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333 无耻之贼

333 无耻之贼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于是李弘望着那含羞带俏的裴婉莹,开始继续给裴婉莹与裴思讲那白蛇传的故事,特别是讲到那白素贞化成原形吓死许仙,白素贞为救许仙上天庭盗取仙草灵芝,最后救活许仙,听的裴婉莹跟裴思时时而紧张,时而欣喜。

    至于法海软禁许仙,不许白素贞与许仙再见面时,裴婉莹跟裴思,以及那个女子,脸上都是一同出现了忿忿不平的神色。

    “这个法海管的也太宽了,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关他何事儿?”

    “法海真不应该囚禁许仙的,他与他娘子白素贞是真心相爱的,而且白素贞也没有害许仙之意。”

    “法海他不懂爱。”

    看着三个女子同时都为白素贞抱不平,于是某人更是讲的飞起,口吐莲花般讲的旁边众人是引人入胜,随着白素贞前往金山寺,请求法海无门、拒不放许仙后,众人脸上不免出现了失落的情形。

    但当讲到,白素贞跟侍女小青施展大法力水漫金山寺,誓死也要救出自己的夫君许仙时,顿时听的几女开始发出低低欢呼声,兴奋的在嘴里不时的小声嘟囔道:“就该如此。”

    “让他秃驴吃点儿苦头才行。”

    “不要把许仙淹死了就好,希望他会水。”

    李弘看着几人眼神亢奋,一同望着自己希望自己继续讲下去,但只有裴婉莹善解人意,就在身后郑兴泰的侍女要给李弘的茶杯斟茶时,裴婉莹缓缓的阻止了侍女,说道:“我来吧。”

    说完后便亲自拿起红泥茶户,为李弘亲自斟满了茶水,放下茶户看着李弘说道:“那有没有救出许仙来?”

    “嗯嗯嗯,到底怎么样了?”

    “你倒是快说啊?”

    “快点儿讲啊,不要把许仙淹死了啊。”

    随着李弘口舌翻飞、故事走向婉转曲折离奇的从他嘴里说出来,甚至连旁边的几桌书生,都忘记了舞台上的表演,开始竖起耳朵,后仰着身子,倾听李弘在那里讲故事。

    白素贞与小青水漫金山寺,为了救自己的夫君,却伤害了其他生灵的性命,白素贞触犯天条……。

    “啊?这应该是法海的责任才是,如果不是他,其他生灵怎么会被殃及?”

    “天条会如何处罚白素贞呢?”

    “是啊,他现在可是有身孕在身呢?法海为何就不知道通融一些!真是可恨、可恼!”

    白素贞触犯天条,于是在生下孩子,交给许仙的姐姐抚养后,便被法海收入钵内,与同许仙一起被镇压在了金山寺下。

    由于这个时候雷峰塔还没有建成,而且就算是建成也得到了五代十国时期了,所以李弘只好把此处改成两人同被镇压在金山寺一南一北的位置,永远不能见面。

    而此时的西湖,虽然还不如宋时期那么有名,但西湖已经形成,所以说起余杭郡的西湖,人们还是能够知晓其位置。

    而就在众人都沉默之时,都在为许仙与白素贞感到惋惜,两人身处一地却不能相见,真是造化弄人。

    裴婉莹却看着李弘问道:“那后来呢?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经裴婉莹一提醒,其他文人士子也不时的点头说道:“对对对,那孩子呢?”

    “总不能故事到了这里就完了吧?太可恨了,没有写完就不要乱讲故事你。”

    “就是,这哪里是美满的故事了,明明就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众人此刻沉浸在白蛇传的故事当中,当男女主角被镇压金山寺下,人们的注意力便开始放在了两人的爱情结晶上了。

    “我有说讲完了吗?我有说要讲给你们这些白白偷听的人吗?我是讲给他们听,谁让你们偷偷凑上来偷听的?不知道偷听很无耻吗?”李弘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已经围成一圈的文人士子,各个对于他的话无话反驳却又面露怒气,但就是赖着不走,想着继续把故事偷听完再说。

    裴婉莹偷偷的再次拉了拉他的衣袖,不希望他在这里把事情闹大,既然大家想听,如果故事还有,就继续讲好了,不必理会他们。

    李弘敲了敲桌子,这次裴思都变的乖巧聪明了,不等裴婉莹动手,她已经提起茶户给李弘斟满了茶水:“李公子请。”

    后来许仙的姐姐便含辛茹苦的把许仙与白素贞的孩子抚养长大,并且中了进士,然后再前往金山寺前祭父、祭母时,法海因为他们的儿子乃是文曲星下凡,于是便让放出了许仙与白素贞,他们一家也就团圆了。

