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75 某人的郁闷

75 某人的郁闷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闷闷不乐的李弘就差鼻子里喷火了,马车送他到东宫门口后,不等马车停稳就急急跳了下去。

    然后在左右卫目瞪口呆下,李弘愤怒的冲着夜空闪闪发光的星星,怒吼了几声来发泄心中的不满跟郁闷之情,气呼呼的样子,吓得两边太子六率的左右两卫,在他进去时都忘了行礼。

    李弘心里的郁闷是可想而知的,千防万防,最后还是着了许敬宗这个老狐狸的道儿,一向自诩聪明绝顶的他,竟然还是被千古大阴人给算计了。

    许敬宗就是想要利用这段时间,父皇、母后跟自己之间的暗涌做法,他就是看准了武元庆、武元爽、特别是贺兰敏之,跟自己不对付,所以才想借自己的手除掉这三个人。

    除掉三人并不是因为什么深仇大恨,更不只是因为他的孙子许彦伯被揍了!

    而是如此一来,他许敬宗就达到了他自己的最终目的:那就是告诫众朝臣!虽然老夫久不在朝堂,但谁要是敢得罪老夫,敢不卖老夫面子,就看看皇亲国戚的下场吧!

    老夫连皇后宠爱的贺兰敏之都能斗倒,还有谁敢认为我许敬宗已经垂暮花甲,认为我许敬宗远离朝堂便失去了影响力!

    这种借他人之手来增加、显示自己对朝堂的影响力,才是他许敬宗最终的目的!

    这个阴狠歹毒的老狐狸,真不是省油的灯啊!相比起来,现在在李弘心里,李义府纯洁的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某人怒气冲冲的低头在东宫里行走,正在太子主殿等候的白纯,看着那一道人影,离得老远就感到了那身上,深深的怨气跟郁闷之情。

    站在门口待李弘走近后,刚想要说话,却见太子头也不抬的一脚跨进门里,气哼哼的说道:“今日不洗澡了,我睡觉了。夏至回来了让她进来,今晚谁也别陪我睡,我很郁闷。啊……气死我了!”

    白纯目瞪口呆的看着像是吃了惊雷的太子,询问的目光看向其他宫女,只见其他宫女听到身后“啪”的一声关门声后,吓得浑身一阵哆嗦,望着白纯的目光,楚楚可怜的直摇头,表示不知道太子今晚到底怎么了。

    皇宫对明日皇帝、皇后去往慈恩寺一事,也是看的极为隆重。九寺之中的太府寺、太仆寺、鸿胪寺、太常寺、卫尉寺以及光禄寺,包括礼部以及少府监,几日以来都因为皇帝、皇后明日前往慈恩寺而忙的昏天暗地。

    白露、小雪、小寒以及花孟四人,也都因为明日太子,要跟随陛下和皇后去往慈恩寺一事儿,而在忙乎李弘明日所需要的一切物品。

    白纯也因为明日之事颇为隆重,而留在了东宫帮忙,并未回濮王府。

    望着那扇仿佛也带着怒气的门,白纯轻微的摇摇头,今日晚间,所有人都在给他忙活明天所需物品,跟他太子的仪仗等等,所以就留下了夏至一个人陪着他,没想到这出去一趟,带着这么大的气性回来了。

    对旁边的宫女小声说道:“看好太子爷,如果有什么事儿立刻去前面找我,我去门口等等夏至。”

    见宫女点头应是后,白纯便信步穿过前面的花园,慢慢的走到了崇教门门口,看了看把守东宫的左右卫后,白纯默默的走到一处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站定。

    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只见一个兵士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着白纯行礼问候。

    “怎么回事儿?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爷出去一趟生这么大气?”白纯娇媚的脸上挂满了寒霜,语气也是冷冰冰的,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许敬宗请爷出去的,许敬宗的孙子与贺兰敏之发生了冲突,爷是被许敬宗请过去救他孙子的,最后爷把夏至留在了那里提他的孙子,然后就被我们护送回来了。”兵士恭敬的说道。

    “期间可还有发生什么事情?”白纯听的眉头一皱,继续问道。

    “回来的路上并没有发生事情,车夫是许敬宗的,但一路上爷在车里并未说话,不过在从冲突地点离开时,倒是又把许敬宗叫过去说了几句话,许敬宗的脸色并不好看。”兵士继续恭敬的回答道。

    “这么说来,是许敬宗惹爷生气了?”白纯思索着喃喃道。

    到底是什么事儿能让他发这么大的火儿?如果只是帮助许敬宗救他的孙子,爷是不会发这么大的火的啊,何况许敬宗身为太子太傅,远离朝堂多年,有难处请求爷帮忙也是情理之中,怎么就一肚子气,闷闷不乐的跑回来了。

    想不通的白纯,洁白如玉的额头更是皱的厉害,想了下说道:“即刻起监视许敬宗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点儿微小的细节都不可漏了。”

    “是。”兵士恭声说道,在白纯示意后便缓缓的离去。

    白纯再次回到李弘寝室门口,小声询问道:“里面可有出声或者叫过你们?”

