩

409 抛石车 床弩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弘一席话,把格希元跟史藏诘问的哑口无言,特别是格希元身为太史局太史令,负责着天文星象,为皇家算取吉日祥时,此时被李弘这番话一挤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了。

    两个人的脸色涨的通红,但太子殿下所说的话却是句句在理,如果那日埋在城墙下的天雷被雨水淋湿而被弃用,那么长安城等大唐各地出现这边风雨那边晴的情况,还有那晴空万里的天气在一个时辰内下雨又天晴,又不是没遇见过,又该如何解释?

    当着皇帝陛下的面,你总不能说,在大唐境内也是发生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老天才降下那雷阵雨?

    “你几日能够拿下这安市城吧?”李治突然说话道。

    格希元跟史藏诘哪里会是李弘的对手,何况人家李弘还占着理儿!虽然李治知道,当初听了格希元的建议,确实是抱着一定的为了大唐绵延盛世的心理,所以一直没有再用那炸雷。

    但现在李弘出现之后,李治的心境就慢慢发生了变化,这不孝之子,往往能够把神秘莫测的事情给明朗化,给变得一文不值,而且他与皇后就没有少上当,所以现在也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超越先帝,过了这安市城,征战到大同江才行。

    “看您的意思了。”李弘轻描淡写的说道。

    能够如此胸有成竹的说出此话,主要是如今正在进行撤退的李谨行所率领的部队,看那有条不紊的阵型,就知道这次佯攻已经探出了高句丽的虚实。

    李谨行撤下来的同时,契苾何力再次率领自己的部署冲了上去,但所有人现在都是虚张声势,只是因为战鼓声还没有停,还没有变成鸣金收兵的锣声,所以他们在冲击时,变得更加谨慎。

    “此间战事全权交由太子处置,任何人不得有异议。”李治面无表情的说道。

    从刘仁轨、薛仁贵、李谨行的脸上,今日一早他就看出来了,因为文臣的干预,让这些武将们各个在当初攻安市城时,都是愁眉苦脸,但自从李弘来了之后,他们的神情就变得轻松了很多。

    恐怕他们也知道,只要太子一来,他们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他们的能力,而且还不受文臣的干预,能够得心应手的运用天雷了。

    一场不轻不重的佯攻随着李弘一声令下,不等契苾何力撤兵,城头上的高句丽兵士则是听到鸣金收兵的声音后,已经迫不及待的停止了继续投扔滚石、滚木了。

    这也让契苾何力撤离城下时,变得更加的轻松自在,甚至像是散步一般,每一个阵型都保持的整齐的态势,缓缓撤了回来。

    李弘对于安市城的防御有了清晰的了解,但眉头还是依然紧皱着,骄兵必败的念头,不知道何时冒进了他的心头。

    因为这一场佯攻中,他并没有看见大唐原本引以为傲的,声名赫赫的,素有“人马俱碎”的抛石车,甚至是连那床弩都没有看见。

    于是在契苾何力赶过来后,李弘抚摸着下巴,看了看他龙爹,再看了看站在他面前,一个个神清气爽、喜气洋洋的武将们,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能够有如此表情,只能是说明,他们也摸出来,这安市城的真正实力了,所以才会脸上的表情如此轻松。

    不好意思直接质问自己的龙爹,李弘只能是从几位将军身上开始敲打,不能因为此前攻城略地的轻松,就连抛石车、以及大威力的床弩都不用了吧?

    “几位将军,我想问你们个问题,大唐立国至今,能够攻城拔寨的最佳利器是什么?”李弘望了一眼城头上,一个指着自己这方叫骂着的将领,扭头对薛仁贵等人问道。

    “回殿下,自然是那天雷了,有此利器,天下的城池在我唐军眼中,都是不值一提。”薛仁贵跟李弘最为熟悉,自然是在几个武将中,由他代为回答。

    李弘再次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如果没有这天雷呢?”

    他知道,薛仁贵如此回答,是因为在吐蕃时,受这个天雷的好处太多了,往往想要攻下一座城池,只要排除几十人的精兵强将,在夜色的掩护下,偷偷跑到城墙下,把天雷一隐埋即刻,第二日攻城时,甚至都不用战鼓、号角声下令,只要听到那天雷的轰隆隆声,立刻攻城就绝无问题。

    如今,这天雷已经深入薛仁贵心中,自然是成了比抛石车、床弩更为有效的攻城利器了。

    “如果没有天雷?”薛仁贵思索了下,下意识的回道:“没有天雷的话,自然是那人马俱碎的抛石车跟床弩最为合适了,狙击弩虽然也厉害,但是比起床弩来,无论是射程跟杀伤力上,都有着一定的差距。”

    “好,回答的很好。”李弘语气渐冷,就连他龙爹也感觉到了,这不孝子好像要发火了。

    果不其然,只见李弘缓缓说道:“那么现在不用天雷,不用神机营的兵士,想要攻下安市城,我们该如何做?我们的投石车在哪里?床弩在哪里?”

