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372 玄学 哲学

372 玄学 哲学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令月看着李弘那虚伪到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的笑脸,扑棱着一双明亮漆黑,如宝石般的眼睛,突然间面向李治开始瘪嘴,而那双让人疼爱的眼睛,演技十足的开始酝酿着一汪晶莹。

    李治同武媚看着李令月粉丝玉琢的小脸,心里是即无奈又可气,皇宫里无人可治的小公主,也只有皇宫里曾经的小兔崽子可以压制啊,真是应了那句话: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但不管老两口如何心软,此时因为接下来要谈正事儿,也不能让李令月哭了啊,如果哭起来,别说谈正事儿了,恐怕一龙一凤会把正事儿抛诸脑后,先揍太子殿下一顿,为他们极其宠爱的公主出口气了。

    “好吧好吧好吧,别装了李令月,那些问题不算好了,那我再问你一个,问完了呢,你可以找来试试,如果找不到答案你就别回来……。”

    “你才别回来了。”武媚鸡毛掸子最近不离开身边,气呼呼的说道。

    李弘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后微微一仰,躲过龙妈那无敌鸡毛掸子,招手让李令月过来,在武媚跟李治好奇的目光下问道:“李令月,那你知道你喜欢吃的炸鸡腿儿是怎么来的吗?”

    “知道,从鸡身上摘下来的。”李令月低着头,脑子还有些被刚才的问题弄的有些迷糊。

    “那鸡是怎么来的呢?”李弘继续柔声问道。

    旁边的李治跟武媚心里直呼道:“这不废话吗,当然是母鸡孵出来的。”

    李令月抬起小脸,眼中的晶莹剔透早已消失不见,奇怪的看着李弘心道:‘皇兄怎么会问我这么笨的问题。’

    于是开口说道:“自然是母鸡从鸡蛋中孵出来的,然后长大了再从身上摘下来的。”

    “你这个摘字用的真有学问。”李弘看着表情无辜可爱李令月,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那么鸡蛋又是怎么来的呢?”

    “笨死了皇兄,鸡蛋当然是母鸡下的蛋啊,母鸡下蛋,然后才能孵出小鸡啊。”李令月彻底放松了警惕,再次被李弘绕了进去。

    不光是李令月,就是武媚跟李治,也被李弘这个不叫问题的问题弄的直翻白眼,这问题还不如刚才他胡编乱造的问题,好忽悠李令月呢,不孝之子也太不把皇家公主的智慧当回事儿了。

    “这就是了,母鸡下蛋孵小鸡,那么问题来了,这世间到底是先有的鸡呢,还是先有的蛋呢?”李弘脸上再次浮现给李令月相仿的无公害微笑。

    “当然是先有……先有……鸡蛋孵鸡,鸡下蛋,鸡下蛋,鸡孵鸡蛋……我……。”

    “对嘛,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好好想想,实在不行去找人帮你抓几只鸡研究研究,看看是先有鸡还是先有的蛋,快去吧。”李弘揉揉从刚才‘玄学’中走出来,立刻进入‘哲学’境界的李令月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哦,对,我抓鸡去。父皇、母后,儿臣先告退了。”李令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迈着小腿,身后跟着宫女便跑去找答案去了。

    看着李令月离去后,李弘洋洋得意的拍拍手,扭头便看见正用奇怪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的龙爹跟龙妈:“怎么了?”

    龙妈有些茫然:“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

    “对啊,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龙爹附和着龙妈,两人失魂落魄的问道。

    “……。”

    经过短暂的平静,看着老两口还在沉思,李弘只好起身走到两人跟前,在两人跟前晃了晃手掌,打算把两人的三魂七魄先招回来。

    “李弘,你告诉母后,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武媚眼神是变清醒了,但问题依然没变。

    “嗯,这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弘儿?”李治回过神来,但还是觉得这个问题值得深究下。

    “我也不知道。”某人不负责任的扔出五个字。

    “你也不知道?”两口子异口同声的惊问道:“不知道你问李令月?”

    “这不是我也不知道该教她什么了吗?万一她要是弄明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李弘看着表情像是要吃人的两口子,无奈的说道。

    “算了算了,陛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先放一放吧,先说说这干旱一事儿吧。”武媚揉了揉有些头疼的脑袋。

    皇宫里最让她不省心的就是眼前的太子殿下,以及刚刚离开的公主殿下,武媚感觉自己摊上这么两个子女,真是要少活几十岁。

    这不,刚才那个一直发疯的公主殿下刚走,眼前这个太子殿下还没说事儿就开始让她生气,本来朝臣在朝堂之上禀奏的关中、河南两地的干旱问题,在朝堂之上争吵的是喋喋不休,但某人却是连上朝都没上朝。

    而就在大部分朝臣倾向让帝、后一同祭天求雨浪潮中,武媚却觉得,是不是应该问下李弘的意见,从小到大都能够给自己惊喜的李弘,是不是对这儿天上的事儿也有点兴趣呢?

