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370 叛乱

370 叛乱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河南府官署离皇宫倒不是很远,跨过天津桥往前两道坊便能够看见河南府官署的衙门口,相比较于长安更加规范化的京兆府衙门口,河南府的官署衙门口,更像是一个……菜市场?

    李弘第一感觉便是人很多,门口也不知道是因为今日有事儿所以聚集了很多人,还是平时也是如此,反正扬武在前面给李弘开路,两人算是挤到了大概可以双轿出入的衙门口。

    门口的衙卫看到两个人不明就里的就要往里走,急忙伸手要拦,但当那看着就像侍奉宫里人的老头儿,手里一晃而过的牌子,立刻跟见了鬼似的往官署里面跑去,顿时把李弘跟扬武晾在了门口。

    李弘看着衙卫快速的消失在眼前,疑惑的看着扬武,刚才这货手里拿的什么牌子?这么厉害,竟然能让衙卫吓得屁滚尿流的跑。

    “给我看看,手里拿的什么玩意儿,这么厉害。”李弘好奇的抢过扬武手里的牌子。

    看了一眼金色的牌子,李弘的眉毛差点儿飞起来!自己京兆府尹的令牌竟然是!

    难怪衙卫一看就跑了,这京兆府尹的令牌与河南府尹的令牌都乃是金镶玉,在扬武手里匆匆一晃,那衙卫显然认为是娄师德的令牌了。

    娄师德身后跟着好几名官员以及好几个衙卫,脚步匆匆面色凝重的冲了出来,直到看着两个不把自己当外人,正在四处打量的两人后,才渐渐缓和了脸上凝重的神色。

    经那衙卫结结巴巴、又急又快的述说,还以为是河南府又来了以为府尹大人呢。

    在娄师德的陪同下,李弘大刺刺的坐在了人家办公的位置上,随意的翻着案几上的文书,头也不抬的说道:“那个司马林人如何?为什么没做官?你没举荐,还是他不愿意?”

    娄师德愣了愣,没想到太子殿下一个人从皇宫匆匆溜达过来,竟然是为了那日一介布衣好友。

    脑子飞快的思索了下说道:“殿下,司马林牵挂百姓是没错,但此人不适合做官,如果做官的话,臣以为,他能把任上所有的官员都得罪个遍儿,所以他也有自知之明,臣当年曾经想要举荐他,但被他拒绝了。”

    “有点儿意思,拒绝做官,除了怕自己得罪人外,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吧,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李弘接过娄师德亲自递过来的茶水,打开杯盖看了一眼,还好,不是那天他与司马林喝的茶汤。

    “这……。”娄师德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李弘斜眼看看他,放下手里的茶杯思索了下说道:“那就是他对朝堂之上的一些行径不满了?还是说他从你这河南府官场上,看到了什么东西,让他对做官失去了兴致?”

    “臣也说不好,平日交往之中,司马林颇为反感的便是九品中正制,臣以为这与他家道中落有关,世家豪门把持着举荐的权利,让他不屑于向他们低头吧。科举制吧……好像他也颇为抵触,又有些自持自己当年世家的身份,加上以他自己的习惯得罪人的性格,就是在官场上恐怕也很难升迁,如他所说,还不如当一介布衣,笑看风起云涌、坐视世间百态有意思。”

    “说白了就是高不成低不就呗,饱读诗书、才华横溢,但苦于无用武之地,久而久之不单人变得孤僻,性格也开始变得桀骜不驯?”

    “难道殿下有意……?”

    “那日在回洛仓,看他对颇有几分心系百姓,所以就过来问问。对了,再问你个事儿,你们这的少尹陆爽,最近可有什么异常动态?”李弘突然八卦的转换话题问道。

    “这个……最近没有发现什么,倒是那……。”娄师德边思索边回答,想到陆爽这几日与萧守业走的很近时,娄师德的脸上也开始浮现了凝重之色,斟酌了下字句说道:“倒是自从上元节后,与萧守业走的很近,可……陆爽被臣任命掌管回洛仓,萧守业身为卫州刺史主管黎阳仓,他们走的近倒也是无可厚非。”

    李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意的拍了拍桌子,起身说道:“就这几日尚书省会下发文书,立刻弃用回洛仓,所有的粮食,无论是军仓、还是转运仓的粮食都要运到含嘉仓,而后呢,含嘉仓的义仓开始给百姓按制放粮,此事儿就让司马林负责,你找到他,让他去宫里找我。”

    史书记载:咸亨三年(672),关中饥谨,监察御史王师顺奏请转运晋、绛州仓粟赈济关中。高宗任王师顺以漕运使。自此,河渭之间舟揖相继,粮米转输线开启。此线开启因荒灾饥馑而起,实因高宗时官僚机构庞大,官禄激增,西北战事频繁,军饷开支日增,政治军事变化所致。

