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55 求订阅

155 求订阅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纯看着李弘让她闭嘴,于是撇撇嘴便也不再说话了,原本以为小小的一件事情,谁知道这个坊正还挺正直,拿出宗楚客跟太子都不好使,那看来或许只有陛下才好使了。

    于是堂堂的大唐太子殿下,竟然被一个未入品的坊正,从屋里给赶了出来。

    任劳任怨跟自己的婆娘,更是愣愣的跟着李弘走了出来,两个丫鬟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原本以为有了当今太子,自己很快就能从官奴婢转为在编户,没想到……没想到非但没有办成,还被人从屋里赶出来了!

    顿时几人心里头不由得堆满了问号,难道这个太子是假的不成?

    “笑,笑你个头。去把宗楚客喊过来,人家不认识咱们,那怎么办?总不能把他罢免了吧,不合规矩。”李弘看着被赶出来,还笑的花枝乱颤的白纯,没好气的说道。

    看看那任劳任怨等人的眼神,特别是那两个丫鬟的眼神,李弘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摸了摸鼻头,让花孟赶紧去找宗楚客。

    这事儿想简单了,恐怕现在自己再进去,告诉人家自己是当朝太子,估计人家也不信,直接找司法拿自己下大狱了就。

    长安、万年两县乃长安城的两个京县,一县六县尉各司其职,各自掌管一曹。而畿县,就是长安城周边各县,则是一县两县尉,共掌六曹,一掌兵法士、一掌功户仓。

    县尉之上就是县丞跟主簿,再往上自然就是县令大人了,但李弘也不认识县令大人,他只认识宗楚客这个掌管京兆府,掌管京县与畿县的父母官。

    所以在花孟去找宗楚客这段时间,跟白纯站在坊正门口的他,看着万年县县令从他们跟前而过,也不知道人家是县令。

    直到听到坊正跟那个县令指着自己等人说,自己等人无理取闹,还涉嫌贩卖幼童时,李弘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四十来岁的人是万年县县令。

    不等人家问他,他就先开口问道:“你是万年县令?叫什么名字?”

    县令愣了下,这位公子为何如此不懂礼数?自己还未发问,他倒是先问了。

    县令也不在意,乐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这几人跟你是何关系?为何你要帮他们入在编户籍?不知公子你又是什么人?”

    “我……。”李弘瞪着眼睛想说自己是大唐当今太子,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说了人家也不认识,估计反而会让任劳任怨的老婆,跟小妾觉得自己这个太子真无能,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了。

    “我是谁不重要,你是不是万年县令吧?宗楚客现在人在哪里?你让他过来,我认识他。”李弘懊恼的说道。

    白纯这个二货,给自己找的这是什么活儿!没有一个人认识自己,还想给人办户籍?这下好了,结结实实的被人家打脸了。

    “这位公子,如果你要是再不说实情的话,身为万年县令,我就要把你们都收监在大牢,挨个审问了。”县令一边说,一边就有两个狱吏准备拿人了。

    李弘现在只剩下无奈的摇头了,看着白纯准备要掏太子令牌,李弘又被气笑了,在他看来,现在自己的太子令牌,很可能会加快让那几个狱吏拿自己下狱。

    于是制止住了白纯的动作,同时也让无法无天不要乱来,对着县令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几个人必须得入编户,你身为万年县令能否做主?如果不能做主,那就跟我在这儿等会儿,一会儿……看,宗楚客来了。”

    正在说话,只见宗楚客额头冒汗,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

    “爷……爷……您这是干什么呢,您怎么跑这里来了?什么事儿?”宗楚客勉强在李弘面前行完礼,然后就弯着老腰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万年县令愣了,这……这确确实实是京兆府长吏,如今也叫少尹。

    刚一上任时就召见过自己长安县县令,两个京县县令被他叫到光德坊,也是谈了好一阵子话的。

    此时看着宗楚客毕恭毕敬的,对眼前的这个小公子行礼,顿时这个公子的身份,在他们眼里就呼之欲出了。

    身为正五品上京官儿,自然知道宗楚客是谁的门生,如果不是太子殿下,宗楚客现在还是比他们京县县令要低好几品县令。

    但没办法,四年前人家就阴差阳错的祖坟冒青烟,认识了太子殿下。据说当年在紫微宫,这个宗楚客面对那几个造反的兵士,可是不顾生死的手持横刀,在太子殿下身前护驾的。

    于是,就连升九级,从正六品上的畿县县令,变成了现在从三品的京兆府少尹之一。

    “我干什么?我来你们这里,当然是上户籍,不然我来这里干什么?闲的没事儿,让你们把我从屋里赶出来?”李弘这下子理直气壮了,看了一眼县令,再看看在门口顺着门框往下出溜的坊正,快步走过去,一手扶住坊正。

