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玄幻魔法 > 唐谋天下 > 56 乱局

56 乱局

作品:唐谋天下 作者:青叶7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三百人?这小东西想干什么?朕还以为“神话”会是一个秘密武装呢,人数太少了,不够大气。81中文网”李治摇头笑着说道。

    “陛下,您应该知道,这三百人都是经过太子精挑细选的,而且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三百人已经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了。”白纯抬眼看了下李治说道。

    “身为太子多年,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也是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有这三百人,你不觉得李弘让人很失望吗?做为太子,那就是以后大唐的皇帝,如果就这点儿人,怕是配不上他的野心啊。”李治摇头惋惜,心里在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给小东西出得题有些难为他了。

    白纯脸上毫无表情,眼帘再次低下去,看着脚下的地毯不说话。

    “太子六率现在共多少人?以他的募兵制来算,一年大概需要多少钱?”李治玩味的问道。

    “六率加在一起共一万四千人,每率两千人,还有两千人……指挥权在奴婢手里。平均每人用度大约三百贯钱。”白纯如实回答道。

    “怎么会这么少人?按制六率人数应该在三万人左右,为何少了一半?对了,他难道后来就没有补充?”

    李治想起来年初的时候,千牛卫与太子右卫进行过一场操练,最后结果竟然是太子右卫胜了千牛卫,而自己付出了一千两白银的赌资给李弘,又以每人百两的银子买下了李弘的一万五千人。

    “朕是不是又上了那小东西的当了?”李治回忆着当初比武后,李弘嘿嘿笑着跟他讨价还价,买卖一万五千人时的情形,喃喃的问道。

    “回陛下,是的。太子自己无法负担三万人的俸禄,所以就以……。”

    “行,小东西你行,对朕你是从不客气的下黑手,小王八蛋,又坑了你父皇不少银子!难怪当时他笑的那么开心!那这样朕心里也平衡不少了,最起码他失窃的那些东西也值这些钱了吧?”

    白纯依旧看着脚下,淡淡说道:“回陛下,据奴婢所了解,药膳房丢失的东西,恐怕是能够以金银来衡量的。”

    “啪。”李治手里的朱笔,被捏断成了两截:“何以见得?”

    李治的声音变得有些冷,身为大唐皇帝的霸气从身上四散开来,皇者的威严此刻是一览无余。

    “奴婢虽然不知晓太子到底在做什么,但从进进出出的工匠上能够感觉到,此物恐怕比当年太子造的水晶、玻璃、水银等物品要金贵重要的多。禁区甲的守卫向来不严格,太子左卫主要任务的重中之重,一直都在药膳房。而且,这个月太子已经放开了各国对水晶与玻璃的限制。由此可见,在太子心里,药膳房里的一切,恐怕比这些要重要的太多了。”

    “进出的都是些什么人?”

    “从各个药铺挖走的人居多,铁匠、木匠,还有如术士等各色工匠,都被他聚集到了里面。而且,奴婢知晓,最开始的一段时间,这些人回家、与什么人接触,都有“神话”的人暗中保护,或者说是监视。”

    李治无力的靠向椅背,虽然他给李弘出题是为了考验他,但如果失窃的东西关系太大,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那些东西现在到了哪里?”李治沉声问道。

    “以奴婢的手令,恐怕明日一早就可以出了关中地区,再有日恐怕就可以到达玉门关。”白纯的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可有办法追回?”

    “奴婢不知,但如果太子能够早一些找到梁建方的尸体,或许还可以追回。再有一种可能就是,奴婢告知太子……。”

    “不行!”李治打断了白纯的提议,如果白纯提醒弘儿,就等于是让太子准确无误的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背后指使的了,这不合皇家规矩。

    李治站起身来,隔着玻璃看向窗外的夜色,明亮反光的玻璃,把他的人影照的有些暗淡甚至有些怪异。

    “扬武,通知兵部,八百里加急,严查路上通往玉门关方向的所有马车,包括所有行人。记住,这里也包括含持有东宫太子府令的马车。对,包括皇家马车,一定要尽力拖住贺兰敏之前往玉门关的度。”李治终于第一次果断的下了一道命令。

    听到李治的话,白纯没来由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一点儿情绪波动都没有。

    梁建方是自己命人杀死的,东西是自己命令白纯调开左卫守卫,授意贺兰敏之偷偷运往西域的。

    就在李治为李弘的琐事都赶到头疼时,武媚此刻也在自己的宫殿扶额哀叹,这一切是不是自己把小东西逼得有些太紧了?

    自己从来没有在李弘跟前自称过本宫,但那晚交李义府时,自己对李弘用了本宫这个自称。

    而李义府这一道难题,在自己与李弘之间还未解决,自己就又给了他另外一道难题,把他的太子詹事许圉师因子杀人不报,而被禁押起来。

    再加上自己授意兰陵,告诉李弘关于他两个舅舅私运一事儿,小东西一下子能应付的过来吗?

    而且,如果李弘想要彻查此事,他的姨娘跟贺兰敏月也必会牵连其中,这对刚十岁的李弘,是不是过于苛刻了?

