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347 揣摩不透的用意

347 揣摩不透的用意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弘很纳闷,扬武还没有回来呢,怎么龙妈把曲江池所有的事情的都摸的一清二楚,甚至连扬武身上带了多少银票,几片金叶子,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小话痨一手拿着一个新的泰迪熊,学着武媚训斥李弘的样子,在旁边训斥那泰迪熊,当李弘知道小话痨李令月给手里的泰迪熊起名叫小兔崽子时,抱起李令月就要把她往外扔,气的正在训斥的武媚又是给来了几鸡毛掸子,李弘才罢手。

    在扬武回来后,银票武媚一分没有要,而金叶子全部被武媚没收了,理由是要给自己跟李令月一人打一副镯子。

    李弘只好无奈的翻翻白眼,顺从的跟着武媚来到了自己二楼的书房,李令月倒是此时倒是乖巧,留在了下面跟几个宫女玩儿。

    武媚舒坦的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翻翻这本书看看那本随笔,嘴里淡淡道:“李弘啊李弘,你还真是会享受,你父皇的书房看起来都没有你这个书房看起来舒坦,你还真是孝敬有加啊。”

    “儿臣前些日子跟父皇提起过,他不喜欢罢了。”李弘刚在武媚对面坐下,就被武媚瞪了一眼,只好讪讪的笑着站起来,看着依然还在那翻箱倒柜的龙妈。

    实在是无法把眼前这个女人,与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联系到一起,既然来到了自己的书房,不说正事儿,倒是胡乱翻动,一点儿尊重人家隐私的态度都没有。

    “你今日参加诗会就是单纯的为了那裴行俭的女儿而去吗?”武媚显得若无其事,依旧翻动着桌面上的一些文书淡淡的问道。

    “是啊,儿臣今日无事儿,正好赶上了就去了,长安城里的一切儿臣都不甚熟悉了,这一去安西就是四年多,好不容易回来了,就随意看看,何况儿臣身为京兆府尹,体察民情也是职责所在不是……。”

    “少那你在安西四年当委屈,怎么?大好年华放在了安西觉得可惜了?你父皇的折子给你下少了?你不都是没理会?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就一直缩在西域折腾,现在还天天挂在嘴边成委屈了?”武媚瞟了他一眼,懒懒的说道。

    “母后,你有什么事儿就直说,这样子老猜来猜去的容易误会。”李弘只要一见龙妈如此神态,就知道有事求自己,但绝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回来前,武三思倒是找我过……。”

    “他跟卢敖认识?”李弘皱了皱眉头。

    “应该是认识吧,我把他跟武承嗣留在了长安,想着给他们找个差事儿,这一时半会儿差事儿还没有找到……。”

    “好办啊,让他哥两去陪贺兰敏月,那里正缺人手……。”

    “你能不能给我省点儿心!武承嗣跟武三思去了,本宫的武家还有人吗?这百姓又该如何议论你母后?你个不孝之子,就不知道替你母后想想?”武媚抓起一支毛笔就往李弘身上扔。

    贺兰敏月如今依然在为荣国夫人守灵,这已经是皇家公开的秘密了,随着这几个月时间的冲淡,无论是武媚还是李治,也都接受了李弘当初的处置结果。

    现在听到李弘如此不负责任的话语,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心里的怒气。

    “您别动怒啊,那您的意思呢?”李弘急忙快走两步,抓住龙妈的手,把另外一支毛笔急忙抢过来,问道。

    “四大花坊你不熟悉,但武三思熟悉,这与卢敖乃是好友,所以就请求本宫,希望能够放过那卢敖,你的意思呢?”武媚凤眸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问道。

    李弘笑着点了点头,低头说道:“儿臣本也没有打算这么快动他们卢、郑两家,儿臣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那就好,既然如此,武三思跟武承嗣你就看着给安排个体面点儿的官职,别让他们再在长安胡闹了。”武媚起身,看着六部尚书说道。

    “这……他俩现在不是……。”

    “就这么定了,明日你就看着安排,不可离开长安。”武媚不容李弘再多说,自己推门就走了出去。

    李弘心思飞快的转着,一边跟着武媚往楼下走去:这绝不单单的是一件安置两人这么简单的事情,卢、郑两家母后是捎带手,她应该相信自己不会操之过急的对卢、郑两家动手的。

    至于什么武三思跟卢敖乃是好友,这算个屁啊,要是卢敖犯了事儿,就是十个武三思求情都没有用的,所以,李弘有些揣摩不透,母后这样做到底是为何事儿!

