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 二十二章 庚帖

第一百 二十二章 庚帖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大理寺主审,刑部主判,二者协同,为大魏刑律官署。若移交大理寺和刑部,就相当于进入大魏刑罚程序,依律判罪,按章定刑,作为将军的卢寰就不能再插手。

    按照《魏典》,赏罚分明。有氏族功勋者,可抵罪;有臣吏求情者,可减刑;有民以为不公,上万民书者,可酌情从轻。

    如此,未尝不能留下一二血脉,不至于全族覆灭,陈尸街头。

    周遭看客都不由点了点头。移交大理寺和刑部,也确实是高氏可选,也唯一可选的最好出路。

    卢寰沉吟片刻,眸底一划而过的嘲讽,然而并没有谁看清。

    诸人只见得他妥协般的收起长刀,朗喝道:“老夫说到做到,便依你!来人,把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找来,就说本将军要个对证!只要圆尘伏诛,立马当场移交案件,卢家再不干涉。我卢寰光明磊落,绝不食言!”

    立马有卢家将士领命去了。八百里急报的西域马溅起水花一路。

    诸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圆尘的脸色也多了分欣慰,唯独观风楼中的辛夷,却是心生不妙。

    江离说过,高家必须覆灭。

    那圆尘可能想出的法子他必然也想到了,又怎会给圆尘解局的可能。

    她不信圆尘,不信卢寰,不信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唯独信江离。

    因为棋公子,从不输棋。

    片刻后,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策马而来,急匆匆地下马后,立马上前向卢寰见礼。

    “罢了,不必多礼。事情经过你们也大致听说了,老夫就不耽搁时间了。”卢寰不耐烦地摆摆手。

    “请大将军放心。只要圆尘自己伏诛,我等以帝授官位,天授法责发誓:当场移交卢高一案,依《魏典》定案判刑!”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的脸色很是庄严。

    然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圆尘。

    圆尘的脸色忽地平静下来,泛起抹从容干净的光泽,那是安好后事,了无牵挂,而最后的宛若超脱般的佛光。

    他缓缓转过身,看向辛菱。女子在他身后半步,无论是淋着深秋的雨,还是面向白骨遍地的惨像,她都一直跟在他身后半步处。

    不会太近,怕成为他的负担;也不会太远,怕他找不到她。

    唯独趋半步,永远相随,不离不弃。

    圆尘的眸底漾起涟漪,他抬起手,温柔地为辛菱抹去脸上的雨水:“与我相恋,惊世骇俗,礼法不容。阿菱,怕么?”

    辛菱倦怠的轻叹一声,蹭了蹭圆尘的掌心:“不怕。”

    “与我携行,腥风血雨,牵连难逃。阿菱,怕么?”圆尘柔声低语,眸底涟漪愈荡。

    “不怕。”辛菱摇摇头,如梦呓般轻道,“怕的,只是无法在你身边。”

    诸人都泛起或嘲讽或鄙夷或惊诧的蔑笑。然而辛菱接下来的话,却让所有明亮的礼法纲常,所有高贵的世俗眼光,都顷刻化为灰烬。

    “妾愿为丝萝,终生托乔木,得君许一世,妾必还君三生。”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今生难求连理枝,来世但愿双飞雁。

    然而,在辛菱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四周响起了惊呼声。

    原来有两痕鲜血,从辛菱和圆尘的唇角滚落。一滴滴嫣红如火,连初冬惨雨也无法冲淡的绚烂。

    “切,原来之前就算到了结局,两个人提前服下了毒药。”卢寰不屑地啐了口,却也没有阻止,反而摆了摆手,让卢家将士后退,为二人留出空间来。

    圆尘仿佛根本没在意四周是什么情况,所有的目光都凝在了辛菱身上,他温柔地执起女子的手,十指相扣。

    “我从小背负小伏龙之名,却是不堪重负。人人都以为,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应是明智冷静,完美无缺,才配得上天下之子的盛名。然而,他们算错了,我也算错了,世间总有些事,超脱了自己的控制……比如一颗心,一份情,一个人。”

    圆尘的声音有些沙哑,鲜血不断从他唇角淌出,染红了他的僧袍。

    然而他还是缱绻的笑着,仿佛拼尽一生的笑着,赌上佛曰罪孽,来生不恕的笑着。

    “所以呐,阿菱,请允许我这一次,放肆一回。”圆尘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红笺。

    那是一张合婚庚帖。

    嫣红如血,鸳鸯双喜。上面小楷娟秀,俱是一笔一划亲手写下:终身所约,永结为好。愿为死别,绝不生离。

    带着淡淡凄凉的庚帖,已经被雨水浸湿,却不改那颜色的嫣红,好似一团火光,在悲戚的大雨中熊熊燃烧。

    辛菱的眼眸一亮,放佛就是那瞬间,虚弱苍白的她浑身焕发出了光彩,映得她瞳仁春水迢迢,唇边胭脂红,娇俏赛三春。

    这是她的出嫁,没有任何人见证,也没有任何人祝福,是她一生一回,一回一人的出嫁。

    “来。”圆尘把婚帖放在面前,拉着辛菱跪下,面对着秋雨戚戚,面对着高家白骨鲜血遍地,虔诚的似那对天起誓,与君结白首。

    圆尘伸出了一根被鲜血染红的指尖,就着那鲜血,在庚帖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高宛岘。

    辛菱也伸出一根血红的青葱指,在庚帖上以血为墨:辛菱。

    高宛岘辛菱终身所约,永结为好。愿为死别,绝不生离。

    辛菱忽的泪如雨下。一滴滴泪珠将她的小脸冲得愈发凄惨,然而她却开心得耳根子都红了。

    有多少人参商两隔,多少人萧郎陌路,她却仍能嫁与自己选择的郎君,不得不算是老天爷的眷顾。

    “阿菱。”圆尘紧紧握住辛菱的手,温柔的眸好似要滴出水来,“我高宛岘,若是一个假和尚,算透了人心,算透了天下,却算不出一个你。”

    “是。”辛菱多余的话也说不出了,只顾得簌簌落泪。

    “我高宛岘,若是一个真和尚,参透了佛陀,参透了菩萨,却参不透一个情字。”圆尘字字缱绻,鲜血把他的笑意染得更加璨烂,“若有来生,不负如来不负卿。”(注1)

    辛菱泪眼婆娑的看着圆尘,忽的噙泪而笑,笑得似长夜最后的烟火,似最后凋零的花朵:“若有来生,不负如来不负卿。”

    若有来生,再不与君离。若有来生,定续今生誓。

    若有来生,但记得庚帖已下,姻缘已定,我定轩车来早,予你一场十里红妆,只请你凤冠霞帔,等着我的到来。

    高宛岘和辛菱二人,缓缓地凑近头去,抵着彼此的额头,在咫尺的距离,从对方的眸底看到了自己最后的温柔。

    ……

    额头相抵,相视一笑。

    然后那抹笑最终凝固。

    疯狂涌出的鲜血将两抹人儿湮没,成了一座嫣红绚烂的坟茔。

    ……

    注释

    1.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全诗如下: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也作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