    芒种站在武媚的跟前,就像是白纯站在李治跟前一样,同样的低着头看着脚下,一言不。

    只是芒种的脸色要苍白不少,这也是因为皇后的授意,在李弘跟前故意多嘴,而他自己被内侍省打了一百大板的结果。

    “他可有明确的打算计划?”武媚望了望窗外,问道。

    “回皇后,太子殿下出动了“神话”,但具体去做什么,奴婢还无从知晓。”

    “难道“神话”就是他最后的仰仗吗?他要用“神话”干什么呢?李义府、许圉师,两个人想要从大理寺跟刑部安然无恙的走出来,此时对他来讲已经是绝非易事。难道他要劫狱不成?”武媚喃喃的想着李弘这个不按常理出牌。更小的时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面对这样的考验,会不会捅出什么大篓子来。

    想了半天,她也无法想到李弘会如何搭救被禁押在大理寺、刑部的李义府跟许圉师,摇着头若有所思的问道:“那个无法无天你们就没有试着接触过?”

    “回皇后,奴婢无能,无法无天无论是奴婢,还是夏至,都没有机会接触,而且……而且无法无天就像他们的名字,眼里应该是只有太子殿下。”

    “退下吧。这几日照顾好太子。”武媚挥挥手,独自在书房里沉思,是不是自己太着急了,如此一来,是不是把他逼得退无可退了?

    这个小东西,刚刚十岁,但所有的表现从来就不像个少年,更像是个成人,这也让自己在做预判的事情时,往往会漏算他的年龄。

    但当第二日李治与武媚,同时知晓了彼此都在考验李弘时,两人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一个坐在甘露殿有些傻,一个坐在皇后的宫殿,神情呆滞!

    夫妻两人从来没有想到,彼此竟然在同一时间都给李弘出了难题。两人沉默过后,第一反应都是想叫停这次考验,可已经开始转动的暗涌,又岂会是说停就能停的?

    就在两人坐立不安的度过了一上午时,两人同时收到了消息:李义府之女与女婿,因买 官卖官致死,但种种迹象表明,买 官卖官一事与李义府无关,案情更像是李义府之女,与女婿私自打着李义府的名义买 官卖官行诈骗之罪,被人识破后被杀。

    许圉师之子许自然同样被杀,刑部经过第一时间勘查,认定为报复,而许圉师并不知晓许自然曾射杀他人。

    一部分水银被追回,但是从韩国夫人武顺的府上被找到,太子李弘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往姨娘的府上问责,也没有召韩国夫人去往东宫。

    李治与武媚听到这个消息后,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想到:小家伙这是开始破局反击了吗?手段还真够狠辣的!

    但到了下午,东宫便再没有任何动静。接下来的几天,太子李弘的滑板,这几日从来没有在东宫各个地方出没,也没有出现在皇宫。

    太子像是换了一个人,每天除了去崇文馆,就是在书房里练字,仿佛困扰他的事情已经彻底都与他无关了。

    朝堂上对李义府与许圉师子女的遇害颇为惋惜,风向也突然改变,变成了御史一再弹劾刑部不作为,对长安城的凶杀案竟然束手无策,查不到一点儿线索。

    如此不正常的朝堂现象,以及针对李义府与许圉师弹劾的剧情反转,让李治跟武媚,都对李弘的“神话”充满了好奇,两人仿佛看到了从东宫里冒出来的杀伐气息跟浓浓的阴谋味道。

    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的,没有想到李弘会用这种办法来保全李义府跟许圉师二人,而这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保住两人的手段,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朝堂上对许圉师跟李义府,转变弹劾风向的办法。

    “神话”就像是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影子,李治在朝堂上试探着迫使刑部去追查凶杀案,但刑部却是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认为这件案子就是如案现场一般,不需要再去调查。

    李治心里却隐隐开始有些担忧了,自从水银被追回后,李弘就开始变得极其安静。这种安静让他忧虑,因为水银是从武顺那里被追回的,以李弘睚眦必报的性格,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姨娘?

    所以他现在必须想方设法,在李弘有动作之前,保护武顺母女安全无虞,千万不能落入小混账手里,不然不死也得脱层皮。

    何况他还有一股来自后宫的担忧,从武顺府上现的水银,是不是皇后暗中指使的?是不是皇后想要借助李弘的手,来分开自己与武顺母女之间的暧昧?

    身处后宫的武媚现在也不好过,武顺与李治通奸一事,自己说不在意是假,何况还有自己的外甥女也牵涉其中,这让她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石头,压的自己胸口颇为难受,致使自己一想起此事,就恨不得立刻处死贺兰敏月!

    而且,武媚也知道,贺兰敏之牵扯其中,肯定是李治对自己不满的表达,因为自己宠爱贺兰敏之,甚至多过了对其他皇子的关爱,这让李治心里肯定是难以舒服。

    李弘此刻在等,他在等待药膳房失窃的东西是否能够追回,如此他才好决定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但他也知晓,无论药膳房失窃的东西能否找回,自己跟父皇还有母后三人之间的暗涌,已经开始向他们三人都无法控制的局面缓缓展了。

    (ps:各位看《唐谋》的读者大大好,这几章写的不如之前那般清新明快了,不过好在就是这几章,还望看书的大大报以宽容之心。新人新书,写起来自然也不会如大神般流畅清晰,这几章就是最好的明证,这几章一直想勾画一个清晰明了的三人暗斗,但写起来后现很难掌控,恐怕这就是新人的能力问题了。总之,希望各位大大给新人一些耐心跟宽容,很快这些就会过去了,扑面而来的清新之风会是这本书的主色调。希望各位大大能够继续支持《唐谋》,多提意见!万分感谢!)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