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100 茫然

100 茫然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史书记载:在自己死后,父皇悲痛欲绝,以:“慈惠爱亲、死不忘君”为由。破例,诏令追谥自己为“孝敬皇帝。

    加上自己这几年与李治相处,他能明显感觉到李治对自己,那种自内心的父爱。

    但让他郁闷的是,自己到现在为止,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那痨瘵,自己也并没有感觉到存在于自己身上。

    而这也是为何他一直苦苦追寻孙思邈踪迹的主要原因,一是想为父皇看病,二是想给自己看病。

    孙思邈含笑看着李弘,宗楚客却是一脸迷茫,这个少年郎怎么没病找病呢还。

    “好吧,那老道先给你把脉探究下?”孙思邈看着李弘,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意味不明,说道。

    “如此就多谢老神仙了。”李弘的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但此事也让他懊恼跟纠结,如果查出有病还好,自己还可以治,大不了23岁的时候是一死,然后再接着转世。

    但要万一没病呢?没病的话,到底是史书上的李弘没病,还是自己这个九转十世的李弘没病?自己是防备母后还是不防备母后?自己是被母后所鸠杀?还是自己最终死于痨瘵?

    孙思邈看了看李弘有些阴晴不定的脸,最终缓缓放下了那如枯枝般消瘦的手,淡淡说道:“小郎君,要是没有考虑好,就等以后再说如何?老道感觉自己还能多活些日子,如果有何异样,不如就来这太乙山找老道就是了。”

    “小郎君,还不快谢谢孙神仙,这些年,孙神医可是很少轻易许人了,何况还是亲自把脉。”宗楚客急急说道。

    李弘神情有些黯然的收回了手臂,小雪急忙蹲在一边把袖子给拉了下来。

    “如此就多谢老神仙了,他日如果小子身感有恙,定当前来劳烦老神仙。”李弘心里松了一口气,表情依然显得有些落寞的说道。

    “如此甚好,小郎君可知晓如何能够找到老道?”孙思邈活了一百年了,正所谓人老成精,李弘的身份不用猜测了,肯定是皇家之人了。

    而且他这一句问话,也是对李弘身份的一种试探性的确认。

    李弘九世加起来比他活的时间还要长,比他还要妖怪,自然明白孙思邈的用意。

    淡淡说道:“那是自然,小子知晓如何找寻老神仙的。小子先告辞了。”李弘起身,对着孙思邈深深的鞠躬道。

    “敢问小郎君姓谁名谁?不道名说姓,难道跟孙神仙也想结忘年交啊。”宗楚客甚是喜欢眼前这个小郎君,怕李弘如此就走失了礼数,急忙打哈哈提醒道。

    孙思邈也不出声,含笑看着李弘的背影,他也想看看这个小郎君会如何回答。

    李弘止住脚步,扭过头看着宗楚客冷冷的笑了下,然后对孙思邈说道:“小子姓李单字弘,老神仙告辞。”

    孙思邈望着李弘渐渐远去的背影,含笑点了点头,看来自己所料不差啊,但没想到竟然是当今太子殿下。

    “姓李名弘?李弘?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宗楚客也同样望着那远去的背影。

    “怎么,还没有想起来?”孙思邈看着宗楚客问道。

    “什么想起来,想起来什么?”宗楚客扭过头看着孙思邈茫然的问道。

    “他是当今太子,太子不知道你这个小小的蓝田县令是人之常情,但你身为人家的臣子,要是不知道主子的名字……。”

    “啊……?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孙神仙你可真是……太子殿下留步……臣宗楚客刚才多有不敬……。”宗楚客急忙起身,也不顾带起的尘土弄的孙思邈满面,火急火燎的便向李弘离开的方向追去。

    李弘失去了继续上山的兴致,经此偶遇孙思邈后,本来一心想要看病的他,就在孙思邈准备搭脉时,突然间内心变得恍惚,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他怕知道了自己没病,却又不能确定没病是史书上的李弘没病,还是自己这个李弘没病。

    但,这些不是阻碍他突然落寞想哭的原因,唯一的原因是:他想母后了,他想那个成天揪他耳朵、训斥他、责备他,但又时时刻刻把他捧在手心,放在心里的母后了。

    脑海里全是这几年他与武媚共处的画面,他由衷的感到害怕了,他现他是自内心、不由自主、日积月累、毫无所觉的已经把母子情,在心里种成了一颗参天大树!甚至是那种可以为母后而死的母子情了。

    所以他想哭,他不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他不想知道自己有病没病了。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李弘茫然了,自己是死还是不死?又该如何去死!