    但如今,在李弘这个不确定的历史因素的介入下,官员俸禄激增、军饷激增、政治军事改革都与史书上记载别无二致,但唯独史书上的西北频繁,被李弘经过四年多的时间治理,如今却稳如泰山。

    李治如今的心思都是在如何继承先帝遗志,如何能够御驾亲征辽东一事儿上,对于李弘在洛阳折腾含嘉仓,换了王师顺启用布衣司马林为漕运使的事情漠不关心。

    随着天气变得更加暖和,洛阳城洛水边上的柳树开始渐渐抽出新芽时,西南方向的叛乱也没有让李治变得重视起来,反而是人在洛阳,却不干皇帝该干的事情,天天领着刘仁轨几人,在他书房里研究辽东战事。

    对于西南叛乱一事儿,自然而然的是由李弘来处理了,兵部尚书任雅相向李弘谏言,如今兵部募兵制改革颇见成效,不如派人领改制后的新军前往姚州镇压。

    但此谏言却被李弘拒绝了,新军虽然改制颇具成效,但其训练向来是以平原、以及云中等地的地形为主,如果进入姚州的山地地形,恐怕到时候非但捞不到好处,反而会给兵部继续深入改革府兵为募兵带来阻力。

    尚书省的议事厅内,李弘微微皱着眉头,姚州叛乱一事儿看似简单,但里面跟这段时间狄仁杰查黎阳仓亏空一案是不是有关联呢?

    花孟跟猎豹给自己的密信可是提了,如今陆立素有意联络其他州、道、府的官员,打算借着朝廷广开言路的决策,准备联名弹劾李上金,打算把李上金赶出益州。

    梁州、益州可是都距姚州不算很远啊,虽然都是西南山地,但不排除这些人会怂恿姚州蛮民暴乱,以此来转移朝廷的注意力,迫使狄仁杰继续把黎阳仓的案子查下去。

    “既然要玩儿,那么就玩儿大点吧,龙爹一心一意要御驾亲征辽东,那么自己就不能让龙爹分心其他事情不是!”看着桌面上的简易地形图,李弘嘴里念念有词,却没有谁能够听的清楚他在说什么。

    “兵部下发文书,命太子左卫无法无天率领铁浮屠前往姚州镇压叛乱,另:益州、梁州、银州等地府兵全部召集,由……。”李弘看着议事厅的兵部官员,这个时候他发现,想选一个能征善战的将领前往益州等地集结府兵还挺不容易的。

    来回扫视了挤眼议事厅的众人,脑子里快速的思索着,虽然史书上曾经记载过姚州叛乱,但当时谁是将领自己哪知道去?而且这些记忆也都很模糊,只是有个印象而已。

    “左侍郎令狐智周,就你了,任命你为姚州道行军总管,太子左卫无法无天也由你率领,立刻前往益州等地集结府兵,镇压叛乱。顺带着嘛……如果有机会,去摸摸六诏的底细,看看他们如今在吐蕃安定之后,是不是还很老实。”李弘指了指左边的兵部左侍郎令狐智周说道。

    令狐家在大唐不同于五姓七家那么高调张扬,更像是一个隐形豪门,其与皇室之间密切的关系,让人对令狐家充满了敬重。

    而且加上令狐家向来低调行事,也从不与其他勋贵豪门主动交好,对于主动找他们交好的世家,他们也一直秉承着以皇室意志为主导的原则,所以令狐家在大唐,绝对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神秘豪门。

    “是,大人,下官这就准备启程。”令狐智周三十来岁,这个兵部侍郎一直被人以为是靠着家族与皇室密切的关系得来的。

    而且令狐智周甚至在李弘被任命为尚书令后,还曾主动找他想辞去其兵部左侍郎的职位,但被李弘当场便拒绝了。

    令狐智周跟他的家族一样低调不惹人瞩目,但其能征善战的沙场才华,依然是其让李弘看中的原因,加上他对于募兵的改革一直都是持支持的观点,在这个时候,李弘是更不可能任由他辞职了。

    今日点他的将,也有让他为自己正名的意思,加上无法无天跟在安西磨砺了好几年,如今控制在人数为五千人的铁浮屠,想来镇压一场暴乱,已经是绰绰有余,大材小用了。

    就是兵部尚书任雅相也觉得,这尚书令大人是不是有点儿过于看中那些叛乱了?他们都是草草成军,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而言,尚书令大人如此兴师动众,是不是过于谨慎了!

    但所有人却没人敢去质问,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尚书令大人还打着其他算盘呢?比如对那六诏?或者是还有其他目的?

    ,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