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杀生扬善录 > 第9章 背道而驰门户变

第9章 背道而驰门户变

作品:杀生扬善录 作者:梅傲兰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郭爷爷预测的不错,焦运生果然在当天回来了,而且是满面春风,意气风发,一见到正在监督郭重开练功的郭爷爷,他便呵呵的笑出了声:“想不到一月未见,这孩子的变化真大。”

    郭爷爷颔首笑了笑,目光落在了焦运生的腰间,只见那里系着三个口袋,有点讶然的说道:“想必焦老大此行收获不小。”

    焦运生拱了拱手,表情变得毕恭毕敬起来:“多亏您老的指点,否则此行怕是没有那么顺利。丐帮人员众多,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如果没有举荐人贸然加入,只怕这辈子也别想出头了,还要多亏临行之前您的那封举荐信。”

    郭爷爷问道:“按照规制,率众初进丐帮顶多是一个县城的地头,也就是两袋长老的规格,何以你是三个?”

    焦运生拍了拍腰间有趣的笑道:“说到这个,还要有赖被打折腿的痞三和痞四。”

    “哦?愿闻其详。”对于这件事郭爷爷也充满了好奇。

    “您老也许不太清楚丐帮的一些潜规矩,如果没有那封推荐信,我这二袋长老想必也做不长久,迟早会被一些老人收了,能够坐稳一县地头位置是需要考核的,您是不知道,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为了将这个位置坐实了,我可是好一阵东奔西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整个梳理了一遍,这才把领地安定了下来,因为我身边本就有两个残人,这两个家伙为了活下去,不被遭到冷弃,往那人群多的地方一放就是一通的哭天喊地,真是惹来不少人的同情,再加上上面给出的注意,往两人身上编排了一个悲情的故事,效果更佳,这不,上缴给上面的礼钱多了,为了作为表彰,鼓舞其他人的士气,才破格把我升为了三袋长老,还传了我三路打狗棒法。领地算是稳定了,我就赶紧跑回来找您,想让您在武功上指点一二,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大后方了,没有什么事我就待在这里跟您学习功夫。”

    郭爷爷摇了摇头,故作为难的说道:“因为非丐帮人员是不能学习打狗棒法的,所以丐帮的打狗棒法我也只是见识过,并未真正练过,这个恐怕我帮不了你。”

    焦运生不放弃的说道:“您老在武林中行走多年,在武术上一定会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我先演练一遍,您给我指正指正,这样可以吗?”

    郭爷爷不再拒绝,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却又问了一个问题:“一般的帮派或许没有什么内功心法,但是丐帮不同,如果他们只传授了你打狗棒法的招式,那只要勤加练习就可以了。”

    “这……”焦运生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变得坦然:“只是传了我前两招的内功心法,并一再强调,如果我把本门的内功心法私传给了非本帮人员,将会受到帮规的惩处,偷学之人也会被杀掉,但您老不同,我觉得告诉了您也没什么大事。”

    郭爷爷摇了摇头,一脸正气的说道:“既然是帮规,就要遵守。既然你已经学到了丐帮的功夫,那我这里再传授你一些修行内功的浅显法门,这样你就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还要在个人,你且给我演练一遍那三路打狗棒法。”

    焦运生依言而行,走开几步,摆出了架子,一声轻喝:“棒挑赖犬。”

    这是打狗棒法挑字诀中的一路,焦运生由下而上挑动手中的木棍,手腕发力,看劲头仿若前方有千斤巨石也能一棍挑飞了。

    “棒打双犬。”这是缠字诀中的一路。

    “棒打狗头。”这是劈字诀中的一路。

    打狗棒法一共是三十六路,一十二招八字口诀。为了不让非帮主之人学全,所以才拆开来传授。

    焦运生运用起这三招,还不够连贯,没有把打狗棒法的灵动劲儿发挥出来。

    郭爷爷评论道:“威猛有余,而灵巧不足。你可知道为什么丐帮的绿茵帮是竹子做成的,而不用精钢打造?就因为竹子有柔韧性,用竹棒打出来的打狗棒法比精钢铁棍更有威力。西南不远处有一片竹林,你去那里练,就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焦运生拱了拱手,谢过指点后,向竹林走去。

    还在扎马步的郭重开喊道:“爷爷,焦叔叔刚才练得是什么功夫,好像很有威力的样子,我能学吗?”

    郭爷爷踱步走了过来,拍了拍郭重开的脑袋说道:“还不是时候呢。”

    一句简简单单的回复,郭重开便不问了。

    空中响起一声鹰鸣,郭爷爷抬头看了看天,眉头皱了皱,自言自语道:“有段时间不曾传讯给我了,难道出事了?”

    他撇下正在练功的郭重开,一个人走进了树林里,一只雄壮的苍鹰落在了郭爷爷的肩头,他从鹰脚上的信筒里抽出一张小纸条,看了看,脸上立刻现出忧心忡忡的神情。

    郭爷爷叹息了一声,喃喃道:“金二胖呀金二胖,你这是要让南丐帮的名声遗臭万年呀,丐帮早已不负古往侠义之风,到现在你连这最后一块的遮羞布也要撕掉吗?”

