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380 推诿

380 推诿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躺在武媚的怀里,享受着自从……四岁?十岁?还是什么时候开始,直都是被揪被打的待遇,过早失去继续享受这温暖的李弘,无力的睁开眼睛,感受着武媚手里温柔的丝帕帮他擦拭着嘴角,再次痛苦的苦笑着咳嗽了几声,吓得武媚又是阵把他搂在怀里,甚至连李治的手都给推开,不让其碰李弘了。乐文小说

    射出去的箭矢太多了,而且忘记了估算两盏孔明灯掉落下来的度了,当看到第盏孔明灯快要湮灭时,李弘想要调转码头再跑已经是来不及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强行拉起缰绳,让马前蹄腾空,自己身后向下翻,希望能够帮他挡过威力巨大的爆炸。

    但挡过第个,没跑了第二个,刚刚从马背上翻身下来,第二个也在快要接近地面时炸开,下子把他掀出去好远,胸口跟面部就像是被铁锤轮圆了,重重的砸了下。

    好在过程当中,双臂还知道护着他那张帅气十足的脸颊,要不然,恐怕武媚搂在怀里后,都要怀疑这还是不是那风度翩翩、英武不凡的儿子了。

    轰隆隆的雷声夹杂着闪电声再次在头顶响起,李弘艰难的动了动嘴,脸上挤出丝安慰武媚跟李治的笑意,有气无力说道:“快进房间,要不然没被炸死,就要被劈死了,咳咳。”

    这个时候,没人敢怀疑李弘的话语,武媚瞪了眼身边的人,立刻过来两个人呢接过她怀里的李弘,轻轻的放在担架上,在她与李治的护送下,快向房间走去。

    沥沥细雨早就变成了瓢泼大雨,行人行走在雨中,此时武媚跟李治才现不远处哭成雨人的李令月与白纯,花吉跟汪楼急忙过去,抱着李令月,带着白纯向最近的宫殿走去。

    李弘躺在平稳的担架上,听着李令月的撕心裂肺的哭叫声,艰难的扭头望过去,费力的抬起手,冲着被汪楼抱在怀里的李令月挥了挥手。

    所有人刚刚从宫殿的后门跨进去,便惊异的看见道闪电在身后噼啪声,凭空出现在了刚才人们所在的大片空地上,那原本还没有被爆炸炸死的战马,顿时浑身股烧焦的味道,彻底的被劈死了。

    李弘身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由于他见机早加上反应快,对自己的保护错所也做的到位,所以除了胸口跟大腿处,被那孔明灯里的些小碎片扎到肉里以外,倒是没有其他大的伤势。

    而致他昏迷过去的,则就是那从天而降的气浪,下子把他拍的背过了气,再加上前胸的伤势,所以被雨水浇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这几日间,李弘的待遇也是水涨船高,雨夜还在东宫里疗伤,等伤好后,太医诊断并无大碍后,武媚的脸色才开始恢复了原本的色泽,但对蔫在旁默不作声的大唐皇帝,却失去了好脸色。

    搞得大唐皇帝很郁闷,不对啊,这是反过来了啊。

    原本好脸色都是给朕看的,那跟欠了她百万银子的脸色,应该是对着床上躺着的那位才是啊。

    于是某人为了讨好皇后,也为了弥补自己随意下令点那孔明灯犯下的过错,只好撇撇嘴,金口开,以东宫过于简陋,不适宜太子养伤为由,便把太子送进了他的乾元殿侧的寝殿养伤。

    而就是这样,武媚依然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就连旁边的宫女、太监,这几日都是过的战战兢兢,特别是在侍奉太子殿下事儿上,变得是尤其小心谨慎,深怕被皇后现什么不妥之处。

    要不然的话,这些太监、宫女,恐怕也会如崇文馆学士、太子太傅上官仪跟兵部尚书任雅相样,被皇后声令下,监押进了刑部的大牢里。

    唯独让人刮目相看的便是在武媚眼里,与李弘脉相承,继承了李弘传统衣钵的李令月,这几日的时间里出奇的乖巧,不吵不闹,也不再去看她那鸡舍里的鸡,到底是先下蛋还是先孵小鸡了。

    天天守在乾元殿,从早上睁开眼过来,到晚上睡觉前离去,这天天的陪着白纯守在旁边。

    李弘旁边除了白纯以外,没有个使唤顺手的宫女,人李令月小手挥,说什么也要把自己的宫女留下来伺候皇兄,不过最终还是被太子殿下拒绝了。

    最近这几日,某人则是过着从未有过的高级待遇生活,应该是自从他两岁或者四岁以后开始,他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

    就连昨日武媚过来看他,趁无人之时李弘悄悄的问道:“母后,那日您……是不是……那个……哭……。”

    “下雨下的,你想多了。”武媚冷冷的说道,却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儿子胸口包扎好的伤口。

    每次这个话题上,武媚不搭理他还好,搭理人家这个话茬,然后她儿子便会嘿嘿的,冲她不说话的傻笑,让武媚都快要以为是不是太医在骗她,这太子殿下是不是被炸傻了?

