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26 窦义

126 窦义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管事看着他微笑着摇了摇头,神情坚定决绝,大厅在灯光下亮如白昼,那两块玉佩在李弘手里左右晃动,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无论从材质还是刀工,在这个以玉比人、爱玉如痴的年代,就算是个外行,也知道这两块儿玉佩绝对的价值不菲。

    “小郎君,如此不合规矩,还望小郎君把玉佩放回去。”管事儿的站在那里,看着神情自若的李弘说道。

    “就是,放回去,都赏赐给人家了,哪有要回去之理。”

    “我大唐可是从来不会如此的。”

    “这风月场所,如此这般拿回去,可是会让人笑话的。”

    李治静静的看着舞台上的李弘跟那个管事儿,好像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尴尬般,竟然是饶有趣味儿继续看着。

    身后的花孟刚想要冲上去,却被李弘一手拦住了:“不必,这些人并不会对弘儿不利的。”

    李弘看着管事儿,笑了笑说道:“这个真的不合适,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这两块儿玉佩名贵不名贵先放一边,值不值钱也放到一边,这不是你们能承受的起的。改日,改日我再来捧场,一定会比他多。”说道最后,还不忘嘴上打击一下与他斗富的那个商人一眼。

    管事儿还是摇头,看了看李弘,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兴致勃勃还在喝酒的小郎君的父亲,淡淡说道:“小郎君,您如果非要如此,以后我们这买卖就没法儿干了,以后都想您这般赏赐后又要回去,我们还指什么挣钱啊。”

    就在这时,台下响起了一个声音,说道:“我帮这位贵人给钱如何?”

    李弘一愣,难道在太乙城自己还有熟人?

    李治也是一愣?这游侠除了劫富济贫,连风月场所这种赏赐的事情也管?

    此时,只见一个约莫五十岁上年的中年人,从第二排位置站起来,看着李弘望着他,先是对着李弘恭敬的行了个礼。

    刚刚抬起身子,就看见另外一位大佬,两手扶着椅子,扭着身子看自己,顿时身子一紧张,急忙又躬身对着李治行了个礼。

    李治看了看李弘,见李弘的神情不像是认识人家,而他就更不认识了。

    管事儿看了看那人,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些,但还是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说道:“非是在下不给窦兄面子,实则是醉红楼的规矩还从未被人更改过,所以,还请窦兄原谅了。”

    窦义?难怪会为自己出头,这个历史上都有留下名字的传奇富商,而且还是一个绝对的慷慨之人。

    据说当年长安建造寺庙,官府打算从民间筹钱,但老百姓很不愿意出这一笔钱,愁眉苦脸之际,碰见从外地经商回来的窦义,听说了此事后,第二日变拉来了三十万贯钱,替那些百姓交给了官府。

    而最为传奇的,自然就是属他救了身边的胡人米亮,当初米亮流落长安街头,是窦义给了他一贯钱救济了他。

    而米亮为了报恩,一日在长安西市,经过一家住户时,发现那户人家的捣衣枕,竟然是一块未被开采的上等玉石,于是便告诉了窦义,劝说窦义花巨资买下了那座宅子,得到了那块玉石。窦义利用那块玉石经过加工、雕刻等,就足足赚了十四万贯钱。

    如此一个传奇的富商,此刻站出来为李弘父子俩解围,并不是因为又发善心了,而是他参加过前段时间的商会,见过当今大唐的太子殿下,所以才会出头为此解围。

    李弘听说过窦义的名字,也知道那个典故,甚至也为那个捣衣枕动过心思,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呃,好吧,因为那年被武媚禁足后宫长达半年出不去,所以等他知道时,已经被窦义买走了。

    于是可怜的太子那几日更得了失心疯一样,见谁都是傻乎乎的,魔怔了一样。特别是看见玉佩,就抱在怀里痛苦的哀嚎着:十四万啊、可是十四万啊,就这么白白的错过了。

    因为那几日的魔怔,李治跟武媚还没少吵架,直到约莫半个月后,太子才恢复如常,只是不能看见玉石之类的东西,看见后就心疼的像是被人割了一块肉下去。

    李弘见那管事儿的还是不同意,好笑的走到跟前问道:“你这家醉红楼是什么时候开的?掌柜的是谁?我跟他说可以了吧?”

