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64 阿史那特勒

164 阿史那特勒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扬武费了好大的劲,额头都冒汗了,才把太子殿下擒住。

    李治如今有个特别的嗜好,就是在李弘被擒住后,他很喜欢看扬武有如提小鸡仔似的提着李弘,于是,在众朝臣的目瞪口呆中,小鸡仔被人提到了后宫。

    惨叫声在朝臣回到宣政殿下方的门下、中书等等部门后,开始从后宫传来,仿佛不时还能隐隐听见皇后助威声。

    “父皇,您可是皇帝陛下,您不能打人。”李弘在被提进如今武媚的宫殿蓬莱殿后,被扬武夹在腋下说道。

    李治嘴里哼哼着看着他:“皇后,你那鸡毛掸子呢,借朕一用,今日朕要让小兔崽子知道知道朕的厉害。”

    “妾身这就给您拿去。”武媚美滋滋,乐呵呵的亲自跑到寝室,拿出了一杆外形难看,快秃了毛的鸡毛掸子。

    没办法,这都是打李弘打出来的经验,如果换做羽毛丰满的鸡毛掸子,打不了几下,整个宫殿内就开始鸡毛满天飞,简直就是真正的鸡飞狗跳的情形。

    被按着的李弘撅着屁股,李治手里的鸡毛掸子不客气的狠狠落下,顿时惨叫声就响彻后宫甚至整个大明宫。

    殿外有些宫女听到如此凄惨的叫声,手上一哆嗦,差点儿把手里的伙计掉到地上。

    被宫女抱着在太液池找小鱼儿的太平跟李旦,听见第一声惨叫后,就两眼放光,亢奋的让宫女赶紧抱自己回去,好美美的看看皇兄被揍的样子。

    两个小家伙被抱到宫殿时,只看见不知何时从扬武腋下挣脱的李弘,正与李治在满宫殿内追逐着。

    “父皇,您可是一国之君,打人是犯法的,大唐律令有这一条的。”李弘手扶椅背轻轻一跃,躲过李治的围堵哦,急急说道。

    “犯法?朕是天子,朕就是法律,老子打儿子,咳咳……犯哪门子法儿?还是只许你母后打你?你以为朕就不敢打你不成?站住别跑。”

    “我又不傻,凭什么站住让您打,还有,您这是公报私仇,私铸新钱本来就是死罪,按我大唐律法连坐罪,您都应该向大理寺道歉。”李弘躲到武媚身后求救。

    “别碰我,你那脏手都是汗。”武媚很无语,自己腰际衣服被他一抓,立刻出现了众多褶皱。

    但看着二皮脸那德行,她也是无奈:“你有能耐就跟你父皇说清楚,说起来我还有气呢,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半梅,再拿一个鸡毛掸子过来,本宫想起来就来气,正好一起跟他算账。”武媚想起小兔崽子还给他爹留一个在外面飘着,就顿时眉头冒黑线。

    小兔崽子难道就没有想过,万一贺兰敏月怀了龙种怎么办?皇家子嗣流落在外,这个罪过可不是他李弘担待的起的,到时候看皇家庙堂怎么找他算账。

    想起这些,武媚的凤爪一伸,就要去揪李弘的耳朵,但不想李弘早有先见之明,两手扶着她绵软的腰腹一推,正好把她推进了追过来的李治怀里。

    然后李弘跑到门口,抱起了最新的护身法宝太平公主李令月。

    一道谶语,在武媚跟李治撞入满怀的时候,也被太监花吉拿着送到了蓬莱殿门口。

    而此时,被李治接见后的阿史那特勒,此刻则是刚刚走出长安城,与副都护李浚带着大唐皇帝陛下亲赐的粮食,准备返回云中。

    从长安去往各地的官道,这几年被工部尚书阎立本,在李弘巨大的金钱支持跟鼓惑下,每一条官道都用水泥修筑了百十来里远。

    而最为瞩目的,自然是前往洛阳这一条官道,竟然全部是用水泥修筑而成,无论是大唐商人、还是百姓,更别说外国商人,每每行走在这平整如镜的路面上,都不得不发出感叹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这么长的路,都是用昂贵的水泥修筑而成。

    而这一条官道,也彻底解决了从南方经运河运往洛阳,再经陆运到长安的一切物品的难题。

    阿史那特勒骑在一匹骏马之上,意气风发的走在队伍的最前列,看着着笔直平坦的官道,他心里也充满了自豪跟骄傲。

    对面一队约莫十几人的骑队,马蹄声清脆的敲打在水泥路面上,身在后面压阵的李浚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对面这十几人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百姓似的。

