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十二章 又遇耶律

第十二章 又遇耶律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可听那香客似乎没理会僧侣师傅的劝告,依旧在使劲敲门。

    杨昭武听院外喧哗得厉害,示意平宁出去看看是何事,自己依旧坐在谢怡心塌前,绞着毛巾照料,醉酒昏睡的谢怡心。

    平宁来到院门处,甫一打开,就看到一行十多个黑衣人,抬着一顶软轿,整齐立在听竹院外。

    软轿上斜靠坐着一人,身系黑锦孔雀金丝薄披风,披风的兜帽松松的罩在头上。脸庞藏在月光阴暗处,只余了一双狭长的狐狸眼,寒光内敛。

    旁边有一个似是领路的淄衣僧人,满面焦急但又无法言语,估计是被这行人点了**道。

    平宁见来者不善,拱手沉声问:“不知阁下何人?因何半夜在此喧闹?”

    站在最前面的黑衣人身材高大,声如洪钟,操着一口生涩的京话道:“是我家主人,要见刚才在石头上跳舞的女人,叫她出来!”

    平宁还未大怒,软轿上的男子轻轻咳嗽一声,另一个黑衣人上前,对刚才说话的黑衣人说:“笨蛋!客气点!”

    声如洪钟的黑衣人有些不情不愿,但还是重又开口说:“是我家主人,要见一见那跳舞的小姐,请叫她出来。”

    平宁对他的态度十分恼怒,忍住气,平静回到:“可能阁下眼花了吧?我家少爷小姐均已歇息,不便打扰。”

    又见那声如洪钟的黑衣人变了脸色,遂又向软轿上的男人拱拱手,不卑不亢道:“如有要事,不知阁下可否留下名讳,小的明日好向少爷通报。夜深不便,还请回吧。”

    那轿上的男人还未开口,那声如洪钟的黑衣人已暴躁如雷,脱口大骂道:“他奶奶地熊,少主看上个女人,你等献上来就好,叽叽歪歪,少爷个屁!”

    说完还想上前推平宁一把。

    平宁大怒,平日里与少爷一起,行走江湖或是进京贺亲,上至达官贵族,下至贩夫走卒,从没有人如此放肆。

    正欲关门转身离开时,木门传来大力撞击声“砰”!那破口大骂的黑衣人一把抵住木门,不让平宁关门。

    正在此时,软轿上那男子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

    “哈赤!退下,不得无礼!”

    而厢房内床塌上的谢怡心,似乎被那撞门声惊着了,扭了扭螓首,似要醒来。杨昭武忙轻轻拍了拍,低声道:“心妹妹,没事,睡吧。”

    酣睡的谢怡心听到熟悉的声音,又沉沉睡去。等她睡熟不再反侧后,这才长身而起,出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杨昭武刚出来,就看到一行黑衣人杵在听竹院门口,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沙哑声,正在喝斥他的下属。

    “哈赤,不得无礼。”

    复又阴测测沙哑的说:“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刚才跳舞的姑娘是谁家女眷。”

    杨昭武隐住身影,避在廊下,心底一惊。

    没想到这耶律隼的手下,那么快就找到他,还趁夜把他送到弥勒寺来。又想到心妹妹下午刚被这混蛋抓了脚踝,刚才跳舞被这混蛋看去了,心里乱火焚烧。

    深悔不该纵容心妹妹喝醉,以至非要到大石上跳舞!

    再看耶律隼这架势,今夜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于是招来平风,附耳如是吩咐一番。

    平风来到门前平宁处,高声道:“我们是威远将军府上,这里住得是我家少爷,小姐。夜深不便,如要拜访,还请阁下明日再来。”

    门外那个哈赤还想说话,耶律隼斜睨他一眼,只见哈赤浑身一颤,老实退下。

    耶律隼再慢慢开口道:“喔?威远将军府上?是杨廷威老将军府上的少爷、小姐?那既是夜深不便,我就明日再来拜访。”

    一行黑衣人抬着软轿很快离去,院外又重归寂静。只留下那被点了**的僧人师傅,孤零零站在那里。

    平风上前去为师傅解了**,那僧人这才拍拍胸口,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多谢施主。这些人半夜来投宿,小僧本想领他们去观雪院,没想到远远望见一女施主在跳舞,就非要过来。阿弥陀佛!”

    平宁送走那僧人,回来向杨昭武如实回禀。杨昭武想了一下,吩咐平宁:“明日一早收拾好东西,等无眉大师讲经完毕,我们即刻起程。”

    然后又回到东厢房,吩咐安红安青一番,这才回房休息。

    躺在床上,平日里沉稳的杨昭武有些烦躁。

    本来下半年就是秋闱,松山书院的老师们和父亲,都赞同自己下场一试。最近功课日益繁多,父亲还常派人从京城送了策论来要他参详。

    自己也刻苦用功,决心考个解元,如若一切顺利,明年的春闱和武试都不容有失。

    可心妹妹错把兄妹情当爱情的事,自己还没想好,该如何妥善处理。今天又遇上,疑似契丹皇族的男子,轻薄了心妹妹。

    本来看他重伤,自己没出手,是想让他在山林里自生自灭。谁料到,那男人的手下那么快就找到他,还把他带来弥勒寺,正巧又碰上心妹妹跳舞!

    一桩桩,一件件,凑在一起,而且看今夜,那耶律隼的样子,对心妹妹颇有兴趣,这该如何是好?

    再说心妹妹自幼娇生惯养,自己本来也是打算在亲朋好友中,为她择一佳偶,也好有个照应。而这个契丹来的耶律隼,非我族内,又不知底细,决对不行!

    还是明日一早带心妹妹回去,交给谢伯伯,把那耶律隼的事说一下,最近还是把心妹妹拘上一拘,别让她又到处乱跑。

    而且祖父那里也要禀告一下,这个耶律隼无缘无故来到金陵,肯定是来者不善,希望不要是冲祖父而来。

    自祖父平定匈奴,已快二十年,如今契丹日强,比之往昔匈奴丝毫不逊。兵强马壮狼子野心,也不知道这太平天下还能享多久。

    等杨昭武把这些问题,翻来覆去的琢磨上几遍,已经是鸡鸣山寺,临近拂晓。

    酣睡好梦一夜的谢怡心,全然不知昨夜舞后的事情。只是跳舞太累了,又喝多了两杯,一觉醒来,也就精神奕奕。

    梳洗完毕换了一身妃色襦裙,腰上系了根蓝色宫绦,还顾盼镜前,琢磨戴什么耳饰,就看见镜中的安青在收拾行李。

    “安青,不是要午后再回去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收东西了?”

    “小姐,是杨少爷吩咐的。有急事,等无眉大师讲经完毕,我们就启程回城。”

    安青一边把刚才,谢怡心不满意的簪子,收回梳妆匣底层放好,一边从上层挑出两对耳坠,轻放在桌上,供小姐挑选。(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