    于是实在受不了那让人起鸡皮疙瘩、毛骨悚然、阴风阵阵的笑声时,武媚就手痒痒的想要揪某人的耳朵,但看看某人浑身上下包扎的伤口,无处下手的武媚只好不满的在傻儿子脑门上,警告性的拍下。

    李弘很享受这样的相处方式,最起码说明,他与他母后之间甚至是没有丝隔阂了,这也让李弘躺在床上大呼:“这次受伤真tm值……哦哦……疼,母后。”

    李治来的就没有武媚那么勤快了,每次过来时,只要看到武媚在,李治的第个下意识的动作,就是不自然的摸摸鼻子,然后匆匆的敷衍两句,就以有政事要处理为由,借故离开了。

    而现在的李弘,如今还不知道因为他受伤事儿,已经牵连到了上官仪、任雅相两人,不过话说回来,李治心里也清楚,那两个人不过是皇后在怒之下,找了两个人替她儿子出气。

    这事儿虽然错在自己,但言九鼎、金口玉言的大唐天子,能有错吗?自然是不能,所以那两个可怜虫就先被关几天吧。

    蹬鼻子上脸是人类的通病,放在大唐皇室身上也不例外,但蹬着皇帝的鼻子上脸,恐怕除了婴儿时期的皇子、公主外,就没人敢再如此做了吧?

    但有人就是不信邪,刚刚把给他换药的太医赶出去,把李令月骗出去,把留下给他换药的白纯在床前,挑弄的面红耳赤、娇 喘 呻 吟、娇躯无力时,他龙爹煞风景的,难得见的日两次过来看他来了。

    于是某人闷闷不乐的开始作妖道:“嗯嗯嗯,对对对,就是那个,麻烦父皇您帮我拿过来吧。”

    “确定是这个吗?”李治含笑走进来,刚在床前坐下,还未嘘寒问暖,就开始被儿子使唤。

    “谢谢父皇。对了,把水帮我拿过来吧,儿臣渴了。”

    “不行,这茶太浓了,太医说了,不让儿臣喝茶。”

    “父皇啊,您去把棋盘拿过来,儿臣忍着伤痛陪您来两局。”

    “父皇啊……。”

    “小兔崽子,你没完了是吧?你真的不能下地走路吗?你真的动不了吗?那你告诉朕,白纯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个小兔崽子,这还没好利索就开始消遣你父皇,怎么?嫌你父皇破坏你用白纯治伤了?”李治怒气冲冲,拿食指点着某人的脑门儿,没好气的说道。

    进来就看见白纯面红耳赤、白皙的脸颊羞红的都快滴出汁来了,哪能不知道他儿子刚才在干什么!

    如今倒好,见自己破坏了他的艳事儿,立刻把自己这个皇帝使唤来使唤去,本着自己内心有愧,也就认了,没想到不孝之子还蹬鼻子上脸了!

    某人的脑袋被点的晕头转向,嘴里连连赔罪道:“错了错了错了,父皇,儿臣真的知道错了,您有事儿吗,没事儿您回去吧。”

    “你让谁回去呢?这是朕的乾元殿,不是你那东宫!伤好利索了吗?好利索了就赶紧滚回你那东宫去,别在朕的宫殿碍朕的眼。”李治越说越气,不由自主的在李弘后脑勺拍了巴掌。

    脑袋快被他龙爹划拉成球的某人开始默不作声了,你是皇帝你有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说话还不行吗?

    汪楼拿来椅子,在李弘的床前放下,李治这才缓缓坐下,静静的看了看李弘,突然说道:“黎阳仓事儿如今狄仁杰已经查明,亏空确实存在。萧守业、萧锐、6立素、6爽,包括你纪王叔,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此案,不知道你有何见解?”

    李弘没料到父皇会征求他的意见,现在随着龙体渐好,应该是施展才华、独断专行的大好时机啊,干嘛这个时候问自己?何况自己已经把头缩回去了,打定主意是绝不参与此事儿了。

    “父皇,这……这应该是您的事情吧,不该儿臣随意参合吧,儿臣如果……。”

    “真的跟你没关系吗?纪王妃与裴行俭的夫人乃是姐妹,这裴行俭又是你东宫官员被安置在吐蕃的臣子。好,就算是不说这些,还有那裴行俭之女,那恐怕是你早晚要收入你东宫的人儿吧?你就不怕此案牵连到你纪王叔后,纪王妃找裴行俭的夫人?”

    “父皇,这您就不对了,纪王叔又不傻,直接找您多合适儿?还至于从外面迂回圈,然后找儿臣?再说了,儿臣也不是负责此案之人啊,这是您亲自负责的啊可是。您不说了吗,为了御驾亲征辽东,谁挡您您就灭谁吗?现在您快拿主意吧,过不了几天,您不就是该御驾亲征了吗?”

    父子两人,个依靠在床头,个坐在床前,来回推诿道,都不愿意决断此案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