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十章 不知无罪

第十章 不知无罪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男人又眯了眯他的狐狸眼,惬意的说:“恩将仇报?你们不是还没救我吗?”

    他**一下,接着说:“小美人,我刚才只是看见有蝴蝶在飞,想抓蝴蝶而已,谁知道会是你的鞋。本,我不是故意要,唐突是吧?唐突佳人!”

    感觉架在脖子上的剑又入肉一分,他还恍然无感的继续说:“你们汉人讲究,是需要我负责吗?我很乐意为小美人负责。”

    眼看杨昭武的剑就要再入三分,谢怡心赶紧拉住他的手。

    “昭武哥哥,不过是个快死了的蛮夷罢了,别脏了你的手。”又转过头巧笑嫣然的,对坐在老松树下的男子说:“你不是说我们还没救吗?那我们今儿就不救了,你就坐在这里等死吧!无名鼠辈!”

    杨昭武沉默了一瞬,最终收好剑。谢怡心挽着他刚转身,后面传来那男子有些沙哑的声音:“耶律隼,我叫耶律隼!”

    杨昭武身影一顿,谢怡心愕然后,刚想再转身,杨昭武紧了紧她的手,示意谢怡心快走。一路无言,匆匆来到草亭,与平宁,安红等汇合。

    等坐下来,喝了几口水,谢怡心还心神不宁。悄悄不解的问:“昭武哥哥,刚才那人自称耶律隼,耶律乃是契丹皇姓。你怎么不让我再问问,他会不会是契丹王爷?怎么会受伤流落在那里?”

    杨昭武敲敲她的头,沉吟了一下说:“笨丫头,如果他真是耶律皇族,现如今大盛与契丹还维持交好,我们知道了,就不能见死不救。你看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身边也没有一个侍卫,那肯定是被很厉害的人追杀。现在我们救了他,万一惹来他的仇家,你们怎么办?”

    谢怡心想了一下,突然又焦虑的说:“那刚才昭武哥哥还伤了他,万一他真是契丹皇族,又死了,那怎么办?”

    杨昭武捏捏她的小鼻子,唉声叹气的说:“万一契丹人找来了,他要说是我伤了他,那只能偿命了。”

    “不行!”谢怡心大急,“干脆我们回去杀了他!不能让他诬赖昭武哥哥!”说完转身要走。

    杨昭武赶紧拉住她,“笨丫头,我伤他是因为他轻薄你。反正,我们又不知道他是契丹皇族的人。不知者不怪,这官司就是打到御前,我们也不怕!”

    “原来刚才昭武哥哥不让我问他,是为了,不知者不怪啊!”谢怡心这才恍然大悟。

    杨昭武又喂了谢怡心一口芙蓉酥,笑着说:“再说他伤那么重,不见得挨得过今夜,死了,就一了百了,我们就当今日什么也没看到过,知道吗?”谢怡心嘴包芙蓉酥,连连点头。

    杨昭武看到谢怡心两峡鼓鼓,粉嘟嘟的唇闭得紧紧地,如小松鼠一样可爱。再看她的脸肌肤如雪,泛着莹莹粉光,不自觉想起那只白玉雕成的**,不免有些尴尬。又想到**脚踝上那圈红痕,又深悔刚才出剑轻了些,便宜那混蛋了。

    等又歇了一刻钟,开始上路。这下谢怡心乖乖的,不再乱跑,很快到了弥勒寺的山门。

    门口迎客的是圆通师傅,圆通师傅人如其名,不仅佛法精湛,为人也十分圆滑。只要来过的施主,他都记得施主的名字,了解施主的身份,给予最恰当的招待。又不会因穿戴身份地位,布施多少而看低施主,故十分得人尊重。弥勒寺处于深山,朝佛者众多,香火旺盛,除无眉大师是天下闻名的得道高僧外,圆通大师亦功不可没。

    “阿弥陀佛!两年不见,杨施主如今英姿非凡,文武双全,杨老施主后继有人啊!不知威远老将军可好?”圆通见了杨昭武,双掌合什道。

    杨昭武也抱拳还礼,恭敬回道:“爷爷老当益壮,每顿三碗饭必不可少。只是常挑灯抚剑,时常惦记袍泽。”

    “如今天下安平,当年马革裹尸者,也算死得其所,是为大功德。阿弥陀佛!”

    “圆通大师,我肚子饿了,脚也好酸,快带我进去烧完香,好吃饭休息嘛!”一旁的谢怡心见他们寒暄过不停,不耐烦的说。

    “阿弥陀佛,施主里面请。”圆通大师带着他们先去大雄宝殿烧香,再去轮回堂吃过斋饭,最后将他们送到寺后听竹院休息。

    弥勒寺地处半山腰,临近山巅,道路难行,故很多远处来的香客,都要在寺院里留宿一宿。寺后有大小十几个院落,厢房几十间,供香客们留宿。

    听竹院位于寺后山北,院落不大,只有厢房五间,与半人高的围墙合成一个口字形。东面有一笼翠竹,西面有一丛芭蕉,芭蕉树边有一方据说山巅滚落的大石,石长五尺,高一丈,十分平滑,幼时谢怡心来时,常攀爬玩耍。

    院中有一个石桌,并四张石凳,等谢怡心吃饱后,小睡一会起来时,已是戌时末。梳洗好出了厢门,正看见昭武哥哥坐在石凳子上喝东西。

    谢怡心老远就闻到一股酒香,弥勒寺的梨花醉可是好东西!甜香怡人又不容易喝醉,寺里最好的梨花醉都是无眉大师亲自酿造的,平常人等难以品尝到。

    “昭武哥哥,是无眉大师酿的梨花醉吗?”谢怡心快步来到石桌前坐好,眼馋的问。

    “是啊!心妹妹。圆通大师怕你一不高兴,又去烧了无眉大师的袈裟,所以先送了一壶梨花醉来,让我看牢你。”杨昭武举着酒杯,斜睨着谢怡心道。

    “讨厌!昭武哥哥又笑话我!昭武哥哥别喝了,快给我留点!”谢怡心握着杨昭武的衣袖,摇晃着说。

    其实谢怡心酒量很浅,等闲的酒一喝就醉,只有这梨花醉还能喝上半壶,这壶梨花醉本就是杨昭武故意求来,给她解馋的。看心妹妹那眼巴巴的样子,杨昭武也不逗她了,给她斟了一杯,两人对酌。

    谢怡心小口小口的酌着梨花醉,看杨昭武望着翠竹似没注意自己,几口饮尽后又偷偷斟上一杯。如此几番,四、五杯已下肚。

    山上的夜十分幽静,倦鸟都已归巢,只余微风吹过树梢,拂过竹林的沙沙轻响。正值十二,月近圆盘,山高月更近,星疏月朗分外明亮。

    杨昭武纵容谢怡心偷偷喝了五杯后,扣住还想偷斟的小手。“心妹妹,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虽说梨花醉明日也不会上头,但今晚喝多了,头晕也会难受。”

    “昭武哥哥,最后一杯嘛!难得你有空陪我出来玩,我就喝最后一杯!”微醺的少女歪着螓首,巧舌如簧。(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