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武侠修真 > 杀生扬善录 > 第2章 故人下杀机

第2章 故人下杀机

作品:杀生扬善录 作者:梅傲兰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狼花夫人面露鄙夷之,眼睛死死的盯着袭来的四个敌人,就好像看着四个死人一样。

    她的身后,一位少年瑟瑟发抖的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场间的局势。

    他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的,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可是这个家的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生来就顺利的他哪里见过这阵仗。

    “妈,真的没问题吗?”少年颤抖的问道。

    狼花夫人没有回头,只是吩咐道:“祥儿,把眼睛闭上。”

    四个身手矫健的彪形大汉渐渐逼近,只见狼花夫人的嘴角撇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一道闪电劈开天空,紧接着一声雷响。

    狼花夫人在那一瞬间出手。

    雷声渐平,四个彪型大汉瞬间摔倒在地。

    为首黑衣人没有立刻气绝,他不甘心的抬起头,盯着那张美丽的脸,有气无力的道:“不愧是……狼花夫人……我们……我们小看了你……”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嘴角迅速流出一弯红的血迹,带着对于尘世的留恋瞪着眼睛去了。

    “祥儿,不要怕,坏人已经被妈妈杀死了。”面对至子,她表现的是那般温柔,和杀人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那被唤作祥儿的少年人坚强的说道:“妈,我不怕,是他们先惹得我们,他们该杀。”

    狼花夫人伸手抚摸着儿子的小脑瓜,转而目光凛冽的看着院落,冷声道:“你们的领头人已死,还不赶快滚!”

    就这一声分心之计,几个根基稍差的人当即就分了神,被郭雄河和中年人抓住机会,瞬间斩杀,不过饶是如此,其余的黑衣人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是顺手杀了几个松懈下来的郭家人。

    但是功力明显要高过这群黑衣人的郭雄河,却稳稳占据了形势的主动权,在他的奋力反击下,黑衣人败象渐露。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便在此时,随着又一道闪电撕裂天际,空中忽然闪出一位头戴黑白两面具的紫衫人。

    来人飘然落至狼花夫人三米开外之地,目光自始至终都盯在狼花夫人的身上,丝毫没有理会旁边的激烈打斗。

    躲在狼花夫人身后的祥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好奇的探出头来看向来人。

    祥儿的小小举动反倒将面具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面具人细细的打量了祥儿一番,而后目光又一次盯在了狼花夫人的身上,幽幽的说道:“你迟迟不肯出手替这些人解围,看来传闻都是真的了,刚才的那一击实是你蓄势已久而发,是他们不察大意了些,死有余辜。想不到一向心狠手辣的你,也有不堪的软肋,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竟然将一半的功力都遗传到了这个孩子身上,五十年的功力自毁了一半不说,过去了这么多年,折损的功力至今还未恢复,为了这个孩子,你真是改变了不少。”

    能够说出这番话的人,显然十分清楚狼花夫人的过去,只是为了那唯一的儿子,而选择退隐江湖十年的狼花夫人来说,那段闯荡武林的经历,却是谁都不敢轻易提起的禁锢。

    狼花夫人紧盯着面具下那一双深邃的眼睛,那里似乎有她想知道的答案,因为那唯一裸露在外的眼睛是唯一能够辨认对方是何方神圣的条件。

    默默的对视良久之后,狼花夫人的神情不自觉间变了又变,最后她凄然的笑道:“想不到是你来了。”

    原来是故人。

    面具人无言,将一直隐忍不发的煞气陡然发出。

    似乎嗅到了危险的味道,狼花夫人神情惊变,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也修炼了那上面的内功!”

    面具人答非所问的说道:“所以,杀你,我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

    这样表面上驴唇不对马嘴般的回答,面具人却从另一面承认了他的确是修炼了狼花夫人口中的那种武功,而且有必杀狼花夫人的把握。

    他的自信令狼花夫人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这是个死局。

    心中虽有不忿,却又无可奈何,眼前之人早已不复从前,内力增进了很多不说,还修炼了跟她同样的功法,而她却因为某些原因致使内力不进则退,此消彼长,她唯一的屏障也荡然无存了。

    想到这里,狼花夫人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拳头,神渐缓,近乎于哀求的说道:“杀我可以,但是我求你放过这孩子。”

    祥儿感受到了母亲的必死决心,身体如遭电击般僵住了:“妈,我不让你死,我不让你死,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呀,妈妈……”

    祥儿抱着妈妈的腿放声大哭起来。在他小小的认知世界里,父母就是他的唯一,如果没了爹妈,那他的小世界也会随之坍塌,他不敢想象今后的日子一个人要怎样度过。

    这本是人间最至情的一幕,可在面具人眼里这不过是弱者的哀鸣罢了,他的双眼扫向痛哭中的祥儿,意味深长的说道:“死了比活着更好。”

    在听完这句话后,狼花夫人突然缓缓的背过身去,竟没丝毫的担心面具人会突然袭击,这得需要多么深的了解才可以做出的举动呀。

    狼花夫人温柔的捧起儿子的面颊,轻轻的为他擦拭掉脸上的泪痕,强忍住心中的痛,慈祥的笑道:“妈以前杀人太多,这是妈的报应,但是你不同,你和我们不一样,所以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九岁的祥儿当然不会明白大人世界中的善恶观,在他眼中爸爸妈妈,郭家的上上下下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好人,而眼前的这些突然闯进来的黑衣人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坏蛋。

    身为母亲的狼花夫人再一次深情的看了儿子一眼后,猛然将他抱起,全身内力陡然爆发,瞅准了一个方位,闪身而去,如鬼魅般悄然停在了管家男人的身边,顺手解决掉了和管家纠缠在一起的黑衣人,一把将祥儿甩给了他,轻轻一掌拍在管家的身上,管家受力被推出去十几米远。

    方一站定身形,只听郭雄河大声喊道:“带着祥儿快走!”

