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点灯

第一百一十三章 点灯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噗通一声,血红的秋日似落水的磨盘,兀地沉入了连山间。夜色汹涌袭来,湮没了卢府前两道凝滞的人影。

    长孙毓汝手中的灯笼一点橘黄色的亮光起,若粒夜色中的明珠,虽然微弱,却映出了几分暖意。

    “公子是去送卢大小姐最后一程罢。时候不早了,公子请回罢。”长孙毓汝递了递手中的灯笼,“夜路难行,步步维艰。毓汝虽不能与公子同行,却还能为公子点一盏灯。”

    那灯笼烛光盈盈,映亮了半丈夜路,也映亮了辛栢眸底的一点火光。那是在暗夜的灰烬里沉寂太久,又重新燃起的火花。

    夜路难行。入天下棋者,皆是命如草芥。太多的无奈也不得不沉默,白首相知犹按剑,利益之下都是赤*裸*裸的交易。博弈的是谋略,赌的却是一条命。

    步步维艰。人心难算,却也不得不算,路难行,却是从无退路。

    辛栢的眸色闪了闪,幽幽轻道:“夜路难行,长孙姑娘何必行。步步维艰,可不是当戏耍踏进来,无趣了便随时可退的路。长孙姑娘糊涂了。”

    长孙毓汝泛起抹恍惚的笑意,她举起灯笼,曼步向辛栢走去:“再是暗的路,若有某个人在,便是看见了光。再是难行,知道他也在同行,再难走也是欢喜的。”

    辛栢眸底的火光跳跃着,似乎是映出的灯笼烛火,又似乎是心尖上开出的火花,一点点生机无限,虽然微弱却不曾熄灭。

    “棋局之中,唯有利益,无关风月。挚交尚可一日反目,父子都可把剑刺入对方的胸膛。你我不过是一面之缘,何必说些痴儿的话。”辛栢负于背后的指尖微微攥紧了。

    长孙毓汝笑意愈浓,烛光流转在她上翘的唇角,映得那颊边胭脂愈发嫣红:“痴话不痴话,当局者迷。入天下棋局者,谁不是疯子。既都是疯子了,又哪里在意痴不痴。至于一面之缘……”

    长孙毓汝顿了顿。她走到辛栢面前,隔了不过三步,微微仰头与辛栢对视,目光细细地,温和安宁。

    “公子可知道。女儿心难测,难讲理。”长孙毓汝的耳根腾起抹红晕,语调却是泅起丝哀然,“一面之缘,一生足矣。”

    一面之缘,足矣乱了芳心点点。

    一面之缘,足矣付了一生岁月。

    难测的是那情起得无声无息,好似最狡猾的敌人,一旦席来,连半点逃处都没有。不讲理的却是自己轻而易举的投降,轻而易举的就交出了一生。

    “一面与一生,太过不划算的交易了。”辛栢哀哀地一笑,眸底的火光却是将他的瞳仁整个点亮了。

    “所以说难测,难讲理。交易什么的,何必与傻子谈。”长孙毓汝的耳根又红了几分,“毓汝是个傻子。还要拿傻劲儿来困扰公子,毓汝,对不住了。”

    “我何时需要你道歉了?”辛栢缓缓走下卢府台阶,细细凝视着面前的女子,眸底有夜色翻涌,“我从来不觉得是困扰。从那一日起,便从来没觉得是困扰。一面之缘,一生足矣。”

    长孙毓汝两颊的红晕顿时如牡丹绽放。

    她惊喜的抬头,却是一眼撞进了辛栢的眸底。

    那是如夜空般的眸,有星光闪烁,如同花火,将那瞳仁映得璀璨温柔。

    这根本不是棋局中对弈者的眼神。那是只面对世间独一的人儿,只取那三千瓢中的唯一一瓢时,才可能出现的眸。

    长孙毓汝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

    她慌忙垂下头,指尖搅着衣角,声如蚊虫:“公子那日只顾着下棋,可是连头都没抬的。”

    辛栢唇角一勾:“我若没抬头,怎会一开始就知道你是长孙姑娘?听脚步声儿识人,我自问还没这本事。我抬头瞧了你不知,正如我心动了你更不知。”

    最后一句太过直白的话,让长孙毓汝的下颌都快抵到胸口了:“那公子事后走得比谁都快。像躲奴家似的,眨眼就不见了。”

    “躲的不是你,是自己的心呐。那时我才惊觉,有时候仅仅一眼,就好像过了一辈子。”辛栢的声音些些沙哑,眸底夜色汹涌。

    他上前一步,温柔地接过女子手中灯笼:“暗夜长路,步步维艰。我是堂堂男儿,当是我为你点一盏灯。”

    言罢,辛栢就提着灯笼向前走去,却有意放慢了脚步,似乎等着谁追上去。

    长孙毓汝深深吸了口气,才能压抑住快跳出胸膛的心。

    世间最悲戚的事,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世间最欢欣的事,是落花有情,流水亦有意。

    长孙毓汝万万没有想到,她以为的一场自作多情,却成了老天爷对她的眷顾,不是给她场情深缘浅,而是段郎有情,妾有意,一见误一生。

    女子的眸底划过抹坚毅,也不再犹豫,迈着碎步就追了上去。

    长夜漫漫,秋气清冽。夜幕笼罩下的长安城,有捣衣声敲碎寒月,不知何处闺中笛,怨征人未还归。

    通往辛府的街道上,只见得两抹人影,伴着盏烛火如豆,一前一后。

    长孙毓汝微微低着头,烛光映出辛栢的脚步,影子拉得长长的,她就踩着那脚步,一步一步,认真又仔细。

    辛栢走在她前面三步处,他把步调处理得很好,始终保持了三步距离。他没有回头,也没有驻足,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提灯前行。

    良久,二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距辛府只有半里了,辛栢才似乎轻叹了口气,幽幽道——

    “对不住了。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了。”

    长孙毓汝兀的抬头,看着男子连日操劳而瘦得清癯的背影,眸色一暗:“我知道。”

    就算旁人不明所以,就算看上去普普通通,不过是说要到辛府了,同行的路只有一段。

    然而,身为长孙军师的长孙毓汝却是听得比谁都明白:这一辈子同行的路,也只有这一段了。

    “公子可知,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一点甜头都没。而是甜头才尝到一点,就不得不结束。所以毓汝就算明白一切道理,也无法控制的,痴心妄想。”长孙毓汝的声音有些不稳,“棋局太难,长路太黑,为什么不抽身而出?”

    “抽身而出?不是我退不了,而是我不想退。”辛栢脚步一滞,微微仰头看向夜空,秋夜寂寥,激起了他眸底一缕凉薄。

    “那公子所求,敢问何物?功名利禄,青史留名,这些事公子从来没放在眼里罢。”长孙毓汝眉心蹙起。

    “不知道。”辛栢轻道,在长孙毓汝眉心蹙得更紧前,他又立马续道,“你是不是觉得很糊涂?但凡踏入天下棋的,要么为名,要么为利,总不会毫无所求的就赌命进来。然而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要踏进来。”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