    李弘的脸色变得冰冷,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丝毫没有因为他父皇在此,而有所收敛,军国大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但现在,经过一场佯攻之后,他连最起码的抛石车、床弩都没有看见,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天雷是天下无敌了吗?

    看着以薛仁贵为首的刘仁轨、李谨行、契苾何力几人哑口无言、吞吞吐吐的样子,李弘继续冷冷道:“怎么?我说错了吗?格希元认为用天雷有伤天道人和,然后呢?你们这些武将又做了些什么?你们尽到你们臣子的本分了吗?那攻城无往不利的抛石车、床弩,都跑那里去了?难道没有天雷,你们就在安市城城下待上一辈子吗?”

    说道最后,李弘已经不是在喊了,而是开始愤怒的如同一头发情期间的公狮一般,充满了攻击性的咆哮着了。

    无论是薛仁贵跟刘仁轨为首的武将,还是格希元、史藏诘为首的文臣,在听到李弘的质问后,瞬间恍然大悟,也瞬间羞愧的低下了头。

    特别是格希元跟史藏诘,身为文臣之职,跟随陛下御驾亲征,虽然不用亲自率兵打仗,但是既然出征了,那么无论是太史局的太史令,还是身为门下省谏议大夫的史藏诘,包括所有的武将,都有责任跟本分,提醒陛下,在攻城时不可忘记那抛石车跟床弩。

    但前些时日,他们在攻占其他城池时,因为神机营携带天雷的便捷性,以及高句丽毫无抵抗的败退,造成了他们心理上对敌军的轻视。

    再加上,那抛石车难以移动,床弩听名字就知道了,想要在高山峡谷间来回移动,又是一番费时费力的活儿,非但不能达到兵贵神速的目的,反而是会拖累行军速度。

    最为重要的是,包括皇帝陛下在内,所有人都心存依仗着神机营的天雷这个攻城拔寨的利器,自然就把那抛石车、床弩抛到脑后,放置在松漠都督府,不再带来了。

    格希元脸涨的更加通红了,虽然太子殿下是在训斥所有人,但听起来更像是在训斥他一个人,因为是他建议阻止陛下用那天雷的,但抛石车、床弩这等攻城利器,在当初进攻高句丽时,还是自己因为天雷的便携性,让陛下放弃了携带。

    如今面对安市城的城墙,自己以天雷有伤天和为由,阻止陛下使用。当初又是自己阻止了陛下携带抛石车、床弩,是为了怕影响行军速度,但现在呢?

    攻城的利器一个也没有,自己却还指望着大唐的军队能够拿下安市城,如太子殿下所言,大唐的军队,在此时此刻,在不用天雷的情况下,该怎么拿下安市城呢?

    无论如何,格希元此时都隐约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两个最为重要的建议,都是出自他跟史藏诘的谏言中。

    “这是谁的主意?”李弘凌厉的目光扫视过在场的所有人,厉声问道。

    李治也是难得的老脸一红,经李弘这么一提,他们才发现,是啊,自己被阻安市城下后,竟然没有想过去松漠都督府把抛石车、床弩调用过来,反而是舍近求远的把李弘从长安召了过来。

    而且当初这个提议,还得到了文臣武将的一致赞同,但现在经李弘这么色厉内荏的一发问,众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白痴了!

    不能用天雷,有不调用抛石车跟床弩,然后就是这么多人守在安市城城墙下,望眼欲穿的希望能够攻破安市城?

    “你们想什么呢都?身为臣子,这就是你们对大唐的忠心吗?不用天雷,弃用抛石车跟床弩,那用什么攻城?谁能告诉我,到底用什么攻城?是用你们那愚蠢的忠心?还是打算用意念把这安市城拿下来?格希元,这两者你都有参与吧?”李弘看着格希元跟史藏诘,突然把自己手里的横刀,跟薛仁贵腰间的横刀解下来,扔给了两人。

    “殿下……您这是?”格希元不知所措,但也不敢不接,只好无奈的跟史藏诘接过李弘扔过来的横刀。

    “去,你俩不是能耐吗?又是怕天雷违天和,又嫌弃抛石车跟床弩笨重,那好吧,你俩告诉我,怎么攻城拔寨吧!拿不下城池,你俩提头来见!快去。”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