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19 轮椅 李淳风

119 轮椅 李淳风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孙思邈笑了笑,看着李弘说道:“养伤期间切忌勿动怒,否则对于伤口愈合有弊,虽然太子殿下刚刚十岁多些,但老道在为殿下医治时,还是能够感觉到,太子殿下身体强壮,健康的很,所以无需忧虑,等过几日拆了线后,再返回太乙城如何?”

    “您都如此说了,小子哪有不从之理?”李弘看了一眼武媚,显然是早就想着回去了。

    “宗楚客还在外面候着,是否……。”

    孙思邈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替他那个忘年交着想,李弘抬了抬眼皮,看着他说道:“让他进来吧,正好有时事情给他交代下。”

    “那好,皇后、太子殿下,那老道就先告辞了。”说完后便起身在夏至的陪同下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宗楚客就神色有些紧张的跟着夏至走了进来,躬身先对武媚行礼道:“臣宗楚客见过皇后,见过太子殿下,为殿下祈福。”

    “都是些没用的话,祈福我的伤就能好了,你第一次来看我就是双手空空如也,这次还是空空如也,我母后还在这里呢宗楚客,你就这么好意思空手而来?”李弘拥着柔软的棉被,刻意调侃宗楚客,试图以这样的方式,暂时不去想白露跟小寒。

    “臣家里确实拮据……。”

    “得,打住,懒得听你哭穷。现在我就在这躺着,看你也看了,望你也望了,问你问了。这样吧,交给你个任务,找太子清道率的两个长官,让他们配合你检查太乙城,所有客栈等流动人口众多的场所,每一家客栈都有登记,检查仔细些。”

    “是,殿下。”宗楚客急忙应声说道,而那边,花孟以及把太子的旨意写好,装进了密封好的信封里,同时把太子的一块令牌递给了他。

    武媚看着宗楚客行礼后离去,担忧的看了一眼依然还脸色苍白的李弘,问道:“你觉得会是从太乙城出来的?”

    “不知道,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呗,哎呀。”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

    “这刚睡醒就开始不正经了。”武媚打完后立刻给个甜枣,又揉了揉那刚刚被夏至梳好的马尾。

    “嘿嘿,那就等等白纯跟无法无天吧,看看他们能查出什么来。”李弘笑着说道。

    武媚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盯的李弘都要发毛了,武媚才缓缓说道:“白纯她能查出什么来?她不就管着你这太乙城,她跑出去怎么查?”

    李弘愣了一下,立刻说道:“这不是太子六率各两千人后,多出了两千人嘛,就就正好负责太乙城治安,所以就交给白纯了。”

    武媚不信的看了他一眼,小东西肯定儿有事儿瞒着他,但只要小东西不说,你就别想问出来,但想来能让白纯去管的,也不会说是重要到哪儿去,估计还是他那太乙城一亩三分地的事儿。

    武媚也懒得追究他,刚要说话时,就看见夏至开门后,进来两个人,只见是李弘的两个家奴,好像叫什么任劳任怨,尴尬着走了进来。

    “你俩来干什么来了?”李弘好奇的问道,不好好在禁区待着,跑这里来干嘛来了。

    任劳任怨站在门口,先是紧张的在夏至的指点下给武媚行礼,然后才搓着手说道:“小的听说爷您受伤了,所以就来看看您,连夜给您打造了一副车,省得您……。”

    两人一边说,一边从外面推进来一辆……轮椅?

    李弘看见了两个人尴尬笑着缓缓推进来,顿时脸就绿了,坐在床头的他,此刻有种他母后揍他时的愤怒感!

    顺手从床头抄起一个枕头就砸了出去:“我是肩膀受伤了,又特么的不是腿脚受伤了,你见过胳膊受伤没法走路的吗!你给我打副轮椅你是咒我呢是吗?起来,谁也别拦我,看我不收拾死你俩……。”

    武媚看着脸都气绿了的李弘,胡乱扔着床上的东西,顿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也怪不得任劳任怨,要怪还得怪她,昨日因为李弘受伤昏迷不醒后,过于紧张,就突然间觉得李弘应该需要一个这个,没想到竟然被他的家奴,一晚上就鼓捣出来,还准备等李弘坐上后,自己好赏赐这两个人。

    现在被李弘一提醒,立刻知道这轮椅跟他的伤势是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一下子就笑的花枝乱颤,让房间里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李弘看看母后,再看看那轮椅,立刻也明白了事情缘由的七八分,这事儿要不是母后指使,恐怕以母后的性子,此刻早就将两人赶出去关牢里了,诅咒太子可也算是大不敬呢,但要是她吩咐的,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好了,弘儿,别生气了,这件事儿是母后思虑不周,不怪你的人。你就好好在这里养病吧,今天一早就接到了你父皇的旨意,此刻恐怕他已经在来太乙城的路上了,母后就先回太乙城了,到时候母后带你父皇过来看你。”武媚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对李弘说道。

