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一百四十章 上巳节二

第一百四十章 上巳节二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谢怡心有点向往,转念又说:“昭武哥哥又不在,谁送的兰草我也不稀罕,莫大哥呢?他也要去吗?

    “莫子岚?他今日要去皇宫值班,回不来。”曾若妍说着说着红了脸,小声又得意的说:“不过他一大早,就给我送了一盆兰草来。”

    谢怡心掩嘴而笑:“莫大哥还真有意思,人家都是一根一根送,他倒好,一盆一盆的送。”

    “哎呀!我的小姑奶奶,快点洗漱换衣,我们也出去凑热闹。”曾若妍催促道。

    安青安红刚好托着银盆和毛巾等物过来,谢怡心净了面,又漱过口,就坐到梳妆台前,自己抹着香脂。安红捧来一杯菊花蜂蜜水,她接过一饮而尽,由安青为她先通头。

    “小姐,今儿梳个什么发髻?”安青边为谢怡心通头,边问道。

    谢怡心转头看,曾若妍今儿一身白色云锦改良式平襟襦裳,袖口紧束,下面是褚红马面裙,只是里面还穿了枚红色绸裤,扎在鹿皮小靴里,方便骑马。

    她想了一下,吩咐道:“你给我梳个单髻就好,束紧些,我今儿要随妍姐姐骑马去!”

    安青蹙眉道:“小姐,骑马可能不便。”

    “没事,呆会儿我和心妹妹同乘一骑,保证摔不了她,安红,快去找身方便点的衣服来!”曾若妍很高兴,对有点不情愿的安红说。

    谢怡心也对安青说:“我不想去济水边,今儿我就同妍姐姐,一起去郊外踏青,看看浅草才能没马蹄的美景,你别啰嗦了,快点。”

    安青无奈,只好用了七八枚螺佃和两根长金簪,才将谢怡心一头光滑的长发,挽了个螺旋形的单髻。

    曾若妍凑过来,还嫌简单了,又在梳妆匣里翻了一遍,找出一根两尺左右长的银链,银链每隔寸许,就用银子镶了各色梅花状宝石,用来在单髻上随意绕上几圈,更添娇俏又不繁复。

    谢怡心也觉得很满意,又找出一双南珠耳珰戴上,镜中的少女,越发白皙欺霜赛雪,明艳大气美得让人屏息。

    “太好了,今儿我也能搂着小美人,过把英雄美人的瘾了!”曾若妍赞道,凑过来贴在谢怡心脖颈处。

    她头戴簇花金冠,许是长期顶烈日骑马射箭,肤色略比谢怡心黝黑,显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与谢怡心贴在一起,还颇有点假凤虚凰的感觉。

    谢怡心笑着推开妍姐姐,嚷嚷着:“我饿了,妍姐姐,等会儿骑马你要跑快点,我好久都没骑过马了!”

    “想不到心妹妹还会骑马?谁教的?是杨昭武吧?”曾若妍打趣道。

    谢怡心甜甜一笑,少女独有的天真烂漫洋溢全身,“嗯,昭武哥哥教的。”

    曾若妍想想**郡主,又想想已经下了决定,愿意要把心妹妹和君非凡,凑一堆的杨昭武,在心底暗叹没有说话。

    谢怡心随便吃了点糕点,喝了碗红枣梗米粥,又换上一套浅绿色的云锦齐腰襦裙,束了条草绿色宫绦,裙里为方便骑马,也穿了草绿色绫裤。

    浅绿色的云锦上,并没有绣什么图案,只是那云锦十分独特,阳光下随着光线的变化,深浅不一变化万千,自有一番不同,原来是云锦中最特别的浮光锦。

    “心妹妹,这浮光锦甚是难得,要蜀地才有,你那里弄的?”曾若妍有点羡慕,她想要匹紫色浮光锦,做身骑装很久了,可一直弄不到。

    安红在一旁笑着说:“这还是前年,杨少爷去蜀地游历,带了两匹浮光锦回来,小姐先前担心身量未足,就一直没用,年前才拿出一匹绿的做了这身。”

    “还有一匹什么颜色,是不是紫色?”曾若妍赶紧追问。

    谢怡心不解的说:“不是,妍姐姐你要紫色的做什么?”

    “我一直想弄匹紫色浮光锦做身骑装,可云想衣一直没货,气死人了!”曾若妍瘪嘴道。

    谢怡心笑着说:“这有何难?我明儿向莫大哥透个风,他还不马上寻来送给你?”

    “讨厌!那你还有匹什么颜色的?做衣衫没有啊?”

    谢怡心有点扭捏,不自觉又红了脸颊,带着某种思绪轻轻说:“还有一匹是霞红金的浮光锦,昭武哥哥说,让我留着以后做嫁衣。”

    “啧啧啧,这杨昭武想得倒周全,连心妹妹的嫁衣都准备好了,还真是够疼你啊!”

    曾若妍越来越搞不懂杨昭武了,霞红金的浮光锦,就是做亲王妃嫁衣都够格了,价值上万金吧,他早早就给心妹妹备下了,可就是死活不接受心妹妹,真是个怪胎!

    曾若妍不再去纠结杨昭武那个怪胎,催促谢怡心出门。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李嬷嬷,手捧一件粉色素缎披风过来,恭敬的说:“马上风大,小姐还是穿件披风为好。”

    曾若妍接过披风,为心妹妹系上束领带子,再将兜帽为谢怡心戴上,牵着心妹妹往门外走去。

    安青在后面急喊:“还有食盒没带,小姐饿了怎么办?”

    曾若妍搂着谢怡心转过来,轻挑的挥挥手道:“安青小美人,别担心,有爷在,饿不了你家小姐!”听得安青是又窘又好笑,连向来严肃的李嬷嬷,都面带了笑容。

    曾若妍来到门外,先将心妹妹扶上马背,再帅气翻身上马,将谢怡心搂在胸前,轻咤一声“驾”!爱驹枣红马红影,慢慢跑起来,越跑越快如箭矢一般,往城门而去。

    紧跟着谢府侧门打开,长顺骑了匹四蹄青的灰马,悄悄跟在后面。

    谢怡心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肆意驰聘的感觉,自她年岁渐渐增长,昭武哥哥已经很少像妍姐姐一样,搂着她骑马了。

    一骑两人很快出了东门,既然心妹妹不想去济水边,那曾若妍就带她往东面山林而去。

    刚出城不久,曾若妍勒住枣红马,将马往道路边白杨树后躲去。谢怡心不明所以,正想开口询问,就听见官道上传来“滴答滴答”的马蹄声。

    待马蹄声渐近,曾若妍才把小红影策上官道,从马鞍侧解下马鞭,严阵以待。

    结果来人却是长顺,谢怡心见长顺骑着一匹灰马到了面前,问道:“长顺,你跟在我们后面做什么?”

    长顺见被曾若妍发现,跟不下去了,老实交代:“少爷说小姐在京城,恐有寻衅的,让我保护小姐。”

    曾若妍一扬马鞭:“你回去,告诉君非凡,有我曾若妍在,不少了心妹妹一根头发,让她不用担心。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把命赔给他!”

    长顺在心里暗自嘀咕:少爷只在乎谢小姐,要你曾小姐的命做什么?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