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街后续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街后续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曾若妍不在意的一笑,看着云罗被子里,卷成一团的心妹妹说:“我没事,只是没想到,心妹妹的酒量这样小,几杯就醉了,你们好好照顾她,我先回去了。”

    李嬷嬷赶紧说:“天色已晚,那奴婢就不多留了,奴婢送您出去,奴婢已吩咐让长顺驾车,送曾小姐回府。”

    “那好吧,就派辆车送我回去,也好让门房认认人,以后好送信什么的。”

    有马车,曾若妍当然要坐了,难不成出去租马车?或是走回去?

    谢怡心在闺房绣床上蒙头大睡,睡梦里甜蜜嘟囔着,根本不知道今天的京城,因为她而震了几震。

    川陕总督夏力刚,在京城的府第很偏远,京城东富西贵南贫北贱,他们上京前仓促置办的府邸,在南城靠西的位置。夏宝珠一回到府里,就冲回到他爹的书房,大声嚷嚷着:“爹,珠儿被人欺负了!”

    夏力刚头都不抬,依旧手里捧着一个,腊油冻的佛手在端详,嘴里问道:“珠儿,你不是带了八个侍卫,还带了几个丫环婆子吗?谁欺负你了?”

    “珠儿昨天,不是看上一匹云想衣的布料吗,可银子没带够,那店又不肯上门收钱,我就今天带着银子去了,结果她就卖掉了!”夏宝珠撒娇拉着她爹的手说。

    夏力刚一听,把头抬起来了,板着脸说:“爹不是跟你说过吗?京城贵人云集,既然能随身带六千两银票出门,一定不是普通人,你还是去跟她争了?”

    “没有,爹!你说的话女儿记着的,我问了,抢我布匹的那个,只是金陵一个小小员外郎的女儿!还有云想衣,他一家小小的衣料店,居然敢撵我出来!”夏宝珠愤恨不岔的说。

    夏力刚脸一黑,铜铃般的眼睛怒睁道:“她好大的狗胆!小小员外郎的女儿,也敢放肆!云想衣也太店大欺主了,敢撵客人出门,我要向圣上奏禀,关了这家店!珠儿,你没说是我的女儿,让她马上赔礼道歉吗?”

    “珠儿说了啊!可是跟她一起的杨昭武欺负我!他还把我鞭子都弄坏了,爹,我不要嫁给他了!”夏宝珠虽然觉得杨昭武很俊俏,可他脾气不好,侍卫又打不过他。

    夏力刚闻言一惊,豁然站起,“什么?杨昭武跟她一起?珠儿,谁说你要嫁给他了?”

    “三姨娘说的啊!我今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允了他提亲了,可他居然说不认识我!”夏宝珠现在想起来,还臊得慌。

    夏力刚手上的腊油冻佛手,被他失手摔在地上,摔成一片一片的残块。

    夏力刚扬起手,想抽女儿一耳光,又看见女儿茫然不知所错的样子,颓然坐回太师椅。

    杨昭武是太后,都不敢下旨强逼赐婚的,女儿竟然大言不惭说允许他提亲,这话要是传到太后或是**郡主耳朵里,自己岂有好的?

    自己只是晚上睡觉时,对三姨娘嘀咕说,能把珠儿嫁给杨昭武就好了,什么时候说杨家会提亲了?珠儿这是活生生的坑爹啊!

    “爹,你怎么了?杨昭武还打伤了我的侍卫,爹,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夏宝珠不明白,爹爹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夏力刚已经是欲哭无泪,想一掌劈死这闯祸的女儿!

    他瞪着眼睛,嘴里高声喊:“来人!马上把三姨娘拖出来,重打三十大板,再把小姐带下去,打十大板!另外再派人出去打听,今天跟杨昭武,在云想衣的那位,金陵来的小姐底细,要块!再给**郡主府递张名帖,说今天已经教训过小姐了,明天再派人上门负荆请罪!快去!”

    夏宝珠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尖叫着,就被他爹的亲兵,拖下去打板子了。

    等打听的人回来说,那谢小姐是杨昭武青梅竹马的邻居小妹,午后杨昭武和九皇子靖王,为她还跟镇国公世子夫人对上了,夏力刚又气又急又惊慌失措!

    去**郡主投名帖的人,也回来了,说**郡主府,根本不接他们的帖子,说什么川陕总督门第高,高攀不上,还把那人打出来了!

    夏力刚更是火冒三丈,直嚷嚷着要打死那个不孝女,闯祸精!

    镇国公府里,也是一片愁云惨雾,镇国公坐在正中高堂,世子韩宏原坐在下首,窦氏跪在地上抽抽噎噎,把事情捡出来讲了一半。

    韩宏原不信,就那几句话,会惹得杨昭武和九皇子都生气?女儿们哭着回来就关在房里,这婆娘不老实!

    他盛怒之下起身,一脚将窦氏踢翻在地,吼道:“今天跟着去的人呢?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一遍,如敢有隐瞒,乱棍打死!”

    跟去的丫环婆子不敢隐瞒,把事情清清楚楚说了一遍,韩宏原一听,窦氏不仅把谢怡心和静如,都说成将来是杨昭武的小妾,还敢说平阳侯的宝贝女儿,也争不过叶融融,只能当妾!

    韩宏原气得胸口发疼,叶融融还未订亲,平阳侯的独女也不可能为妾,这个蠢妇嘴一张,得罪了平阳侯、承安伯还有太后娘娘!难怪杨昭武语出威胁,九皇子毫不留情当众呵斥,她不仅连累了两个女儿,还牵涉到独子,该死!该死!

    韩宏原又是一脚,窦氏嘴角流出了血丝,镇国公看着暴怒的老二,心中叹息,看来镇国公府在他走后,将后继无人了。

    镇国公叹口气,说道:“住手!宏原,将窦氏休了即可,她苛待静如,言行无状犯了七出,送她回窦家吧!”

    “可爹,超儿怎么办?静惠和静琦都还没订亲?”韩宏原担心有个被休的母亲,对孩子们不好。

    “爹!您原谅我,我知道错了,求求您,别让世子休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去跟谢小姐道歉,去向曾小姐赔罪,世子别休了我,休了我,我就没活路了!”窦氏现在后悔死了,苦苦哀求道。

    镇国公不为所动,这个媳妇为人刻薄,又贪婪成**搬弄口舌,要不是看在她生了,镇国公府唯一孙子的面子上,早就休了她。

    现在窦氏闯出这弥天大祸,只能休了她,平了那几家的怒火,才保得住几个孙子孙女。

    他对意有所动的儿子说:“你认为事到如今,静惠和静琦还能嫁公侯世家吗?没有那家高门会聘她们为妻了,我会在军中挑两人,还能保证是正妻,至于超儿,我舍下老脸,去找老杨,杨昭武会给我个面子的,不会为难超儿。你让管家驾车,马上把窦氏送回去,让她把嫁妆也带走,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