    “什么?至于小青?那当然是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了,过他们的两人恩爱世界去了。”李弘喝干了最后一口茶水,含笑说道。

    “早知道你的故事如此平淡我就不听了,从一开始就听的没意思,那灵芝怎么可能是仙草?我家祖祖辈辈都乃是郎中出身,就从来没有听说过灵芝可以救活已经死了的人。”一个不知何时站在一旁偷听的书生听完故事后,忿忿不平的说道。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你这是骗小孩子吗?蛇哪里能活一千年了?还能化成人形,你这是妖言惑众,我可以告官的。”

    “金山寺乃是我大唐高僧玄奘当年出家修行之地,本公子从来就没有听说过那里有一名叫法海的僧人?这是你胡编乱造的吧?恐怕你都没有去过金山寺吧?”

    “哈哈……他恐怕都没有出过长安城呢,更别提金山寺了,也就是胡言乱语的骗骗你们这些不知情的人士了,我可是从来不信这些的。”

    “就是,那钵盂如能够盛的下一条蛇?”

    “他说的是人形被收于钵盂内的,没说是蛇的。”

    “你以为我大唐的进士那么好考吗?还文曲星下凡,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苦读诗书多年,都不曾及第,为何他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就能够在二十年后顺顺利利的考取功名?你当我大唐的考官都是傻子吗?”

    “骗人也没有你这么骗的,这几位小娘子,不要相信他的胡言乱语,不要轻易被他的妖言所骗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讨伐着说书人李弘,而李弘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刚才听故事的时候,就他们偷听的最为专注,如今骂起人来,也是他们骂得最为畅快。

    李弘不得不摇头感叹,世风日下、无耻之人尤是多啊。

    这些人简直是无耻到不能再无耻的地步了,不喜欢你可以不听嘛,又没有人强迫你听,如今从头听到结局了,又开始显示他们的智商了,是想告诉自己,他们不是笨蛋,虽然是偷听但也没有那么好骗!

    李弘淡淡的说道:“对了,听我说书可是需要给钱的,来,麻烦各位把听我说书的钱交一下,不多,一人一文钱。”

    裴婉莹看着李弘神色自若,但却不知道为何,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怒意,看着李弘站起身子伸出手掌要钱,裴婉莹笑了下,随即从袖袋里摸出一文新钱放在了李弘的手掌心。

    原本坐在一桌的几个士子,看着李弘认真的神情,不约而同的也从袖袋里摸出了一文钱递给了李弘,然后说道:“听人说书、给予钱财乃是正常不过之事儿,该给。”

    随着同桌的士子一人递出了一文钱,其他旁听的士子有的也爽快的掏出了一文钱,交给李弘的同时,并不忘向李弘报以友好的笑容。

    而一些听完故事却不打算掏钱的人,看着众人都掏出了一文钱递给了他人,眼睛一转,便开始若无其事的要转身离去。

    李弘看着那个刚才骂他妖言惑众之人,说道:“那位兄台留步,既然你从头听到了尾,而且也把故事的真假评了一通,是不是先把听说书的钱交了再走?”

    “凭什么给你钱?我只是站在这里而已,你以为我想听你讲故事?要钱?你是穷疯了吗?何况你那胡言乱语、妖言惑众的故事,还值得我给你钱?哼!”

    随着这个士子继续拒绝给钱外,其他刚才几个纷纷议论的士子,不约而同的赞同的点着头,转身就要离去,反正故事已经听完了,可以回自己的座位上了,就算是今日不能与哪个美人儿有一段假话,最起码今日还免费听了一个故事。

    “几位兄台就想这么走了吗?不知道刚才几位兄台在哪里入座?又是如何跑到了我这个桌前呢?难道是我把你们拉过来的?既然自己知道自己是偷听,知道自己是贼,那么你是不是作为贼应该低调一些?是不是……。”

    “我们不是贼,我们就算是听了你讲的故事也不是贼。”一个士子见李弘把它归类为贼,立刻变得面红耳赤,当着这么多人被人指责为贼,这让他以后还如何面对那些同窗好友?

    “既然不是贼,为何偷了我的东西,钱也不给就要走呢?还是你们的本性就是如此低劣?听了我的故事之后,觉得不满意还要再骂我一顿才能解你们胸中恶气不成?既然觉得故事不好听,为何不一走了之,为何还要一再听下去?显得你们比较贱!如果这样,你们不无耻谁无耻?你们配为读书人吗?身为读书人,不懂得尊重别人的成果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咄咄逼人的骂说书人?”

    李弘逼视着那几个刚才指责其故事的书生,缓缓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而裴婉莹看着李弘渐渐变得冰冷的脸,此时才发现,不知道何时,整个大厅变得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