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一章十九章 鸿门(加更致歉)

第一百一章十九章 鸿门(加更致歉)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绿蝶。”辛夷蓦地开口了,声音异样的沙哑,“马上,立即,换身男儿装,装成个算风水的,去卢家送过请柬的官家。去向周边的商铺路人甚至是坐在墙角的乞儿套话,卢钊每出一府,脸上是什么表情。或是冷脸或是喜色,都给本姑娘查清楚!”

    绿蝶手一滞。迷糊地抬起头:“查……查卢公子出府是什么表情?”

    辛夷点点头。两世为人,记忆叠加,回想起她和卢钊打过的交道。

    此人骄矜残暴,富家公子有的劣迹他都有。但好在没什么心机,喜怒形于色。

    这样的人,充其量是卢寰的一条走狗。

    得知他出府的脸色,八九不离十,也能猜出他在那府中是受了气,还是得了意。

    “查这个做什么?”绿蝶睫毛扑闪,愈发不解了。

    “快去。”辛夷没有回答绿蝶,而是些些肃了脸催她。

    绿蝶不敢再多嘴,行了礼后便告辞退去。

    房门砰一声关上,正午的日光被瞬间截断,没有点烛的屋内有些昏暗。

    案上的清粥小菜逐渐凉透,羊肚羹腻了层油,那榆木箸却是半分未动。

    辛夷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一层寒气笼得她的小脸发青,她的指尖攥紧成拳头,重重地搁在案上。

    品茶请柬,果然不是那么简单。

    从卢钊亲自来送请柬,这送的就不是风雅,而是量尺,一把衡量或楚或汉,或黑或白的量尺。

    长安各官家,文武列九品,如何迎接卢钊,如何跪迎请柬,如何送走卢家,都成为量尺上的筹码。

    若有半分逆,筹码重一两,秤杆就压向了“死”。

    若有十分敬,筹码重一两,秤杆就压向了“生”。

    而卢家,便是执掌秤杆的族。卢钊,便是投下筹码的人。

    辛夷看向那盒子里的请柬,碧云春树笺幽香袭人,却在辛夷闻来是一股血腥味,反呕的血腥味。

    还偏偏包了个品茶的风雅皮儿,比直接露出来的刀锋更让人心凉。看不透的人死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得透的人就算看透了,也毫无办法。

    卢家势盛,已可生变。一场即将席卷整个长安官场的大变,一场足以颠覆大魏朝堂的裂局。

    “以送请柬为名,以卢钊为耳目,试探各官家对卢家的态度。这还只是试探,估计正式品茶会那天,卢家的刀才会露出来。”辛夷拂袖而起,推开了窗扇。

    窗外卢府后苑,灯火悄寂,几只竹骨灯笼在檐下吱呀的晃着,似乎姨娘孙玉铃那边有些喧闹,见得辛岐在诸人的簇拥下,急匆匆的往孙玉玲那边去。

    沿途各房都打开门,闲得慌的姬妾们磕着瓜子看笑话,隐隐有孙玉铃捏着嗓子的哭声“老爷,不干妾身的事!辛菱这个死丫头不见了,贱妾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辛夷的眉梢一挑。辛菱失踪了。

    而她去了哪儿,去找谁了,旁人不清楚,她辛夷却是十有八九猜得到。不过她并不想站出来插一脚,辛菱有自己的选择,她也没必要大义凛然的主持公道。

    只怕辛菱这一去,将再无还归日。

    十一月的寒风呼呼地刮进来,吹得火塘里的火顿时奄奄一息。

    天阴沉得可怕。乌青色的苍穹,泛黑的云彩像腐烂的棉絮,向长安城死死压下来。

    “快下雪了。”辛夷打了个寒噤,不禁笼紧了衣袖。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彼日的品茶盛会,将是一场鸿门宴。

    十一月廿。寒冬渐临。

    卢高之变依旧僵持着,圆尘依然没有出现。无论是卢家的影卫还是大理寺的官兵,都找不到他半丝踪迹。

    卢寰终于没了耐心。

    唯一的嫡小姐惨死,凶手逍遥法外近月余,无论是脸面还是情谊上,卢家都如挣脱铁链的狮子,开始了疯狂的反扑。

    卢家下令:若圆尘未自首,十一月廿一,卢将斩高氏百人。十一月廿二,又斩百人。十一月廿三,再斩百人。

    也就是说,若圆尘三日内不出现,高氏三百余族人,将在三日内全部化为刀下鬼。

    要么一日斩百人,横尸街头,要么圆尘现身。虽然最后的结果也是死路,但按照魏典,移交大理寺和刑部执行,卢家就不能再插手。

    渤海高氏,死也能死得体面,甚至以宗族的功勋相抵,或是世交官家求情,多少也能保下些血脉。

    圆尘自首,成了高氏最后的生机,也是最后的变数。

    大魏惶惶,九州不安。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长安,投向了高府,投向了包围了高府的卢家,那已经磨亮的刀锋。

    十一月廿一。雨。

    北风刮得刺骨,雨里夹着的小冰晶,扑棱扑棱打在人脸上。初冬的天空泛着黑,像浸了地沟里的污水,压抑得人心慌。

    长安,安化街。高府。

    卢家的府军密密麻麻,像蝗虫般,将高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地面还残留着暗红,那是前几日斩杀的高氏族人凝固的血迹。

    高府内隐隐传来哭声,但更多的是死寂,那种已经成为砧上鱼后的等死。

    卢寰一袭鳞甲金兜鍪,手握七星宝刀,身骑骏马狮子骢,威风凛凛地逡巡在高府门口,等着圆尘的出现。

    一切寂静无声,一切压抑绝望。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圆尘依然没有踪影,卢寰的脸上顿时腾起股戾气。

    “老夫已给高氏脸面,协议作废,杀人偿命!来人!带高氏百人,老夫亲自斩杀!以慰阿锦亡魂!”

    卢寰一声大喝,便有将士抱拳领命。不一会儿,百号高氏族人由绳子绑成一串,被从府里强拖了出来,从孩童到少年,从女子到老孺,竟一个也没落下。

    如一串待宰的牲畜,在雨中凄惨的发着抖。小儿哭泣声,妇孺的怨恨,青年的哀叹混杂在一起,上空的雨仿佛都被阻断倒流。

    “斩!”卢寰杀气滚滚,七星宝刀铮铮,他一拍骏马,手仗宝刀杀将而去。

    寒光一闪,刀起头落。宝刀似砍麦秸的镰刀,平整地一刀划过,十几个人头刷刷地就掉到了地上,鲜血瞬间汇成了小溪。

    哭泣声撕心裂肺,求饶声哀鸣长空,人头还睁着眼,骨碌碌地滚到街上的积水塘里,黑红色的污水四溅。

    雨下得更大了。屠杀依然在继续,长安城无声悲泣。 第一百一十九章 鸿门(加更致歉)个人作品是 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