    不过她也没有抱多大希望,要是他李弘连雨都能招来,那岂不是真是文曲星下凡了?所以召他入宫,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耳根子能够清净几天,想把李令月送到东宫待上几天。

    至于干旱的问题,此时也是随口一问,总不能把人家从东宫骗过来,一点儿正事儿也不说,那么以后这不孝之子,还会随意的听自己的吗!

    李弘呆呆的看着龙爹跟龙妈,呆呆说道:“干旱一事儿引水灌溉就是了啊,而且如今水车在大唐也不是没有啊,守着黄河能让田地干旱了?这工部也太无能了吧,您们放心,儿臣这就去尚书省,召那工部尚书问罪革职。”

    “水量不足,黄河今年的水量一直远低于往年,就连这洛水,不也是变得比往年少了很多水。”李治淡淡的说道。

    “贞观九年,先帝就曾命侯君集与李道宗出征吐谷浑时,视察过黄河的源头,但对于河中淤沙一直都是束手无策,如今看来又是哪一个地方淤沙过多,暂时挡住了河水流下吧。“武媚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李弘,耐心的解释道。

    “也有可能是被冻住了吧,西北气候寒冷,会不会是还没有解冻?所以导致了……也不对啊,这个天气也不会啊。”李弘自作聪明的说了一半,立刻就否认了。

    看着龙爹跟龙妈两人都有些忧心的样子,李弘只好说道:“那儿臣还是先命工部逆流而上查探一番,看看有无办法。”

    “来得及吗?这眼看着春耕在即,你父皇还要在春耕之后出征辽东,如果不能立刻解决这干旱,你父皇出征辽东能否成行都是问题。”武媚无奈的叹口气说道。

    说完后立刻急忙抬起头瞪了李弘一眼,于是李弘立刻便把那句到嘴边的:“这是好事儿”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李治看着李弘,突然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众臣希望朕与你母后祭天祈雨,你看是否可行?”

    “这……那您跟我母后就试试吧,这外面的天气晴空万里,一丝云彩都没有,这能求来雨?”李弘走到窗前,看了看湛蓝湛蓝的天空,求雨也不是这么个求法啊。

    要是这样的天气都能求下来雨,干脆就把西游记在这个时期写出来算了,就不用等到明朝时麻烦吴承恩了。

    “但那又能如何,如果误了春耕,这将又是一年灾年,洛水的水量也在减少,原本从南运来的大船,如今都有些难以航行了。”李治走到一张地图前,看着上面的运河说道。

    李弘却是听的直皱眉,工部现在这么不作为吗?清淤河道向来都是重中之重,怎么今年却出现了这么多幺蛾子。

    想到此处,李弘不由得忘向了母后,武三思跟武承嗣因母后要求,被自己安排在了工部做了个闲散官,不会这清淤河道一事儿,被房先忠交给这两个货去做了吧?

    但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武三思跟武承嗣没有及时清淤河道,想了想他也没招。

    就算是用在安西试验过几次的人工降雨,但也不是每次都可靠,而且就算是用那不靠谱的人工降雨,也得有那厚厚的黑云层才行啊。

    不过既然想到了这里,那万一有了黑云层,却迟迟不下雨的话,岂不是可以试试?

    但这需要神机营的火器才行,而且也不知道崇文馆,特别是任劳任怨在药膳房,有没有弄出那干冰来,光是用炸药跟孔明灯放上空,接近厚厚的云层可是不行,那玩意儿太吓人,弄不好惹出好几道跟大树枝子似的大闪电,差点儿劈死百十来号人。

    “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武媚的鸡毛掸子真是烦透了李弘,感到胳膊被捅了几下。

    李弘茫然的回过神,看着龙爹跟龙妈询问的眼神,想了下说道:“父皇,您那神机营可有跟随您来洛阳?儿臣有个请求,如果神机营没在洛阳,不如先调集过来,万一这……求雨用的着呢。”

    “求雨要他们干什么?胡闹。”李治现在把神机营当宝贝了,自从交给他后,在秦岭中见识了一次开山裂石的炸药的威力,就把神机营差揣到他袖袋里了。

    此刻李弘问起,心里自然是百般不情愿,那可是他这个皇帝一个人的神机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