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十一百六十四章 证据确凿

第十一百六十四章 证据确凿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谢怡心终于忍不住,抬头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和靖王只是见过,那里来什么牵扯!”

    孟宝盈冷笑道:“也是我多虑了,你出不出得了这大理寺典狱还是问题,我太多心了!君非凡把这里装饰得再好,也改不了它只是一间牢房!”

    谢怡心怒目以对,说道:“出去!”

    不远处的女狱丞走过来,将牢门打开,示意孟宝盈出来。

    孟宝盈像只骄傲的孔雀,昂首挺胸走出了牢房,等走出大理寺典狱,上了马车,她心里的火气还没消!

    为什么?为什么谢怡心进了大理寺典狱,不但没受折磨,还可以比自己生活得好!

    绿樱凑过来,想踩谢怡心几句,但看孟宝盈的脸色不好,只能缩了回去。

    孟府马车刚走不远,就被人拦下,来人恭敬的说道:“孟小姐,我家王爷,天香楼有请。”

    孟宝盈已经猜到是靖王有请,看来靖王如此迫切的见她,是想知道谢怡心的情况,谢怡心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她和靖王不熟!

    孟宝盈压住火气,换上贤淑的笑脸,笑吟吟的下了马车,上了天香楼,伙计直接把她迎进了挂着“春”字的包厢。

    包厢里坐着的正是靖王殿下,旁边站着的是莫乔女官,莫乔请孟宝盈坐下后,就自觉退了出去,守在门外。

    靖王为孟宝盈斟了杯茶,和颜悦色的说:“今日你去看了你的好朋友,怎么样?她一切还好吗?”

    “回殿下,心妹妹一切都好,君非凡把牢房布置得如闺房一样,心妹妹没有受委屈。”孟宝盈温婉欣慰的说。

    靖王皱眉道:“大理寺的典狱,能和女儿家的闺房相比?”

    孟宝盈善解人意的回答:“靖王殿下,心妹妹心地善良,报喜不报忧,她说很好,我就姑且信了吧。”

    靖王似有点担心,又问道:“谢怡心精神可好?大理寺典狱阴暗潮湿,女儿家娇贵,如何受得了这般苦楚?她又是你好友,我自然也要多加照拂,我马车上有一床狐皮褥,送给你,你可以送她铺床御寒。”

    孟宝盈咬碎了银牙,用尽浑身力气才保留住,脸上温婉的笑意,感激笑道:“谢谢殿下,我明日就送去典狱。”

    “不用明日,就今天吧,狐皮褥我就放在马车上,一会儿让莫乔送到你车上。”靖王径直吩咐道。

    孟宝盈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暗自伸出手,死死掐在自己大腿上,才忍住了要脱口而出的尖叫。

    “谢靖王殿下体恤,我马上就去。”孟宝盈麻木的起身,带着僵硬的笑脸,福了一福后退出包厢,她看见莫乔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再想想莫乔的出身,孟宝盈越发挂不住笑容,木着脸出了天香楼,上了马车。

    莫乔递过来一个大木盒,交给了绿桂,又站在马车车窗外,低声的说:“孟小姐,孟庶妃,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传东西的下人而已。”

    孟宝盈大怒,只能甩下车帘,吩咐道:“开车!”

    “记得去大理寺哦!”后面的莫乔提高了声音说道。

    绿桂不解,低声问道:“小姐,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大理寺?”

    “啪”一耳光打在她脸上,孟宝盈怒气冲冲的说:“谁准你说话的?闭嘴!”

    绿桂捂着脸不敢再言,绿樱直接龟缩在角落,孟宝盈缓缓打开木盒。只见楠木木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床黑狐皮褥,颜色纯正,漆黑浓密无一根杂毛。

    孟宝盈用长长的手指,划过黑狐皮褥,皮毛油光水滑,根本划不出印记。孟宝盈又紧紧攥住黑狐皮褥的毛,想拽下来一撮,可皮毛太滑,她使劲的拽,也只扯下一两根黑狐毛。

    孟宝盈脸色狰狞,实在忍不住,一把抽出马车屉案里面的剪刀,想对着皮褥扎下去。

    绿桂恐慌的握住孟宝盈的手,颤声道:“小姐,万万不可,这是靖王殿下赐下的,毁不得!”

    孟宝盈方清醒了些,这才停住手,放下剪刀,马车刚好停了,车夫说道:“小姐,大理寺到了。”

    孟宝盈收起狰狞的脸色,重又恢复端庄的样子,整整衣角,由绿桂先下马车,搬出脚凳放好,她再扶着绿樱款款的走下去。

    柳大人接到口信,又一次候在门口,孟宝盈紧紧将盒子捧在手上,再一次进了大理寺典狱。

    谢怡心看到去而复返的孟宝盈,有点惊讶,“你又来做什么?”

    孟宝盈笑语嫣然的走过去,将木盒放在床上,柔声说:“这是靖王殿下送我的黑狐皮褥,我怕心妹妹晚上冷,特意送来的。”

    “不用了,你出去吧。”谢怡心并不领情。

    孟宝盈仔细观察,谢怡心的确没有半分欣喜的神态,看来谢怡心对靖王果真无意,只是靖王对谢怡心单相思罢了。

    孟宝盈又是放心,又不是滋味,自己求之不得的,却是谢怡心弃之不要的,可悲可叹可恨!

    谢怡心论出身,论德容言功,除了长得好看一点以外,还有什么比得上自己!为什么那些男人都那么肤浅,只会看皮相呢?

    孟宝盈心中气恼万分,但靖王交代的事,一定要做到,她仍耐着性子想拿出黑狐皮褥来,给谢怡心垫上。

    没料到谢怡心根本不要,直接喊道:“麻烦将她带走,我不想看见她!”

    女狱丞走过来,请孟宝盈出去,孟宝盈无动于衷,在床上抚摸片刻,发现绮罗被盖下面,也垫了皮褥,她不甘心的掀开一角,发现竟然是张虎皮褥,这才起身将黑狐皮褥收起,端正的叠好放入木盒。

    最后孟宝盈离开时,捧着盒子,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大理寺典狱。

    而广化寺的君非凡和曾若妍,现在还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

    大理寺派来的衙役,已经把事件又原原本本从头细查了一遍,虽然没有谢怡心,杀害韩静如的直接人证,但谢怡心嫌疑最大。

    而且她先是和死者韩静如有过争执,韩静如死亡当夜,莲心院大门又未落锁,种种迹象表明,莲心院当夜有人外出,而井沿边的脚印,从大小和体重来看,十有**是谢怡心的脚印,如果谢怡心拿不出,她当夜没有出过莲心院的有力证明,她就是凶手!

    尽管君非凡和曾若妍已经心急如焚,但一切都没有进展,最糟糕的是,长顺把谢怡心的鞋底形状大小,拓印了一份送来,赫然就是井沿边的足迹。

    要不是君非凡和曾若妍坚信,谢怡心不是杀人凶手,就连老欧都怀疑,谢怡心是否有夜游症,夜游杀人后,只是自己忘记了此事。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