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零七章 桐花

第一百零七章 桐花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卢锦极目远眺,隐隐见得街道尽头那幢宋家府邸,有一株丈许高的桐花树,越过了高墙伸到外面街道上来。

    那不是属于北国的花。却被财大气粗的官商宋家,以火塘日日供着,这才在关中寒地存活了下来。

    “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往事迢迢徒入梦。”卢锦的眸色恍惚起来,她放佛看到那深秋早已凋零的枝丫上,一簇簇花朵又重新绽放开来,雪白的花朵,鹅黄的蕊儿,好似长安秋空划过的一串串鸽子。

    那是他们的桐花。

    十岁那年,她随母亲去江南游玩,住在卢家的别邸,那别邸墙边儿就种了一颗桐花树。

    那时,正值三春,青门紫陌,春水满南塘。那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开得好不茂盛鲜妍。

    关中长大的她哪里见过这个,欢喜得新鲜。十岁的她尚余几分小女孩心性,也不管丫鬟嬷嬷劝阻,就一个人搭着梯子爬上去摘桐花。

    然而,乍地,小手一个不稳,那桐花就飘落了下来,刚好落在了墙外路过的他的头上。

    那时,他身为宋家少东家,在江南打理家族的丝绸生意。十六岁的他,英姿勃发,白马青衫,唇边的笑带着少年的豪情和干净。

    他微诧的拾下肩头桐花,驻足,抬眸,戏谑地看了趴在墙头的少女一眼,声音温柔得好似拂过花间的春风:“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往事迢迢徒入梦。花是好花,诗也是好诗,不过姑娘却年幼了些。”

    言罢,他就被自己逗乐了,朗声大笑起来,丝毫没有仕门子弟的温重仪态,更似那江湖君子浪四方,一袭青衫一壶酒。

    然后,十岁的她,就丢了自己的心。丢了自己一辈子的心。

    “我今年十岁了,明年就十一岁了,后年就十二岁了……”十岁的她不服气的撅着小嘴,尚还稚嫩的芳心,却从没有那么急切的想向谁证明什么,“我会长大的,你等我好不好?”

    似是童言无忌,随口一言。甚至墙角下听漏的卢府丫鬟都当乐子般的笑起来,笑他们姑娘年级小小,却懂了些大人间的心思儿。

    然而,十六岁的他,却是郑重地微微颔首,笑意愈浓,好似在宠溺个孩子:“好。”

    那时,春风拂过,三春明媚,一树的桐花纷纷扬扬,如雪般落在他的肩头,他的发梢,他勾起的弧度完美的唇角。如同经年的一场梦,从此她卢锦沉溺了七年的一场梦。

    ……

    然而,她却亲手将剑刺入了他的胸膛。他最后浑身是血的倒下去,只来得及说了半句:“锦儿,你好,好……”

    她不想知道后半句,永远也不想。

    ……

    卢锦一个踉跄,再也支撑不住,猛地栽倒在地,整个人泡在了一滩鲜血里,如同凋零的桐花,本就不该在北国盛开。

    “宋郎,宋郎。”卢锦呢喃着,拼命地挣扎着向前挪动,一寸寸用手撑着爬行,一寸寸靠近宋家府邸,伤口被她摩挲得腐烂,血迹骇人地在砖地上拖出长长的一线。

    她想回到他身边去,再看看他如当年那春日桐花般的笑容。然后想问问他,为什么树梢上桐花千万,为什么马墙下行人碌碌,却偏偏是她手中的那朵桐花,打中了偏偏是他的肩头。

    那是她曾许下的余生。

    生不能同枕,但愿死能同穴。

    “宋郎,我把命还你。”

    在卢家影卫赶到的最后瞬间,卢锦噗一声闷响,手握匕首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耳畔传来圆尘还有影卫们的变了声的惊呼“卢大小姐!”

    然而她什么也听不见了,鲜血模糊了她的双眼,一片鲜艳的红,似那十里红妆,她再也等不到的之子于归。

    “锦儿。”

    一声轻唤,宛如当年。他放佛出现在街道尽头,骑马向她行来,他依然英姿勃发,白马青衫,唇边的笑带着十六岁少年的豪情和干净。

    他向她伸出手,好似要拉她上马,从此归去,再不管此间纷纭。

    “锦儿,你好好珍重。”

    这原来是他想对她说的最后一句。

    不是意料中的“锦儿,你好狠”之类,而只是寻常又寻常的“你好好珍重”。

    “我从来没有怨过你。哪怕是你将剑刺入我的胸膛。”宋少东家笑了,是十岁那年桐花下骑马经过的少年的笑,“因为,我的一生都拿去爱你了,哪里还有时间来恨你。”

    卢锦笑了。

    视线中的鲜血浓郁到什么都看不清了,满世界的嫣红秾华,似那红嫁衣,红霞帔,红绸锣鼓吹起来,红轿子载了新娘子归。

    ……

    她终于等来了,她的十里红妆。

    ……

    大魏。天和十年的深秋。

    最后一季的枫叶满天飞舞,连关中明镜样的秋空都被染成了胭脂红。

    然而五姓七望之首,卢家的高门府邸却是白幡扬扬,十里缟素,念经声哭泣声哀悼声,将整个长安城笼在了片愁云惨雾里。

    卢锦死了。

    卢家唯一的嫡小姐,卢锦,死在了迎客斋的门口。

    据卢家影卫报告:凶手是罔极寺主持圆尘。凶器是把天铁匕首。事后卢家便从罔极寺搜出了铸造天铁匕的残料。

    旋即,圆尘即是当年小伏龙的真相也不胫而走。由此牵出高家和卢家的恩怨,先有逼入空门之恨,又有逼死胞妹之仇,那圆尘杀卢锦也就合情合理了。

    人证物证俱在,理由天衣无缝。连大理寺都只是来走了个过场,就定案封卷:

    因世仇私恨,高宛岘诛杀卢锦。

    但是事后圆尘逃之夭夭,当时在场的影卫,包括卢家后来派出的数十波精兵,都没有找到他,好像他真从大魏失去了踪迹。

    于是,卢家派兵将高府团了个水泄不通,向全国公告:若圆尘一日不出现,便一日斩一名高家人。

    长安城惶惶不安,一股异样的气息让房檐上的鸽子都哑了声。压抑的秋空阴沉沉的,乌青的云层让人透不过气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辛府却还算安宁祥和,桂花酒桂花糕桂花酪的香气儿,变着方儿的从府里不断飘出来。

    高门世家的怨,五姓七望的结,离他们太过遥远,只要火不烧到眉毛,水不淹到门口,今年的桂花时鲜还一样都不能少了。

    相对而言,他们倒是更上心自家关上门的事。比如:出了卢高之变后,老太太辛周氏不知由了什么缘故,免了六姑娘的罚,把她从宗祠放了出来。还传下话来,念六姑娘初犯,不再追究。若不知悔改,罚上加罚也不迟。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