    “不知者不罪,再说了,我就是跟您说了我是太子,恐怕您也不信,起来吧。”李弘笑呵呵跟芒种两人扶起双腿发软,脸色惨白的坊正。

    坊正现在是脑海里一片空白,心脏噗通噗通的极速跳动着,刚才是自己把太子误认为了人贩子,而且还偷偷告诉司法,找来了县令,准备把太子殿下绳之以法,押入大牢的。

    万年县令也是两眼发昏,自己刚才带着两个狱吏,准备捉拿太子吗?自己这是要造反吗?

    双腿同样发软的跟在后面,缓缓再走进屋里,此刻,原本坊正坐的位子,已经被李弘坐了,屋里自然是除了李弘,其他人都在那站着。

    “爷,您这么跑这里来了,您有什么事儿,您吩咐一声就是了,何必亲自跑过来。”宗楚客脑门子上的汗,刚刚擦干,急忙说道。

    “没啥事儿,今天我是被白纯跟任劳任怨诓出来的。这不,就那几个孩童,没有手实,就是什么都没有,办理入在编户。还有,官奴婢的这两个,同样也入在编户,任劳任怨的小妾。赶紧办,办完了我还要回去。”李弘不等白纯说,自己先说出来,谁知道那个山炮一会儿又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不过他倒是发现一件事情,就是白纯这个白痴,在人事等方面,小白的不是一丁半点儿,是很白痴的不能再白痴了。

    听完李弘的话,宗楚客从县令手里接过两个丫鬟的公验,然后再看了看那几个小孩儿,面露难色的看着李弘,嘴唇动了动。

    李弘看着宗楚客的德行,感觉有些不对劲,这点儿事儿,他为难个屁啊,至于吗?

    “殿下,这事儿……。”

    “怎么了,找你宗楚客办这点儿事都不成?办不了?”李弘的脸黑下来了,今日被坊正从屋里赶出来,自己认了。

    但要是自己亲手提拔的人也驳自己的脸面,自己这就罢免了他。

    “不是的,爷,这事儿……无论是京兆府还是万年县,更别说一个坊正了,我们……我们没这权利啊,爷。”

    “宗楚客你给我说清楚!京兆府没有这个权利?开什么玩笑你!你可知道京兆府不用受逐级上报的约束,凡是只要经证实、证据确凿的案件,我就可以立刻给你判死刑!赶紧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

    “爷,您别生气,这……关于户籍,我们京兆府只有执行权,并无修改、增订户籍律的权利,何况如今户籍制度完善后,无手实、或是官奴婢的户籍更改,都是有一定条件的,不是说……。”

    “放屁,这他么哪个王八蛋定的?我怎么不知道?告诉我,谁现在管着户籍,给我叫过来,我倒要问问他,落入编户实乃增加税收,有利农耕之事,岂能纳入条框范围内?猪脑子吧这是,谁想出来的这是……那个……宗楚客,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跟我说一遍。”李弘说道一半,突然醒悟,尼玛,自己把自己骂了。

    “爷,这……。”

    宗楚客此刻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看着骂自己骂得正痛快的李弘醒悟过来后,脸上呈现那尴尬的神情。

    宗楚客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但脸部神经却不受控制般抖动,中风似的抽动着。

    而白纯此刻已经快把下巴壳子低到她那高耸上了,瘦弱的肩膀此刻不住的耸动,估计已经笑岔气了。

    屋内明白自己把自己骂了的,恐怕除了宗楚客,就是自己身边那几个人了,看白纯那白痴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笑的有多开心了。

    看了看不明所以的几人,李弘再次对宗楚客说道:“那你告诉我,如果这几个人改为在编户,我该怎么办?应该找谁?”

    宗楚客小心翼翼的活动着脸部肌肉,尽力让自己的表情,在面对殿下的时候能够自然一些,强忍着肚子抽痛的感觉,正色的说道:“爷,无论是官奴婢改在编户,还是无手实入在编户,都需要户部尚书的许可才行。”

    宗楚客话音刚落,白纯就在他旁边,笑的不受控制的扶着他的肩膀软到在地,低着头抱着他的腿直打颤。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