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九章 山路初遇

第九章 山路初遇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昭武哥哥,那我们今夜就住在弥勒寺,别回去了嘛!”

    谢怡心其实中午之后,还坚持来弥勒寺,为的不就是能和昭武哥哥,在山上住上一夜,那怕只是同一个院子,也知足了。

    杨昭武对她的小算盘,心知肚明。不过纵容心妹妹午后上山,本也是因为想弥补一下,她今儿受的惊吓,到底还是怪自己违诺在先,严厉了些。

    “我是怕无眉大师不肯留宿,毕竟那年,是谁把大师的伽蓝袈裟,烧了一个大洞?”杨昭武似笑非笑的盯着谢怡心说。

    谢怡心这才想到自己的丰功伟绩,小脸浮上两抹红云,娇嗔道:“谁叫那臭和尚说昭武哥哥有什么慧根,想骗了你去做和尚!今儿他还敢胡说,我把他胡子也一起烧了!无眉也无胡子!”

    看着如此刁蛮,却鲜活可爱的心妹妹,杨昭武心下暗叹:都怪心妹妹从小到大,身边陪伴最多的不过杨老太爷,谢老爷和自己。三个大老爷们如何会教女儿?不过都是宠着,捧着。心妹妹现在虽任性了些,但品行纯良,比起自己出外游历所遇到的,那些娇柔做作的女子,强多了。

    再说心妹妹还分不清兄妹情和男女之情的不同。只要自己好好纠正,再让她多与周表妹那种大家闺秀多交往,想来性子会贞静些,以免将来嫁到婆家,被婆家挑剔。

    车厢中的少女,对昭武哥哥所想一无所觉,兴致勃勃的左瞧右看,时不时如小黄莺般叽叽喳喳说过不停。一颗小脑袋晃来晃去,连带白玉耳垂上,那海棠花流苏耳坠也飘来荡去,看得久了,有些恍惚。

    杨昭武有些感慨,心妹妹怎么就一下长大了?明明不久前,还是个哭鼻子的小姑娘,怎么现在都长大了,自己都要操心她以后婆家的事了。自己不过虚岁十七,心中就有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惆怅。

    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熟悉的兄弟朋友中,有没有配得上心妹妹的。知根知底了解品行,又有自己撑腰,也好教他以后不敢欺负心妹妹。

    “昭武哥哥!你想什么呢?我叫你,你都不理我!”

    “哥哥在想,一会儿无眉大师轰我们出山门,我们就只能荒郊野外呆一宿喽!”

    “昭武哥哥,讨厌!不过有昭武哥哥在,地做床塌天为被,也不错!晚上还可以看星星,烤麻雀!”

    杨昭武和谢怡心你来我往,说说笑笑,很快弥勒寺就到了。按规矩,把马和车都停在山脚,知客僧会照料。因为弥勒寺的规矩,任你天皇贵胄,家有金山银山,亦须得徒步上山。

    一路上郁郁葱葱,不时有小鸟飞来飞去鸣叫着迎客,草丛中锦鸡也跳来跳去表示欢迎。谢怡心更是一会儿扑蝶,一会儿采花,玩得不亦乐乎。

    再翻过前面的山坳,就看得见弥勒寺的大门了。杨昭武怕谢怡心玩得过了,出了大汗,呆会儿山顶上风大,怕是容易着凉。上前拉住还蹦跳过不停的心妹妹,果然手心有些湿润。

    “前面有间草亭,心妹妹还是歇一歇,让安红擦擦汗,喝点水再走。”

    “不要嘛!成日呆在城里,难得出来走走。哇!有只野兔!那里跑!”话还没说完,谢怡心就追着野兔,往草丛跑去。

    杨昭武只好示意平宁他们,带着安青安红等先去草亭,自己追在谢怡心后面,以免那丫头又摔着或碰着了。

    心妹妹跑得倒快,三钻两转就没了人影,杨昭武正打算掠上树枝,看看小丫头跑那里去了,就听到一声惊呼!

    “啊!昭武哥哥,快来呀!”

    杨昭武心底大急,施展轻功往发声处掠去。这才看到不远处,心妹妹蹲在一颗老松树下,杨昭武一把拉起谢怡心来,浑身上下看了一下,没什么异样,这才看向那躺在老松树下的人。

    “昭武哥哥,你看,他受伤了。”谢怡心追着野兔来到这里,就看见老松树下,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杨昭武蹲下来,探那人脖颈还有脉息,仔细检查了一番。

    虽然这人穿了汉服,但还能看出,这是个外族人。高高的颧骨,鹰钩鼻,两片薄唇上无一丝血色,耳朵上还戴了一个奇怪的耳钉,也不知道是赫赫人还是契丹人。

    杨昭武暗忖,天盛王朝这些年还算太平,不知这异族人来这里,还一身是伤有何隐情?

    “昭武哥哥,他死了没有?”谢怡心平日里胆子再大,也没看见过这样一身血的人,不免有些害怕,扯着杨昭武的手臂不敢松手。

    “没事,可能是遇上仇家或打劫的了。我先送你过去,再让平宁把他背上弥勒寺,交给无眉大师处理。”杨昭武看心妹妹有些害怕,拍拍她的手,准备先带她离开。

    “啊!放手!救命!”刚转身,谢怡心就一声尖叫,扑入杨昭武怀里。

    杨昭武低头一看,原来昏迷不醒的男人,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住心妹妹的脚踝。杨昭武迅速捏住那只手的脉门,那手吃痛这才放开。

    顾不得其它,杨昭武看心妹妹白色绫袜上,一圈暗红色的印迹。连忙扶她坐下,摘下她粉红色的绣花鞋,脱下她的白绫袜,握在手心细细检查。

    还好,只是脚踝一圈有些淤痕,略有些红肿,衬托着莹白滑腻没有一丝毛孔的小脚,如白玉雕成。杨昭武看放在自己手心的**,堪堪只有自己手掌大,五个脚趾头圆润可爱,指甲弯弯如贝壳般泛着光泽,一时有些晃神。

    “缥色玉柔擎,纤纤一盈握,中原古人诚不欺我。”不知何时,那昏迷不醒的男人,竟坐了起来,靠在老松树下,紧盯着谢怡心的**,用流利的汉话说道。

    杨昭武有些恼怒,自己刚才居然出神到,没有发现那男人何时醒来。见谢怡心已经一声娇呼,迅速收回小脚,转过身穿鞋袜。

    这才站起来,居高临下沉声问:“非礼勿视,阁下不懂吗?”

    那男人无谓一笑,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眯了眯,扬声道:“你是谁?她是你夫人吗?看起来好像还只是个小丫头,能生孩子了吗?”

    杨昭武恼怒异常,抽出袖剑注内力一抖,化作长虹架在那男人脖颈上,厉声问:“你是何人,为何乔装打扮来我大盛国?”

    那男人丝毫没有理会脖子上的长剑,盯着谢怡心的背影,哑着声音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原竟真有玉做的人儿。他日牡丹若是盛放,会是何等风采?”

    杨昭武心底一寒,剑间一抖,那男人的颈上迅速流下血迹。

    谢怡心穿好鞋袜转过来,就看见这一幕,连忙呆在昭武哥哥的背后,探出一颗小脑袋,骂道:“我们本来是想救你,结果你那么坏,恩将仇报!”(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