    “白小姐,太子好像已经睡了,从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宫女同样小声的说道。

    白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侧耳倾听,并未听见有任何动静,想了下还是不放心,于是轻轻的推开门,想看看太子到底怎么样了。

    门被她缓缓的推开,里面并未有什么异常,蹑手蹑脚的继续往前,来到李弘的床前,只见李弘竟然衣衫未脱,趴在厚厚的棉被上已经睡着了。

    只是那张趴在被子上,已经可以看出帅气的侧脸颊上,好像在睡梦中还带着一丝不忿跟怒气。

    白纯无声的叹口气,轻手轻脚的看了看还穿在脚上的鞋子,伸出玉手轻轻把鞋子给脱了下来。

    按说明日去慈恩寺,这可是皇家的隆重法事,身为太子的他可是要沐浴更衣,穿着太子官服去的。

    但看看现在的样子,谁敢把这祖宗喊起来去洗澡?轻轻的把鞋子放下后,拖住两条还搭在床沿外的小腿,缓缓放进了床里边。

    死猪一样的人没有任何反应,白纯看了看,心道:“算了,先给他脱光了扔被窝里,明日早些喊醒他再说,要不按照皇家礼仪,明日他也得早起不是。”李弘平日的衣衫都是按照他自己的意见,由白纯找人给做的,并没有几根系带,反而都是一些奇怪但是穿戴方便的,称为扣子的东西所系,穿脱都是很方便。

    白纯一个人把李弘翻过身,小家伙毫无所觉,嘟囔了几句梦呓,继续沉沉的睡着。

    白纯伸出玉手一一解开圆领袍子的暗扣,之所以弄成暗扣,是因为李弘怕被他母后发现,他衣服的怪异之处,弄成暗扣后,被发现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被惩罚的几率也就小了。

    外面的袍子脱掉后,白纯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夏至正蹑手蹑脚的走过来。

    “嘘……睡着了,帮他把衣衫脱掉吧,有事儿明日再说。”白纯对走过来的夏至悄声说道。

    夏至不出声的点点头,与白纯两人忙活了半天,终于是小心翼翼的,把喜欢裸 睡的太子,脱的光溜溜的扔进了被窝里。

    两女相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鼻头的细汗,跟脸颊上的一丝红晕。

    夏至还好一些,多你来习惯了,平日里都是自己跟小雪陪着睡,要不就是小寒与白露陪着睡觉,对李弘的裸 体倒也无所谓了,何况她们平日跟着太子也是裸 睡。

    白纯虽然经常被李弘撞见自己洗澡的情形,但对于看一个男子的**,虽然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小少年,但还是有些不大习惯,脸上的窘样自然要比夏至多了不少。

    两女同时放松的叹口气,然后缓缓的走出了寝室,到了门外后,夏至也不瞒她,把在酒楼跟前与贺兰敏之的冲突一事儿,全盘告诉了白纯。

    两女对着想了半天,也猜不透为何太子会生这么大的气,帮忙处理一个冲突,何况这事儿除了他之外,恐怕就只有陛下跟皇后,能够处理的干净利索了。

    “许敬宗,你赢了?”白纯喃喃念道。

    “嗯,还有一句就是‘许太傅,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孤绝对不会姑息’。当时许敬宗的脸色很难看,但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太子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夏至眨着眼睛说道。

    白纯神情专注、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思索:“爷让你把事情处理的跟皇家没有干系,会不会是爷因为这个而生气?”

    “倒是不会吧,看爷当初的样子,像是很不满许敬宗,并不是因为贺兰敏之嚣张跋扈。而且,我后来竟然真的一点儿都不害怕了,就在贺兰敏之说出那句‘你知道我是谁吗’这句话后,我立刻想到了爷说的,要让此事与皇家无干系,是他贺兰敏之所为,而且我还把许敬宗拉下马了,让他帮着给太子还有陛下跟皇后说话,这样一来,就能够让围观的百姓相信,贺兰敏之如此嚣张跋扈,并不是因为皇家对他包庇,而是他本性如此。”

    说道最后,夏至脸上不乏得意之情,这回来的一路上,脑海里一直回响着百姓对自己的夸赞,以及自己仿佛侠女般的感觉,心里面已经是美的不行不行的了,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