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杀生扬善录 > 第38章 平衡被打破

第38章 平衡被打破

作品:杀生扬善录 作者:梅傲兰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边厢,黑衣人和面具人很快焦灼在一起,郭重开瞪大了眼睛看了会儿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跑到袁武乐的身边,用力拍了一下他,说道:“看好了,这种层次的战斗可不多见,绝非我们之间的比武,过了今晚你就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了。”

    袁武乐木讷的看了一眼郭重开,虽然还在恐惧中,但双眼也有意识的进入到了这场激烈的战斗中。

    黑衣人和面具人在短短几分钟里已经对了二十多招,依然看不出谁占了上风。

    这大概是试探性的过招,二十多招过后,二人的攻击速度陡然加快,拳脚相错,内力碰撞发出砰砰的响声。

    面具人的招式简单狠厉,黑衣人不同,他的招式延绵纯正,颇有大家风范。

    百余招后,面具人陡然一声大喝,掌内突然冒出一团黑气,黑衣人大惊,迅速比划了一个姿势,掌心冒出一团光,光和黑气对撞在一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大概是最后的绝招,僵持了五分钟后,一声如雷般的巨响,二人纷纷向后倒退,面具人在空中陡然一个转身,拼出最后的内力,在夜的掩护下快速在空中遁走。

    郭重开和袁武乐完全被这超现实的战斗震惊的迟迟回不过神来。

    直到黑衣人走到他们面前,训话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

    袁武乐首先回过神来,黯然而焦虑道:“可是……我的家,我的父亲还在里面呀。”

    黑衣人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人在江湖,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孩子,如果不想赴你父亲的后尘,日后还望多多思量自己的人生,你们两个赶紧走。”

    郭重开对着黑衣人抱了抱拳,感激道:“多谢前辈的搭救。”

    黑衣人摆了摆手,说道:“闲话休说,赶紧离开。”

    说完他率先施展轻功跃空而去。

    郭重开大喊道:“前辈,我们什么时候还可以再见?”

    空中又传来答话:“有缘自会再见。”

    郭重开不再多想,赶紧拖着袁武乐朝焦家庄园跑去。

    就在二人刚刚离开不久,一个略显胖壮的身影越墙而入,在院中巡视了一圈后,赶紧跑到了躺着的三名黑衣人的身边。

    扯下自己的面巾,赫然是野狼帮五狼,而地下躺着的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结义兄弟八狼、十一狼和十二狼。

    他们这次的目的本是要引出平风帮内乱的,然后再趁机浑水摸鱼,本来计划好好的,岂料半路杀出个魔头,二话不说便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灭了。

    好在他的关注目标是丐帮,没有参与到袭击平风帮里面,他是随着郭重开一起来到这里的,不然他的小命焉能留住。

    自己的三个兄弟既已身死这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虽然悲愤但他的理智还在,冷静思考了一下情况后,没有过多的在这里停留,而是带着死去的三位兄弟的尸体快速离开了。

    夜很快宁静了下来,即便周围的人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动静,即便这里又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但依然没人敢靠近这里,就连巡警都没敢接近这里,只等天明了一探究竟。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学校,步伐沉重的走进暗室。

    “你受伤了!”暗室小屋内的先生不敢相信的问道。

    黑衣人咳嗽了几声,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难缠的家伙,内力耗损的很严重。”

    一粒丹药从窗户内飞了出来,黑衣人伸手接住,立刻吞服了下去。

    那先生继续问道:“哪里来的高手?”

    “先生,这正是我忧虑的地方,对方的武功招式很像已消失了半个世纪的修罗教。”

    “你确定?”先生紧问一声,显然对这个问题十分的敏感。

    “并不能十分确定,因为和老爷子讲述的有些不同,那面具人的招式更狠更毒,我赶去的时候,袁家已悉数被灭,正巧救下郭重开。”

    屋内的先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来的时日也不短了,如果他一直潜伏在这里必定会被我们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可是我们至今一无所获,可如果是事起突然,那么他何以针对平风帮袁大虎一家呢?”

    黑衣人调息了一会儿,气息渐匀:“看来此间形势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野狼帮分舵被郭重开灭掉,现在平风帮分舵也倒了,这两大帮派一出事,这片区域恐怕就要陷入一片混乱的局面了。”

    “难道是修罗教的人,想要借此机会重新复出,亦或是丐帮的人在装神弄鬼?”先生忍不住轻摇羽扇,在屋内一边踱步一边沉吟道。

    黑衣人也不太确定是什么原因,只好说道:“都有可能,我会盯紧郭重开的,您请放心。”

    郭重开拖着袁武乐一路狂奔至焦家庄园。

    焦运生看到被惊吓到还未回过神来的袁武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把他给带来了?”

    郭重开怜悯的看了袁武乐一眼,说道:“袁家被一名脸带面具的人屠戮,恐怕没剩下多少幸免的人了。”

    焦运生大惊:“什么人如此大胆?”

