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91 孔雀河畔

191 孔雀河畔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苏尼至最起码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震撼,至于内心如何,李弘也懒得去猜测。

    “呵呵,到头来没有想到,竟然还是我最不疼爱的女儿救了我,老夫多谢太子殿下了。”白苏尼至仰天长叹一声,但无论如何,去往长安了却此生,也比在这里像奴隶一般了却此生要强的多。

    看着李弘的手下帮着其他人在绑扎、治疗手腕、脚腕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而自己跟前却无一人帮忙。

    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看来白纯在太子殿下心里,地位很重要啊,帮着别人绑扎伤口,却对自己手腕、脚腕上的伤口视而不见,想来是替白纯惩罚自己吧。

    待一老妪被人绑扎好伤口后,才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小步挪动白苏尼至身旁,看了看李弘脸上淡淡的笑意,并未因为她的到来而生怒,于是大着胆子要过来一些创伤药,开始帮助白苏尼至清洗、绑扎伤口。

    “他你打算如何处置?还是交由我来处置?”李弘看了一眼则罗,对白苏尼至问道。

    白苏尼至苍老浑浊的眼神抬起来,看了一眼则罗,脸上挂着一丝无奈,说道:“无论如何他都是龟兹国的人,虽然最后是他出卖了他的王,想来太子殿下也不会让他继续苟活,又何必为难老夫这个亡国之君呢。”

    “国未必,邦也称不上,部落而已,不过是我大唐的一个部落罢了,龟兹称国称邦,都没有那个资格,因为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大唐,所以……你不必感慨,更别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还在这片大地上称雄。白纯救的你,你也不必感谢我。看在白纯的份儿上,也看看老天给不给则罗生的机会吧。无天,套上。”李弘说完后便起身往外走。

    只见无天听到李弘的话后,看了看兵士们手里的手脚镣铐,挥手便示意他们全部拿过来。

    则罗不相信的睁大眼睛,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么多手脚镣铐,他知道,如果所料不错,这些都会挂在自己身上的。

    果不其然,不等他反抗,几个兵士就一涌而上,率先把手铐跟脚镣给戴上,让他无法反抗。

    接下来便是一层层的往上套,实在套不上了,便分别挂在了脖子上,肩膀上。

    四十几副手脚镣铐,顿时全部沉重的挂在了则罗的身上,而则罗已经被压的有些直不起身、抬不起手臂,甚至就连双腿,想要抬起来一次,都是很困难。

    则罗脖子血管清晰可见,额头上也同样是倾尽外露,用尽了所有力气喊道:“太子殿下,您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是大唐的功臣,是大唐正五品上的定远将军。”

    李弘已经走到了篱笆门外面,扭过头看着则罗用尽力气挺起来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我只是在警告你,我的人的家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对他们不敬,白纯侍奉了我十年,所以身为他的主子,我就该帮我的人解决掉烦恼才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不能活着回到龟兹,就看你的运气了。”

    李弘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兵士端着一大木盆凉水走了出来,二话不说的一股脑儿全部浇在了则罗的身上,顿时则罗惨叫连连,手脚镣铐的水珠,顿时凝结成冰,冰冷的挂在则罗身上,让则罗想不动起来都不行。

    一行人沿原路返回,从前面的大路口往南,可以绕过谈克拉玛干沙漠,通往于阗等地,而往北则有两条路,一个是通往龟兹,然后西出西域,另外一个同样是西出西域的丝绸之路。

    玉门关作为咽喉要道、军事重镇,扼守着三条东来西去的丝绸之路上的所有去路,成为了进入大唐腹地的唯一要道。

    而在此之前,进入中原的要塞一直由楼兰古城担任,不过鉴于楼兰人当年经常给匈奴等国,当过瞭望哨,所以大唐从来就不是很信任楼兰。

    太阳已经西沉,把道路两边的树木影子拉的长长,孔雀河作为流经楼兰的唯一一条河流,如今还未曾改变河道,而楼兰也通过人为的方式一直疏通、改造河道,寄望于河道不会离楼兰越来越远。

    选择好了扎营地点后,白苏尼至等人就不得不惊叹,李弘率领的这一千人,在那两个叫无法、无天的将领的指挥下,一千人有条不紊、快速利落的进行着各种扎营的工作。

    月色渐渐爬上夜空,素有:‘活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的九千岁胡杨林,在寒风中屹立不倒,风吹过,冬季还未曾掉干净的叶子,缓缓从枝桠少飘然而下,与其他植物红柳、梭梭、沙枣树等,一同掩盖着充满神秘的夜晚。

