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四十九章 后事一二

第四十九章 后事一二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听苏先生这样一分析,似乎真有点说不过去。这耶律隼的举动,可看不出,有半分喜欢周灵素的味道。

    周修成首先问道:“你们到时,素素侄女的衣裳可整齐?”

    宋治杭回忆了下,肯定的说:“小姐虽外裳被树枝划破了些,但里面绝对整齐。”

    “那耶律少汗后来,开口要谢小姐?”周修成又问。

    宋治杭点头道:“是的。当时小人本想应了,可君非凡和杨少爷面色不愉,小的说,在金陵另选二十佳人,耶律少汗又不愿意。”

    “如果你们没有及时赶到,那耶律少汗会怎样,对君非凡和谢小姐?”苏先生又问。

    宋治杭仔细回忆了下:“当时两方剑拔弩张,君非凡和谢小姐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如果我们没到,契丹人很可能是杀了君非凡,掳走谢小姐。”

    “如此看来,耶律少汗是不高兴君非凡使计,救走了素素。一心追上君非凡,要以雪前耻。说要谢家那丫头,不过是因为君非凡护着她罢了。”周修成想了一下道。

    苏先生捋捋胡须:“老朽还是觉得,耶律少汗不惜暴露那么多细作,专程调虎离山来掳走小姐,应该是真喜欢小姐。可后来的所做所为,实在讲不通啊!”

    这时,已回过神来的周修文接口道:“苏先生多虑了。契丹人野蛮粗鄙,视女人于货物,兄弟之间共妻,父死归其子,兄丧嫁其弟比比皆是。更有甚者,饥荒之年以女人为食。耶律隼不是喜欢素素,他一定是知道素素是我女儿,想掳走素素,在两国开战之时,羞辱我大盛!”

    周修成也颌首道:“对,这些契丹野蛮人,不能以常理推之。二弟,你明日就快回京,将消息上奏圣上。”

    “那好,我天亮就走。至于郡主,就等她在这里安排素素的后事。我稍后再来接她,其它事,就托付大哥了。”周修文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奏折该如何写,才能在不损自己,现在兵部尚书之位的前提下,能再捞点好处。

    苏先生见两位周大人,都不愿再深究,也只好算了。见小周大人要急赶回京,谏言道:“周大人留步,依老朽之言,此次大人不仅要示警朝廷,更要突出周小姐被掳后,坚贞不屈,不愿被辱以死明志。明丹郡主得此噩耗,已伤心过度重病不起,大人强忍悲痛,回京报信,请皇上做主。”

    周修文点点头,忽想到一事,问:“如果圣上问,我抓获的契丹人呢?”

    “无妨,你就说耶律少汗,想以我们抓了他手下为由,对大盛宣战。我们不愿成为其借口,由杨老将军之孙,亲自出马与耶律少汗交涉后所放。”苏先生出策道。

    周修成不解:“为何要说由杨昭武交涉后所放?”

    苏老先生怡然一笑,得意道:“大人,耶律少汗在我大盛,公然掳走明丹郡主和兵部尚书之女,已经是大大削了我大盛的颜面。大人要点出,杨少爷和耶律少汗比武完胜,后来是不想主动毁了盟约开战,才放耶律隼离开。这样圣上面子也有了,以后如两国开战,大人又有举荐杨少爷之功。”

    周修文闻言,仔细想想,的确如此。一时间踌躇满志,倒把丧女之痛冲淡不少,兴致勃勃坐下,与大哥和苏先生一起讨论奏折细节。

    而后院中的明丹郡主,这才幽幽醒转,望着头顶上的福寿仙鹤帐,脑中闪过,女儿大睁的双眼,胸口一痛,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心腹陈妈妈赶紧将她扶起来,拿帕子擦拭唇角的余迹,边一迭声的喊:“郡主醒来了,叶医师呢?”

    等叶医师把过脉,惶恐回道:“郡主急火攻心,心中淤结,吐出来了,便无大碍。只是还需多注意休息,避免大喜大悲,情绪太过激动。”

    明丹郡主摆摆手,示意他退下,然后抓着陈妈妈的手,还没说话,已哽咽难言。

    陈妈妈明白,她想知道什么,急忙说:“郡主别急,小姐我已安放在后罩间,等你去看过,老奴再亲自为小姐梳妆,入殓。”

    明丹郡主挣扎着爬起来,“我要去看素素,我的素素!”陈妈妈拗不过,只好唤来春杏和夏荷,一起搀扶着郡主往后罩间而去。

    一进后罩间,明丹郡主见女儿孤零零躺在床上,一时悲从心来。昨日早上,还笑语盈盈穿戴一新的女儿,如今就已命丧黄泉。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凶手,血债血偿,生不如死!

    待走到床边,看清楚女儿的样子,更是心痛无比,如被刀割。

    昨日早上是秋菊挽发,梳的京城最新颖的三丫髻,簪的是锦绣阁新出的白玉花簪。而如今,头上只梳了个简单的双丫髻,还零乱不堪,那一套十二支的白玉花簪,更是杳无踪迹。耳上的翡翠明月铛也掉了一个,双颊有淡淤痕,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

    女儿身上里面的,月牙白云锦碎花百合裙,已又脏又烂满是尘土,外面的绿色软烟罗纱衣,也不知所踪,换成了一件,被划得破破烂烂的粉蓝纱衣。

    明丹郡主颤抖着手,解开女儿的葱绿腰带,拉开交领的百合裙,看里面的白色亵衣完好无损,再将亵衣扯开一点,里面鹅黄色的肚兜还在。明丹郡主查看一番,见女儿身上并无其它印迹,方才心里好过一点。

    她坐在床边,沉声问:“郡马呢?”

    夏荷上前一步回道:“郡马还在书房,与周大人商议。”

    明丹郡主还不知道,女儿的死因,她想到派去的心腹,恨声道:“去,把宋治杭给我叫到花厅!我叫他跟着子岚,去救我女儿回来,结果素素横死,去!把他叫来!”

    陈妈妈见她激动,忙劝道:“小姐的后事,还全靠郡主,先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你放心谁?你那大嫂邢夫人吗?”

    末了又小声说:“那邢氏可还在院外候着,说随时等候郡主的安排。老夫人那里又不敢禀报,两位小姐也都还不知道,一切都要靠郡主定夺。郡主气坏了身子,放心把小姐的后事交给邢夫人吗?”

    明丹郡主与刑夫人妯娌之间,多有龌龊,自是不希望心爱的女儿,最后一程由她操办。自是打起精神安排:“秋菊你重新给小姐梳个发髻,就梳她最爱的堕马髻。冬梅为小姐换衣服,就换那套新作的蜀锦绣白梅八宝流仙裙。陈妈妈,你为素素画妆,素素从小爱美,你要让她美美的去。”(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