    管事儿的苦笑着摇摇头,还是不同意,在他看来,这少年郎跟他父亲,就算是在有身份跟地位,也是无法跟他们身后的那位人物相比的。

    如果因为这点儿小事儿,还要麻烦后台老板,自己也就不用再在醉红楼干了,主动卷铺盖卷走人好了。

    窦义看着眼前的状况,再看看刚才太子看自己的眼神,显然是知道了自己是谁,想来也已经知道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

    但看太子殿下与管事儿的继续交涉,显然是顾及身份,不想被在场众人知晓其身份。

    而他自己也已经说话了,此时这事儿无论如何他都得管到底了,于是快步向前,依然是先对着李弘行李,然后在管事儿的耳旁悄声说话。

    说完后看着管事儿,管事儿还是苦笑摇头,他们能够在太乙城开的起这个醉红楼,用得起这么多僧袛奴跟新罗婢,其实已经向在场所有人,表明了自己的后台有多硬了。

    如果有人破坏规矩,那不单是打醉红楼的脸,而是让自己身后的大人物难看啊。

    李治不耐烦的看着这么一件儿小事在那纠缠不清,失去了兴致的于是起身说道:“不管是谁的产业,让他来找我,弘儿,走,我们回去。”

    李弘站在舞台上哭笑不得,这样子强闯的话,虽然无妨,但要是闹起来,等回去被母后知道了,还不被扒下来一层皮。

    但看着父皇已经移步了,于是只好提着两块儿玉佩,拍了拍窦义的肩膀,说道:“这件事儿你搞定,完事了明日去找我。”

    说完后便跳下了舞台,跟在李治屁股后面就要走。

    刚一走到门口,就被不少人给围了起来,管事儿的也从里面跑了出来,虽然没有动粗,但言语已经警告意味很明显了。

    窦义尴尬的跟着跑了出来,看了看李弘,感觉自己有负所托,此刻站在那里不知改怎么办才是。

    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的巧妙,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就在李治跟李弘,在花孟等人的包围下,与管事儿的以及其他人吵得不可开交时。

    武媚带着白纯等人,此时也正在游览夜色下的太乙城,望着前面一家店门口闹哄哄的人群,武媚皱眉问道:“这是这么了,怎么围了这么多人?”

    白纯看了一眼,皱了皱秀眉,说道:“可能是又有人喝醉了吧,但您放心,在太乙城不会发生打斗事件的。”

    武媚再次望了一眼,说道:“算了,那就别往前去了,往回走吧,万一陛下与李弘他们此时已经回去了呢……。”

    武媚边说边又撇了一眼那边,好巧不巧的,与白纯同一时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陛下?!

    陛下此刻正在干什么?陛下此刻正被扬武挡在身前与一个老百姓对骂:“田舍奴,你等着,我早晚封了你这家店,我今天就拿走了!看你能耐我何?”

    “这位先生,我们醉红楼可是讲理的地方,赏赐的东西再要回去,这不是君子所为!”管事儿也急了,还从来没有碰见这样的人,赏赐了之后要回去,而且态度理直气壮,总让人觉得他高高在上,比自己等人高一等似的。

    “讲理?怎么个讲理法儿?我不想给就不给?大唐律法哪一条规定了,赏赐的东西就不能要回的?”君无戏言、金口玉言的皇帝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

    李弘在一旁都听的汗颜,好歹是皇帝呢,律法是没这规定,可你一个皇帝赏赐给大臣后,也没见你要回去过啊,你也不好意思要回去不是?

    但今天这事儿不同于朝堂之上,何况这玉佩乃是母后所赠,无论如何是不能赏赐到这种地方的,就算是抵押给饭庄、酒楼、茶肆都行。

    但要是抵押给这种风月场所,哪怕是最后人家给送回来,恐怕母后也会不高兴很长时间的,毕竟这关乎到皇家脸面的大是大非上了。

    于是李弘看到父皇都急了,当着这么多人更不可能说自己是太子了,而且就算是现在告诉管事儿的自己是太子,估计能被人家打一顿然后送到官府。

    李弘拉了拉李治的手臂,示意李治别跟他掰扯了,直接打趴下了事。

    李弘正要示意花孟等人强行硬闯,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原本围着他们的众人,让开了一条通道,连那管事儿的也是一脸笑脸的看着那通道尽头。

    李弘跟李治一愣,怎么了这是?他们的掌柜子来了?

    可惜,人家的掌柜子没来,他们的救星倒是来了。

    李治与李弘看着白纯缓缓走来,李治正要示意白纯,却又再次被李弘制止了,同时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父皇,别出声,我们得装作不认识白纯,不然身份就暴露了。还有,儿臣感觉到了杀气,母后肯定来了,您记得啊,是您要出来的,不是我带您出来的,先把玉佩戴上,别被母后发现了。”

    两人手忙脚乱的开始佩戴玉佩,却不知道,这一幕都被远处的武媚尽收眼底。

    ps:谢谢燕羊大大打赏鼓励,谢谢云子晗打赏加月票鼓励!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