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28 尚书令

128 尚书令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可不是,当时我跟父皇把玉佩扔上去之后,再想拿回来,待我爬到舞台上面,拿起玉佩准备下来时,就被人家拦住了,愣是在舞台上站了好久,母后您可不知道,当时那么多人都看着我,但儿臣可是一点儿也没有慌乱、怯场,与那管事儿的据理力争,就在这时候……。”

    李弘突然停下脚步,学着上一世的评书大家单田芳的语气神情跟动作形态,压着嗓子说道:“只见那长安城富商窦义,突然间站了起来,开口就说道……哎哎,母后,您干嘛又揪我耳朵。”

    “我掐死你个小兔崽子,你带着你父皇都干了些什么你!”武媚再次揪住了李弘的耳朵,庄园门口的金吾卫是面面相觑,用余光看着当今大唐皇后揪着当今太子殿下的耳朵,咬牙切齿的进入了庄园。

    第二日李弘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透过窗户,只看见了于志宁的背影缓缓走出了庄园,所以他并不知道于志宁跟父皇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这些跟他也没有关系。

    于志宁可是老臣了,而且一直把守着尚书省左仆射这个实权位置。

    尚书省长官尚书令自从太宗李世民登基为帝后,就没有人再被任职尚书令一职。

    为了避讳他曾经担任过此职,尚书令这一职位一直空缺,尚书省的政务则就由左右仆射来处理。

    尚书省掌管六部,权利极大,左右仆射各掌三部,所以,于志宁能够弄来这么多僧袛奴是一点儿也不让李弘觉得奇怪。

    看着于志宁出了庄园门口,李弘的思绪却一直停留在了尚书省尚书令这一职位上,怎么摇头晃脑,那尚书令三个字就跟牛皮糖似的,一直在他脑海里晃荡。

    此职位很难啊,以父皇对皇爷爷的敬重跟崇拜,想要此职位,恐怕不是凭借太乙城这点儿成就就能达到的。

    除非自己能够在西域之地,为大唐打下一片太平盛世,最不济,也得让西域周边的豺狼虎豹服服帖帖,这样说不准自己还能有机会摸摸那个位置,毕竟,那个位置可是相当于,拿走了皇帝一大半的权利。

    费力的把脑袋里那尚书令三字暂时压下去后,白纯静静的出现在了寝室内。

    “怎么了?”李弘任由夏至帮他打理着头发,问道。

    “皇后让奴婢告诉您,明日准备回长安,说您要是还有什么事儿,赶紧处理。”白纯拿过长袍,亲自给李弘穿上。

    “母后的意思是让我明日跟他们一起回去?”本来还想再待一段时间的,看来是没戏了。

    白纯无声的点了点头,继续帮他穿着衣服。

    “白露跟小寒安顿好了?”李弘问道。

    “嗯,就在太乙城禁区内。”白纯声音显得有些自责。

    李弘叹了口气,想了下说道:“下午去看看白露跟小寒,明天就回长安吧。”

    语气中透露着一股深深的无奈跟悲哀,太乙城一行,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这让李弘感觉,像是留下了自己部分肢体在太乙城。武媚跟李治也没来烦他,自己单独一个人用完膳,就让扬武替他向父皇、母后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他那几个人,乘着马车缓缓的出了皇家庄园。

    李治与武媚看着那马车缓缓驶出,武媚轻轻叹口气:“弘儿还是放不下啊,终究还是去了。”

    李弘无声的点点头,直到马车消失不见了,才缓缓开口说道:“希望此次事件,能够让他的心志变得更加坚强吧。这今年,宫内、宫外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弘儿都能够从容面对,想来这次他也能跨过去。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从他年幼时,就一直跟着他的,突然间失去了,难免有些悲伤。”

    武媚听着李治的话,心里却是有着隐隐的担忧,如此有情有义的储君,这在朝堂之上,在皇宫之内,可是一个很容易被人拿来攻击的软肋啊。

    马车缓缓驶入太乙城禁区,在一片极为宁静的区域停了下来,这一片区域并没有过多的人为建筑,整个地方依然保留着太乙山山脚下的本来面目。

    涓涓泉水从太乙山上流经下来,在此片区域盘旋蜿蜒,然后顺着地势缓缓的再流出去。

    一些树木丛林依然被保留着,林荫小道上,李弘领着白纯、夏至、小雪,身后跟着花孟、惊蛰、猎豹、芒种四人,无法、无天等人则留在了外面守卫。

    绕过树林丛荫,只见前面仿佛进入到了一片花海中,这里的花朵,全部是用来制作那太乙城的香水、香皂等。

    此刻,却在花海中,矗立着两座显眼的墓碑,一条窄窄的花径直通墓碑跟前。

    按照李弘的意思,用汉白玉打造的墓碑之上,镶嵌着当年他为白露、小寒做的肖像画,肖像画外面则是被一层玻璃遮挡,以防被雨水侵蚀。

    画里的佳人带着浅浅笑意,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纯真无邪,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温暖,嘴角微微上翘,仿佛又透露着一股俏皮与狡黠。

