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万达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 > 其他类型 > 紫卿 > 第一百零一章 劫难

第一百零一章 劫难

作品:紫卿 作者:枕冰娘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辛夷瘪了瘪嘴,不知何处而来的委屈涌到鼻尖,化为阵阵涩意。那涩意来势汹汹,酸痛难耐,恼得她心底腾地声冒出股怒火。

    这棋公子果然不止嘴臭,还带脸皮硬。

    硬得像那千万万年几尺宽的城墙,都可以成精成仙儿了,还要装出副水火不侵的样子。

    “好歹公子也有一药之恩,紫卿虽无金银付了公子药钱,但送君一程也不算失了礼数。”辛夷忽的抬眸对江离笑了,只是那笑却有几分“狰狞”的意味。

    “啊?”江离兀地愣住了。

    平日巧舌如簧,一语退千军,一舌攻一城的他,此刻却舌头打了结,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还得憋着痛笑着说“不痛”。

    “敢问公子,何时辞别?”辛夷一字一顿,上扬的眉梢带了太过明显的怒意。

    然而江离的目光却开始躲闪起来,丝毫没留意辛夷脸色的变化。他摸了摸鼻子,磕绊道:“本公子,咳咳……本公子事了了就走,事了了就走……”

    辛夷“咬牙切齿”地点点头,语调却愈发温柔:“好。公子在意的只是这个棋那个算计的,想来其他的都是逢场作戏。公子贵人事忙,操心天下,紫卿一介小女子,只知琴瑟合只懂岁月好,实在是不敢再叨扰公子。公子若是不走,好,那紫卿走。”

    说着,辛夷立马趿鞋而起,脚步带风儿的往门外走,活像个赌气的小孩子。

    江离也终于缓过神来:似乎哪里不对劲儿。

    他连忙下意识的叫住就要如风飘去的倩影:“卿卿!”

    这一声卿卿,叫得自然无比。

    好似三春风儿拂动柳稍头,也分不清是柳稍翠意可怜惹了春风儿,还是春风儿引得柳稍芳心动。

    辛夷蓦地驻足。

    简单的两个字从江离口中说出来,就带了特别的意味,不偏不倚,正中心窝。

    辛夷竟是刹那说不出话来,心底的怒火像漏了气儿般消了下去。她暗暗告诫自己,再不能像上次后花苑中那般蛮不讲理了,无论如何都要听他把话说完。

    而这种执拗,让辛夷都分不清,自己是出于礼节的考虑,还是她清楚自己,只要他半个字,她就像擒贼先擒王的俘虏,一瞬间就会缴械投降。

    “卿卿。你告诉我。”江离喉结动了动,天下倾覆都不改色的他,此刻意外的有些紧张,“你是为何被罚跪宗祠?”

    “顶撞了祖母的话。”辛夷微怔,下意识地应道。

    “顶撞了什么话呢?”江离的语调有些急,可他压抑着自己,生怕又把辛夷莫名其妙的“气”走了。

    再是不懂风月,唯有一心算计的棋公子,花丛中几番跌跟头,蜂蝶儿几番蜇咬,到底是慢慢开窍了。

    “祖母给我两个选择。我不愿选。”辛夷渐渐觉得,对话有些不对劲。自己被江离套着话走,等反应过来,却已晚了。

    “我不问你那两个选择是什么,我只问你,你对老太太的回答。”江离的语调蓦地有些沙哑起来,“我想再听听你的回答:那一个字。我想再听你亲口说,就那一个字。”

    辛夷的小脸如丢进油锅里的湖虾,砰一声就从两靥红到了脖子。

    她不惊疑江离怎么知道这些细枝末节。棋公子能派人跟踪她进宫,在辛府安插些耳目也不是难事。

    关键是他好歹不歹,偏挑了这么一句来问。

    这最是如利刃的一句,轻轻往她心窝上一扎,一层层皮儿就落了下来,直露出那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一个字,简单,直白,不容辩驳,无可逃脱。

    辛夷避也避不得,躲也躲不得,只能羞得连连跺脚:“公子说什么胡话!祖母问了紫卿好些话,紫卿也应了好些。这句句都是一个字,公子问的到底又是哪个字?”

    江离低沉的声音又从身后飘来:“你记模糊了是不是?好,我提醒你。老太太问你:你是不是和江离有私情……”

    “我记不得了!记不得了!!”辛夷蓦地大急,她捂住耳朵,娇声嚷嚷起来,还时不时赧得一跺脚,浑像个发着不知哪门脾气的小孩。

    江离的心底顿时堵了气。

    辛夷就在他身前五步,一个大活人,可他总觉得她又离自己很远。如那天边的朝霞,如那二月解冻的春雪。

    他也曾通览天文地理,也曾听说书人讲那才子佳人,也并不是不知道儿女情长。可如今他才明白,这哪里是“情长”,简直是“情劫”。

    一劫一难,十劫生罪孽,着贪嗔痴。

    他被难得死死的,还半丝法子也没有。如同困在了个胭脂魇障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任是九霄神仙漫天佛陀,也都脱不了困。

    江离的眉梢泅起抹烦躁,说话的语调也凉了些:“好。既然卿卿记不得,那是我唐突了。脉已把,方子已开,本公子受人所托的事儿也了了。这便告辞。”

    言罢,江离转身便欲走,脚步却是放得奇慢,一边还偷偷觑眼瞧着辛夷的反应。

    而这厢的辛夷一听到“告辞”两个字,眼眶顿时红了。

    起先积累的怒意、羞赧、委屈,齐刷刷地涌了上来,冲得她鼻尖发酸。

    她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辛苦过。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整颗心都系在了那人身上。

    喜怒无常,无名火蹭蹭乱窜,还有千万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婉转,更是像猫爪般挠得人心痒。

    辛夷背对着江离,并没有回头来。江离盯着女子的背影半天也没见得什么动静,他的目光顿时一沉:“辛姑娘不必送了。”

    他称呼的是“辛姑娘”,而不是“卿卿”。

    他画蛇添足的“不必送了”,倒像是故意膈应。

    或许江离说这话只有一个意思,可在辛夷脑里却演化成了千百个意思。各个意思皆如小刀,一刀刀扎得辛夷喘不上气来。

    可是她又不愿摊开来把那些个小九九道清楚,拿捏着女儿的矜持和闺范,却来怨着那人儿榆木脑子不通风情。

    只有春风拂柳的理儿,哪有柳枝儿挑春风的。可偏偏那柳枝儿还急得很,若是春风拂来慢了一步,却又怨自己栽在马墙后,挡了春风路。

    可谓是怨春风不得,怨自己也不得,两厢都是难事,直如踏入火坑的煎熬。最终也不知道到底怨的谁,只得怨那情字一关,几多折磨。
推荐阅读: 韩娱之篮球帝王 九朝元老 英雄联盟之缔造传奇 综+刀剑乱舞论辣个倒霉的婶婶 帝临鸿蒙 当穿成了贾宝玉 诸界唯一 铸梦2005 弃女修仙记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