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杀生扬善录 > 第5章 壮士悔不该

第5章 壮士悔不该

作品:杀生扬善录 作者:梅傲兰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郭希柔将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的郭重开扶了起来,旧话重提,再一次问道:“他们为什么要绑你?”

    郭重开看向老者,天真的问道:“爷爷,为什么他们见我是个孤苦伶仃的小孩,不收留我也就罢了,还要打断我的左腿,砍掉我的右腿?”

    如此幼稚之言,更加让人觉得此子的可怜。

    老者收敛了笑意,满面寒霜的看向焦运生说道:“我救你,是因为你的江湖义气,而不是让你在此做些伤天害理之事。”

    焦运生颇为尴尬的看着老者,虽然他不知道老者是什么来历,但是一年之前,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看似饱经风霜的老人亲手把他从一堆手持砍刀的人群中解救了出来。

    从那天起,他就决定了要誓死追随在老者的左右,然而老人却拒绝了他的报答,给他指了条明路,让他来到这里落脚,成为了这一群叫花子的领头人。

    老人居无定所,四处乞讨为生,那一次分别,再一次见面已是一年,焦运生也只知道老人姓郭,别的便一无所知了。

    不过,从老人的衣着上来看,焦运生猜测,老人可能来自丐帮,但是从言行举止上来瞧,老人又不同于他所见闻的那些所谓的丐帮帮众。

    对于老人身上的众多疑点,久混在江湖中的焦运生倒也识趣,不曾问个明白,而是听从老人的决定,来这里逍遥自在的做了个花子头。

    只是没想到,一年不见,刚一见面就被慈悲为怀的郭爷爷逮住做坏事,让焦运生好是难堪。

    “这不是想多捞点钱嘛。”焦运生讪讪的说道。

    “焦叔叔,你这话说的为什么我听不懂,多挣钱为什么一定要把重开哥哥弄残废?”郭希柔睁着铜铃般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令焦运生难以启齿,都说童言无忌,孩童的问题最难回答,焦运生这回算是领教过了。

    无奈的他只好瞪了一眼痞三。

    痞三这人虽有几分小聪明,却无甚大脑,他毫不避讳的说道:“把他弄残废了,放到热闹的市中心乞讨去,更能博得人们的同情心,我们就能很快的多赚钱了。”

    郭重开闻得此言,身上不禁冒出缕缕冷汗,合着把我整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是为了欺诈别人的善良,谋得极个别人的利益,这也忒狠了点,说是丧尽天良都不为过。

    久行在武林中的郭爷爷是知道这种事的,但得到当事人的亲口承认后,心下也不免有几分骇然。

    郭希柔生气的看了一眼焦运生,又开口问向郭重开:“哥哥,是谁把你绑到这里来的?”

    郭重开指了指痞三和痞四,说道:“我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他们两个说看我面生,什么也不问就把我捆到了这里来。”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郭希柔对焦运生说道:“焦叔叔,他们两个太坏了。”

    焦运生对上郭希柔的眼神后,不禁心头一震:“这小姑奶奶想要干嘛?”

    他是知道的,虽然这小女孩只有七岁,但是脾性却邪的很,就连他这有些江湖经验的人都要忌惮三分。就在郭希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了很不好的预感。

    痞三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机已经在向他靠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像个忠诚的狗一样立在焦运生的旁边,竖着耳朵听候主人的吩咐。

    郭希柔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痞三的身边,自言自语道:“他这瘦鸡仔的样子倒挺像一个苦命人。”

    说罢,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郭希柔已然出手重重的打在痞三的膝关节,咔嚓一声脆响,骨裂之声清晰可闻,紧接着便是痞三杀猪般的哀嚎大叫,抱着他的右腿满地打滚。

    看到如此痛苦的痞三,郭希柔冷哼一声:“让你也尝尝这断腿的滋味。”

    她又一脚踏在痞三的左腿上,说道:“我也不给你砍掉,索性一并毁了。”

    也没见她怎么用力,又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来,痞三的左右腿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小女孩的手上。

    这次没有听到痞三更痛苦的哀嚎,因为他已经昏死了过去。

    还在地上躺着的痞四似乎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氛不对,悄悄的往这里偷瞄了两眼,结果却看到了痞三双腿被废的场景,吓得他如见鬼魅般,也顾不得自己的疼痛了,赶紧爬起来,拼命逃走。

    郭希柔哪里容他跑掉,一口真气提上来,身体嗖的一声急蹿而出,那小短腿跑起来是一点都不含糊,像极了一只急速奔跑中的小羚羊。

    没过多久,痞四痛苦的嚎叫声便惊起了树林中飞鸟无数。

    郭希柔像个没事人一样,恢复了孩童的天真与活泼,一路蹦蹦跳跳的来到焦运生身前,仰起头问道:“我这样做焦叔叔可有话说?”