    管家不明就里,愕然看着以耗尽生命为代价,爆发出潜在内力的狼花夫人。

    这是怎么了?我们明明已经扳回局势了呀。

    “妈,爸……我不走!”祥儿扯着嗓子高喊一声,说不出的凄苦可怜。

    面具人陡然出现在郭雄河的面前,也不见他有什么花哨的动作,直接一掌印在了郭雄河的身上。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却令郭雄河连连后退几步,暗使一个定身法,好不容易刹住了身形,腹内突然一阵涌动,一股热浪直逼嗓口,还未来得及施力将这股热浪压下去,一大蓬鲜血立时夺口而出。

    郭雄河吃惊的看着面具人,面对如此高手,他的心中忽然间明白了今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绝望中,喃喃自语道:“死人是永远不会把秘密说出去的,郭雄河呀郭雄河,为了守住秘密杀人灭口的勾当你做的还少吗,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糊涂了呢。”

    “爸爸!”一声凄喊,祥儿眼睁睁的看着命在旦夕的父亲,忘记了所有的恐惧,此刻一心只想扑到父亲的身边,纵然是死也要替父亲挡个一招半式。

    就是这一声充满亲情关怀的呼唤,绝望中的郭雄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哑着嗓子高声提醒道:“快走!快走!”

    管家大惊失的看着面具人,心中暗惊:“老爷四十多年的功力,竟然没办法防住对方的一招,这家伙的功力已经达到了多么恐怖的地步啊!”

    “祥儿,快走!”火力全开的狼花夫人已护在丈夫的身前,一张美嫣怒容毕现,长长的秀发因为内力的狂暴外放,而披散开来,无风自动,衬托着黑夜,仿佛化身成修罗,无论动用什么手段都要将眼前之人碎尸万段。

    郭雄河捂着胸口睚眦欲裂的看向在管家怀中挣扎的儿子,放声劝道:“逃出去,做个好人,不要替我们报仇,忘记江湖的恩怨!还不快走!”

    管家留下两行清泪,许是老天感应到了什么,只听哗的一声,大雨倾盆而下。

    “老爷,夫人,我会回来尽忠的!”管家男人痛苦的喊出声,虽有不舍,可时不我待,只好把心一横,趁着雨势,逃了出去。

    “不要回头,忘记这里,不要报仇……”郭雄河始终这样大声的提醒着,不死不休。

    可是祥儿没有听父亲的话,在管家的怀里,挣扎的扭过头去看向困在战圈中的父母,这一回头恰好看到父亲的胸膛插着一把刀,心有不甘的倒了下去。

    “爸……”祥儿凄厉的喊声穿过雨幕,飘荡在空中,身影却瞬快的消失在银线连连的夜中。

    郭雄河虽然倒了下去,可双唇依然颤抖的动着:“不要……不要……”

    祥儿是听不到父亲的最后遗言了,在管家奋力的出逃下,父母的影像也渐渐被雨幕与黑暗湮灭,他也不在挣扎,雨水与眼泪混淆在一起,汩汩顺着脸庞而下。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管家刹住身形,将他放在地下,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我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帮你引开追兵,你赶紧跑,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你是郭家的最后一丝血脉了,答应水叔,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祥儿擦拭着眼角的泪,怯怯的说道:“我怕,我怕……”

    管家心疼的看着年幼的祥儿,心知此一别怕就要天人永隔了,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反而危险性更大,祥儿还小,目标也不是很明显,放他一个人走或许能够生存的可能性更大。

    这个赌他不得不下,虽然这样祥儿受到的委屈更大些,但是为了活命,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父亲是个英雄,你是英雄的孩子,所以你必须要学会勇敢,祥儿,不要回头,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向前跑。”管家一把将祥儿的身体扭过去,用力向前推了推他。

    遭此逼迫,祥儿留下了委屈的眼泪。

    纵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此情此景也要心软下来。

    管家无奈,狠了狠心说道:“你再不走,我只好以死谢罪了。”

    祥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委屈与悲愤纠结在一起,让他柔弱的心却坚强了几分。

    “水叔,你一定要活下来呀!”祥儿抽泣着撒开了脚丫子,快速奔跑在雨幕之中。

    管家仰天长叹一声,对着祥儿消失的方向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是对着那个方向拜了一拜。

    祥儿淋着瓢泼大雨独自一人毫无目的的奔跑着,虽然心中茫然,可是求生的**还在,他只知道自己决不能停下来,要一直往前跑,不知疲惫的跑下去。

    然而,就在力还未竭,犹有不甘之时,他却不得不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