    但看着一个个与阿史那特勒擦肩而过,甚至还有人在错身时,友好的对着阿史那特勒微笑致意,于是心里也就放松了警惕。

    阿史那特勒只是在与骑队最中间那个与他微笑示意的人击掌时,总觉得这些人中有好几个面熟的,但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

    看着十几人的骑队缓缓从他旁边经过,直到最后一个人从他身边经过,他也依然没有想起来这些人到底是谁。

    李浚看着那十几骑扬长而去,车队暂时摆脱了危险后,便打马追上最前面的阿史那特勒,淡淡的说道:“这些人是什么人?看着不像是长安人。”

    “不知道,估计是你们大唐的商人吧,现在长安到洛阳……咦?我脖子这里看看有什么,像是针扎似的疼。”阿史那特勒用手抚摸着脖子,不由得把身子靠近李浚,让他帮自己看看。

    “什么也没有,估计是你多日没洗澡的缘故吧。”李浚轻轻的笑着打趣道。

    “不可能啊,我有洗澡啊,今日在那鸿胪寺提供的住宿处,我可是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的,唉……这一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享受这长安的富庶跟繁华,简直就是天堂啊,看看那大唐皇帝陛下住的宫殿,咱们云中都护府简直……都不如人家的马厩。”阿史那特勒一只手继续抚摸着脖子,细细的摸索着,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扎在脖子上面了。

    李浚看着他有些难受的样子,说道:“一会儿经过驿站,洗把脸,把你那一年洗不了两次的脖子好好洗洗,说不准就好饿了。”

    “哈哈……谁说我们一年洗两次澡?不是说我们是一生只洗三次澡吗,出生的时候洗一次澡,然后成亲的时候洗一次澡,再就是死的时候洗一次澡。唉……没想到,长安百姓竟然对我们是如此的认识,要不就当我们是草原狼,觉得我们无情凶狠冷酷,要么就当我们是为开化的蛮夷,低等下贱卑微,总之啊,云中与关中百姓啊,对彼此都有着区别很大的看法儿啊。”阿史那特勒仰头看看正午头顶上的太阳,又看看脚下平整如镜,仿佛天路一样的官道,不由的感叹道。

    李浚似笑非笑的看着阿史那特勒,呵呵道:“看不出来,这几日在长安,竟然还有如此细心的观察,不过还好吧,现在大唐正值繁华盛世,以后随着客商们的来往增多,会改变那些片面的看法的。”

    “怎么越来越疼跟痒了呢?”阿史那特勒皱着眉头,梗着脖子继续摸索着说道。

    李浚惊异的看了一眼,警告道:“你别挠了,都被你挠出血来了。”

    “没挠啊,只是摸了摸……。”阿史那特勒听到李浚的话,把手拿到眼前一看,赫然是带着丝丝血印,显然是脖子处渗出血来了。

    “你没事吧?”李浚看着神情有些恍惚的阿史那特勒,关心的问道。

    “没……没……没事……。”

    砰的一声,阿史那特勒从马背上突然间栽了下去,趴在地上突然间开始抽搐起来。

    “停止前进,戒备各自的马车,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李浚看着阿史那特勒从马上栽下去,急忙翻身下马,一边查看阿史那特勒,一边大声对随行的车队护卫命令道。

    “阿史那特勒……阿史那特勒……。”李浚看着抽搐的阿史那特勒,急忙把趴在地上的身体翻过来,胡乱的擦了擦栽下去时,脸在水泥路面上磕破的血迹,摇晃着依然抽搐的阿史那特勒。

    “嗯……嗯……李浚,我……死了……有人杀我。”阿史那特勒迷迷糊糊的,奋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双眼目光涣散。

    “怎么会这样?”李浚对人死之前的神情很了解,看着阿史那特勒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已经处在弥留之际了。

    李浚检查着阿史那特勒的身体,手臂胸口都完好无损,后心更不可能有伤口,刚才翻过来时他就已经注意到了。

    极短的时间,原本还在他怀里抽搐的阿史那特勒,突然间一动不动了,李浚的心却开始越来越往下沉,双手捧着的阿史那特勒的头颅越来越重,就在一只手稍微一松时,随着阿史那特勒的头颅一偏。

    李浚此时只见,一直被阿史那特勒喊疼、喊痒的脖颈处,此时竟然是乌黑一片,紫黑色的血迹看不出来像是在往外流,倒是像在往脖颈里面渗入!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会这样?”李浚拨开阿史那特勒的眼皮,瞳孔此刻已经涣散,人已经真正的死掉了,此时就剩下了一点儿身体的余温。

    而与此同时,身在晋阳,早就已经被废为庶人的王景、王康,以及在晋阳等候迎接阿史那特勒的两个手下,木昆跟葛逻禄,此时正无声无息的趴在酒桌上,脸色成中毒的紫青色。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