    “哦,儿臣知道了,那儿臣送您出去。”李弘在夏至与小雪的搀扶下从床上起身,缓缓的与武媚一同走出了房间。

    走在宗圣宫的石板路上,此时已经是禁卫森严,穿着铠甲的太子六率,从昨天开始,就已经把整个宗圣宫给戒严了,原本平时就人不多的宗圣宫,此刻更显得人迹寥寥。

    望着武媚在其他宫女的陪同下,缓缓走出,突然武媚停下脚步,走回到李弘身边,看着李弘郑重的说道:“人死不能复生,白露与小寒你向来待她们不薄,母后也是看在眼里的,她们能够在你怀里离开,已经是很满足了,所以,弘儿你一定不要再伤心,过几日母后给你送过来两个,如她们一般……。”

    “儿臣多谢母后,此事儿先不说了,儿臣现在也长大了,有夏至跟小雪就够了,如果儿臣需要的话,会找母后您要的。”李弘强笑着说道。

    “那好吧,听你的,小东西现在有主意了,不过打小你这主意就正,母后管了你这么多年,到头来啊,还是没把你这小东西管好,母后对不起大唐啊。”武媚回想着这些年跟李弘的场景,不由得也是陷入里面,久久不能自拔。

    望着武媚离去的背影,李弘在夏至跟小雪小心翼翼的陪同下,缓缓在宗圣宫散着步,初升的阳光下已经有了一丝温热,空气中游荡着和洵的风儿,让人不自觉地心生懒意。

    远远望去,宗圣宫一座观前,站着一个青衣道袍的道士。

    李弘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只见那道士正含笑望着他,便缓缓往那道士跟前行去,而道士看着他走过来,也是急忙往李弘这边走来。

    一边走一边对夏至问道:“白露与小寒安顿在哪里了?”

    “爷,白露与小寒已经送回太乙城了,等您伤好了后,就可以去看看她们。”

    “嗯。”李弘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默默的点了点头,信步往前行去。

    那道士还没有走到李弘跟前,就被花孟等人远远的拦住了,自从昨日受伤后,花孟等人对李弘可是保护的更加严密了,绝不会允许陌生人靠近李弘十步以内。

    李弘示意了一声后,花孟便缓缓侧过身子,示意道士过去,但一双眼睛,与其他几个人,一直警惕的看着那道士。

    道士快步走到李弘跟前,拂尘往臂弯处一打,行礼道:“贫道李淳风见过太子殿下。”

    “李淳风……道长?”李弘愣了下,差一点儿直接喊出李淳风的名字。

    “正是贫道。”李淳风此时已经六十有余,看神情、精神都中气十足,像个四五十的中年人一般。

    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在宗圣宫里,李弘右手拿着人李淳风的拂尘,漫无目的的在空中扫来扫去。

    拂尘属来自汉传佛教的法器,既是一种武器,也是象征着扫除烦恼之意。

    李淳风也不介意从他臂弯处提走拂尘的李弘,微笑着问道:“殿下可是有心事儿?”

    李弘没理他,自顾自耍着手里的拂尘,淡淡说道:“对了,哪天我送你一把拂尘,是太乙尘,比你这个用马尾巴做的好多了,通体雪白,可好看了。”

    “如此……贫道就多谢殿下了。”李淳风愣了下说道。

    “对了,我还有事儿想问你呢,据说在我出生当日,你曾经说过一句谶语,说什么五皇子乃太上老君转世为人主,化名李弘,拯救众生。哦,对了,说是“老君当治、李弘当出”对吧?”李弘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后落后他半步的李淳风问道。

    李淳风并没有显得过多惊讶,看了看脚下,淡然笑了笑,说道:“道家众徒之言,信则有之、不信则无。殿下又何必把此谶语强加给贫道。”

    “你说的倒是轻巧啊,我父皇跟母后为我取名,不也是应谶意?”李弘继续往前走着。

    当年确实是如此,在他快要出生的几天,满长安一直流传着这个“老君当治、李弘当出”的谶语,而在李治与武媚为他们的长子取名时,确实有应谶意之意。

    李淳风还是含笑跟随,想了下说道:“此谶语虽然非出自淳风之嘴,但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殿下您现在身为我大唐之太子,大唐的储君,岂不是就应了那谶语。”

    “嗯,是这话,这么说也不错。但你跟我说说,现在绿林草莽经常有假借李弘之名,行造反之事又该如何?你一句话,却让民间多了多少无辜冤魂?”李弘把拂尘丢了李淳风说道。

    李淳风是脸上一僵,这事儿是他从未有料到过的,听到李弘如此一说,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了。

    “所以说啊,有时候是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的,会出人命的。”李弘轻松的说道。

    李淳风由衷的对李弘躬身说道:“太子殿下仁慈、孝敬果然名不虚传。贫道佩服。”