    墓碑上只是简单的刻着两人的名字,并无其他字迹。

    “让一切随风而去,让一切用留心间,让往事……飞。”李弘淡淡的念道。

    手指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仿佛白露与小寒当日的情形就发生在昨天。

    白纯缓缓走过来,站在李弘跟前,拿出了一个淡红色的香囊,红着眼睛说道:“爷,这是白露与小寒的。”

    李弘仰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接过白纯手里的香囊,打开后轻轻扯出里面的秀发,那秀发上仿佛还带着当日血迹。

    看着那两人的秀发,李弘苦笑着又把秀发装回去系好,自然而然的挂在了脖子上,轻轻的说道:“以后无论如何,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许离开我,我不喜欢。”

    说完后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墓碑上,两个娇艳如花儿的白露与小寒的画像,便转身离开了。

    九转十世,早已经看透生离死别的他,却从来没有一世如这一世般,被人如此宠爱,任由自己想哭、想笑、想嚎、想叫,她们都会忠心不二的陪伴自己左右。皇宫内飞驰的滑板上的少年,身后两个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宫女白露、小寒:“殿下,您慢点儿,我们跑不动了。”

    “殿下,快停下来,皇后来了。”

    “爷,快跑,御史王义方来了。”

    “爷,陛下来了,您要不要躲一会儿?”

    秋风带着独有的萧瑟,掠过李弘身后的花海,吹拂过洁白如玉的墓碑,然后掠过那一片花海。

    娇艳的花瓣儿还未来得及完全绽放,便在萧瑟秋风的摧残下缓缓凋零,一阵花雨在李弘身后翩翩起舞,像是哭泣,也像是白露与小寒的呢喃永别。

    太乙城缓缓的被留在了身后,夕阳拖着长长的影子,也给大地沾染上了一层金色。

    回宫后的太子殿下,被李治跟武媚同时勒令开始习武,既然崇敬你皇爷爷,那你就得像你皇爷爷当年那般,文武双全才行。

    于是,太子殿下或者是户部尚书,如今在皇宫,除了上朝以及处理户部的政务外,就是天天被人跟在屁股后面逼着天天习武。

    先马槊、后横刀,强身健体必不可少,每天天不亮,就被夏至跟小雪从被窝里喊了出来,但那两个宫女能管得了他?

    于是,皇后武媚红唇轻启:“明日起,太子殿下与本宫同住紫微殿,由本宫每日叫他起床。”

    一道轻飘飘的旨意,却让皇宫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

    李贤、李哲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宫殿跟宫女,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脸色突然的煞白。

    老五得恩宠他们是知道的,但如今已经成为太子的他,竟然因为习武起不来床的原因,就被母后召回了紫微殿,与母后同住,每日由母后负责喊他起床。

    这样的恩宠,让两人感觉这天仿佛一下塌了般!而他们,则更像是已经被父皇与母后遗忘了一样。

    李弘却是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如此一来,自己就真的要告别温暖的被窝了。

    某人不情不愿的大包小包,拖着宫女带着太监,一脸世界末日的再次回到了后宫,看样子就像是被重新圈禁起来,失去了自由翱翔天空的鸟儿般。

    但太子殿下非比常人,在连着被武媚天天揪着耳朵,从被窝里揪出来后,便开始思索起了对策。

    终于,某人每天都是左腰挎横刀,右腰挎马槊,人未至,声先至。

    长达三丈多的马槊比李弘还要高出一半多,于是每天李弘就走到哪里都拖着那马槊,锋利的矛刃哗啦着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直冒火星子,吱吱啦啦的声音,离的老远就能够听见。

    腰力的横刀,每天都得夏至跟小雪不厌其烦的,帮他系上几次。前两天两人稍微一松懈,没有照看好太子腰间的横刀,横刀就突然从腰间脱落,砸肿了某人的脚脖子,某人也因此休息了好几天。

    而此刻,武媚听着外面传来那吱吱啦啦的声音,终于又再次忍不住满脑子的黑线:“李弘,你能不能把你那马槊给我举起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