    身后传来宗楚客的叫声令李弘停住了步伐,小雪担忧的看着主子,不知何时,太子竟然是泪流满面。

    李弘接过小雪递过来的丝帕,擦干眼泪,抽咽了几下,然后淡淡说道:“今日之事,跟任何人都不得提及,你们从现在开始就忘了吧。”

    “是,爷。”五人同时低声说道。

    “殿下请留步,刚才臣有眼不识泰山,对殿下不敬之处,请殿下责罚。”宗楚客身上的衣服,仿佛都跟着主人显得有些慌乱。

    “不知者无罪,何况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不是?扯平了。”李弘眼眶微红,笑着说道。

    “殿下折煞臣了,宗楚客怎敢如此心想,请殿下治罪。”宗楚客黑黑的脸上全是细汗,也不知道是跑过来累的,还是吓的。

    “起来吧,我并没有怪罪你。”李弘看着宗楚客身着朴素,一身粗布麻衣虽然有些陈旧,但是干净整洁,整个人倒也不让人讨厌。

    “这……。”宗楚客抬头看着李弘,琢磨不透太子殿下到底是何意思。

    “起来回话吧,你不在蓝田县待着,没事儿跑这里就是为了跟老神仙采药?”李弘扭身继续往山下走,宗楚客这才急忙起来,紧紧跟在猎豹、惊蛰身后。

    “回太子殿下,臣……臣确实有其他事情,采药只是臣跟孙神仙好久不见,今日相约翠微山叙叙旧。”宗楚客想了下,还是诚实的说道,而这点儿,也是他五十多岁了还做县令的原因。

    宗楚客乃是当年寒门士子的代表人物,当年可是以进士之身进入朝堂的,而且风头一时无两。

    只是后来在朝堂上性格过于耿直,在与上司等交往上,人情世故上差了些。所以这么多年了,与他一同入仕的门阀士子都已经迁升了不少,他依然还只是个小小的蓝田县令。

    “那你说说,你来太乙城或者是这翠微山有何事儿?”李弘问道。

    “殿下,臣此番目的地,确实是来太乙城,臣听说太乙城商会即将开始,所以就来……就来转转。”宗楚客还是有些含蓄,面对如此高位的人,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李弘不屑的笑了笑,继续问道:“哦,这是应客商的请求而来,还是也为那个朝堂大佬打头阵?”

    “大佬?”宗楚客疑问了,随即意会,急忙辩解道:“臣冤枉,臣并非是为哪个客商请求而来,更不是为哪个上司而来。如果说臣此番目的……臣此番其实是希望……。”

    “宗楚客,你要是说话一直都是这么吞吞吐吐的,你这个蓝田县令恐怕做的也不是很称职啊,拿俸禄不干政事的话,这样的官员我大唐还没打算给他们养老送终。”李弘突然间停下脚步说道。

    “殿下恕罪,臣知罪。臣此番前来,是为推售蓝田县的玉石而来,这里外国客商较多,虽然蓝田玉石跟于阗玉石质地不同,但蓝田玉石同样也受文人士子青睐,臣不想于阗玉石专美,所以就想到了去太乙城推售蓝田玉石,希望能够借此为蓝田采玉百姓,谋得一些利润。还请殿下明察,臣家中并无出售玉石经商一道,此番前来,臣完全是为蓝田百姓……。”

    李弘再次仔细打量起宗楚客,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这货虽是上山采药,但身为大唐官员,竟然革带上也不佩玉,只是挂了一个布袋的东西在腰间晃来晃去。

    “蓝田美玉自然不比于阗美玉差,雕刻出来后,自然也是好东西,长安东西两市多有出售,难道这太乙城,你一直就没有想过为蓝田美玉置一个铺子?”李弘奇怪的问道。

    心想,既然你如此心系百姓,就应该早点儿为蓝田美玉在太乙城置上一个或几个铺子,而不是现在才火急火燎的跑到蓝田县推售。

    “殿下,臣是三个月前才从东都迁任蓝田县,上一任并没有置铺子,因此臣来之后,这一拖再拖,就到了此时。”

    “看来是我怪罪你了,但我看你身上连块玉佩都没有,你怎么推售?推售你那药篓吗?”李弘继续缓缓往下走,调侃道。

    “臣随身有携带,还请您过目。”宗楚客一边说,一边在李弘的注视下,把腰间的布袋解下来,里面赫然是一块巴掌大小,刻着花鸟的上好蓝田玉。

    宗楚客看着李弘望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面色一红,尴尬的说道:“此玉还是臣从蓝田一玉商那里借的,怕有所损坏,便缝制了一个布袋装上,免得磕了碰了。”

    这宗楚客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太贵了,臣佩不起也赔不起。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