    最重要的是,武三思、武承嗣向来知道不受自己待见,所以基本上不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在安西几年,这两个家伙与李贤倒是走的很近。

    而且历史上的这两个人,向来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辈,历史上在武媚登基后,可是没有少拍其男宠薛怀义的马屁,薛怀义出行,两人是一人为其牵马、一人为其扶鞍,极尽恭敬。

    薛怀义死后,两人再次把目标转移到了男宠张昌宗、张易之两人身上,依然是为了利益阿谀奉承。

    至于李贤,同样是两人溜须的对象,但令李弘意想不到的是,就是如此两个人,却不管是薛怀义死,还是历史上李贤与武媚争权失败被贬,这两个人都能够做到毫发无伤,任何干系都没有。

    所以,不得不说,这两人还是有着一定的谋略的,只是因为一开始不受重用,因此才需要去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如今母后把他俩交给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重用?怎么可能!要是重用的话,母后就不会跟自己说了,而是跟父皇说了。

    小话痨想要跟李弘在东宫里睡,不想回身后的大明宫,武媚也拿她没办法,本想要把她留在这里,但李弘显然不希望把她留下,但是看着那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眼泪汪汪的可怜小眼神,仰天长叹一声:“李令月,我服你了。”

    “耶!”李令月听到李弘的话,立刻欢呼的叫一声,虽然不知道这个耶是什么意思,但每次皇兄高兴时,都会如此,学着点儿总之是不会错的。

    送完武媚回到丽正殿的李弘抱着兴奋的小话痨,小话痨非要让李弘帮她讲今日在曲江池的白蛇传,而且指着白纯说她很像是白素贞,说李弘就是许仙。

    磨不过小话痨的李弘,只好让人拿来纸笔,一边听着连铁的汇报,一边在纸上给李令月写下了几行字,并告知什么时候念会了,每一个字都念清楚了,自己就给她讲故事儿。

    李令月拿着被白纯标示了拼音符号的纸张,舌头打结的认真念道:“扁担宽、板凳长,扁担想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绑在板凳上,板凳偏偏不让扁担绑在那板凳上,到底扁担宽还是板凳长。哥哥弟弟坡前坐,坡上卧着一只鹅,坡下流着一条河,哥哥说宽宽的河,弟弟说白白的鹅,鹅要过河、河要渡鹅,不知是鹅过河,还是河渡鹅。”

    看着小话痨一脸认真的舌头打结、努力想要念好的模样儿,李弘不由的在心里叹息,看来历史上无论是李令月、还是上官婉儿,人家极其聪明是有道理的啊,看看人家对新鲜事物的认真劲儿,就算是上一世,也不是几个同龄的小孩儿可以比拟的。

    “殿下,卑路斯今日给礼部上了一份折子,但同时也给鸿胪寺上了一份折子,至于是不是一样的内容,奴婢便不清楚了。”炼铁站在一旁,恭谨的说道。

    “这就到年根了,卑路斯此时上折子到底想干什么?这是他跟鸿胪寺的第几道折子?”李弘问道。

    原本给往礼部的,都被自己以权压了下来,任何一道都没有往中书省报,甚至包括卑路斯给京兆府的折子,都被他放在了书房,没有一份打算报上去。

    而至于折子的内容,无怪乎是想大唐为其复国,看到大唐如今在安西兵强马壮,又有吐蕃这一能征善战的兵员补给地,所以更加坚定了卑路斯想要请求大唐为其复国的决心。

    如今看来,知道在京兆府跟礼部行不通,看来是要双管齐下,把触觉开始往鸿胪寺身上伸了,鸿胪寺如今与礼部之间的职能多有重叠,而现在也没有完全划分开,自然就是给了卑路斯钻空子的机会。

    如今不像历史上轨迹一样,大唐因为吐蕃的牵制而势弱,无法分神为其复国,并进一步扩大大唐往西的影响力。

    如今大唐除了辽东依然还在小打小闹,就是六招开始有点儿蠢蠢欲动了,此时的卑路斯,显然是清楚明白大唐如今的局势,放弃了请求大唐为其建造波斯寺的打算,改为一心想要大唐助其复国了。

    朝堂之上,替卑路斯请完折子的鸿胪寺卿崔敦礼,躬身向李治行礼,然后看了一眼李弘,这才缓缓退到官员行列之中。

    待问道李弘这个尚书省尚书令是否有接到波斯王子卑路斯的折子时,李弘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坚定的否认道没有。

    李治懒得理会他,目光便转向了礼部的张柬之,只是看了一眼张柬之,李治就失去了追问的兴趣。

    这张柬之,谁不知道是李弘罢了戴至徳后,自己启用的,问他跟问李弘有区别吗?

    ,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