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阻拦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阻拦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江离一袭家常素衫,倚坐在红漆回廊上,一腿搭在阑干上,一腿就随意的晃悠在阑干边。他手中执着一卷棋策,正看得入神,并没有抬头瞧辛夷半眼。

    他的神情很是慵散,粲夜般的眸噙着三分惺忪五分凉薄,天生一股清贵韵味。他墨发也未戴冠,就用一根玄锦带束在肩后,还剩几缕悠闲的在他鬓边飘拂。

    天蒙蒙亮,虽看不大亮堂。却有君子素衣如月,临风窗下,衬着那阑干朱红,若神仙笔下也画不出的好看。时不时清冽的晨风拂过,破晓的金光一点点为他的容颜镀了层华光,金光明灭,容颜如画,生生的就勾了人魂儿去。

    一切落入辛夷眸底,却只化为了沉沉的夜色。

    棋公子虽然怪了点,却不至于大清早的,来个镇风水的闲楼看棋策,还堪堪撞在一个时辰点上,堪堪挡在她辛夷前面。

    那日宗祠中的旖旎瞬间消散,辛夷眉间泅起一缕凉薄:“公子不愧是棋公子,大清早的就来琢磨棋局。只可惜这楼是拿来镇风水,若是不小心把公子赢棋的气运也镇了,可就太过冤枉了。”

    “卿卿,不能进去。”辛夷话音刚落,江离就很自然的应了句,头还没偏个,莹白的指尖闲闲地翻过一页书卷。

    辛夷的心底蓦地掀起了滔天波浪。

    天下棋,对弈者,算人算九州。江离果然都知道了。知道她来是找圆尘,是要逼出圆尘与卢家对质,是要为高家保下条生路。

    而既已知道,却还太过明显的挡在门口,还那么斩钉截铁不留余地的,告诉她“不能进去”,辛夷藏于素袄中的指尖兀地刺入了掌心。

    昨日尚是宗祠内,情谊深深,桃之夭夭。今日便是风水楼,两岸相望,中间隔了条太长的叫做利益的河。

    君子依然在彼,依然是容颜如月,依然是声声唤卿卿,却是终究一步都跨不出去。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辛夷的语调有些不稳,心底的浪涛狠狠地打在她心口上,她的胸腔痛得厉害。

    “卿卿。”江离终于放下书卷,转头看向辛夷,微蹙的眉尖有些复杂,“不能进去。”

    他只重复了这一句话。他本来准备了很多句,严丝无缝,舌尖生花,无论是谁都逃不过他的掌控。然而,偏偏面对她时,他只说得出这一句。

    就好像耗尽了浑身力气。

    看着女子逐渐变白的脸色,江离的指尖默默攥紧,书卷被捏出了一道道褶子。然而他的脸上却依然波澜不惊,近乎于冷漠。

    此刻的他,只是棋公子。

    “公子知道我是来找谁的。若是找不到他,高家上下百条性命”

    “不能进去”

    “为什么?公子和高家无冤无仇,难道铁了心”

    “不能进去。”

    “圆尘该死,难道其他人就该死么?难道宛岫当初就该死么?”

    “不能进去!”

    江离蓦地一声低吼,如一把铡刀当头斩下,哐当一声。没有任何辩驳的威严,不许任何反抗的绝然,森然的寒气冻得人齿关发酸。

    院子内顿时陷入了死寂。

    辛夷恍惚地扑闪了下睫毛,她觉得这一定是场梦。还是场梦魇。

    为什么她的对面是江离,这比什么弈者下棋者谋财害命者站在那儿,更让她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就是怕的腿都软了,明明他在那里,却再无力向他走过去。

    咫尺天涯。一场三春花事夭夭,却掩盖不住肮脏的真相。棋局之中,唯有利益,向来是无关风月,情谊笑荒唐。

    辛夷明白这是棋局的道,是这场博弈的规矩。没有人能逃脱得了。

    但是唯独她像傻子样的,一意孤行的,不可控制的,在心底做了场卑微的梦,关于她和他,关于真心相待,关于此生不负。

    如今,她却有太残忍的预感,那梦会一夕之间破灭,才发现自己珍视的,不过是一堆发臭的腐烂之物。

    “公子知道的是不是?只怕在我之前,公子已经来察过了:圆尘就在这楼里。”辛夷觉得说每个字都像从喉咙里挤出来,憋得她快要窒息了。

    江离的眸色深了深,棋策上又被攥出道褶子:“不错。圆尘就藏身在这幢楼里。”

    没有半分犹豫的回答,如巨石哐当声砸到辛夷心尖上,她猝然后退一步,语调有些飘忽起来:“那,为什么?”

    “你以为圆尘露面就能洗清冤屈?大理寺都定案了,高家的人都斩了十几个了,这仇横竖都结下了。除非你找到真正杀卢锦的人,否则这冤根本就洗不清。”江离娓娓道来,脸色没有半分波澜。

    辛夷苦涩地笑了笑:“我自然明白,可我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和宛岫流着同样血的家族,就这么冤枉地没了。至少让圆尘出来,和卢家对质。或许旁人看来是无用的挣扎,但他是小伏龙,总能有法子多条生路。”

    “那你可有想过,圆尘自己的想法?他是小伏龙,这些利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江离摇摇头,“可他为什么躲了起来,任高家被斩了十几个,也没有任何动静?”

    辛夷的眸底晕开了一脉凉薄。

    她不明白圆尘在想什么。她怕的是圆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棋局中怕的不是下错棋,而是根本分不清,自己下的是错还是对。

    就算知道所有的解法,清楚所有的利害,也无法用理智控制自己的行为。

    自欺欺人。自寻死路。情字头上一把刀,人心终归蛮不讲理。

    “至少,我要见他,和他谈一谈。若是他彷徨难定,或许我能拨开迷雾。若是他真的绝了情,我也尊重他的意思。我总不能眼睁睁的,隔岸观火。”辛夷深吸一口气,凝滞许久的绣鞋向前踏出,“还请公子不要挡紫卿的路。”

    辛夷一步步向前走去,脚步坚毅,毫无迟疑。

    她根本不敢看前方的江离是什么表情。她不敢。

    她怕的不是江离或怒或愤,她怕的是自己的动摇。

    然而,一声沉闷的响,惊得她脚步陡滞。

    那卷棋策横空飞来,插入回廊柱子里。

    柱子常年搁置,已经朽烂了,所以只要有点习武底子,那书卷便可插入柱子两寸,震得斑驳的红漆簌簌往下掉。

    辛夷的瞳孔瞬间收缩。

    那书卷若是一把刀,她再往前一步,这插入的就不是柱子,而是她的胸膛。

    握刀的是他。刀尖对准的是她。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