    则罗这一路下来,早已经没有了人形,双手、双脚上冰冷的手脚镣铐上,沾满了血迹跟冰渣,脸色因为筋疲力尽的缘故苍白无力,整个人双目无神、呆滞。

    “放了我,殿下,求求您,放了我吧,我可是大唐的功臣。”被仍在李弘脚边的则罗,小声的哀求着。

    李弘望着孔雀河不远处的地方的,约莫二十几里的地方,则就是在上一世,充满神秘色彩的楼兰古城。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李弘没理会则罗的哀求,夜色里遥望着远方看不见的楼兰古城,缓缓念着大唐一位还未出生的诗人:王昌龄从军行里的几句诗。

    他原本以为楼兰早已经消失了,却没有想到,楼兰在这个时期依然存在,而且还很强盛,同时还在暗中与吐蕃勾结。

    就像当年一会儿依附匈奴,一会儿又归附大汉朝一样,墙头草一样的家伙,竟然也能一直活到现在。

    如今的楼兰依然从事着先辈们留下的传统,明面上归附大唐,暗地里却与吐蕃相互勾结,成了吐蕃在大唐的眼线,监视者大唐的一兵一卒。

    要不是河流改道,恐怕楼兰还会一直屹立在此吧,而且那上一世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也不会比如今的沙漠大很多了。

    树木的大量砍伐,加上地形变化,让沙漠在风的威势下开疆扩土,最终淹没了楼兰城,变成了沙海的一部分。

    则罗被卸去手脚镣铐,然后捧着一碗剩饭正在狼吞虎咽。

    白苏尼至的目光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不定,一会儿看看蹲在地上吃饭的则罗,一会儿看看坐在营帐门口,披着大皮裘喝着葡萄酿的李弘。

    “白纯现在如何了?”白苏尼至看着手腕上绑扎的绷带问道。

    “她很好,不过你放心吧,她不会记恨你的。”李弘走到火堆前,坐在小雪拿出来的椅子上,伸出双手烤着火回答道。

    “是啊,他该记恨我的,当年她母亲生下她不久后就去世了,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人认为她是不祥之女,是她害死了她的母亲,而我也因为悲痛她的母亲,对她一直以来就很冷淡,没过几年,在族人的压力下,也在各方势力的压迫下,我迫不得已把他送到了大唐,希望能够以她换来大唐的骑兵驰援。世事难料啊,没想到还不等我进行下一步计划,我们从大唐偷运的匠人就被您发现了,白纯从此也就失去了自由,成了您的奴婢。”白苏尼至花白的头发在火光下尤为显眼,被照的通红的苍老的脸颊,充满了回忆的神色。

    “她知道你送她去大唐的真正目的吗?”李弘捡起一根枯枝,撩拨着跟前的小火苗,淡淡的问道。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是龟兹国的不祥之人,因为她龟兹国才受到其他国家的围攻,送她走她没有一句怨言,甚至还一直在为龟兹谋略着大唐的工匠,以期能够解决龟兹的困境。”白苏尼至说完后看着李弘,琥珀色的眼珠中火光在飞腾曼舞。

    “哦……那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给她的?”李弘看着白苏尼至,这种上位者,就算是已经身为阶下囚,该有的尊严还是要保留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太子殿下真的是惊才绝艳、才思敏捷,刚才一首诗已经是让老夫佩服的五体投地,不想简单几句交谈,殿下便已明白了老夫的心思,老夫自愧不如。”白苏尼至苦笑一声,这个少年简直太聪明了,而且聪明的过分,如果他以后能够顺利的继承大唐皇位,大唐恐怕比如今还要强盛几分!恐怕到了那个时候 ,才是大唐走向巅峰的开始啊。

    李弘没理会白苏尼至的夸赞,自负的笑了笑,看着一旁竖起耳朵一直偷听的则罗,说道:“今夜你就帮我守夜吧,如果明天没有冻死,我就放过你。”

    则罗一听李弘的话,立刻放下已经舔干净的碗筷,急忙说道:“殿下您放心,末将保证为您把守好门口,不让您受一丝惊扰。”

    李弘笑了笑,看着白苏尼至与则罗互望了一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他也猜不透,老态龙钟的白苏尼至此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