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七十五章 两地牵挂

第七十五章 两地牵挂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真的?京城来信了?”谢怡心最近都担心昭武哥哥的安危,坐立难安心神不定,只好来小厨房消磨时间,顺便增长厨艺。

    “君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真的。太子逼宫失败,当场自刎,他岳父京畿左帅彭勇也自刎了,太子妃和两小皇孙下落不明。”

    谢怡心对太子的消息不感兴趣,只追问:“那昭武哥哥呢?他怎么样?没事吧?”

    “杨昭武目前没有封赏和消息,只知道逼宫那天他在皇宫。”君非凡将获得的消息,据实以告。

    谢怡心一听说逼宫那天,昭武哥哥就在危险的皇宫,大急问:“怎么会没有消息?他是出事了吗?你有没有打探清楚啊?”

    “谢妹妹,你别担心。郑阳王是杨昭武的外公,他暂代了九门提督,又有威远将军在,怎么会有事?”君非凡心里虽有点酸,但还是尽力安抚谢妹妹。

    “对不起,君大哥。你能得到这些消息已经很困难,我不该还那样说。”谢怡心静下心,也知道刚才自己那样说过份了。

    君非凡不以为意,笑着说:“没关系,我知道你担心他。京城里每天都会送信来,一有昭武的消息,我就告诉你。”

    “嗯。君大哥,你饿不饿?我刚做的鲜虾饺,爽滑香嫩,你尝尝?”谢怡心笑颜如花,讨好的说。

    君非凡一撩长袍,优雅大方的坐在小厨房外的石桌子前,拍拍石桌,“还不端上来?”

    “来喽,客官!”一时间小院里,笑声一片。

    京城威远将军府,杨昭武看到连方大管家押着十几辆马车,进了将军府。

    “大管家,你把金陵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是啊!大少爷。老太爷说了,我们不会再回金陵城,当然要把值钱的东西都搬过来。”

    杨昭武有点木木的,这几年也经常到处历练,可最后都要回金陵。而现在,不再回去了?他总觉得好像是丢了点什么在金陵,是什么呢?

    童年回忆?少年时光?十年岁月?或者是……

    杨昭武想了一下,不是很明白,反正不会回金陵长住,也不代表不去金陵小住,谢妹妹还在金陵,等她出嫁了,自己是一定要回去送嫁的。

    想到这里,杨昭武也不再纠结,帮着连宋大管家布置将军府,这里现在可是要长住的地方。等他把祖父和自己的院子收拾完毕,祖父也正好回府。

    “祖父,您看,您这院子还是叫正萱堂吗?”

    “你祖母都走了十多年了,还正萱堂,这两颗松树都大了,就叫劲松院吧!你呢?住那里?”杨廷威边走边看说道。

    杨昭武待祖父在正位坐好,笑道:“我就住旁边的晨晖院,父亲他们的平笙院也收拾好了,父亲说他会带母亲和弟弟回来住些日子。”

    杨廷威抬眼打量了下正堂的布置,自己坐的是紫檀八仙桌并排的两把檀香木椅,后面是一个黑檀木的长条香案,上摆了个青铜炉。后面是一幅猛虎下山图,两边挂了副对联,上联:淡泊明志保家卫国,下联:清白传家忠义仁信。高处正中间,横匾大大的三个字,承志堂。下面是一溜两排黄花梨椅子,中间用同色方几插开。再加上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显得宽敞规整,严肃静穆。

    杨廷威点点头,这么短的时间,能规整至此,已经很不容易。“昭儿,圣上既然已让你放弃武试,最近你就好好学习策论。要不,你回郡主府住些时日,也方便你爹指点指点你。”

    杨昭武另有想法:“祖父,我想去京学堂专心读书,以备秋闱。”

    “京学堂?我以为你会去国子监或管家书院。”

    杨昭武已想过了,“祖父,国子监里宗室王公勋贵众多,如今太子已死,皇子之间明争暗斗,我不想被逼站队。管家书院名扬四海,但绝大多数是普通平民,这样不利于我与京城同龄人交往。只有京学堂是官宦子弟众多,夫子也皆是大儒,对我读书和交际都有利。”

    杨廷威很欣慰,昭儿不仅武艺出众,也聪明伶俐文采不凡,既没有自己的暴躁脾气,也没学到他父亲的迂腐呆板。这几年到处游历,更让他胸有沟壑,与三教九流的接触,也让他处事圆滑能知变通。

    “好,那你自己安排。下月我就去前锋营驻守,你自己小心,有事找你外公。”

    “是,祖父。”

    用过晚膳,杨昭武回到自己的晨晖院,走进书房,这里的摆设与金陵一般无二。书房很大,一面临着水榭,一面是整墙的书架,另一面放了一方几和两把对椅。

    书房中间是一张大大的榉木书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墨是松香墨,纸是澄心纸,笔架上一排大小不一的湖笔,最边上是支黑漆狼豪诸葛笔。另外有笔洗、笔搁、镇纸之类,排列整齐。

    杨昭武随手拿起那方砚台,正是自己在金陵,用惯了的那方歙砚。祥云形的歙砚石质坚韧,抚之如肌,贮水不耗,历寒不冰,发墨如油,涤之立净。这是那年乡试,自己拿了案首,父亲专程送来祝贺的礼物。只可惜右边把手处,被心心摔破了一角,后虽用乌金镶补好,但也失了古朴的原貌。

    杨昭武抚着那角乌金,想起心心不小心摔破砚台的情形,自己当时虽然心疼,但也没出言责备于她。可她倒好,反而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哭了个昏天暗地。

    心心自责不已,后把谢伯父珍藏的一方澄泥砚偷了出来,送给自己以做赔偿。谢伯父知道后,心疼得要命,心心还言辞振振,说她只是提前拿的嫁妆。后来还是自己悄悄把那方澄泥砚,还给谢伯父,谢伯父是藏了又藏,生恐心心又以攒嫁妆为名,大肆搜刮他的宝贝。

    也不知道心心现在怎么样了,听子岚说,君非凡一直住在谢家未走,看来谢伯父是比较满意,乐观其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打动心心?自己是希望他打动还是无功而返?这个,真没想过,也不知道。

    不过京城好男儿众多,等自己去了京学堂,再多多留意,心心,值得最好的。

    而被杨昭武默默念叨的谢怡心,现在心情非常好。君大哥带来的消息说,昭武哥哥无事,暂在皇宫里当差。昭武哥哥的父亲也加官晋爵了,还有丰厚的赏赐。这次据说昭武哥哥还立了功,稍后就会有封赏,真是太好了!(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