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寻尸人 > 第207章 诡异信号

第207章 诡异信号

作品:寻尸人 作者:洛琳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吃过饭后,我和丁一就被带到了舱内的小会议里和黎叔汇合,他和白营长还在商量事情,见我们进来了,就招手让我们快坐下。

    我坐下后就听白营长亲切的问我,“进宝兄弟,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的?”

    我笑着对他说,“放心吧白营长,只要吃饱了肚子,我就立刻满血复活了!”

    这时黎叔将一个大纸箱推到我面前说,“这是在你昏迷的时候我让白营长去找了,你看看里面有没有能用的东西,这都是潜艇上几位重要负责人的私人物品,你看看吧……”

    我伸头向纸箱里看去,见每件物品上都用皮筋捆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名字和职务。我拿起其中一个奖状,上面写着政委刘义民。

    瞬间眼前就跳出一个画面,同样也是在指挥舱里,刘义民不知道在和谁争论着什么,他们拿出了一张海防图放在了桌上,在上面不停的寻找,然后紧接着他就在一个块海域上用红笔圈了一个圆圈。

    在场的几个人脸色都很难看,像是正在决定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一样,最后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拍板下了决定。剩下的人虽然没有反对,可是看他们的脸上的表情,一个个都不是很轻松。

    接着画面一转,我看到一个人正拿着对讲机,说着一串数字,他正是之前的通讯长王强。这时刘义民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时间正好是14点25分……刘义民的记忆就此,就结束了。

    我过神儿来后,一把拿过放在白营长前面的艇员资料,在里面翻了一页就见到刚才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原来他就是艇长葛长河。

    于是我又赶紧在纸箱里翻找,想看看有没有葛长河的东西,可找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找到,我忙抬起头问白营长,“葛长河艇长的东西呢?为什么没有?”

    白营长愣了愣,然后就过来和我一起在里面翻找着,“有啊?肯定有他的东西,黎先生交代过,艇上的几位重要领导必须全要有,而且一定要是有些特殊意义的东西。我记得葛艇长的是……找到了!就是这个东西!”

    我看向了白营长手中的东西,发现那是个很小巧的金属物件。“这是什么?”

    白营长很正式的将它双手递交给我说,“这是一枚艇徽,是葛艇长第一年担任艇长职务时所配戴的,虽然已经配戴的有些发白了,可我见他还保留的很好,说明应该对他很重要。”

    为了表示尊重,我也双手接过那枚艇徽,接着就感觉脚下一沉,咕咚一下坐里了椅子上。白营长被我吓了一跳,忙要去拉我,却被黎叔制止了。

    白营长不明所以的看向他,黎叔笑着说:“不用担心,这就是进宝的本事,你等会就知道了。”

    白营长木然的点点头,然后就不错眼珠的盯着我看,生怕一不留神我就飞了似得。

    这位葛长河艇长的记忆有些厚重,当然让我始料未及的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艇徽上,竟然能承载着如此之多的记忆。

    葛长河18岁参军,后来凭借一股韧劲考上了海事学院,这些年他真是从一个水兵一步步走到现在艇长的位置上的。他打心底里热爱自己的潜艇,更是把一生都无私的奉献在了这里。

    15号这天上午,葛长河正在指挥舱里查看潜艇的各项运行数据是否正常,突然通讯长王强告诉他,潜艇无线电收到一个微弱的求救信号。

    这个信号时有时无,且断断续续,可是也能勉强听清楚发信号的是一艘大型商船,现在因为船体漏水而发生倾斜,船上一共有25名船员等待救援。

    可是当王强让对方说出具体的位置坐标时,无线电里的信号又再次消失了。没有位置就无法组织营救,茫茫大海之中,这个信号可以是从任何一个角落发出的。

    艇长葛长河为了等候这个信号的再次出现,毅然决定将潜艇上浮,可是另人感觉到奇怪的是,他们在原地等待了三小时之久,却依然没能再收到那个求救信号。

    无奈之下,为了不耽误训练演习,葛长河只得再次下令将潜艇下沉。可就在潜艇下沉到海下200米的时候,突然又一次收到了那个求救的无线电信号,这次对方清楚的报出了一组坐标。

    葛长河在海域图上很快就找到了那组坐标的对应位置,虽说离他们现在的位置很近,可是却和他们这次演习的既定路线正好是相反的两个方向。

    于是葛长河第一时间让通讯长王强联系部队救援,可是却迟迟不见回应。时间紧迫,救人要紧。最后艇上几位主要负责人经过激烈的讨论后,由葛长河拍板决定,先去求人。

    14点45分时,他们最后一次试着联系后方部队,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之后葛长河就下令潜艇调头,直奔那组坐标所对应的海域而去。

    至此之后,葛长河的所有记忆到此结束……

    等我回过神来时,发现白营长正张着嘴,一脸惊骇的看着我。也许是这走神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才会吓到他的。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把刚才看到的线索和他们说了一遍,白营长听后吃惊的说,“上月15号那天我们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失踪潜艇的呼叫信号!”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可事实是他们当时肯定发出过不只一次的求救信号,想到这里,我转头问白营长,“咱们现在的船是往那组坐标对应的海域走吗?”

    白营长点点头说,“是的,我们现在船走的是直线,到达的时间相对要快一些。”

    “那还需要多久能到?”我问。

    白营长想了想说,“最迟明天下午,肯定能到。”

    我听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现在真希望自己能有一双翅膀,一下子就飞到那片海域看个究竟……

    可白营长却不是很乐观,用他的话说,“即使到达了那片海域,也未必能立即找到,毕竟现在潜艇的具体情况没人知道,也许是漂浮在海面上,也许是沉没在海底,也许是爆炸解体后四散在海中……”(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