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醉酒跳舞

第一百二十二章 醉酒跳舞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谢怡心止住眼泪,低声说:“我也知道我是幸运的,可我就是舍不得,不甘心,还想再试一次。都怪爹爹和昭武哥哥太宠着我,养成我这样的坏脾气。”

    “算了,你既然已经来了,就好好努力吧!我既是你姐姐,那我保证,不抢你昭武哥哥。”曾若妍现在对杨昭武,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她抬手又擦擦谢怡心的泪痕,“你现在叫他昭武哥哥,为什么在外面叫杨大哥了?”曾若妍好奇的问。

    谢怡心不好意思的回答说:“昭武哥哥说我们长大了,人前要叫杨大哥,他人前叫我谢妹妹,私下他会唤我心妹妹或心心。”

    曾若妍也搞不清楚,杨昭武到底喜不喜欢心妹妹。看今儿的情形,杨昭武还是很护着心妹妹的,不然以他一惯看起来亲和,实则清贵倨傲的性子,是不会当众用韩劲超,来威胁窦氏,更不会不顾身份,亲自出手修理夏宝珠的侍卫。

    她叹口气,将谢怡心从地毯上扯起来,“你叫我一声妍姐姐,那以后在京城我罩着你,你可以随时来平阳侯府找我,我有空也会来看你。”

    谢怡心两个眼睛亮晶晶的,如琉璃珠一样干净剔透,曾若妍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阅尽美人的君非凡,会对心妹妹情有独钟。

    心妹妹这样的纯净,让她也想捧手心呵护,杨昭武得多硬的心,才能抵挡得住心妹妹的柔情。

    说实话,杨昭武无论品行还是德性,长相和出身,在京城的众多纨绔子弟里,可算是难得的真汉子。曾若妍宁肯他娶了心妹妹,也不希望他娶那,虚伪恶心的叶融融。

    “妍姐姐,昭武哥哥要参加春闱会试,我不能主动去找他,我正担心没人陪我玩,没想到就有妍姐姐了。”

    谢怡心欢呼雀跃,她的闺蜜本来就少,以前也只有孟宝盈,可孟姐姐家规森严,为人贤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现在有了性格直爽,为人大方率真的曾若妍,她一下觉得圆满了。

    门外安青来敲门:“小姐,安娘来问,今晚需要准备些什么?”

    谢怡心对镜整理了一下,说:“你去告诉安娘,今晚我要下厨,让她准备点家常菜。”

    转而对曾若妍说:“妍姐姐,今晚你就留下来,尝尝妹妹的手艺。”

    曾若妍喜欢舞刀弄枪,骑马射箭,对女红厨艺都是一窍不通,听说心妹妹要亲自下厨,自然是要留下尝个鲜的。

    于是她跟着谢怡心,来到后院的小厨房,看谢怡心熟练的切菜、操刀,大开眼界。

    曾若妍诧异的说:“我娘下厨时,不过是去厨房守着,口述后由其他人动手,就算下厨了。心妹妹,你竟然都是亲力亲为?”

    谢怡心一边熟练的去掉虾头、虾尾,用刀理出虾肠,一边羞涩的回答:“我学厨艺,是想做饭给昭武哥哥吃,自然要亲力亲为,才能表达我的真心。”

    “啧啧啧,心妹妹果然贤惠,是那杨昭武不懂得欣赏,今儿便宜我喽!君非凡吃过吗?”曾若妍赞叹道。

    “君大哥吃过,我最初学做糕点时,君大哥很喜欢。”谢怡心回想那时,君大哥就能面不改色,吃掉一大盘不成样的糕点,有点感动。

    安红在一边插嘴笑道:“那时,君少爷和莫少爷一起,莫少爷一看小姐做的糕点,吃了一块就吓跑了,君少爷坐在那里,笑咪咪的吃了一大盘。”

    “莫少爷?那个莫少爷?难不成是平国公府,莫子岚那个纨绔?他也去了金陵,他有没有欺负你,心妹妹?”曾若妍连珠炮似的问道。

    谢怡心有点惊讶:“妍姐姐也认识莫大哥?他是和君大哥一起来的金陵,我们见过几次面,可他为什么要欺负我?”

    “那家伙不是好人,你要离他远点,我跟你说,他在大街上也能发情!”曾若妍一时情急,有点口不择言。

    谢怡心更加迷糊了:“什么发情?莫大哥虽然嘴巴有些刻薄,但人还是不错的。”

    一旁的李嬷嬷,轻轻咳嗽了几声,曾若妍自知失言,尴尬笑着说:“反正我讨厌他,以后有他的时候没我!他和君非凡穿一条裤子的,我可不想和你出去时,有他在坏我的心情。”

    “好!”虽然谢怡心不知道,为什么妍姐姐那么讨厌莫大哥,但和妍姐姐相比,莫大哥就不算什么了,不和他一起出去就是。

    说说笑笑,谢怡心很快就做了四菜一汤的家常菜,有白酌虾,有板栗烧鸡,有红烧狮子头,还有芹菜炒羊柳,再加上豆腐鱼头汤。曾若妍吃得大呼过瘾,还让人在前院拿了壶汾酒,两人分着喝了一壶。

    汾酒后劲自然更强,谢怡心酒量本就不好,几杯下肚就头晕目眩,嘴里还嚷嚷着:“妍姐姐,你会不会抚琴,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曾若妍的酒量自是不凡,看心妹妹不过四、五杯,就醉得晕晕乎乎,有点好笑。再说那怕她不通女红,可作为平阳侯的千金,自然琴棋书画是必须会的。

    她也想看看心妹妹跳舞,于是答应道:“好,我抚琴,你跳舞!这里有琴吗?拿来。”

    安红本想回答没有,可李嬷嬷回答道:“请曾小姐稍等,奴婢马上就把琴捧过来。”

    原来谢怡心上京,并没有带她最喜欢的绿漪琴,可君非凡在小库房里,给她备了一张琴,安青、安红还没有收拾库房,自然不清楚。

    等李嬷嬷把琴抱过来,曾若妍才发现,居然是前朝萧大师的紫霄琴。

    她肃然起敬,正襟危坐,就着琴台,信手一拂。紫霄琴音幽雅、飘逸、空灵仿若天籁之音,她再按弦一拨,琴音细腻、柔润、低沉而略带忧伤。

    曾若妍不由得赞道:“好琴!”

    谢怡心已经跌跌撞撞,站到卧房中厅正中,右手缓缓扬起,螓首微抬,左脚翘起,摆出奔月的起手式。

    曾若妍深吸一口气,一首潇湘水云,琴音流泻而出。

    谢怡心虽穿得厚重,但仍难挡她窈窕的身姿,下腰、转圈、单脚**,都完成的如行云流水,展臂、扭腰、摆臀,则勾魂夺魄。

    曾若妍一曲完毕,谢怡心也跳得尽兴,多日来的忧虑和焦愁,都随着这一舞,发泄得淋漓尽致。

    今日本就累了,又下厨做了饭,饮了酒,谢怡心在李嬷嬷的搀扶下,来到床边,躺**一下就睡着了。

    李嬷嬷为她盖好被子,安青为她除去鞋袜,等放下纱帐,李嬷嬷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曾小姐,我家小姐醉酒睡着了,不能亲自招待曾小姐了,奴婢代小姐赔不是了。”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