    “算了,不扯那没用的了。其实要是今日不碰上你,我还打算找你呢,你当年著有的《十部算经》如今已经跟不上大唐的步伐了,还有你那观测天体的“浑仪”,现在你还玩儿吗?至于你的《三元真经》跟《五代史》我不敢兴趣,怎么样儿?有没有兴趣跟我去长安,在我的崇文馆开开眼界?当然,你那浑仪现在已经落伍了,想来你也知道太乙城的玻璃,你就没有想过通过他,看看这天上?或许能看的很远也说不准呢。”李弘似笑非笑的说道。

    却听的李淳风是一惊一乍的,他没想到太子竟然对他如此了如指掌,除了没有提起自己与师兄袁天罡合著的《推 背图》外,自己生平所有的著作,都被他了解到了。

    而关于《十部算经》跟测量天体的浑仪,特别是《十部算经》,早年间被国子监录用,用来受学大唐学子。

    此前自己已经有所耳闻,太子殿下自己所做的《算学》,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十部算经》,被如今国子监、崇文馆、弘文馆录用,现在看来不是空穴来风啊。

    至于那测量天体的浑仪,看太子神情,显然对天道像是同样有着非一般的研究,不然的话,也不会单单指出来。

    “殿下真乃当世人杰,淳风佩服。《十部算经》当年已经耗费贫道不少心血,如今想要精进一步,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何况贫道也早已耳闻,殿下您所著《算学》一书,早已经超越了贫道,殿下您就不要拿贫道开玩笑了。”李淳风郑重的说道。

    别人怎么说,李弘都能揽到自己身上毫不脸红,但对李淳风这样的,用上一世的眼光来看,也是这个时代的科学巨人,他一生的成就放到上一世,绝绝对对诺贝尔奖能拿好几个。

    经这样的时代巨匠如此一夸,二皮脸自己都有些脸红,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摇了摇头,一旁的夏至急忙紧张的跟紧,深怕太子殿下哪里不适。

    但李弘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儿,歪着脑袋深思了,觉得还是岔开话题好,天文历法在这个时代跟神仙鬼怪差不多属于一路,都是神秘的物种,而自己这个半吊子的天文学,就更不用提了。

    如果有了李淳风,再加上另一个著名的神棍袁天罡,如此两人要是鼓捣点儿什么出来,恐怕就是惊世之作了,从学术上来讲,绝对比自己九转十世要重要的多。

    《推 背图》他不闻不问,则是因为他自己有些心虚,自己属于九转十世的人,而历史的轨迹也正在偏移,这两个神棍合著的《推 背图》到底还有那么灵验神秘吗!

    不过看李淳风的样子,像是对玻璃很感兴趣,刚才听到李弘解释说,这玻璃可以当眼睛一用时,就已经是心下大动。

    “这太乙山最高峰哪座?”李弘手搭凉篷,遥望着宗圣宫四周葱葱郁郁的青山,问道。

    两人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楼观台,这里乃是整个最佳的观赏地点,要不然也不会以楼观台命名了。

    当初就曾有“关中河山百二,以终南为最胜;终南千里茸翠,以楼观为最佳。”

    李弘不理会还在张望的李淳风,就站在一片青石板铺就,中间放着传说是太上老君炼丹的八卦炉旁说道:“到时候给你在这里建一个可以观测天体的浑仪,以太乙城现在的手艺,不是我跟你吹,到时候建好了,你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李淳风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再看看那四周郁郁葱葱的山体与树丛,喃喃道:“确实是最佳的观测点儿啊,如此以来,贫道就可以揭开天道之谜了。”

    李淳风说完后突然间觉得哪里不对,愣了下急忙低头,看着一旁似笑非笑的李弘,无奈的摇头苦笑道:“太子殿下神机妙算啊,贫道如今年已花甲,竟还能得太子殿下垂青,贫道心里是惶恐不安啊,只是怕贫道如今心力不济,误了太子殿下的大事儿。”

    “无妨,于天道而言,世间任何大事小情都不叫事儿,窥的天道、解得大道,当年圣祖能够骑牛出函谷,悟得道法自然,你学学他,万一让你悟出个天道自然啥的呢?”李弘肩膀有些难受,夏至急忙搀着另一条胳膊寝殿走去。

    李淳风跟在一边不由得继续摇头苦笑,短短几句话,太子就把自己身上的压力卸的一点儿不剩,就让你在楼观台玩儿还不行吗。

    随着李弘来到了专门给李弘腾出的一片宫殿前,李淳风看了看森严的守卫,就知道这太子殿下在当今皇帝与皇后心里有多重要了。

    每一个兵士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盯着盗贼一般,也像是在看沙场的敌人,时时刻刻都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

    现在他如果敢拍下太子殿下的肩膀,恐怕立刻就会被这些人手里的弓弩射成刺猬!

    李淳风对于医学自然是也有很深的研究,在李弘坐下后,于是帮着打开受伤的肩膀的绷带,在孙思邈来之前,先把伤口处渗出来的鲜血给轻轻擦拭掉。

    (ps:真的很感谢大家订阅,所以这张章节五千字,好像应该还是按三千字收费的。明天继续三更!)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