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都市言情 > 相思闲 > 第六章 花为谁妍

第六章 花为谁妍

作品:相思闲 作者:琴瑟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杨昭武一看,马车上有谢府的标记,知道又是谢怡心来接他了,心底暗叹,走了过去。

    隔着车帘,杨昭武轻声问:“不是说好了,以后都不出城来接哥哥的吗?心妹妹又淘气啦?”

    “昭武哥哥,人家有一个月都没看到昭武哥哥了,怕你忘了明天要陪我去弥勒寺赏花,今天才特意来提醒昭武哥哥的,不算违背诺言的哦!”马上里穿来少女的糯糯细语。

    “那下不违例。”杨昭武无奈的说。

    “昭武哥哥,你进车里来坐。”

    书童平宁已经将马牵过来,杨昭武翻身上马,手握缰绳道:“心妹妹,你长大了,男女有别,走,我送你回去!”

    虽明知道昭武哥哥不会再像儿时一样与自己同车而坐,但透过紫珠窗帘,能看到昭武哥哥英挺潇洒的背影,也不错。

    谢怡心痴痴的望着昭武哥哥的背影,高高束起的发冠,发带在骑马疾驰中随风飘动。长年练武的宽阔肩膀,端坐马背笔直如长枪的后背,劲廋的腰在长衫中若隐若现。

    谢怡心的脸越来越烫,心也剧烈的跳动,仿佛要蹦出嗓子一般。

    来时漫长的时间,归途却转瞬就到,等谢怡心回过神,马车都已经到了谢府。

    谢怡心捏住帕子,懊恼的想:怎么回来速度这么快啊!

    但杨昭武已经掀起车帘,伸出手准备扶谢怡心下马车。谢怡心看着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手,白皙的肤色却结实修长有力,指腹有握笔而形成的薄茧,手心有握剑的硬茧,修得整整齐齐的指甲,这孔武有力的手是昭武哥哥的手。

    端详良久,稳住急促的呼吸,谢怡心才把自己柔软白嫩的小手放入大掌中。由着昭武哥哥轻轻一带,下了马车。

    “心妹妹,你快回去吧,替我向谢伯父问好,明天辰时三刻我来接你。”

    “昭武哥哥!”谢怡心不想杨昭武这么快就走,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何说起,最后只余了一句:“明天昭武哥哥要记得来接我哦!”乖乖的进了大门,回家去了。

    是夜,谢怡心躺在床上一夜辗转,期间下了一阵小雨,轻轻的打在院外的芭蕉叶上,滴滴答答的细响。

    想起不知那本书上的一首词:“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点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一时心乱如麻,披衣坐起。

    值夜的安红赶紧把灯挑亮,轻声问:“小姐,怎么啦?梦魇着了吗?”

    谢怡心摇摇头,只是心底依然沉甸甸的,开口道:“我想喝点水。”

    安红忙将温着的茶水,用六角青瓷杯盛了,端过来,递到谢怡心嘴边。谢怡心就着安红的手,喝了几口,复又躺下。

    安红见小姐心事重重,柔声劝道:“小姐还是早些安置了,一早杨少爷就要来接你赏花,养足精神才好上山。”

    谢怡心这才又躺下,迷迷糊糊中谢怡心又睡去。待到天刚透晓,就醒了过来起身梳洗。

    安青先将银盆热水里的毛巾绞来,敷在谢怡心脸上,再换另一块毛巾擦脸。待净过脸,又从小丫鬟白莺手中拿来青盐漱口,含上一粒薄荷香津丸,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梳妆。

    安红站在谢怡心身后用杨木梳开发,要先梳通一百下,再梳发结髻。安青先把上好的荷花凝露涂了一遍,再抹上一层薄薄的茉莉香粉,又略略在两颊上晕开一点玫瑰胭脂,最后在唇上上了樱桃口脂。铜镜中的少女顾盼生姿,一颦一笑娇美动人。

    后面的安红已经通好了发,轻声问:“小姐,今儿梳过什么发髻?”

    “灵蛇髻吧,方便一点。”

    安红换过象牙梳,灵活的左扭右盘,不一会一个漂亮的灵蛇髻就完成了,最后用前日刚买的碧玺螺钿固定好发髻,再插上三根碧玺海棠长簪,额前悬了如意坠,再陪上同套的碧玺海棠耳环,首饰不多,却越见精致。

    谢怡心满意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转过身去看紫蝉,紫莺捧着的衣服。

    一套是鹅黄蜀缎广袖双绕短曲裾,下配黄色绫裤,整身衣服上浅下渐深,领口袖口,裙裾双绕处都绣了银丝蝴蝶,看起来栩栩如生,穿起来又好走路,又娇俏可人。

    另一套是粉红织锦交领齐腰襦裙,上面是海棠暗花,下配八幅五彩绣海棠马面裙,腰间妃色宫绦上系了两只小金铃。

    谢怡心想了一下,选了粉红交领齐腰襦裙,穿上后再配上同色缀珍珠绣鞋,在镜前转了一下,只见娇憨可人,清丽而不俗,这才满意的去往荣和堂吃早饭。

    荣和堂里谢老爷已坐了一盏茶工夫,正准备着人去请小姐,就见女儿款款而来。

    迎着朝阳,粉红织锦泛着金光,削肩柳腰的少女,面若朝霞,盈盈含笑,瑶步走来。

    一向小女儿打扮的宝贝女儿,今天梳妆打扮得成熟不少,谢老爷心里又是骄傲,又是心酸。

    女儿长大了,就是一心惦记外面的坏小子。眼看女儿已十三,等不了几年就该出阁,谢老爷想起亡妻,转过头,轻擦眼角,再转过来招呼女儿坐下。

    谢怡心刚喝了一碗胭脂米粥,两个奶油卷,一个菱角糕,就听见仆人通报:“杨少爷过来接小姐了。”

    谢怡心急忙漱了口,又含了一粒才做的橙子香津丸,由着柳红补上樱桃口脂,匆匆向父亲告辞:“爹,您慢用,女儿先出去了。”

    谢老爷留住女儿,转头问:“安青,路上的干果,点心准备好了吗?”

    安青恭敬的回答道:“回老爷,都已经准备好了。八宝缵丝干点一盒,外加红漆点心一盒。”

    “爹爹,昭武哥哥等着我呢!”谢怡心跺脚道。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路上小心。”谢老爷看女儿一脸焦急样,摆摆手道。

    “那女儿先走了!”如脱笼小鸟般,谢怡心急急往院外而去,安青,安红并一些婆子些赶紧跟上。

    谢怡心刚出得大门,就见昭武哥哥站在一辆黄花梨马车旁,牵着那匹枣红马疾风,身穿白色织锦劲装,足蹬青色皂靴,更显眉宇隽秀,猿背蜂腰,长腿笔直,俊逸非常。

    疾步走到昭武哥哥面前,红着脸道:“昭武哥哥,你来多久了?等久了吧?”

    “没有,是昭武哥哥来早了。快上车吧,小心一会日头晒。”

    杨昭武扶着谢怡心上了黄花梨马车,由着安青,安红上去伺候,其它丫环婆子另上了一辆谢府的黑油马车,外加几个谢府护卫,整队出发。( )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