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寻尸人 > 第528章 房中黑影

第528章 房中黑影

作品:寻尸人 作者:洛琳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法国警察来了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最后只好通过德国警方了解到了这位老人的一些事情。

    原来他的确是在多前年曾经来过这里,可他当时是跟着德军侵略法国的时候,做为一名下等列兵入住在这家酒庄河。

    当时一些德国的高级将在占领酒庄后饮酒狂欢,而老人当时还只不过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下等列兵,是不可能得到美酒和女人的,可是他却对这里的景色和美酒一直恋恋不忘。

    而现如今,当年的历史似乎已经被尘封,他也可以做为一名德国游客来这里故地重游,可是另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老人竟会突然失踪……

    这给刚刚接手酒庄的白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最初警方认为这个德国老人在德国国内的时候曾经和家人多次说过自己想要恕罪,所以这就不能排除他到此地自杀的可能性。

    可是警方又找不到证据证明老人是自杀的,因为连最起码的尸体都没有找到,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定案。

    之后警方又怀疑可能是德国一些极端左翼份子在知道了老人的真实身份后将其杀害。可这也只是警方的推测,因为在没有找到老人尸体之前,所有的推测都有可能不成立。

    于是这案子反反复复查了好久,最后也只能以老人下落不明结案。因为案子已经了解,所以酒堡终于可恢复正常营业了。

    可就在白姐让人去收拾之前老人住过的房间时,却又出事了……

    白姐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她让一个叫艾玛的法籍服务员去那个房间打扫卫生,结果到了第二天,酒庄经理告诉她,艾玛竟然也失踪了。

    当时他们查看了酒庄里的监控发现,艾玛最后是在进入了那间“特殊”的房间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众人走进房间里发现艾玛拿进屋里的工具都还在,可是人却不见了!

    这时白姐才往灵异的方面想,于是她就让人把房间里的所有窗帘全都拉开,让房间里变的明亮一些,之后她才在房间里仔细的观察,结果却让她发现在一面不起眼的墙壁上,竟然隐隐约约有两个黑影。

    这两处黑影乍看之下就像是两块普通的污渍,可白姐细看之后却怎么看怎么像是两个人影,而且特别像是失踪的德国老人和服务员艾玛。

    看到这里时白姐的心中就是一沉,她知道这事不是自己能够搞定的,于是她立刻封锁了房间,并严禁任何人进入。之后就迅速就联系的黎叔,这才有了我们这次的法国之行。

    黎叔听白姐说完之后,也是眉头紧锁,久久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一时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这事儿在我看来问题很可能出在那个房间里的某个东西身上。

    想到这里就问白姐,“那个房间之前有人住过吗?”

    白姐摇头说,“一直都没有客人住过,因为里面的东西很有历史价值,所以平时只有白天的时候才可以让客人参观一下,晚上都是锁上的。”

    “那你联系过酒庄之前的主人了嘛?也许他们会知道什么呢?”我继续说道。

    可白姐却说,“我联系了,可他说这间房之前是他祖父的房间,但是自从他祖父去世之后,房间里的东西他就一直没有动过,而且他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住在酒庄里几天,所以对这里的事情根本不了解。”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个卖了祖业的败家子,问他也是白问,还不如我们自己先去那个房间里看看再说呢。为了保险一些,我们还是决定等明天白天再去。

    回到房间后我就问黎叔,“这世上有什么邪术能让人整个消失吗?”

    黎叔听了也是一脸疑惑的说,“想要让一个活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听我师父早年说过,如果厉鬼怨气到了一定的极点后,接触到他的人就会被气化……”

    “靠,真的假的?这也太玄乎了吧!”

    黎叔笑笑说,“是啊,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到现在为止我和师兄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厉鬼……或者说还好我们没遇到,不然就算真的见识了,也可能没命说给后人听了。”

    “呵呵……也是。”我干笑了几声说。

    之后黎叔回房后,我就从被子里拿出一瓶红酒在丁一面前晃了晃说,“这是白姐刚才给我的私人珍藏,这酒给黎叔喝太浪费了,现在咱们俩人喝了吧?!”

    丁一忍着笑说,“你确定咱俩喝不浪费?”

    我呵呵一笑,然后起身从房间的酒柜上拿出两个高脚杯说,“你看这酒庄就是酒庄,竟然每个房间里都有酒柜!”

    说完我就将红酒打开,给我和丁一一人倒了一杯,然后一个人来到外面的露台上看着黑暗中的葡萄园,自斟自饮起来……

    丁一这时也拿着酒走到我的身边说,“想什么呢?”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感觉前方的黑暗中总是有我们无法预知的危险,可我们又不能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丁一听了叹口气说,“你啥时候变的这么多愁善感了呢?这还是我认识的张进宝吗?”

    我笑笑说,“哪有一尘不变的人呢?每个人都在不停的改变,就像我,许多年前别说见鬼寻尸了,就是杀只鸡腿都软……我记得那年我20岁的时候,家里过年要杀鸡,我拿着刀和鸡对峙了半个小时都下不去手,最后还是我爸来杀的。我妈那个时候就说我天生心软,没有大富大贵的命。可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也敢杀鸡了……”

    丁一和我碰了一下酒杯说,“敬你父母……”

    我听了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着就感觉眼中一热,眼泪慢慢的滑出了眼角……

    丁一见了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其实我现在也没有见过你杀鸡啊!”

    我被他气笑了,辩解道,“那是因为卖鸡的小贩都有杀鸡的服务好不好!”

    之后我们俩人就你一杯我一杯的将整瓶酒喝了个精光,这酒虽然入口甘醇,可后劲儿却大的很,到最后我和丁一都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回到床上睡觉的。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