    郭爷爷曾对焦运生说他不是丐帮中人,但是丐帮将要发生的大事他却了若指掌,那金二胖是何许人也,正是武林中人对南丐帮传功长老金善良的戏称。

    我们话分两头,且去那洞庭湖畔一看。

    何以谈到洞庭湖畔,只因南丐帮总舵就设立在此。

    洞庭湖畔的隐蔽处,若然无人引领,实是不知这里还有一片小规模的建筑群。

    说它不引人注意,隐蔽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这片南北一字排开的建筑大门,连最普通的江南渔家的大门都不如,一米五宽,二点二米高,门上锈迹斑斑,但是等你穿过这第一道大门,里面却又有些不一样,一直穿过五座门后,里面的景象又是一番新天地。

    里面遍种奇花异草,复古建筑亭台楼阁气宇轩昂,庭院中央立有一方大鼎,各个角落还放有烹制药材用的大酒缸,缸里还散发着靡靡香味,让人闻一下都觉神清气爽。

    正厅是一间硕大的会议厅,此时一位头发抹着光油,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正立于主位前,他就是南丐帮的传功长老,金善良。

    金善良为什么只立在主位前而不坐?因为他不敢,那里是帮主的位子,在还没有得到帮中众人肯定前,即便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上压你的人不在场,你的野心再大,也要守着规矩,只能立而不能坐。

    巡视了一下眼前众人,金善良开口说道:“帮主失踪多年,什么手段我们都用上了,一直查无所踪,我看啊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眼看着北丐帮那些野小子们有蠢蠢欲动的迹象,我们这么大的帮派总要选出一位有分量的领头人主持才行,诸位意下如何?”

    场中诸人齐齐抬眼看向他,全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执法长老赵又堂站了起来说道:“你是帮派里的传功长老,武功更是仅在帮主之下,如果单论武功来说,你坐帮主的位置再合适不过了,但是,依照祖训,只有手持我南丐帮帮主信物打狗棒,学全了打狗棒法的人才能坐上帮主之位,现在帮主失踪不说,就连帮主的信物打狗棒都找不到了,现在册立帮主是不是有点早了?”

    金善良心有不悦,但仍面不改的问道:“那依赵长老的意见该当如何?”

    “这……”赵又堂说不出话,显然脑子中没有太多的知识。

    刚才还笑眯眯的金善良见到赵又堂这副模样,登时两个小眼睛一厉,狠声道:“既然回答不上来就给我闭嘴。”

    喊完这句话,他一屁股坐在了帮主之位上,又含笑说道:“我看不如这样,这帮主之位我先劳心代替着,等帮主回来了,或者有谁找到了打狗棒,我再把这帮主之位让出来,这下诸位不会有意见了?”

    赵又堂嚯的站起身,怒不可揭的骂道:“你这个包藏祸心的东西,再还没有确定帮主生死之前,即便你想自立为代帮主,也没资格坐在帮主之位,你给我站起来!”

    金善良眼光一寒,下身骤然发力,双手一拍雕龙座椅扶手,嗖呼间,他腾空而已,挟着巨大威压,向赵又堂拍出一掌。

    想这赵又堂,能够坐上执法长老之位,武功当也了得,只见他撑起手中竹棍,一个母狗护雏封住自己的门户命脉。

    金善良掌风随即而至,赵又堂来了个犬牙交错,掌棍碰撞,赵又堂大惊,虽然他已经避重就轻,但是对方的掌劲雄厚,这一击堪堪让他稳住身形,棍势还险些被对方的掌风绞碎了。

    眼见不敌,赵又堂慌忙跳开,惊恐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招式?我怎么没见过?”

    金善良一声冷笑:“你当然没见过,因为传功堂可是归我管的,这套从失传的降龙十八掌残篇中悟出来的飞龙掌我还未有机会在人前施展,你当庆幸,今日就由你来试试飞龙掌的厉害!”

    “降龙十八掌残篇!”在座诸人全都不敢相信的看向金善良,有些人甚至开始在心里大骂金善良藏的可真深。

    赵又堂抖擞起精神:“既然是残篇,那就不如真篇来的厉害,你身为传功长老,竟还藏私,今日我定要让你伏法认罪不可!”

    金善良骂道:“好你个赵又堂,死到临头还胆大言不惭,看招。”

    想来这金善良也是个习武的奇才,虽说这飞龙掌是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的残篇改变而成,但也包含了降龙十八掌的硬朗风格,赵又堂勉强应付了几招后,双臂便被金善良的掌劲给震得麻木起来。

    金善良仗着己身内功雄厚,丝毫不在意赵又堂打在自己身上的竹棍,硬生生的破开对方的防御,一掌拍在了赵又堂的胸膛。

    赵又堂吃力不小,身体受力飞出,一直跌倒庭院方才止住身形,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赵又堂不甘的瞪着立在门口的金善良,心下不明白这厮的武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来人!”金善良一声厉喝,“将这作乱的贼子拿下,软禁起来。”

    按道理来说,欲求上位的金善良此时应该杀死反对他的赵又堂,这样做才能够树立威信,震慑群小。

    但他没有,也不知道打的什么注意,让与他亲近的几位面面相觑,心有疑虑而不敢多问。

    此一举倒是让那些与赵又堂关系不错的人小捏了一把冷汗。

    眼见帮中守卫弟子将赵又堂拖走,金善良步入会厅,冷声问道:“还有谁人有异?”

    大厅之中鸦雀无声,金善良眼中精光冒出,大声宣布道:“南丐帮从今以后以我为尊,如若今后有人胆敢冒充我南丐帮主,杀无赦!”

    底下众人纷纷跪倒,齐声高呼,领命。

    见目的达到,金善良立刻又堆出笑脸说道:“诸位,这个月的赏头可是该交了啊,上面派人来催了。”

    一些红光满面的长老站了起来,拱手道:“稍后我等会立刻派人交上来。”

    见此情形,几个身形枯瘦的老人忍不住叹息一声:“这哪还能叫丐帮吗,你们这些所谓的长老各个有自己的产业,如果将你们的财产公开的话,起码可以进华润排行榜前五百名,何苦啊,放着清闲的武林日子不过,为了利益甘愿去做别人的爪牙呢?”

    两行清泪流,只怕今后的岁月他们要与丐帮告别了,因为变天了……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