    “我也不知道,我们也险遭毒手,幸好半路杀出个蒙面人将那面具人给击退了,我们这才逃了出来。”

    焦运生面露忧,喃喃道:“乱了,全乱了,野狼帮分舵被我们夺了,而今平风帮分舵也出事了,现在平衡完全被打乱了,这里天高皇帝远的,帮派之间恐怕免不了又是一番明争暗斗了。”

    焦运生正自琢磨着事情,袁武乐却突然哇哇的放声痛哭,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毕竟还是一位少年人,一位土豪家的富二代,打小哪受过这种惊吓,这种委屈,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对别人吆五喝六,而今家道突遭变故,那个疼爱他的父亲说没就没了,一切的荣华权势都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了,你让他如何的不心酸不痛惜。

    焦运生最是看不惯这类平时骄横跋扈,一遇到事就知道哭的富家子弟,他一脸鄙夷的看着袁武乐,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郭重开见到平时表现的挺坚强的袁武乐哭成这样不免有些大跌眼镜,怒其不争的他上前一把揪住袁武乐的衣领子,将他拽到自己面前,大声质问道:“哭能解决问题吗?”

    袁武乐任性的大吼道:“没有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命还在!”郭重开大声喊道,“只要命在所有的一切都能得回来。”

    像是发泄够了,抑或是郭重开的话说进了他的心里,袁武乐忽而颓废的低下头,低声道:“没有了父亲做后盾,我能做什么?”

    郭重开认真的看着他,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说过的,我是你的老大,以后我就是你的后盾。”

    袁武乐愕然了一下,悲痛减轻停止了哭泣,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郭重开松开了他的衣领说道:“因为我们是同学,还是……朋友。”

    “从小到大,我身边的同龄人都俱我畏我,奉承我,我真的从来不知道朋友是什么意思,现在我突然觉得这里很暖。”他指着自己的胸膛说道,“可是朋友代替不了家人的感觉,父亲没了,我的整个世界都塌了,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这种感觉?

    郭重开凄苦一声,在心中哀哀的想到,这种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感觉我在五年前就体会到了。

    一抹意味深长的苦笑绽在他的脸上,让他回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心情顿时灰暗到了极点。

    焦运生感觉到了郭重开的落寞,上前拍了拍郭重开,看着袁武乐说道:“袁家小子,你不要不知好歹了,你可比重开好命多了,五年前我刚认识重开的时候他才九岁,那个时候他就是孤零零一人出现在我管辖的破庙里,失去了记忆,忘记了亲人在哪里,还险些被我废去双腿,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下,他都没像你这么的悲观过,重开说的对你的命还在,那么你就没有理由不振作起来。”

    袁武乐惊愕的看着郭重开,不敢确定的问道:“你是孤儿?”

    郭重开哑然失笑:“别逗了,我不算是孤儿,之前不是,现在也不是,因为之前我有家,虽然失去了,可现在这里就是我的家,男儿志在四方,有情的地方便是家,所以你也不要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孤儿了。”

    被郭重开这么感情至深的一番话洗脑下来,袁武乐的心中好受了不少,他稳了稳情绪说道:“对不起,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大的变故,所以让你们见笑了。”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先在这里住下来,看看情况再说。”郭重开继续劝慰道。

    袁武乐摇了摇头:“父亲尸骨未寒,我需尽快回去一趟,平风帮出这么大的事,一定会有人来的,我还不能脱离帮派,一些事情我要替父亲完成。”

    焦运生冷笑一声脱口说道:“别傻了,你现在回平风帮纯粹是自寻死路。”

    “为什么?”

    “难道你忘了,白全安为什么来常德镇,别人不知道,重开和我清楚,你身怀内功,你父亲现在没了,你回平风帮连个帮你说话的人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露出马脚,而据我所闻平风帮帮主最忌讳手下的人没征得他的同意私自练功,你无疑犯了他最大的忌讳,恐怕他不会留你这个明知故犯的人太长时间。”焦运生分析道。

    袁武乐一惊,点了点头:“您说的对,可我的内功在那次和重开比武后便消失了,我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内力。”

    郭重开说道:“我在墙外听到了,好像今晚你们遇袭就是因为他们要逼你交出武功秘籍,你交给他们了?”

    “秘籍已经被面具人给毁了,白全安也死了,先前进来的那三名黑衣人也死了,知道今晚事情的人就剩你和我了,我身上也没了内力,他们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所以我必须得回去一趟。”袁武乐说道。

    见是如此,焦运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道:“现在休息,等天亮了再说。”

    天亮好办事,郭重开想到既然那黑衣人都要求他们尽快离开袁家大院,这说明这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现在焦叔叔也提出来了,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毕竟他们都是老江湖了,有一些东西不是他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少年人能够想到的。

    所以他也将袁武乐劝告下来,布置好计划说明日天一亮就去袁家大院给他父亲收尸。

    寄于他人屋舍,郭重开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袁武乐很焦急,但也不得不按捺下自己的情绪。

    这一夜注定无眠,好不容易捱到东方日出,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袁武乐就要推门而出,焦运生却又劝阻了下来,一直等到天大亮,郭重开才和袁武乐又一起返回了袁府。...“”,。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