    想这焦运生也是位铮铮的汉子,当年独战二十多把砍刀的时候也没见他眼睛眨那么一下,但是面对着眼前这位只有七岁的小姑娘,他却有些胆颤。

    “柔儿,人虽然是他们抓的,但是命令却是我下的,我的这双腿你也拿去。”毕竟是见过生死的人,岂是痞三痞四之辈所能比的,敢作敢当也算是条汉子。

    “柔儿且慢。”郭爷爷一声断喝,三步两步的走了过来,神情肃然的看着焦运生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受人影响。”焦运生倒也诚实,毫不隐瞒的说道。

    “什么人?”郭爷爷紧问,不给焦运生思考的时间。

    “常闻一些专业乞讨人员为了牟取巨额利益,会专门偷一些孩童回来,不是残废的也要弄成残废,然后放到人口密集的地方去乞讨,这样能骗到更多的人们给钱,所以一时利益熏心,也决定效仿。恩人明鉴,运生在此地待了一年之久,也仅这一次见他二人不知何处弄来个脏兮兮的儿童,所以才顿起贪心,以往绝没做过坑蒙拐骗偷伤天害理之事。”焦运生一五一十的说道,没有丝毫隐瞒。

    郭爷爷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你还是在向往着以前的快活生活,让你在此当一个小小的花子头,你心中有些不满。”

    焦运生急忙告罪一声说道:“恩人误会了,能够在此苟延残喘,运生已是很满意了,哪还有什么妄想。不过一年了,运生实在想不透恩人为什么会把我放在这种地方?”

    郭爷爷反问道:“来到此地后你可曾受到过外来之敌的骚扰?”

    “这里的确很安全,再适合藏身不过了。”焦运生说道。

    “你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安于现状,心中无多大壮志的人,每日的跟这些人厮混在一起,你的心态可否变得淡了一些?”郭爷爷问道。

    焦运生的眼神暗了一下,说道:“的确淡了一些,没有了身在江湖中的争强好斗之心了,我也渐渐的习惯了这种每日只图饭饱的生活,可是每当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候,我却突然很恨自己,我的那些兄弟们不明不白的就那么全部惨死在他人的刀下,而我还这么逍遥自在的活着,一点为他们报仇的能力都没有,我愧对他们的在天之灵,今生如若没办法替他们报仇我活着还能有什么意义,不如死去!”

    焦运生脸上挂满了的悲痛不甘之,一种恨自己无能,迫切想改变什么的情绪毫不掩饰的表现了出来。

    郭爷爷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把你留在这里的真正用意?”

    焦运生疑惑的看着郭爷爷问道:“愿闻其详。”

    “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所耳闻,但不清楚这里面的真正原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老可能和丐帮有所关系,而这里虽然也是一群要饭的汇聚地,但是好像跟丐帮没什么联系,不知恩人今日可否给我一个明白?”焦运生请求道。

    郭爷爷神情缓了缓,看了一眼郭重开,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把重开打成了残废,也没办法利用他去大城市为你牟利,因为你还不是丐帮的正式成员,所以你无权在别人的据点下饵,那些流动在城市中的行乞人,看似弱势散漫,其实都是按部就班的丐帮中人,如果未经丐帮长老的同意,私自行乞,就会遭到丐帮的强行收编,如若反抗只会遭到灭顶之灾。”

    这一席话说的焦运生可谓是冷汗连连,他先前虽是一个帮派的小头目,可跟享誉武林的丐帮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所处的那类帮派,只在地方耍耍无赖还行,而且帮中人多半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地痞流氓,只懂得几分蛮力,可丐帮那就大了去了,是武林志中有所记载的天下第一大帮派,虽然现在因为历史的原因分为了南北两派,可现代编撰的武林志中说,因为流动性广泛,丐帮是唯一一个没有断过武术传统的帮派,因此丐帮所记载的武功门路种类繁多,帮中不乏武功高强之辈,除了得到政府扶持的那几个大门派外,无人胆敢轻易招惹丐帮中人。

    郭爷爷继续道:“实不相瞒这里就是一个丐帮的后给点,一旦汇聚的人数达到了进入丐帮的上限,就会有人发来邀贴,招你进入丐帮,我有心把你留在这里一来是为了磨练你的心志,希冀能变得沉稳一些,毕竟现在的丐帮鱼龙混杂,如果没有坚定的心志很容易受人误导误入歧途,这一年是我给你的考验期,我知道报仇的意志是没办法在你心中抹去的,所以才想让你留在这里,有朝一日加入了丐帮,成为一方势力的带头人,报仇更容易些,但是,你却做出了这样的事,老夫好生失望。”

    眼见郭爷爷一脸的失望之情,焦运生满面羞红,一时性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哀求道:“恩人在上,您对我有再生之德,今日辜负了恩人的一番厚望,悔不该做下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虽死不能洗脱我之罪过,不敢奢求恩人原谅,只希望我死后恩人能替我的兄弟们报仇。”

    说罢,焦运生从身上摸出一把小刀,就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郭爷爷眼疾手快,手中的竹杖快速将他的刀子拦下,说道:“我并不想要了你的性命,武林中像你这般敢作敢为的真汉子不多了,只是你误入歧途迷失了本性,我希望今后你能引以为戒,记下今天的教训。”

    焦运生羞愧难当的垂下头:“恩人虽免我死罪,但运生心中实在不是滋味,愿领柔儿姑娘断腿之罚。”

    他一脸肃然的看向郭希柔,把心一横,将自己的双腿伸出,说道:“柔儿,动手。”

    郭希柔犹豫的看着爷爷,心中踌躇着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郭爷爷说道:“你的腿还有用,怎能轻易废掉,罢了,你且起来。”

    焦运生无动于衷,一副壮士扼腕之势:“求恩人成全。”

    郭爷爷见状,责备道:“怎可意气用事,若断你一腿日后还怎能在丐帮立足,这样做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诶!”一声叹息,难尽心中的懊悔之情,焦运生的双眼流出眼泪:“恩人之情,无以回报,但是运生也要为此事略受微惩,以示警戒,明我之志。”

    说完,他握紧手中的小刀,瞅准左脚的小拇指一刀切了下去。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